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范家小神童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大宋超级学霸在线阅读

大宋超级学霸

历史 / 两宋元明

215.9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9-07-13 12:00

书籍摘要: 那一年,大宋甲级足球联赛正热,国民老公苏东坡金榜高中。那一年,京城房价一飞冲天,老干部欧阳修买房不及时被夫人赶出家门。就在那一年,赵官家上元夜偷窥香艳女相扑,被朝阳群众司马光当场抓获。也是那一年,王老虎携女参加非诚勿扰,扬言非进士不嫁,金明池畔四大才子仓惶奔逃。还是那一年,河东狮喜拜婚堂,胭脂虎相亲正忙,全国神童大赛各路少年英才开始隆重登场。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叶博士.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地铁下的夜风.
    书友等级: 掌门
  • 书友第3名:419026392.
    书友等级: 掌门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我来自大明辽东在线阅读
得国之正,无出大明右者。 拂晓现日,入夜升月。日月生辉,唯我大明。 这是一个从辽东开始,讲述大明汉儿抵抗入侵,血战八方,涅槃重生,重现大明万国来朝的故事。 不论何种身份,小兵也好,皇亲也罢,他都会一如既往热血地去战斗。为此付出青春,付诸努力。 加油!重真!加油!崇祯! 书友群:173653666,欢迎加入。请支持正版阅读,起点阅读或者QQ读书,感谢大家。 这本书从开始到完结,没有断过更。
道觉亦糯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工程师在线阅读
工业设计师李植穿越到明末。没有钱?搞个飞梭织布机来,立刻赚到盆满钵满。不习惯明末的差劲卫生?发明个肥皂牙膏来让明朝洗得焕然一新!
米酿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北宋最强大少爷在线阅读
皇佑五年广州沦陷,粮食减产,胡人磨刀霍霍,即使内忧外患,大宋也充满了励精图治的决心。  也是这一年,一个天才重生到了王安石家,带着一只小萝莉,赢得了满堂喝彩……
灰头小宝2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景泰太子在线阅读
明代土木堡之变后的政局变化如何?贯穿景泰朝的易储之争是什么?叱咤风云的也先为何黯淡收场?变革之世,英才辈出,一道逆流异数,又会掀起怎样的波澜来?(本书没有金手指,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主角来自后世的记忆。不是爽文,不喜欢这类的不要点进来。)
尘下散人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真不想当宋钦宗啊在线阅读
赵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为宋钦宗赵桓,而此时开封城外,金军兵临城下!
余秦唐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元辅在线阅读
身出名门,既有首辅伯父,又陪太子读书,朝野戏言小阁老;  领袖金榜,上承隆庆遗风,下开万历盛世,天下称颂大元辅。  县委秘书出身的小小镇长穿越成隆庆第一重臣高拱的侄儿。  【承诺的100万字免费章节已完成。】  盟主建了个书友Q群,群号:691201920,大家有什么想讨论的可以进群讨论一下,我也会进去潜水,了解大家的看法。
云无风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破虏1644在线阅读
鞑虏南下,神州陆沉! 崇祯十七年,郑森在台湾怒吼:抗清,北伐! 大明皇帝:忠勇之士!朕赐你国姓! 郑森:陛下客气了,封王可使不得! “陛下您这是干什么,禅让?我是那种人吗!” 望着拥戴自己的天下百姓,郑森泪流满面:群众里面,有坏人啊!
0号机甲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六贼纨绔在线阅读
蔡鞗成了蔡京的儿子,一个游走在宋辽与海外边缘的小子,一个欲要建立一个数百国家联盟的小子…… 《三国之西凉兵王》新书上路,希望朋友喜欢,能够收藏支持!
蛤蟆吞地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在线阅读
南宋末年,风雨飘摇,山河破碎。 金国朝不保夕,南宋宫闱霍乱不断,蒙古人磨刀霍霍。 一瞬醒来,竟身陷囹圄。 重回嘉定十三年,附身未来的荣王赵与芮。 为把握自己的命运,为挽救破碎的山河。 赵与芮,该如何抉择?又该如何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荆州勇士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超级学霸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范家小神童

  庆历七年的九月,深秋已有几分凉意。

  这是平江府太湖边的一处村落,隶属于吴县,村子不大,约有百余户人家。

  清晨,红叶上的露水迅速消退了,一簇簇枫树显得更加娇艳如火,染红了整个山村。

  一名年约六旬的老人正缓缓在小河边漫步,他脸上布满了深刻的皱纹,仿佛已饱经沧桑。

  老人衣着简朴,穿一件宽松的青色深衣,时而低头沉思,时而微微叹息,目光中总带着一种难以言述的落寞。

  他来这座小村庄已经四天了,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沿着小河走上几里路,呼吸一下乡村的新鲜空气。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孩童清雅的声音,似乎在绘声绘色讲故事。

  “那天蓬元帅满腔悲愤,对行刑官大喊:

  ‘我乃堂堂上品元帅,掌八万天河水军,那霓裳嫦娥不过是月宫侍女,地位低卑,我虽酒后失礼,向太阴星君赔礼便可,为何要受此重刑,打入凡间?’

