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死色胚子

  李祁干笑了两声:“是这样啊,方才姑娘的舞跳的实在是好看,不知道姑娘是从哪里学来的?”

  蓝锦见李祁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不由得眉头紧皱,对李祁和徐渊二人说道:“你们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不是吧?殿下,我们陪您这么长时间了,您怎么能这样呢?”李祁不甘心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是要留下来和我的美人春宵一度?”蓝锦十分不悦的说道。

  徐渊见蓝锦不高兴了,连忙说道:“那是您的人,我们怎么敢染指?”徐渊说着拉了拉李祁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虽然心里很是不愿,但是没办法,谁叫人家是小郡王呢?李祁不情愿的和徐渊离开了。

  顿时,厢房内只剩下花洛和蓝锦二人,屋内静的落针可闻。

  而此时的蓝锦似乎是酒喝多了,面色潮红,看着她的目光也比平时温柔了许多。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蓝锦双目迷离的看着花洛,柔声的问道。

  “我叫阿……阿洛……”

  “阿洛?很好听的名字,姑娘不仅名字好听,就连这人长得也非常的俊俏。”蓝锦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妥,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手要掀开花洛的面纱。

  花洛连忙避了开来:“殿下,您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来了这个地儿,你说要做什么?”蓝锦嘴角扬起一抹笑意,没有再去掀花洛的面纱,而是长臂一伸把花洛揽在怀中。

  花洛坐在蓝锦的腿上只觉得如坐针毡,她这才意识到,蓝锦是真的没有认出她来,反而把她误认为是风月居的女人,这个色胚子不会是要……

  一想到这儿,花洛只觉得脑仁疼,现在,她还是先想想怎么逃出去吧!

  “阿洛,我这里的酒是全京城最好的酒,你要不要喝?”蓝锦一边说着一边拿起酒杯递给花洛。

  花洛没有接过酒杯,说道:“殿下,奴家从不沾酒,所以……”

  “从不沾酒?”蓝锦这才想起来,方才绿柳送阿洛来的时候说过,阿洛是新来的,一想到这儿,蓝锦的脸上的笑意更浓。

  蓝锦轻轻的在花洛的耳朵边吹着气,柔声道:“阿洛,既然你遇到了我,我就会对你负责,你放心,过了今晚,你便是我的人了,以后你跟随我回王府去。”

  花洛不以为意,权当蓝锦在说醉话,估计到明天,蓝锦他自己说了什么话,他都忘了。

  “殿下,我看您醉了,我扶您去歇息吧!”花洛发誓她只想让蓝锦早点去休息,她好找机会逃跑。不过,这话听在蓝锦的耳朵里,却变了意思,蓝锦朝花洛温柔一笑:“真是个小妖精,行,本郡王这就成全你。”

  蓝锦说着,便抱着花洛朝床边走去。

  花洛:“……”

  蓝锦这个色胚子是不是误会她了?

  “殿下,您放我下来,我可以走。”

  蓝锦没有放下花洛的意思:“我可舍不得让你自己走。”

  花洛一阵无语,心道,这个死胚子说起情话来还真有一套。

  蓝锦轻轻的把花洛放在床上,然后玉指轻挑,帐幔缓缓落下,就在花洛准备动手的时候,便见蓝锦躺在床上没有了动作,花洛知道蓝锦这是酒劲儿上来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她动手了。

  花洛连忙起身,动作麻利的从窗户口跳了下去。

  花洛站在墙角下朝二楼望了望,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终于逃出来了,没想到这个蓝锦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纨绔子弟,以后她希望再也不要见到蓝锦了。

  估计今天的事情,叶晗也不会提及的。

  花洛一边想着一边离开了此地。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花洛也没心思再逛街了,她想租个马车早点回南嘉书院。

  思绪间,一辆马车从不远处驶来,起初花洛倒也没有注意,也只是抬头轻轻的一瞟,不过这一瞟,花洛便乐了,那马车她认得,是南嘉书院的马车,真是天助我也!

  花洛一边想着一边跑到路中间拦住了马车,那马车行驶的不快,车夫一拉缰绳,马便停了下来,车夫不悦的说:“姑娘,你这样做很危险!”

  “不好意思,大叔,我知道你这车是南嘉书院的车,正好我也要回南嘉书院,您能带我一起回去吗?”

  “你是南嘉书院的学子?”车夫把花洛打量个遍,见花洛穿成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南嘉书院的学子。

  花洛连忙点了点头:“我是。”

  车夫刚要拒绝,却见云楚挑开车帘,看了一眼花洛,然后对车夫说:“刘叔,她是倾月院的学子。”

  车夫闻言连忙说道:“既然公子都同意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上去吧!下次……莫要再穿成这样了,有伤风化。”

  花洛看了看自己的这身衣服实在有些风尘,花洛轻咳了一声:“我下次不会了,谢谢大叔。”

  说完,花洛毫不客气的上了马车。

  车帘落下,花洛坐在了云楚的旁边,只见云楚身穿一件白色的长袍,一头乌发高高束起,容颜俊美绝伦,花洛眸光闪了闪:“谢谢,云助教了。”

  “怎么不直接叫名字了?”云楚冷声询问道。

  “啊?”一时之间花洛没有反应过来,待她反应过来时,云楚已经不再看向她了。

  花洛轻咳了一声:“恐怕云助教是误会我了,我从来也没有说不尊重云助教您,我一直很尊重您的。”

  云楚闻言,瞟了花洛一眼,声音淡淡:“你在京城举目无亲,今日穿成这样是为何?”

  花洛听云楚这语气是准备要把她责备一番了,花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唉,别提了,我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在街上遇到叶晗在欺负一对祖孙,我实在看不过去便理论了几句,谁知道叶晗她公报私仇,那祖孙二人倒是放了,我可就倒霉了,你看,我这身衣服就是她的杰作。”

  花洛一边说着一边拉了拉她那件衣服给云楚看。

  “下次离她远些。”很意外的,云楚并没有责怪她,而是让她小心叶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这要是搁在以前,云楚肯定会说她各种不是,然后跟她讲大道理,今天,这云楚是怎么了?

  花洛这边想着,那边,云楚拿了一件大氅递给花洛:“天这么冷,你穿的这么单薄,披上吧!”

  “哦,谢谢!”花洛疑惑了数秒,便接过蓝锦手中的大氅披在身上,她总觉得云楚有些不怀好意。

  不过,是花洛想多了,一路上除了开始云楚跟她说了几句话后,直到马车到了南嘉书院云楚都也没有找她说上一句话。

第18章死色胚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