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 深红之火

  虚空境,法天象地,自然拥有许多匪夷所思的神通。虚空,其实就是寻常道家所言的练神返虚,将元神与亘古不变的那片太空相照,以观自身之不足,最终充盈全身,渡劫升仙。

  可道人的虚空境与他人的虚空又略有不同,别人的虚空是观照自身,他的虚空境是观照他人。

  即使身受千刀万剐之痛,道人依旧伸出手,搭在季沧海的腕脉上。

  一道神念探入,一瞬穿透大小周天。

  若是在现实之中,得到虚空境大能的神念一探,将大小周天冲开,那么就算这人毫无修行经验,也能瞬间完美筑基。

  可这里不是现实,这里是冥府。

  是只有魂灵的世界。

  神念是灵魂之力,季沧海的灵体同样是,这道瞬间穿透大小周天的神念,就像我们平日里生病时照的胃镜一般,捅进了季沧海所有的经脉之中。

  没谁的经脉会被一根胃镜给捅个通透吧。

  本能的,静坐在精神之海的季沧海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虽然在极度的痛苦之中,但这股悚然之意依旧完完整整地流进了他的感知里。

  这是修行者的直觉,最危险的直觉。

  “天眼,开。”季沧海没办法等了,他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一个有裂缝的机会。

  可人算始终不如天算。

  “真是一双美丽的眼睛。”道人丝毫不顾季沧海睁开的天眼,食指依旧紧紧地贴在季沧海的腕脉上。从大小周天开始,季沧海的经脉和灵魂核心一直被这股看似“润物细无声”的神念渗透着,没有丝毫的抵挡之力。

  这是对季沧海道树最大的损伤。一个修行者可以被打残,可以被折磨,但是道树一定不能枯萎。

  你可曾见过树根枯死的树还能活着?

  但雄鹰是不会在乎地上的蚂蚁会怎么看他,即使这只蚂蚁有着闪亮的大眼睛,也还是一只脆弱的蚂蚁。

  不过,这只蚂蚁的经脉还真是开发得挺不错的,道人的神识一路探,一路设置观照点。

  一级经脉,二级经脉,三级经脉,一直到最小最细的七级经脉,层层叠叠而下,都被虚空境的道人用一丝微不足道的神识填满。

  简直就是一粒沙可填沧海。

  道人松开了搭在季沧海腕脉上的手指。

  季沧海的行动能力在一瞬间恢复。

  “劫雷五十方,送尔登天界!”季沧海的双眼一闪,一直蕴藏在灵魂核心中的劫雷狂放,在半空中开出了一道绚丽的雷火之花。

  “火树银花千百座,暮雪千山落镜沉。”道人一动不动,念诵口诀。

  雷电刚刚离开季沧海的身体,就消逝于左右。

  一种剥骨吸髓的感觉从季沧海的身体内部传来,压制了他一切的行动。最细小的七级经脉从季沧海灵体的血肉中,一点点地脱落,成为一张看不见的蛛丝网。

  一口鲜血从季沧海口中喷出。

  稍大一些的六级经脉随后从身体里脱离。

  季沧海喷出两口鲜血。

  而后是五级……

  四级……

  三级。

  二级。

  直至肉眼可见的奇经八脉与十二正经。

  ……

  不仅在幽冥,在现实之中,季沧海的身体里,所有的经脉都成了破碎的肉糜状,龟缩在身体里,像是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给碾碎。

  若是换成常人,此刻只能落得个全身器官衰竭的下场。但哪怕是季沧海,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救治,也只能慢慢死去。

  “灵魂与身体的同步反应吗?”月兔的本来就通红的双眼此刻更是透出血腥的意味。

  他从没遇见过如此令人生气的事情。杀人不过头点地,而在地府里那个不知名的混蛋,居然像人间界的剥皮一般,把季沧海的所有经脉都给震断,碾碎。

  这是何等的血海深仇?何等的手段恶毒?

  “若是他死了,我发誓,即使你转世为人,不,即使你举霞飞升,我也依旧要把你挫骨扬灰,锁在困魂炉内,烧个百八十万年!”

  “那是天蛛家的抽丝剥茧。”石头的声音也失去了平日里的抑扬顿挫,只剩下冰冷和肃杀。

  “如果季沧海没回来,那么我们下一次寻找的人,就是他们的掘墓人。”

  这是两个老东西以自身为名,发下的誓言。

  ……

  冥冥之中的波动,让年轻道人的神识有了一丝波动。

  “看来白云宗还有不少老狗活着,想要对付我?”年轻道人对此嗤之以鼻。

  “兴许你的师长在人间界还能呼风唤雨,想要飞升仙界也不是什么难事。”看着跪在地上,五升鲜血流了四升左右的季沧海,道人停止了剑刃风暴的侵蚀。

  季沧海跪在地上,整个人看起来已经虚淡了许多,好像就要消失在天地间。

  他的意识已经模糊,完全听不清道人的话。

  “但是在地府啊,”道人似乎只是自说自话,完全不在乎季沧海能不能听见:“即使是地仙境的强者,在我面前也不够看啊。”

  七副完完整整的经脉被摆放在地上,混杂了沙尘和泥土,或许还有不少的木屑。

  有雨自天上来。

  一滴,两滴,三滴。

  “这雨,有点咸啊。”道人的感知很灵敏。

  原本被摆放在地上的七副经脉,就在这场有些咸味的雨中悄然融掉了。一件物品会被融化掉,肯定有其原因,季沧海的经脉虽然不是什么强者遗蜕,可以做到与天不老,但是也不是几滴雨水就能轻松融化的。

  一把羽扇出现在道人手里,他轻摇扇面,吹出一阵风。本来颜值就是出色的道人,由于这把通体云白色的羽扇,更显风度翩翩,仙气连连。

  “有点热啊。”道人把扇子摇得急了些。

  一团深红色的火焰从季沧海的身子底下燃起。季沧海的蜕凡之火与别人不同,别人的颜色是越进步,越鲜艳,他的火焰却是越高级,越暗淡。

  这不符合常理。

  “这是什么鬼?”道人看着从地上站起的季沧海,以为他召唤了某种鬼魂附身。

  “我不是鬼。”活动了一下筋骨,“季沧海”才说出这句话。

  “你既然不是鬼,那为何要装神弄鬼?”道人的口气十分揶揄。

  “我不是神,也不是鬼。”季沧海摇了摇头。

  “我是佛。”

清霜居士·作家说

第九十四章 深红之火

新人免费读14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多音色多音源听书
满足不便看书的场景需求
前往APP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