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赠剑

  月光下的苏歌在山崖边的树下站立着,望着远处,从怀中拿出那笛子。婉转悠扬清脆的笛声如空谷幽兰,像清风拂过琴弦,像落花飘在水上。一曲末了,苏歌往回走去。突然,他转身往高处跳跃。当轻轻落在一块巨石上时,他出声道:“玉女近来可好?”刚刚站立的山崖树顶上,站立了一位女子。此人风髻露鬓,轻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玉柔光若腻,小嘴红艳娇艳欲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顽固,几分冷艳,绸带环绕一身粉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她将刚刚放出去的绸带收回,目光微抬,看着苏歌。苏歌起跳的位置已经碎石漫坑。苏歌和她对目,不禁头疼:“寻我是你师父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女子的声音如铃声般袅袅传来:“你,收了徒弟?”看着苏歌默认的样子,她接着冷清地说:“正巧我也收了名弟子。到时你我约定之事,可别忘了。”女子看苏歌吃惊的神情,不禁嘴角微翘。苏歌还想说些什么,女子已从树上跳下山崖离去。

  苏歌苦笑着回到洞中,看着梦天暗道:“唉,乖徒儿。为师的份也要拜托你了,加倍努力吧!”这么想着边帮梦天盖好被子。轻轻躺下,便睡了。

  就这样,从炎炎烈日到烈风大雪,苏歌师徒二人在这岳丘山林中呆了三年。苏歌27岁,梦天9岁。

  一个依河成街、桥街相连的小镇中,门庭若市。桥上有一大一小的身影,缓缓地从人群中穿过。到了一家客栈前,青年对孩童说:“今晚,我们住这。你可以到后院练剑,到申时我会回来。”孩童乖巧地点了点头。这二人就是天歌与梦天。天歌拉着梦天的手走进客栈,对着前来招呼的小二说:“给我们上两碟菜和两碗饭。”待小二应了一声,苏歌将物品放在桌上,对着梦天说:“在这待着。”便往柜台走去,老板娘笑着对苏歌说:“这位客官住店?”苏歌从怀里拿出银子对老板娘点了点头。老板娘看了眼银子,笑着对苏歌说:“客官稍等。”接着对小二大声招呼:“给这位客官开间上房!”小二:“得咧!”

  苏歌和梦天吃着饭,他看见梦天心不在焉。苏歌:“怎么了?”梦天:“这饭不比师傅做的饭好吃。。”苏歌吃了口饭后夹了几块肉往梦天碗里放:“好好吃饭。”梦天:“哦。”

  吃完饭,梦天去客栈后院练剑。苏歌往集市走去。他一路直行,来到一家名叫“鸳鸯琦”的布料店门前。苏歌抚摸着布料,出神地望着轻声道:“八蚕薄絮鸳鸯绮,半夜佳期并枕眠。钟动红娘唤归去,对人匀泪拾金钿。”这时身后传来声音:“仙山目断无寻处,流水潺湲日渐西。少卿降北子卿还,朔野离觞惨别颜。”苏歌回过头,看见一书生站立对目。书生:“公子一脸惆怅,为情所伤?”苏歌一笑:“你是赶考秀才。其他人这时已经到达京城,你怎么还在洛羽镇徘徊?”书生见苏歌转开话题,回道:“路经于此罢了。公子应该还有事情要办吧。”苏歌:“买几匹布料。”书生拱拱手:“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苏歌也拱拱手。看着书生没入人群中的背影,他轻声念到:“仙山目断无寻处,流水潺湲日渐西。少卿降北子卿还,朔野离觞惨别颜。妙哉,有趣的人。”随后为梦天买了几匹布料,令人缝纫后,就往回走。

