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三章 修行之外

  顺着湿滑而幽深的井壁,几人跃下井中。

  季沧海的耳边传来湖水的低语:“先前我们以为这一带的波动是由于地火暴动产生的,所以才派遣了在附近且擅长水系道法的余风过来这边查看情况,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你也别自责。”季沧海同样逼音成线:“这种事情没人猜得到,谁知道会从地火暴动演变成一个危险源呢?”

  “别的事情还不可以推断,但至少不会是单纯的地火暴动。”弱水的身法丝毫不逊色于湖水,提醒两人。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不是有人为干预,很难会有把一个感知敏锐的修行者都卷进去的天灾。

  “踏踏踏”三人齐齐落地,在地上发出轻微的震声。

  底下是一个巨大的地底洞穴,估计是那口井原来的水源,只是不知为何被抽干了。

  一个穿着浅蓝色裙子的女孩坐在一块大石头边上,既没有光,也没有火,真不知道她是如何敢呆在这里。

  “没有灵力波动。”弱水的罗盘失去了作用。

  季沧海却愣住了。

  那个女孩,不就是当初在明心寺里面的蒲团上打坐的那位吗?一看身边,弱水和湖水都祭出了法器,一看就是典型的器修。

  “先等等,先等等。”季沧海走到这两人面前停住:“我认识那个坐在石头边上的女孩。”

  “你认识?”湖水有些错愕,原先他还以为这是害的余风道人生死未卜的凶手呢。

  “我去问问她什么情况。”季沧海决定去试试。他走到石头边上,朝女孩挥了挥手:“喂?喂?还记得我吗?”

  女孩头也没回:“记得,你叫季沧海。”

  “你们是来找那位叫做余风的道人的吧。”女孩撩起了额间的头发,缓缓道:“他现在就在下面。”

  三人齐齐来到女孩坐着的石头边沿,往下看去。先前由于视角偏差,几人都没有发觉这下面巨大的一道裂口。

  “嘶。”季沧海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只巨大的章鱼状动物在这裂口下的峡谷中挥舞着触手,拍打着周围的崖壁,展露着他的力量。

  “这是远古圣人在这里封印下的一只异兽,是蛟龙的异种,称为卷蛟。”女孩用一种稀松平常的语气道出这些远古之秘,没有丝毫隐瞒:“之前那位道人就是被它的意志外泄所诱,一直到落下才醒悟过来,为时晚矣。”

  “意志外泄?”湖水的脸色都变了:“这是一位渡劫期的大能?”

  “不算。”女孩解释:“它生自通天柱断裂之前,不能用修士的常识去推理,要是论起法力,应该要比普通的渡劫期修士要强上十倍左右,只是它秉持星球意志而生,不会被每千年一降的天道轮回所波及。当初上古圣人将它封印在此,应该是要帮助它开启灵识,可惜它只开启了识,却没有灵。”

  “又开始了。”女孩说道。

  一丝微弱的丝竹声从峡谷的底部慢慢产生,逐渐变大。这种丝竹声似乎影响了卷蛟的神智,让这个比渡劫期修士更强的先天异种疯狂的嚎叫起来。嚎叫之间,一股股混乱的精神波动流出,有天人美女显化,有佛陀观音临天,有白骨骷髅于地,有飞仙之光弥漫。

  湖水和弱水只是普通的真一境修士,一下子就被这些异象摄了心魄,就要向卷蛟所在的峡谷走去。

  女孩的手上飞出两枚银针,一下子钉入两人的膝宫,限制住两人的运动。做完这些之后,她转头看着季沧海。这个少年当初在明心寺外就能不受那种佛门阵法的影响,那么现在就可以清楚地看看他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季沧海同样受到了幻觉的波及,身体的感知被完全屏蔽了。不过,他的神识仍然是清醒的,只是似乎不够强大,不能够突破这层壁障。

  真是难受。季沧海的感知被卷蛟的精神锁困在识海之内,不能动弹。

  “回忆一下你那个时候所经历的痛苦。”月兔的神识可没有被屏蔽:“然后尝试去模拟它。”

  “你他妈开玩笑呢?”季沧海的音量都提高了三分:“那可是比千刀万剐还要千刀万剐啊!”

  “那个女孩的来路有点古怪,有种熟悉的感觉,却又说不出来,”石头提醒季沧海:“你最好快点出去,不然万一出了什么事,你有点危险喔。”

  “石头前辈你看出那女孩是什么修为了吗?”季沧海问道。

  “不算高,堪堪金丹境。”石头说出了一句令季沧海想吐血的话。

  “确实不算高,”月兔也同意石头的话:“我也看不穿这个女孩的内核,这在普通的金丹期修士之中是不可能出现的。她是你当时在那片小寺庙里遇到的吗?”

  “是啊,可我没想到她这么古怪。”季沧海没办法。

  “诶,等等,你说她是金丹境,那我出不出去有什么关系?”季沧海突然明白自己的没办法从何而来:“我不过刚刚摸到蜕凡的边沿,出去了也是一招拍扁的事。”

  “没出息,瞧你那样子。”月兔鄙夷地说:“不是说好了要快速修行,直接升仙的吗?现在看到个金丹境就怂了,这还怎么玩?”

  “玩不起玩不起,差了两个大境界,还真当我是绝世天才啊。”季沧海说。

  “就算是绝世天才,也没办法在十年内成仙的。”月兔说:“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看好你。”

  “行!我出去,这就出去。”季沧海被磨得没办法,开始回忆那时被沙子研磨的痛苦。一阵核裂变般的精神波动开始向周围释放,硬生生的割裂了卷蛟隔着圣人封印所释放的精神力。

  被季沧海硬生生分成三份的神识迅速聚合,重新掌握了这个身体。

  他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张贴的极近的俏脸。虽说从整体上看,这张脸只算得上清秀,但细看的话,整张皮肤没有一丝褶皱的地方,也没有那种“远处的风景画即是近处霉斑”的感觉。

  “真了不起。”女子见季沧海醒来,也就退后了一步:“以真一境的神魂力量,居然突破了这个卷蛟的乱识,真是神奇。”

  “是啊,除了很痛,就没有什么别的后遗症了。”季沧海苦笑着,控制着脸部肌肉不至于痛得抽风。他看了一眼地下躺着的两人:“他们没事吧。”

  “没事。”女孩说得很轻巧:“我用银针封住了他们的膝宫,一时半会是别想移动半分了。”

  她又坐回了那块大石头上,看着下边不停翻滚的卷蛟。

  “这种异兽,居然能被封印。”季沧海也走到了那块大石头边上,跟着女孩一起观察着卷蛟的翻腾。若非是隔着一层圣人设下的封印,那种精神波动可能就是毁灭级的。

  “不仅可以被封印哦,”女孩嘴角挂起了浅笑:“还可以被杀死。”

  “什么?”季沧海以为自己听错了。

  女孩轻轻一跃,像蝴蝶那般轻盈……地落到封印里面。

  “喂!喂!”季沧海在她身后叫喊着:“你要做什么?”

  女孩转头,笑容在空中更加灿烂。

  “当然是杀给你看啊!”

清霜居士·作家说

第七十三章 修行之外

新人海量作品免费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