第二章 梦里是谁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千禧记在线阅读

千禧记

仙侠 / 现代修真

97.3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1-13 21:47

书籍摘要: 2000年的清明烟雨中,一个自小城长大的少年,带着一只可爱而不可靠的小兔子,追寻父亲的脚步,走向世界,踏遍诸天!(书名误人,请里边走)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踏御世界.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2名:纵横书海三十载.
    书友等级: 弟子
  • 书友第3名:cany.
    书友等级: 弟子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现代修真小说推荐

现世登神录在线阅读
在无限的凡间界里,蔚星上隐藏着一些登神者,他们中有些是家族传承,有些是自学成才,也有的是寻得名师,踏入登神之路,寻求羽化之缘。经管他们机关算尽,但登上神梯前往神界的已经千年未曾有过。而我们的故事则从一位普通职员说起...
X愁潮X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修仙:从身家亿万开始在线阅读
“你好,我是来相亲的小陈,请问一下,你有房吗?” “有,我都已经买了第八栋了,还有十二栋房正在付全款呢。” “那你肯定有车吧?” “有,法拉利劳斯莱斯幻影宾利一共三百多辆,我的管家女仆每人一辆,我平常去公司,只坐自行车。” “这么厉害呀,那追你的女生一定也不少吧?” “那是,追我的人从魔都能一直排到江市了,可惜这些花花草草,都是些胭脂俗粉,我没一个看得上的。 “那就好。” “对了陈医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加大药量。”
一切都会好起来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诡秘复苏:我当入殓师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医者迎你至人间,我送你去往生。 这是一个连诡神都尊重的神圣职业,人类却对我们嗤之以鼻。 …… 身为行业内的新人,苏木在入职后,愕然发现自己和这个世界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同寻常。 灵体、怨气…… 它们有的心愿未了,有的被仇恨蒙蔽了灵智。 但在日积月累中,苏木才发现,世上最可怕的还是人心! (本故事纯属虚构!) …… 本书又名《入殓师》
苏木不是木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都市之魔帝奶爸在线阅读
推本新书【从重生西游开始打卡】,神豪赘婿文! 他是九天十地的魔帝古玄,见过宇宙大爆炸,地球诞。 古玄见过盘古开天,与女娲同造人。最后在二十一世纪的都市里,与华夏第一美女喜结连理。 闭关一万年,沧海变桑田,他再等十亿年,把地球玩爆,重启纪元,回到了孩子出生的第三年。 古玄多了一个世上最可爱的女孩——琪琪。 从今以后,古玄当起了全职奶爸! 琪琪:“粑粑,我想要太阳公公和月亮奶奶永远在一起。” 古玄将太阳拉近,月亮推远,翻手之间,地球磁场都变了。 华夏第一大美女:“老公,你在家带孩子,我开公司养你。” 古玄:“我的财富能把一个宇宙都买下来,我把你公司收购了吧!”
三角田七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诛仙伐神在线阅读
灵气复苏,乱世将至。在这乱世中妖魔横行,百家争鸣,乱世谁主沉浮,还看赵遥!
赵化弄人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我有无限称号在线阅读
恭喜您获得无限称号系统。 【叮,您在逛街之中捡到时空探索者称号,您获得了跨越时空的能力。】 【叮,您观看他人比武,若有所思,获得剑术通透者称号,您剑意圆满。】 【叮,您斩杀一头大妖,大妖掉落妖魔克星称号,对妖魔压制x百分之二百】 …… 【叮,您可以携带无数称号】
牧野临商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战道龙神在线阅读
天骄遗子,流落街头,解开九天神印,倚天封神,俯视众生。我不是天才,却能让天才折服。我不是巅峰,但纵使你实力滔天,却也无可奈何。不要问我是谁,问我,就是你招惹不起的存在。
作家RDUJry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我在修仙的那些事在线阅读
抛开尘世的喧嚣,投入内心的平静,回归自我的本真。 修仙,即是修心。 如果作者没有更新(更新不多),那就是作者看小说去了,作者君会努力保证每天一更的。
自以为是的行星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我能契约英雄联盟在线阅读
下面只是为了简介不要过于单调,其实这就是利用英雄联盟里面英雄作威作福的故事! “十年磨砺,只为觉醒” “千年人生,只为人族” “乘风终破浪,展露必锋芒” “志同心相连,我辈必冲天” “我承若:” “不做怯懦的退缩” “不做无益的彷徨” “不负父母的期盼” “不负恩师的厚望” “不负青春的理想” “我将唤醒所有的潜能” “我将凝聚全部的力量” “将拼搏进行到底,将努力进行到底,将战斗进行到底” “坚持到底,永不放弃” “所做一切,为了明天,为了希望,为了人族”
山柏客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当前位置: 仙侠 现代修真 千禧记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二章 梦里是谁

