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雪天歌

问雪天歌

迂回柳巷 著

武侠
类型
2018.07.08
上架
9719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认徒

  “请问,西门往哪走?”石道上一身素衣的青年人对着路过的行人询问道。

  “你从这往前走,左拐有座桥,再往前行五座山就到了。”背着包裹的行人对他笑着说。

  “好的,有劳您了。”青年人笑脸相对,开始向西门前行。

  这名青年人名叫苏歌。今年24岁。受故人委托,去西门收一孩童为弟子。他手中有一枚戒指,内含他一生所藏。有缴纳敌人的物品,也有自己寻找得到的东西。苏歌主修剑,一身剑法傲闻天下。他缓缓而行,在第二天的早晨,到达西门。

  望着高耸的西门石梯,他不禁摇摇头。大宗门基本都是以石梯来考验新弟子。如果换做他,宁可去云游天下,也不愿天天爬来爬去。

  苏歌往上走去,走着走着,他视乎于一步越过十阶,速度越来越快。不到几分钟就到了西门的大门前。他对守门的石狮旁两名身着白色武袍的弟子说道:“二位请向掌门禀报,就说天歌拜访。”两名弟子看苏歌的模样和他们一样年轻,不禁怀疑地问道:“可有信物?”苏歌笑了笑,从怀中拿出一笛子递给其中一名弟子。那弟子点了点头,拿着笛子往里走去。苏歌就在外面等了一分钟。而另一名弟子打量着苏歌,暗道:好清秀的男子,穿着素衣感觉实力深不可测。

  走出门的是急匆匆的一名身着金边黑服的中年男子。那名弟子见了行了一礼:“见过掌门。”另一名前往通知的弟子紧身其后。西门掌门笑着对苏歌说:“你怎么有空来了?我没记错的话你是第一次来我宗门啊,哈哈。”苏歌对着掌门同样笑脸相迎:“孟掌门还是那么壮实啊。不请我进去参观一下贵宗?”孟掌门侧身一手如同店小二般相迎:“我倒是忘了,请。”两名弟子都呆住了,什么时候见过掌门这般对过客人。苏歌同样拱了拱手进去了。

  一路上,苏歌看了看沿途风景。对着旁边的掌门认真说道:“你管理的很不错,这个宗门是他的希望。有劳你了。”孟掌门也正色道:“当初他将宗门托付给我,我管理也是满足他的心愿吧。”苏歌在一个亭子中坐下,对着孟掌门说:“我来是为了一个人,想收他为弟子。”孟掌门边倒茶边对苏歌说:“我知道那孩子。这几年我也在照顾他,把他托付给你是他的气运。西门培养他不及你的培养。”苏歌吹下热气喝了口茶:“孟掌门托大了,我只是一介草民。”孟掌门叹了口气,知道眼前这人的厉害。也许,未来那孩子真的能实现当年他们的梦想。

  苏歌和孟掌门聊了一会儿,一名脸颊圆嘟嘟、童子头的孩童被带了上来。那孩童看到孟掌门便亲切地跑过去抱住,拿着头蹭了蹭衣服。苏歌看到他卖萌的模样不禁笑了笑。孟掌门摸了摸孩童的头对着他说:“天儿,你知道那位是谁吗?”孩童这时才抬头看了看旁边的苏歌,摇摇头。苏歌对他微笑着说:“小家伙,你好啊。”孟掌门让孩童介绍自己。孩童开始站好,对苏歌怯怯地说:“哥哥你好,我叫梦天。今年6岁。”苏歌满意地看着他,接着问:“你想不想习武啊?”梦天眼睛一亮,对他说:“习武?那我以后可以像孟叔叔一样强吗?”孟掌门笑着对梦天说:“跟着他你以后只会比我强。”苏歌也不接这茬,期待地问梦天:“你,愿意拜我为师吗?”梦天想答应,又突然看了看孟掌门。孟掌门对他认真地点了点头。梦天很开心地对苏歌说:“我愿意!”苏歌和孟掌门都笑了。

  第二天,孟掌门为这师徒二人简单地做了拜师仪式。完事后,苏歌温柔地摸了摸梦天的头。他对梦天说:“我们三天后就出发。”梦天问:“师傅我们去哪?”苏歌答:“四海。”

  剩下的三天梦天很珍惜地过了在西门的最后时光。特别是对孟掌门,和他告别时哭的稀里哗啦的。夕阳拖着长影,鸭子泼水湖面。苏歌对孟掌门轻声地说:“回去吧。这孩子我会保护好他的。”孟掌门点了点头,转身回去了。他心里也是很舍不得这小家伙的。

  在路上,天越来越黑了。月亮当空照时,苏歌开始在一处山洞中找来木材开始生火,“滋滋。”火光印在梦天睡着的脸颊上。苏歌在这附近的河流中捕来几条鱼,处理并且清洗干净。用树杈串起来,开始烤鱼。

