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严刑逼供

  那群官兵把花洛朝刑部大牢一扔便离开了,花洛看着不远处摆放着的各种刑具心里犯怵,这些刑具让人痛不欲生,不如直接赐死来的痛快。

  大牢内阴暗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花洛看了看四周,除了一堆枯草外,再也没有什么地方可歇脚的了。

  花洛眉头紧蹙,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此时花洛只觉得肚子有些饿,不过以她现在这个样子不要对她用刑就阿弥陀佛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花洛听到一阵脚步声,花洛猛然的睁开了眼睛,来人了!

  紧接着便是开锁的声音,一个身穿一品官员朝服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名官兵,以及两名狱卒。

  一名胖狱卒十分恭敬地说道:“大人,她就是谋害十一皇子的囚犯。”

  那名官员眸光凌厉的把花洛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与此同时,花洛也在打量着这位官员,从他的朝服以及腰间佩戴的玉佩来看,此人应该是刑部尚书了。

  “小小女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谋害皇子,来人啊,大刑伺候!”刑部尚书没有问明情况就直接上刑,顿时花洛脑袋里一片空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大人,我没有谋害十一皇子,还请大人明查,还小女子一个公道。”

  “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你狡辩。”刑部尚书冷声道。

  “大人冤枉啊!”

  “来这里的人都喊冤枉,你既然做了那样的事情,就应该想到有这样的下场。”

  就在此时,一名官兵已经拿着刑具走了过来,花洛认得那刑具,以前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绳子穿着五根小木棍,套在犯人的手指后用力紧收,十指连心,疼得死去活来。

  花洛眼睛圆睁的看着刑部尚书:“大人,您这是严刑逼供!”

  “严刑逼供?你一个死囚犯还有什么好逼供的?本官这是例行公事罢了!废话不多说,赶紧上刑!”

  “是,大人。”那两名官兵说着拿着拶便套在了花洛的手指上,两名官兵用力一拉,花洛只觉得浑身冒冷汗,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大人,小女子真的没有给十一皇子下毒,还请大人明察!”

  那刑部尚书又不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场面,整个过程花洛只觉得痛不欲生,而他眼皮都没抬一下,直到花洛晕死过去,刑部尚书这才带人离开了。

  当花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花洛只觉得自己的手非常的疼,花洛坐了起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已经肿的不像样了,这来刑部的第一天便受了这样的苦,那么接下的日子怎么办?

  花洛抬头望了望窗口,一缕阳光正射了进来,而她此时却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了。

  在现代她是一个孤儿,穿到了古代同样还是一个孤儿,一想到她被官兵抓来时,那些学子们看她的眼神,她更是觉得这里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花洛用囚服擦了擦眼泪,暗自安慰自己,让自己不哭。

  “花洛,你福大命大,死不了。”花洛小声的说道。

  刑部尚书说她是死刑犯,一般死刑犯都是秋后处斩,现在离秋后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她还有逃生的机会,大不了她不回南嘉书院,不回去养父养母那里,她自己一个人隐姓埋名远走他乡,她就不相信了,他们会找到她!

  再者说,蝼蚁尚且贪生,而她又怎能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呢?

  花洛一边想着一边观察着这周围,看看什么地方方便挖洞逃生。

  “吃饭了。”一名瘦小的狱卒端着一碗糙饭放在了花洛的囚笼门口,左右观望了一番,小声的对花洛说道:“姑娘,有人托我带东西给你。”

  花洛闻言,连忙走了过去,接过那名狱卒手中的东西,连连道谢。

  “姑娘,这药正好能治疗您手上的伤,那位让您放心,他会想办法救您出来的。”狱卒话说完,拎着食盒便匆忙的离开了。

  “唉!”花洛正要问问那个好心人是谁时,却见狱卒离开了,花洛只得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花洛看了看小瓷瓶,打开瓶盖,把瓶子里的粉末洒在了伤口处,花洛只觉得凉飕飕的,花洛知道这是消炎止痛的药,其实根本就不用问,这药肯定是林姝雅让人给送来的。

  就在花洛涂药的时候,花洛听到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花洛顺声望去,草丛里有东西在动,长长的,不用说都知道是一条蛇,花洛连忙起身,试图离那条蛇远些。

  她怎么也没想到,刑部大牢里会有蛇出现,这要是被蛇咬一口,她还没来得及挖洞,就会中毒身亡了。

  老天爷啊,不带这样的!

  那蛇好像跟花洛作对一般,很快便从草丛里露出头来,慢慢的朝花洛靠近,花洛惊恐的看着那条蛇:“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叫人了!”

  那蛇根本就不理会花洛,继续朝花洛游来,花洛见蛇离她越来越近,终于忍不住对着牢门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有蛇啊!”

  “叫什么叫啊?真是吵死了!”正在喝酒的胖狱卒十分不爽的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走过来查看。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待胖狱卒走过来,那蛇便朝花洛的腿上咬了一口,便跑了。

  等胖狱卒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蛇的踪影,胖狱卒在牢房里看了看,不耐烦的询问道:“蛇呢?”

  “蛇咬过我就跑了。”

  胖狱卒闻言看了看花洛的伤口,悠悠道:“不就是一条蛇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再说了,我们这里的蛇是无毒的,你不会死的。反过来说,那蛇要是有毒的不就成全了你吗?省得你再受那皮肉之苦。”

  胖狱卒走后,花洛再也不敢坐在那堆草上了,她很怕再出现一条蛇。

  方才那胖狱卒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那要是一条毒蛇就好了,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毒发身亡了,只是现在咬她的是一条无毒的蛇,接下来的严刑拷打,她还是要受着。

  傍晚的时候,花洛开始发烧了,期间狱卒来过,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月倾浅说
拶,zǎn :压紧:~子。~指(用拶子套入手指,再用力紧收,是旧时的一种酷刑)

第24章严刑逼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