  劳累了一天以后,季沧海回到了老家的二楼,靠东那间正是他舒适的小窝。

  清明时节雨纷纷,真是此刻天气最好的写照。从晚上六点开始,这雨就一直下个不停,到了晚上十点多钟,也没有一丝丝要停下来的迹象。听着屋顶上不停传来的水击瓦片的滴答声,季沧海逐渐进入了梦乡。

  会做一个好梦吗?

  刺啦!一声惊雷将季沧海从深沉的睡眠中吵醒。微微转头,他看向了窗外,一副瑰丽雄奇的景象把他彻底从吹梦中惊醒,四种不同颜色的闪电汇成了一道圆形的云团,将整个白米山都盖在下面,仿佛戴上了一顶绚丽的皇冠。

  一个男子不知何时坐在了他的床边,“醒了啊。”直到男子温和的声音传进他的耳畔,季沧海才发现了男子的存在。

  要是平时,季沧海准会对这个不速之客感到戒备和恐惧,但不知为何,这个身穿青色道袍的男子没有引起季沧海半点的负面情绪,只是凭空觉得这是个好人,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和亲切感。

  这青衣男子坐在季沧海的床沿上,虽是青年人的模样,但那双眼睛却仿佛看透了大千世界的人情百态。此时不知是三更还是五更,但在窗外绚烂的雷光下,一切身影都纤毫毕现,男子的身影也不例外。他的头发更是奇特,半边是青丝,半边是银发,然后顺顺当当的盘起来,用一根小剑形状的发簪从中穿过,梳成一个古老的道髻。

  季沧海仍旧没有丝毫奇怪,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但这种亲切感是从何而来呢?这是他脑袋里唯一的疑惑。

  “又见面了,小家伙。”青衣男子依旧坐在季沧海的床边,静静地看着自己这个后辈。

  “又?”季沧海挠了挠脑袋,他实在是没有想起什么时候见过这位仙气飘飘的青衣男子,明明看起来年龄也不大,但被喊了小家伙也丝毫不觉哪里不妥。

  究竟是哪里呢?季沧海急速的调动脑海里的记忆,但还是想不起来。

  “今天早上我们才刚见过面呢。”青衣男子看季沧海一副蒙圈的样子,就给了他一个提示。

  “早上?”季沧海继续蒙圈。

  真是不开窍的小家伙啊。青衣男子看了一眼本体所在的位置,应该没什么大碍,也就放下心来。

  “要不是今天早上你的那滴血,我还差点要错过这最后一波登天的机会。”

  自己的一滴血?季沧海终于想起来,自己早上去扫墓的时候,似乎确实流了一滴血。

  那滴血最后去了哪里?季沧海继续想。好像流到了那座坟墓里。

  等等。他再看面前这位青衣男子,登天,小家伙,古装,还有那异常亲切的感觉……

  “你是太祖?”季沧海脱口而出。

  青衣男子笑了笑,跟这种木木的人说话真的有点累啊,不过话说师傅说过登天之前需要斩断一切因果,才能顺利飞升对吧。那面前这个小家伙提醒自己的那一滴血,也应该还清才对吧。

  “没错,我就是你的,额,祖宗。”说出这番话时,不说季沧海,就连青衣男子本人,也有种奇妙的尴尬感。

  “不知道太祖找我有什么吩咐呢?”明明是听到面前已经是个作古的老人家,但季沧海还是没有感到恐惧,是因为他神经大条呢?亦或是还没睡醒呢?

