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仪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恶魔贤者在线阅读

恶魔贤者

奇幻 / 史诗奇幻

155.3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0-04-26 18:17

书籍摘要: 新书已发《从镇魂卷开始》,想看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woaixx_1v1.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青锋的独白.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翎和一二三.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史诗奇幻小说推荐

北方小领主在线阅读
精灵在漫长的奴役中学会了隐忍。 北方的兽人也已有了新的领袖。 皇帝的高傲远征,折断了猎鹰帝国的双翼,拉开了混乱的序幕。 这是一个混乱的年代,一个来自异界的灵魂带着他的骑砍系统,一路闯进了这混乱的漩涡之中。
变形小珀力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巨龙年代在线阅读
这是最初的年代,此时天空尚有双日共悬,人类在水滨以泥土筑城。 龙之国处于极盛状态,圣山守卫虚弱不堪的传言令诸位祭司深信不疑,故而在这个盛夏对圣山派出密使,意在灵泉中的原珀秘藏,动摇世界的变局自此开始。
范截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卡焰在线阅读
面对灾变而成立的人类联盟一分为二已有两百多年,南方神风联邦南部的地陵行省的贫民区,同其余行省的贫民区一样生活着不计其数的低等民。 在这行省被分为三六九等的人类中,一位身为七等贫民的普通少年寒续,真实身份却是人人皆欲抹杀的极徒。 “这个世界吃人,所以,我要吃了这个世界。” 群号:549385604
寒绪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逃离修仙魔法囚笼在线阅读
中年失意商人嬴不器,热血少年翼归辰,邻家女孩白鸟舞……数个带有不同金手指的现代人,先后穿越到了一个修仙与魔法结合的异世界,参加了一场残酷的领主淘汰竞赛。有人炼制出失传丹药,获得各式各样神奇的魔法力量;有人带着超绝天赋,觉醒了从未现世的天赋魔法……但随着了解这个世界越来越多,参与穿越者和本地人的对抗越来越深,他们逐渐发现这个世界越来越多的古怪诡异之处……
笑若姬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异世领主:我有一棵世界树在线阅读
卓林穿越异世界,成为了开拓领的一位男爵,他在自己后院播种了一枚种子... 多年后,这颗种子长成了一颗直通云霄的世界树,成为了笼罩整个大陆的‘圣迹’,也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希望... tag:穿越、中世纪、低魔、种田、系统流...
叶予风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圣域之英雄联盟在线阅读
已改文,请移驾——联盟高徒在异界,谢谢 已改文,请移驾——联盟高徒在异界,谢谢 已改文,请移驾——联盟高徒在异界,谢谢
落樱千寻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我真不是法神啊在线阅读
若干年后。 某个传奇法师一脸狂热的看着面前的高胜,他询问道:“作为法师时代的缔造者,将法术全民化简易化,又击败了旧神的法神您,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我想说,我真不是法神啊啊!”
再始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水云世界之九月出生的男孩在线阅读
木柯出生于一个名为懋云居的中国北方家庭,因十年前巫土世界里梅曾介被一股黑暗势力杀害、权杖丢失,他的灵魂内携带着封印权杖能力的燧火,被一名小鬼带到懋云居并附着在木柯身上。他的奶奶为了保护木柯,故意隐瞒了木柯身上的巫师能力,直到他十岁不得不前往一个名叫聿脩的法术学校学习法术,期间木柯的身份和特殊能力被逐渐解开,并开始与黑暗势力斗争和自身成长的故事。
木须云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潮汐进化在线阅读
磐石巨人,灼热巨人,狂风巨人......生存在各种地域的巨人种向着人类的文明不断发起着挑战! 狼人,猪人,熊人......黑夜中的城市并没有想象中的安定和谐! 人的欲望,恶魔的寄宿......那些阴影中的存在究竟是人类还是恶魔? 他们从出生起便拥有着半巨人的血脉,各种奇异的力量在他们的身上展现,被巨人种所歧视追杀,被人类所恐惧憎恨,这便是他们的宿命...... 为了在人类社会中生存,且看拥有潮汐巨人血脉的凯洛特将如何隐藏自己的身份,开启属于自己的血脉进化之路! 或许,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卖盘的狐狸
日更千字
史诗奇幻
当前位置: 奇幻 史诗奇幻 恶魔贤者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仪式