  行刑官长长叹息一声:‘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嫦娥之事不过是借口,你擅自改变水军天规法度,引起诸仙不满,这才是真正原因。’

  天蓬元帅愈加忿然,“可变法分明是玉帝让我去做,与我何干?”

  行刑官摇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同情。

  ‘变法失败,总不能让玉帝承担责任吧!玉帝当然要贬你,不过玉帝也会给你一些特殊待遇。’

  .........

  那老者听到‘变法失败,总不能让玉帝承担责任!’不由浑身一震,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他连忙四处寻找,似乎声音是从左面的一棵大树方向传来。

  老者拔足向大树走去,脚下却被石头一绊,险些摔一跤,脚踝一阵疼痛。

  但他顾不得细看,忍住疼痛来到大树下。

  只见在一棵古老的枫树下,七八名梳着总角的顽童坐在石头上,托着腮,听如醉如痴。

  讲故事之人是一个少童,身量颇高,看起像十岁左右,但眉眼间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

  只见他穿一身打着补丁的褐色短衣,常年的风吹日晒并没有使他皮肤变黑,眉眼中还有几分乡间孩童少有的清秀。

  如果细看,还会发现他双眸中还隐藏着一丝和他年龄不太符合的成熟。

  这个讲故事的少童叫做范宁,今年只有八岁。

  范宁是他祖父起的名字,因为他出生时哭声太响,祖父希望他能安静一点。

  但长大一些他却安静得过头,不仅极少说话,而且反应也比别的孩子慢几步,显得呆头呆脑。

  除了父母还记得他的官名外,村里人都习惯叫他阿呆。

  从小到大,他呆名远扬,甚至连小学塾的先生也在课堂上叫他范呆呆。

  直到一个月前,一场大病后他忽然变了,口齿伶俐,反应敏锐,记忆力惊人,完全变成了另一个孩子。

  父母欣喜若狂,以为是佛祖显灵,母亲还特地跑去灵岩寺还愿。

  但只有范宁自己知道,一次意外的事故,使他竟穿越时空,来到了千年前的大宋。

  只是三岁看老,大家早已习惯了他从前的呆头呆脑,要想让大家彻底转变对他的看法,恐怕还须时日。

  范宁眼角余光瞥见青衣老者已从河边向自己走来,他顿时心中暗喜。

  “那行刑官说得其实也不对,我们应该这样理解,西天取经一共只有四个名额,天界元老都想占一个,所以千方百计安排自己人参加。

  这就是天蓬元帅投胎转世也神识不灭、武艺不失、兵器不丢的真正原因。

  至于是谁安排天蓬元帅下界,这就是今天的题目,大家回家想一想,明天回答我。”

  说到这,范宁又笑道:“昨天给大家布置的题目,大家都说说答案。

  为什么明知那猴头喜欢吃桃子,众仙还推荐他去守蟠桃园?”

  众孩童七嘴八舌乱说一通,范宁摇摇头,大家说得都不对。

  “因为蟠桃会眼看开幕在即,但蟠桃园的桃子都已被众仙偷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需要一个没有后台的小毛仙来顶缸,那猴头显然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正说到兴起,远处有个中年男人挥手大喊:“阿呆,你爹爹回来了,让你赶紧回家!”

  “刘叔,我知道了!”

  范宁便笑着对其他孩童道:“今天我有事,就少讲一点,说好的,听一次一文钱。”

  孩童们舍不得钱,可又想听故事,只得摸出一枚铜钱递给范宁。

  范宁一一笑纳,把钱轻轻一掂,“哈!又有八文钱到手了。”

  “请等一下!”

  范宁转身要走,身后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范宁顿时松了口气,心中暗道:‘守了两天,终于把你吸引住了。’

  他慢慢回头,果然是刚才的青衣老者。

  只见老者眼中充满了兴趣,他连忙上前,乖巧的躬身行礼,“老丈叫我?”

  青衣老者望着一脸童稚的范宁,温和问道:“你是本村的孩子?”

  “正是!请问老丈有何指教?”

  老者捋须微笑,“你刚才讲得虽然离奇,却很有趣,你叫什么名字?”

  “他叫范呆呆!”旁边有一个顽童大笑道。

  范宁狠狠瞪了他一眼,又对老者道:“晚辈范宁!”

  “你也姓范?”

  老人眼中露出一丝惊喜,连忙问:“你是范氏哪一堂?”

  范宁摇摇头,这个他真不知道。

  青衣老者也自觉问得有点冒失,范是吴县大姓,这一带姓范的人不少,未必是自己同族。

  但此时他更关心范宁刚才讲的故事,他又问道:“你刚才说的故事是从哪里听来的?”

  范躬身道:“晚辈看过一些三藏法师取经的杂书,便自己编了故事。”

  北宋已经有不少唐僧取经的故事,吴承恩的《西游记》只是后来的集大成者。

  老者眼中更加惊讶了,眼前孩子不仅能自己编撰小说故事,而且见识深刻,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这个偏僻的小村庄居然还有这样的神童?