  “啊?”青衣男子似乎也没有太多的面对这种场合的经验,他清了清嗓子:“我叫季采云,出家之后也叫采云道人,师承道家上清派白云宗。”

  季沧海认真地听着,虽然还没搞懂老祖宗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但是尊重长辈,尤其是这种祖宗级的长辈,可是季沧海一直以来的信条啊。

  ”然后,你就是这一代的白云宗弟子了。“季采云,或者说采云道人如是说。

  季沧海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然后指着自己:”是在说我吗?“

  看着这个从一开始就一脸蒙圈的后辈,季采云真的觉得,自己是不是选错人了?但是没办法,因果必须断,人情必须还,最后一个人情劫,决不能倒在这上面。

  ”没错,就是你了。“季采云解下一直戴在自己脖子上的一颗玉坠:”拿去,这就是本门的传承宝物了。“

  与现在这个网络小说横行的时代不同,季沧海唯一接触过的小说就是金古梁温,至于修真,他脑海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不过这玉坠看起来是个好东西,那莹润的光泽,水滴状的外表,还有从内心深处冒出的渴望,让季沧海有种伸手过去抢过来的冲动。

  ”谢谢太祖了。“季沧海爬到床下,结结实实的给季采云磕了三个头。

  季采云也不动,就正襟危坐着受了季沧海三个头。无论从辈分还是生命层次,他都有资格接受季沧海的大礼。这小家伙,礼数还是蛮周到的。季采云的心头微动。

  ”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小家伙。“他站起身来,显得身材极为欣长,窗外的雷鸣声和电光也因为他这一起身,更剧烈了三分,原本只是淅淅沥沥的春雨,变成了狂暴的风潮。

  面向窗子,季沧海也跟着站了起来,却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在电光雷霆的映衬下,季采云的发鬓被狂风吹得飞舞了起来,凭空给他增添了几分霸气。

  “当长辈的,就再送你一个礼物好了。”季采云直接穿过了窗户,踏虚而行。

  一道黑色的电光划破长空而至。明明是毁天灭地的黑色闪电,可到了季采云的手上,就只得乖乖凝成了一团小小的水珠。季采云托着它,也不见有什么动作,这团黑珍珠一般的水球就灵活的分成了两颗。“去!”季沧海口中一叱,水球便飞进了窗户,一直飞到了季沧海的面前。

  它们的速度极快,季沧海连身子都没来得及动一动,这两团水球就飞进了他的双眼之中。一道道细小的电蛇在他的眼中四散奔逃,原本清晰的视线和景象全部都被这胡乱飞舞的电蛇破坏殆尽。

  更为严重的是,眼睛是人体最脆弱,链接神经最多的地方,自然也包括了痛觉神经。

  经过了季采云的削弱,这细碎的电蛇虽然不会致人死亡,但是传到季沧海的脑子里,还是令他感受到钻心剖骨般的痛苦。刚刚站起来的他又痛苦地跪在了地上,双手紧紧地按在眼睛上,连原本有些蒙圈的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恍惚间,一双潜藏在他心灵中的眼睛睁开了。透过这双眼睛,季沧海看到了很多原来看不到的东西,那四色的闪电漩涡背后,是一座巨大无比而又极尽辉煌的宫殿,无数道天龙与真凤的虚影盘绕其间,仿佛在为仙宫的主人跳舞取乐。

  而季采云正踏着一条不知多长的天梯,一直往宫殿里走去。

  阶梯虽长,但季采云一步踏出,就不知是千万里之遥,即使是天涯海角般的天梯,他也仅仅用了几步,就走到了尽头。眼睛里不断传来的痛苦让季沧海的意识逐渐模糊,但他昏迷之前,还是看到了季采云最后对他竖起的大拇指。

  古人也有这个手势吗?季沧海终于倒在了地上。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