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野火烧不尽

  残阳晚照,衰草连天,一条小河自村畔流过,清风拂来,河岸枯草倒成一排。

  陆暝一路行来,照着郭襄教他的内功心法默默修炼,起初只觉太过艰涩,难以分心,磕磕碰碰,逗得郭襄捧腹大笑,而后渐渐熟悉,却也觉得得心应手,此时走二人了一百来里,陆暝却一点也不觉疲累。

  二人沿河而上,只见一条河水皆已染红,心中顿感不妙,看此情景,只怕整个小镇都被屠戮了。此地原属金地,蒙古大军南下,灭了金朝,此时已被蒙人统治了四五十年,按理说不可能是蒙古人所为。

  二人走上官道,匆匆进入小镇,只见街道两旁横七竖八地摆满了尸体,无论男女老幼,足有百具之多,街道两旁的屋舍皆被一场大火,烧成废墟。

  陆暝瞧得心里发寒,胸中一股莫名怒火直冲肺腑,心道:“是谁如此丧尽天良,老弱妇孺也不放过。”陆暝蹲下身子,再看那些尸体,只觉惨不忍睹,每具尸体皆被砍了十几刀,刀刀透骨。

  郭襄秀媚微微触起,胸中起伏连绵,脸色发白,紧握粉拳,看着尸体身上的刀口,眼角湿润,说道:“此乃蒙古骑兵用刀,你瞧这伤口,薄而锋利,这种刀只有蒙古军中才懂得锻造之法,这些蒙古鞑子真是欺人太甚,看此情景他们走得不是太远,咱们追上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原来那日襄阳大战,蒙哥被杨过击毙,蒙古军中失了主帅,顿即兵败如山,只得弃城而去。大军一路北上,此时对汉人痛恨至极,凡是经过的汉人村子,都会屠杀殆尽。

  忽必烈随军而来,本不赞成这等屠戮,奈何他人微言轻,军中人心散乱,无人听他意见。忽必烈只得带着自己亲卫,匆忙赶去草原,如今蒙哥身亡,草原群龙无首,忽必烈素来野心勃勃,狡猾多智,他必须提前赶到草原,若能争取蒙哥心腹和老臣支持,便可一展胸中抱负了。

  陆暝点了点头,道:“我汉家天下虽然四分五裂,那也是我汉家人的事,蒙古人着实可恨,我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是可忍孰不可忍,走,咱们赶紧追上去。”

  二人回望满地尸体,伫立一会,起身欲走,忽见两个三十来岁的道士从外面走了进来,两人慈眉善目,每人手中握着一把剑,看着满地尸体,不由道了一声“无量天尊”,随后两人目光如炬,狠狠地盯住陆暝郭襄二人,其中年纪偏大的道士冷冷地道:“两位施主这手段未免残忍了些,这些人手无缚鸡之力,纵然得罪两位,也不至于赶尽杀绝。”

  这人咣地抽出宝剑,直指陆暝与郭襄,说道:“你两人小小年纪,行事如此歹毒,若是活在世上,不知又有多少人要遭殃,今日侥幸让贫道遇上,定要为民除害。”

  陆暝见这二人不分青红皂白便将此事灾到自己头上,先前火气未消,顿时又来了气,说道:“哪里来的牛鼻子,你是从何处看出来这些人是我们杀的,要你们做其他只怕困难,栽赃陷害倒是有一套。”

  另一道士说道:“小子,休逞口舌之利,看你奇装异服,非我族类,哪是什么好人,今日不杀你二人,就对不起这些枉死的冤灵。”

  郭襄看二人来者不善,只怕一番纠缠耽误时间,对那二人抱拳行礼道:“小女子郭襄,我看二位应该是全真教的师叔,家父郭靖与你们全真教颇有渊源,这些人绝非我与这位陆大哥所害,你们一看伤口便知,我们还有要事须得尽快离去,若有得罪之处,来日郭襄再登门赔罪。”

  先前那道士冷笑道:“郭大侠的名讳岂是你叫得的,你二人若是自裁谢罪,也省得贫道出手。”

  郭襄见解释无用,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请二位师叔恕郭襄无礼了。”郭襄挺身一纵,身如魅影,起落间便已在二人中走了一个来回。只见那两人站立原地,一动不动,都被郭襄制住了穴道,只是口中粗话连连,粗俗难听。

  陆暝见那二人无法动弹,又听他脏话连篇,当即走了过去,在那两人脸上哐哐扇了两下,冷笑道:“我让你再骂,都说修道在于修心,我看像你们这样的人,只怕修一辈子也难有寸进。”

  那两人一张脸上顿时起了两个巴掌印,面如死灰,冷冷地地盯住陆暝,若是眼神可以杀人,陆暝已不知死了多少次。若非二人穴道被制,只怕陆暝已被万剑分尸了。此时两人对陆暝恨意远超郭襄,他们不骂郭襄,又对陆暝破口大骂。只是他每骂一句,陆暝便赏他一个耳光,如此数十下,二人的骂声渐渐弱了。

  郭襄秀眉微微抖动,抬眼看着二人道:“你们穴道半个时辰便会自动解开,委屈二位了。”

  陆暝冷哼一声道:“郭姑娘不必放在心上,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也是活该。”

  二人走出小镇,上得官道,郭襄一身内功修为臻致造化,带着陆暝,展开轻功,几个起落间,便已掠出百丈之外。

  此时天色已晚,一轮明月横挂中天,路边不时有虫鸟唧唧鸣叫,叫得人好不心烦。

  二人行了两个时辰,一路疾驰二百余里,但见前方一处开阔之地,百余个帐篷高高顶起,每两个帐篷之间燃着一簇篝火,远远看去,仿若星辰。

  陆暝指着那些帐篷道:“终于找到了。”郭襄点了点头,带着陆暝又往前走十丈,靠近帐篷,只见帐篷之间,每隔半刻便有一队兵来回巡逻,在那帐篷的西北方向,约有四五百马匹正自吃着草料。

  郭襄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守卫如此森严,咱们若蓦然行动,怕是讨不到好。”

  陆暝感受风向,此时的风乃是西风,又借着月色,瞧着那些马匹,看了看地上两三尺高的枯草,不知想到什么,脸上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朝郭襄道:“古有诸葛孔明借东风,大败曹操八十万大军,你说我今日借西风,灭杀蒙古八百骑是否也能名垂青史?”

  郭襄望着前方帐篷,西风吹过,那些帐篷鼓成一团,嗖嗖作响,脸上露出一道喜色,顿即道:“你是想借用火攻?”

  陆暝悄声说道:“郭姑娘果然聪明,一点便通。”郭襄看着那些马匹,道:“此法虽然可行,不过要全灭这伙兵匪,怕是有些难度。待得大火燃开,他们只怕会借着这些马匹逃遁而去。”

  陆暝道:“此言差矣,你瞧那些马匹,是不是在下风口,要是你我在马匹后方点燃火种,最先受惊的自然是马匹,马匹受惊,四处皆是大火,它们只能朝军中奔袭,届时军中大乱,大火燃开,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郭襄道:“不错,即使尚有一两人侥幸逃得性命,我也不会让他们好好活着。”

  说时迟那时快,郭襄拉起陆暝,挺身一纵,落到马匹后面,陆暝从兜里取出火机,抓来一把枯草,引燃火种,便即化成一个弧形,起起伏伏,一连点燃三十几处。

  刹那间,只见半边天空,一团烈火照亮整个夜空,那火借着风势,愈烧愈旺,数百马匹在烈火之中,四处乱闯,只是四周皆是大火,马匹只能朝着帐篷中冲撞而去。

  

第三章 野火烧不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