  他忽然对范宁的身世有了兴趣,说不定这孩子真是自己的同族。

  这时,老者脚踝一阵剧痛,身体一晃,范宁连忙扶住他,“前辈怎么了?”

  “刚才不小心脚踝扭了一下!”老者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那得赶紧用冷水敷住,如果伤重,淤血会扩散的。”

  范宁指着前面道:“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前辈到我家里休息一下。”

  老者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范宁扶着老者缓缓而行,忍不住心花怒放,两天功夫没白费,终于可以抱上大腿喽!

  一边走,他嘴里也小声哼起了歌,‘太阳出来罗嘞,喜洋洋罗嘞,杠起竹杠朗朗扯,朗扯,上山岗罗嘞!’

  “你在哼什么曲?”

  青衣老者听范宁哼的小调自己似乎从未听过,倒有另外一番韵味,心中有点好奇。

  “是我自己编的小调!”

  范宁笑嘻嘻说:“如果前辈喜欢,我可以教给前辈。”

  “那就谢谢你了。”

  老者微微笑道:“带我回家,你好像很开心!”

  范宁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却一脸天真无邪笑道,“我师父常说,帮助别人,自己就会快乐,所以我心里高兴呀!”

  “真是一个宅心仁厚的好孩子!”

  老者慈祥地摸摸他的头,“你应该读过书吧!”

  “嗯!在村里学塾里读过两年。”

  “都读了什么书?”

  “读了《百家姓》、《千字文》,师父还教了《论语》和《孟子》,不过我学得不好。”

  其实不应该是范宁学得不好,而是原来的范呆呆根本就学得一塌糊涂。

  老者点点头,“你既然能讲出这样的故事,我想.....我还是建议你去名校读书。”

  “我父亲这也是这样想的,过两个月父亲要带我去镇上参加考试。”

  老者心中一动,“可是延英学堂的入学考试?”

  “好像是的!”

  老者赞许笑道:“你父亲很有远见!”

  .......

  范宁的家就在小河边,一株高大的槐树下有三间茅草屋,墙壁用泥土夯成,四周用树枝围了一圈篱笆,算是院子了。

  院子中间是一盘磨,靠墙放着一把锄头和一支橹,屋檐下挂了十几串鲜鱼,应该是刚刚才捕到。

  小院的另一边则种了两畦菜,菜地四周也被树枝围着。

  一只老母鸡站在菜地边东张西望放哨,而一群小鸡躲在它身后,正千方百计想钻进菜地。

  范宁扶着老者走进院子,“娘,我回来了!”

  只见一个年轻妇人满脸怒气地从屋里出来,“宁儿,你跑哪里去了,娘是怎么交代你的?”

  这位年轻妇人便是范宁的宋朝母亲张氏了,她在娘家排行第三,周围邻居都叫她张三娘。

  虽然张三娘穿戴是钗荆裙布,但皮肤白皙,容貌十分清秀,范宁的肤色和眉眼长得像极了她。

  张三娘见儿子扶着一个青衣老者,她微微一怔,“宁儿,他是谁?”

  “娘,这位前辈的脚崴了,我扶他来家中休息一下。”

  青衣老者也感觉自己有点冒失,怎么能随意去别人家中?

  他不由歉然地对范宁笑了笑,“我就不进去了,谢谢你的好意。”

  范宁当然不能让他走,自己的前途富贵都在这老人身上,他怎么能走?

  “没关系的,前辈就稍稍坐一坐,晚辈给你疗伤。”

  就在这时,从屋里走出一名三十余岁的魁梧汉子,他穿着一件短布衣,衣襟撒开,露出胸膛上古铜色的肌肉。

  虽然相貌粗犷,但目光却很柔和,尤其在看自己儿子之时。

  他便是范宁在宋朝的父亲,叫做范铁舟,是太湖跑船的渔夫,离家十天,刚刚才回来。

  这时,范铁舟忽然也看见了青衣老者,他本能地揉一下眼睛,竟呆住了,结结巴巴道:“三叔,您...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你是......”老者也不认识范铁舟。

  “我父亲是本堂的范大川。”

  青衣老者顿时明白了,不由捋须呵呵大笑,原来这小家伙是范大川的孙子,真没想到啊!

  张三娘急忙拉了一下丈夫衣襟,“大郎,他究竟是谁?”

  “他就是我们本堂的范相公啊!”

  范铁舟倒头就拜,“小侄拜见三叔!”

  范宁当然知道范相公是谁,就是那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相范仲淹。

  也就是眼前这个青衣老者,他在三天前就知道了。

  不过此时范宁也有点傻眼,范仲淹居然会是自己的本堂祖父?

  早知道如此,自己还干嘛费心费力布局,直接上门认亲就是了。

  范铁舟见儿子还傻站着,连忙拉他跪下,“快给三阿公磕头!”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