  最适合施行降魔仪式的时机是月亮初升的夜晚,或者说太阳刚落下时的黄昏,当最后一丝阳光消失的瞬间,邪恶生物们变得自由,并为此欢呼雀跃。

  他们的心情影响降魔仪式的成功率。

  进行仪式的地点,由于施法的关系是不适合在家里进行的,最好是选在人烟稀少的森林或空地、废弃的工厂等地方。

  在施法的前十三天禁止用水洗身(不能洗澡),这是为了接近恶魔这种污秽的东西,本身也必须保持肮脏以便能臭味相投,在仪式中用到的腐烂动物尸体便是为了这一点。

  这么做对于人类的感官来说很恶臭,可是对于恶魔来说是很芬芳的。

  施法前七天,禁食大蒜,虽然大蒜的味道谁都会不喜欢,可是恶魔会更加讨厌大蒜。

  前期准备完成,接下去便要施法。

  施法的当天夜晚,必须在施法的地方布魔法阵,法阵的类型是多样的,具体的布置取决于召唤者想要召唤的那位存在。

  ......

  笔记所在的位置是这片区域少有的干净地方,旁边尽是成堆的垃圾,腐烂的食物残渣与破碎的生活用具,呕吐物以下的气味怎么都遮掩不住。

  这里是城市的下水道,整座城市中最为肮脏的地方......或许没有之一。

  摊开的笔记纸页上面的字迹略显凌乱,左侧内容还有一部分,右侧纸张上画着仪式法阵的大概图像,这是用铅笔画出来的,可以明显看出有过多次涂抹修正。

  在笔记的左侧,是一个摆满腐烂的蜥蜴,老鼠尸体的法阵,形象样式自然是与笔记上的图画一模一样的。

  有人在这肮脏的地方进行降魔仪式,这是稍微有些分辨能力都能看出来的事实。

  他成功了吗?

  这得问仪式阵旁边呆坐着的年轻人。

  徐祁云的视线没有焦点,如果有人能够看到他此刻的精神状态或者说灵魂状态,大致上就像是一盒破碎的颜料在水中参杂到一起,以一种不可逆的形式在混乱中进行融合,进而变成一种新的颜色统合体。

  这个过程并没有多少痛苦。

  徐祁云宁可痛苦,因为那能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然而实际上的状态却是连做几小时的长途大巴,下车后绕着一棵小树跑一千米,最后又在单杠上做几百个大回环,再去垃圾场看复杂的CAD。

  眩晕与恶心的感觉令他恨不得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

  只不过从附近的那一滩还带着些微热气的呕吐物来看,他应该是没东西好吐了。

  在脑海中的晕眩感逐渐减弱时,一些零散的记忆开始浮现。

  唐纳德·格兰特,23岁,帝国历1796年出生于莱恩帝国北哈克郡普斯顿市,戈多大学宗教系应届毕业生。

  父亲是普斯顿市一家小型杂货铺的拥有者,死于帝国历1815年的杂货铺火灾......

  母亲是一家小型作坊的工人,与父亲一样死于帝国历1815年的杂货铺火灾......

  记忆到此为止!

  徐祁云懵了,为什么只有这么一点记忆,这具身体原来的灵魂有健忘症?

  不可能,他是大学生,脑子要是有问题,怎么可能去学那些知识,怎么可能从大学中毕业......

  那些在大学中学到的知识,此刻全部都在脑海中消失了,一丝一毫有关于宗教学的知识都没剩下。

  这就像是人生的记忆被某个存在强行截断抽走,剩下的只有那些印象极度深刻的记忆,例如父母,例如从小学习的语言,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还没等徐祁云懊恼,眩晕感消失的同时,他的脑海中开始出现新的记忆,这一次伴随着针刺般的痛感以及炙热的烧灼感,就像有人打开了他的天灵盖,往里面倾倒滚水,沸腾的感觉几乎是在全身泛起。

  这不是唐纳德的记忆!

  徐祁云确认这一点,因为在上一段记忆的融合过程中从来都不会有这种感觉,而且这一次没有回想起任何东西。

  眼前的景象突然开始模糊,他的视线蓦然聚焦到了身前,忽视掉周围的垃圾,注视用不明生物血液刻画出来的法阵,中央堆满了腐烂动物尸体的六芒星,外层则是一个刻着各种特殊符号的血圆环。

  下一刻眼前的景象开始清晰,如同配眼镜时的镜片尝试,度数调整,眼前的事物清晰度也在跟着调整,最终能完全看清。

  再然后,他看懂了上面的符号......

  “牺牲......献祭......降临......灵魂......等等!这是什么语言!”

  捂住自己的嘴巴,唐纳德有些惊愕的看着法阵,那上面的符号与印记,并不属于他脑海中的母语,在丧失所有宗教学记忆的前提下,这不该是他能够辨认出来的内容。

  “献祭......献祭!”