  突然,苏歌听到嘟嘟喃喃的声音。“好香呀,肚子饿了。”梦天坐了起来,开始揉揉肚子,正好看见面前的烤鱼。这时苏歌把一条烤鱼递给他,紧接着对他说:“小心点,烫。。”话还没说完,梦天已经放在嘴巴里,之后就是“啊,烫烫烫烫烫,师傅好烫啊!”苏歌没好气地笑了笑,这个贪吃猫。

  片刻后,梦天躺在清扫过的地上摸着鼓鼓的肚子一脸满足。看着洞顶开心地说:“师傅,这个叫烤鱼是吗?能不能教教我。好好吃呀!”苏歌没好气地说:“吃完也不会收拾。我做给你吃还不够?”梦天的声音开始小了:“我也想做给师傅吃呀。。”苏歌收拾东西的动作停顿了下,笑着摇摇头。“睡觉吧。”“好的师傅,知道了师傅。”

  次日早晨,鸟声从林中传来。苏歌将还在睡的梦天叫醒。吃完早饭后,苏歌认真地对梦天说:“今天,你要开始修炼了。”梦天一听修炼,也正经了起来,认真地听着。“修炼,从静功起步。其实修炼功夫的一切层次,都离不开静功的作用。无论是人手、了手以及中间过程,其中每一阶段的各个层次以及同一层次的不同侧面,都是静功在起主导作用。”苏歌缓缓说道,“修功,在于修炼身体内部的精、炁、神,外部 的姿式动作,并不重要。只求头脊正直、舒适自然,即 是最大原则。立、坐(或平坐或盘坐)、卧(侧卧为宜) 均可。”梦天听了马上开始照着苏歌的话做出动作。苏歌看了点了点头,孺子可教。

  接着,苏歌说梦天现做。“垂帘即微闭之义。眼睛睁开容易滋生杂念,闭拢又容易昏沉入睡,皆不利于入静。此时的口诀,就是‘睁三闭七’。具体做法从前皆是口传,在此公开就是双目自然下垂、以看到眼前之物而又不能辨清为度。”苏歌接着说,“返听即返听于内。屏除外界一切干扰,如人万籁俱寂之境,凝耳内听。内听之义,非在于听声。乃是凝其耳韵,神意内注,以便收心人静。”经过了一天,苏歌对梦天说道“:今天就到这吧。”他们将在这修炼一个月的基础功。

  以梦天的悟性,在中旬就将苏歌所说的基础功行如流水。剩下的时间是磨炼他的性子和巩固。苏歌时不时纠正错误和给他更好的指点。

  一个月的基础功后,苏歌开始让梦天学剑。他给梦天削了把木剑,让梦天每天练习剑法基础功。苏歌先拿那把木剑演示给梦天看,只见苏歌对着一片正在飘落的叶子使用出了拔剑式!叶子在梦天吃惊的眼中变成两半缓缓而落!当梦天捡起来看,叶子是沿着叶脉切开的。梦天回头看了苏歌缓缓进洞的背影,马上追上去:“师傅好厉害啊,教天儿好不好,那姿势好帅啊!”苏歌:“你先把木剑用熟。”梦天:“怎样才算熟?”苏歌:“就像用筷子一样。”梦天:“明白了。”

  清晨,苏歌取材回来时,发现梦天在远处的一棵树下努力地挥舞着木剑。简单的竖劈动作反复地练。这是苏歌昨日指点他的,只有反复地练好基础才能使出最强的剑。苏歌笑着走过去,此时的梦天满脸汗水,十分入神地看着挥舞的木剑。苏歌的声音响起:“光光马步扎牢还不够,身体要倾动,手臂微抬,并非幅度越大剑力越强。当你做到以快准轻地将眼前叶片切断,方为灵活。”梦天吃了一惊,连忙回头向苏歌行了一礼:“天儿多谢师傅的指点。”苏歌拿衣袖为梦天擦了汗水,便往别处走去。“好好练吧。对剑,急躁不得。”梦天心中牢牢地记住苏歌的话,开始重复着之前的动作。苏歌心中感慨:“他们的拼劲都那么的相似。师兄,你后继有人了啊。”

  当大雁飞过时,苏歌感慨时间的流逝。秋天了啊。那时候也是落叶缤纷,他与师兄师姐一起去为那个男人找圣物的时候!一想到此,苏歌眼睛一闭。睫毛抖动着,半刻后眼睛一睁,恢复平静。“师傅,肉烤好啦。”远处,梦天的声音传来。苏歌一笑,对着梦天回道:“这就来。”是啊,他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梦天这个徒弟,已经淡却世事的他不想插手这些江湖之事。苏歌看着吃着烤肉的梦天,心中默道:“你爹的仇,只能由你来报了。你要吃的苦还多着呢,小天。”吃完后,洞中传来轻轻的鼾声。星星遍布夜空,苏歌看着熟睡的梦天,转身出去了。

  

第一章 认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