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一路向西

  青海位于大陆西北方,再向北则是星河的源头幽冥峡谷,星河自此起源,顺势而下。

  星河流经青海,站在星河东岸遥望西方则是一望无际的死亡沙漠,一条高约百丈的两条绳索贯连星河两岸,此地人早已练成了在绳索上如履平地的绝技。

  青海以畜牧业闻名于世,奶制品更是天下一绝,此刻,中淮安正双手捧着一个囊,大口的喝着新鲜的牛奶,放下囊后,中淮安吐了口气,隐有雾气喷出,一片奶香荡漾开来。

  百跟在中淮安身后,同样拿着一个囊在一口一口的喝着,随着百越喝越多,脸上渐渐多了一些晕红,想来囊里装的便是本地的烈酒。

  穿过集市,前方不远是一大片空地,但是两个月前,这里曾是一片庄家。

  传说,天灾便是从此地开始,围着空地转了一圈后,百看向中淮安道:“感受到了么?”

  中淮安皱眉道:“嗯,是一种陌生的力量,隐约被这个世界排斥着。”

  百眼前一亮,看来这次中淮安实力又增进不少,而且不单单是身体的,意识灵魂也更加敏锐了。

  中淮安说完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一条若隐若现的线条轨迹穿过星河,直指无尽沙漠深处。

  百亦是看向沙漠方向喃喃道:“看来这次冒险会很刺激。”

  二人返回集市开始采购装备,骆驼,还要雇一个导游,有实力不能代表就可以和无尽的死亡沙漠相抗衡。

  在沙漠里,导游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常年穿行于死亡沙漠边缘地带,知道哪里有危险,哪里是禁区绝对不能越界,好的导游是保命的关键。

  百不多时便购置了装备,除了三头骆驼,还有水,食物,药品,和一些沙漠里的生存工具,比如铲子、炸药。

  奇葩的是店主竟然强烈推荐一支鱼竿,说是在沙漠里肯定用的上,百和中淮安四目相对,很是无语。

  青海集市上有很多人在路边等活,其中就有导游。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没有导游愿意带他们进沙漠,看他们的表情,仿佛沙漠里有吃人的魔鬼般。

  直到百给了其中一人很多钱后,那人才再次开口道:“上个月,我带一队商队进沙漠采集材料,那天晚上,早早就黑了天。”

  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满眼惊恐的导游才继续道:“半夜,我被奇怪的声音惊醒,朦胧间远远的看到,有一个发光的奇怪东西不停的飞起,落下,没一次落下,便会发出一声惨叫。”

  “然后呢?”百皱眉问道。

  导游咽了口口水,不停用手比划继续道:“可怕的是,那么大的声音却只有我能听见,不知怎么的,迷迷糊糊就又睡着了,第二天醒来,距队伍驻扎只有几米远,本来是平地,一夜之间变成了巨大的天坑。”

  说完,那导游双眼满是后怕。

  听上去就很诡异,可是这茫茫沙漠,从来不缺少传说。

  就在中淮安想着要不要不用导游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我带你们去!”

  中淮安转身,看到一个身穿绿色麻布,头发盘起的瘦小少年。

  中淮安心里想着,恐怕还没有自己大吧,怎么有胆量接下其他人不敢接的活。

  “盼达,你真要带他们去?”其中一个导游对少年道。

  其他导游也同时露出佩服的神情,隐隐还带着一丝害怕。

  百仔细打量着盼达,想要看出这少年的底细。

  “我对这片沙漠非常熟悉,小时候我的父亲就穿行于沙漠中,可以说,我是在沙漠中长大的。”盼达看着百道,眼神坚毅中透出一丝倔强。

  中淮安看向百,后者喝了一口囊里的烈酒,感受到胃里的火热后笑道:“好,就你了!”

  百抬头看了看日头,朝着盼达招手道:“走吧,现在就出发。”

  盼达接过中淮安手里的骆驼缰绳,说来也怪,刚刚还稍有些陌生浮躁的骆驼,顿时安静了下来。

  中淮安感慨,不愧是沙漠里长大的,有两下子。

  三人出了集市后,骑上骆驼便直奔那跨越星河的绳索。

  当盼达牵着骆驼来到绳索的平台上时,才发现这绳索竟然可以一次性将他们全部运送过去,看着绳索上交错的齿轮,和前方越百丈的落差,心中升起无限感慨,真可谓是巧夺天工。

  盼达伸手打开机关,平台顺势一落而下,直奔对岸而去,中淮安忍不住一声惊呼,看着脚下奔涌流淌的星河,见识到了从未见过的奇景。

  因为落差,平台速度飞快,慢慢的速度渐渐降了下来,百忽然道:“是用星石来控制的吧?”

  盼达回头看向百,心里瞬间明了,看来是遇到修炼之人了,然后点了点头道:“没错,是一位不知名的大能所建,只是那已经变成传说了,只有这绳索留给后人瞻仰。”

  平台落地,三人骑上骆驼朝着沙漠绝尘而去。

  沙漠里有很多传说,最神秘的莫过于关于魔的传说。

  上古时期,魔从黑暗中诞生,伴随着死亡和毁灭成长。

  无数大能陨落,最后由神仙出手,把不能彻底消灭的魔驱逐去了神秘空间。

  现在记得这些传说的已经寥寥无几了。

  夜幕落下,三人扎营,盼达指着沙漠深处道:“再往前走走两天便是一处禁区,传说是上古魔的诞生之地。”

  百和中淮安顺着盼达手指方向看去,一片茫茫黑色隐约有一层雾气笼罩,除了一片朦胧,什么也看不到。

  百转过头来看着盼达道:“那我们就去那里看看。”

  盼达看向百,眼中露出一丝惊奇,心中不禁想道:“为什么?他们不怕么?”

  夜晚沙漠气温骤降,三人靠着骆驼早早睡下。

  百和中淮安由于劳顿,很快便进入梦乡。

  盼达靠着骆驼把自己用棉被紧紧裹了起来,扭头朝着禁区方向看去。

  片刻后,盼达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石的吊坠,一边温柔的用拇指抚摸,一边轻声道:“爸爸,等着我,盼达来找你了!”

  禁区内仿佛呼应盼达的召唤,一个巨大的天坑骤然出现。

  

第九章 一路向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