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9章上巳(九)

  “原来花姑娘是在担心琴的事情,姑娘大可放心,这里有的是琴。”那个男子笑着说道,但是在花洛的眼里,那个男子的笑有些不怀好意。

  “阿洛,你千万不要答应。”那边林姝雅十分的担心花洛,就小声的说道。

  “没事的。”花洛小声的对林姝雅说道,她知道林姝雅这是在担心她,不过,看那个男人的架势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所以根本就不会放过她的!

  原主弹琴不好听,并不代表她弹琴不好听啊!她古琴考级十级,他们要看她的笑话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这么想看看她表演,得付点利息才是。

  花洛刚想说话,云楚先开了口:“花洛,你好久都没碰琴了,所以我不知道你弹的如何,但是我相信你!”

  花洛闻言,心中一阵感动,这个云楚还真是的,要是原主的话,他再相信也没有用啊!但是她就不一样了。

  花洛朝云楚点了点头,而后对那名男子说道:“这位公子,方才小女子之前费了不少口舌,现在着实有些累了……”

  那名男子觉得花洛说的也有些道理,但是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再者答应了人家的事情一定要办到的,那男子突然看到自己腰间挂着的玉佩灵机一动,手指轻挑,便把腰间的玉佩给拿了下来:“姑娘所言极是,小生也觉得有些唐突,这个玉佩就赠与姑娘,给姑娘当茶水钱。”

  花洛挑了挑眉,见那玉佩成色很好,要是当了话,应该也能当一些钱,当下花洛便答应了:“既然公子执意要听小女子弹琴的话,那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了,还请公子不要嫌弃小女子弹的不好听才是。”

  花洛这边答应下来,那边那名男子便把手中的玉佩递给一名小厮,那小厮恭敬的接过玉佩,再把玉佩递给花洛,不过还没等花洛接过玉佩,那玉佩便被云楚接了过去。

  “花洛,这玉佩,我先帮你保管着。”云楚一边说着一边把玉佩给收了起来。

  这时,一名丫鬟装扮的女子已经把古琴拿到高台上放好了,花洛起身缓步的朝高台上走去,落座后,花洛眸光扫视了一周,只见人人神色各异,尤其是叶晗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她,花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然后玉指轻抬,琴声缓缓响起,那优美的琴音宛若那林间清澈的小溪,又若那夏夜吹过的一缕清风,那宛然动听的声音响彻整个宴会厅,动听的琴音从二楼飘到了一楼,有不少的公子小姐们好奇的来到了二楼,他们都想看看这优美的琴音是从谁的指尖弹出?

  台下,云楚一脸赞赏的看着花洛,而林姝雅和卫染皆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良久过后,琴音戛然而止,众人还没回过味来,花洛已经回到座位上坐着了。

  花洛瞟了一眼叶晗,只见她脸上的颜色变得五彩纷呈,一双眸子喷火的盯着花洛,这怎么可能,花洛这个草包怎么可能把古琴弹的这么好?

  众目睽睽之下,花洛做不得假,难道花洛以前是在藏拙?

  花洛朝叶晗一笑,便不再看向她了,而是看向方才那名男子,花洛开口道:“这位公子,小女子弹的怎么样?有没有污了您的耳朵?”

  那名男子闻言,面上通红一片,说道:“姑娘弹的极好!是我等有耳福了。”

  花洛闻言,不再看向那名男子,满意的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就在这时杜雨嫣开了口:“不知道花姑娘师承何处?”

  听杜雨嫣的意思,也是赞同花洛弹的好了,但是问题来了,师承何处?这要怎么说呢?要说是在南嘉书院学的,她们肯定不会相信的。

  花洛想了想,遂然开了口:“我老家那边有一个名师,我爹花了重金,他才肯教我,不过,按照他的意思,我弹的还算将就吧!”

  花洛一出口,众人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弹的这么好,还算将就,那么什么还叫好呢?

  “那请问家师是名号是?”杜雨嫣问道。

  花洛见杜雨嫣十分好奇的样子,黛眉轻蹙,她随口这么一说,这杜雨嫣还当真了,看她的意思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不过,她可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

  花洛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家师年迈,就在去年已经离世了,所以我痛心无比,就……不过,我现在想通了,要好好的学习才能报答师傅的教授之恩。”

  杜雨嫣闻言,眸子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也只是一瞬便又隐了去,开口道:“抱歉,提起你的伤心事了,你节哀。”

  听杜雨嫣这么一说,花洛便知道杜雨嫣不打算再问下去了,花洛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听花洛刚才的话语,有些认识花洛的人,便知道了花洛之前明明是一个大草包,后来突然间变得聪明了,原来人家在藏拙。

  有不少文人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才学渊博的人,都想与花洛一比高下,不过,方才听花洛这么一说,他们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这些花洛并不知情。

  此后,花洛藏拙的消息不胫而走,花洛草包的名头也终于卸下了。

  吃饱喝足后,花洛便和云楚等人离开了宴会厅,她本来只是想单纯的吃个饭,没想到这个找她比试,那个找她比试的,烦虽烦了点,但是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最少帮她解决了一个问题,一想到这儿,花洛的心情好了不少。

  “阿洛,没想到你的琴弹的这么好。你以前还跟我说,你不会弹琴呢!真没想到你是骗我的,不过,因为你师傅的事情,我就原谅你啦!”一出宴会厅,林姝雅便拉着花洛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花洛尴尬一笑:“抱歉啊,姝雅,其实我也不想瞒你的。”

  林姝雅闻言,连连摆手:“没关系啦!我不会介意的。”

  那边,卫染感叹道:“真没想到啊,你这丫头隐瞒的够深,你现在锋芒毕露是不是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花洛瞪了卫染一眼:“我能打什么主意?我看你才是一肚子的坏水,劝你一句,千万不要把别人想成自己。”

  “唉,你这丫头……”

第39章上巳(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