  尝试着重复其中的一个符号含义,唐纳德边说边听着自己的口音,以人类的喉舌去说出这个音节很艰难,声带与舌头似乎是在强行的去充作发声的工具,这感觉就像用一字螺丝刀去拧十字螺丝帽,可以用,但不怎么好用,怪异且生疏。

  这种语言和发声不属于他原有的灵魂,也不属于唐纳德,而是另一种更加晦涩的,难以分辨的学识。

  冷静!

  要冷静!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吃葡萄......”

  为了让自己的脑子冷静下来,唐纳德开始尝试着以绕口令的方式来先放空大脑,三种语言,轮流说。

  这是前世作为一个辩论队的辩手留下来的习惯,效果......还是有一点的。

  我,穿越了,在这......应该是下水道,面前是一个我能够看懂的法阵,从笔记上看是一个降魔法阵,召唤恶魔用的。

  原身是个邪教成员?咱是无神论者啊。

  难道是唐纳德的召唤将我的灵魂召唤到了这里?

  暂时不考虑这件事,没有意义,关键在于接下去该怎么做......

  生存或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前世的自己应当是被山洪淹死了的,这次重生,或许是神给的机会?浪费了是不是不太好。

  唐纳德想要收拢自己的思想,如此简单的事在这种时候却难以做到。

  “不管了,人这一辈子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好好活,穿越就穿越,总比英年早逝要好。”

  现在这时候也只能以精神胜利法来苦中作乐,能活着总是好的。

  先离开这鬼地方,总不能在下水道里待一晚上。

  弯腰去捡地上的笔记和法阵周围用于照明的蜡烛,这是自己的东西,目光移向旁边的降魔仪式法阵,他前世生活的地方,这种东西是一辈子都不会看到的,因此下意识的多瞥了两眼。

  熟悉,喜爱。

  当这两种情绪出现在脑海中的时候,唐纳德猛的打了个冷颤,自己为什么会对腐烂的尸体产生好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到底是个什么家伙。

  这是作为人类该有的感觉吗?

  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的情绪产生的对象并不是这些腐烂尸体,而是在其中的一颗暗红色的珠子。

  在唐纳德思考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绪以及这颗珠子是什么东西的过程中,食指和拇指已经将这颗珠子捏着拿回来,直接塞进腰间的口袋。

  发生的怪异事件太多,自己的手不听使唤......那就不听吧,只要不反过来抽自己一巴掌就行。

  举着蜡烛,避开地上那些肮脏的东西,走了几米,唐纳德停下脚步,返回。

  “不管你之前是什么人,至少现在,我,就是我,尽管用了你的名字,但我对邪教什么的实在没什么好感,所以,你这降魔仪式的法阵可留不得。”

  之前的唐纳德·格兰特将进行仪式的地方选择在这里,除了有环境方面的考虑,显然也是为了避免被其他人发现,这就意味着这种行为在这个世界同样是不被接受的。

  现在的唐纳德·格兰特想要好好活着,对于邪教这种存在,自然是敬而远之。

  唐纳德不知道该怎么上去,只能盲目的往前走,周围的腐臭与不时传来的老鼠叫声令他的情绪越发低落。

  选择将注意力放回自己的身上,观察自己的服饰,试图从中找到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线索。

  脚上是一双棕色的皮鞋,暗褐色的长筒裤子,衣服内衬是一件白衬衫,外罩着棕色马甲,最外面则是一件灰色斗篷。

  摸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在左边裤子口袋中摸出一小串钥匙,一个铜怀表,上面的时间显示现在是晚上六点半。

  右边的裤子口袋里则是一把零散的钱币,1先令,5便士,在脑海里稍稍用两个记忆的概念换算了一下,大约是150块钱左右。

  前方出现了一个向上的铁制垂梯,唐纳德将手上的东西全部放回口袋,这具身体的气力只能说一般,不过爬个垂梯还是没问题的,往上踏了几层,右手便触摸到井盖,往上一推,再往旁边移。

  阴暗巷道内,两张陌生的脸孔正居高临下看着他。

  唐纳德的目光先在他们的衣服上停留几秒,紧接着便看到了他们手中在月光下泛着冷光的短刀。

  “不好意思,打扰了......”

  伸手去扯旁边的井盖。

  “伟大的阴影之王,您的眷顾令我们无比感激。”

  两个凶徒看着送上门来的羔羊,向着盗贼之神表示自己的崇敬。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