  突然,他听到书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们这么对待一老人太过分了!你,你们!啊!”苏歌扒开观看的人群,看见书生趴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模样,眼神中的不屈以及声张正义的决心。旁边躺着一位老人在苦苦哀求着“别打了,别打了。”对面三个混混拿着棍子,领头壮汉大声地说:“放着你的书生不做非要跑出来!真是活着不耐烦了!这老活儿不把税钱交出来我怎么交代?”书生又被踢翻了,大汉将棍子往书生身上使去时,一道声音响起:“够了!”人们都将目光投向一处,一身素衣的苏歌走了上来。那斯一冒火:“你以为你是谁?又多了一个管事的家伙!今天真混!”接着对书生一棍打过去。书生看着棍子放大,下意识闭了眼。等了好久,周边安静了下来。他睁开眼睛,看见苏歌一手握住木棍。大汉的脸布满汗水,手臂青筋暴起,眼神布满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苏歌将木棍一旋转,自己翻跃而过大汉,大汉不得已将木棍松开,不然他的手将会断裂!苏歌在大汉没转身前用到手的木棍重重敲击大汉的后脑勺。“砰”大汉倒下。其他两名混混吓得冷汗涔涔,苏歌一声“带着他滚!”他们马上拖着大汉跑走了。

  苏歌蹲下,扶起老人再将书生扶起。一脸冷漠地对着围观的人说:“各位,热闹好看吗?”众人一听马上各自分散。苏歌看着书生盯着自己便询问:“怎么了?”书生苦笑:“公子真是厉害,功夫了得。”苏歌:“老人可有家属?”书生眼神黯淡了下来,他一想到刚刚的事情,就不知道自己进考是为了什么。民不聊生的社会,腐败的官员,自己进去了能改变得了多少。苏歌看出他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社会如此,江湖亦如此。”

  过会,书生站了起来对着苏歌道谢,就将老人扶走了。苏歌内心平静,往客栈回去。

  梦天看见苏歌回来了,开心地说:“师傅,我已经把剑力练出来了。”剑力只有熟练地用剑基础上使用出来,剑力就如同暗流,剑气为辅剑力为主。使用剑法攻击敌人,剑力可以破坏其五腹六脏!苏歌摸了摸梦天的头,说了几句夸他的话,小家伙活蹦乱跳的。

  客房中,洗漱完的师徒两躺在床上。窗户微开,月光洒落床头。苏歌突然出声:“梦儿,睡了?”梦天闻声起身看着苏歌,苏歌也坐了起来。梦天问:“师傅,怎么了?”苏歌从戒指中拿出一把剑,对着梦天说:“木剑,对你的修行来说起不到多大效果了。现在,为师将这玲珑剑赠于你。”梦天接过玲珑剑,看着那巧妙的曲线,锋利的剑身闪烁着白色的寒芒。苏歌看着梦天爱不释手的样子问:“怎么样?喜欢吗?”梦天惊喜地回道:“梦儿很喜欢,谢谢师傅。”苏歌对他说:“先别谢我,我赠剑予你是有要求的。如若你不能遵守,我还是会将它收回。”梦天一听连忙点头,看来他很喜欢这把剑。梦天心想:这是师傅送给我的第一件东西,可不能弄丢了。

  苏歌对梦天说:“其一,不能太过依赖剑。剑,为双刃。能伤敌也会伤己,要会保护自己。”梦天认真点头:“徒儿会的。”苏歌接着说:“其二,不可对手无寸铁的百姓动手。这是江湖之道,要牢记。”梦天认真点头:“徒儿牢记于心。”苏歌接着说:“其三,不可伤及无辜。这是魔道之举,一经发现,逐出师门。”梦天认真点头:“徒儿铭记。”

  说完,苏歌对着梦天笑了笑。梦天将玲珑剑放在桌下,开始睡觉。

  第二天早晨,苏歌带着梦天去集市上。来到缝纫布料的店前,梦天问:“师傅,我们到这来干嘛?”苏歌笑了笑带他进去了。缝纫店的掌柜一看见苏歌就笑脸相迎:“客人,您的衣物已经做好。现在拿回去?”苏歌指着梦天说:“衣服给他试试。”掌柜将衣服给了一脸呆愣的梦天。苏歌的声音将他拉回:“还愣着干嘛?试衣服。”梦天腼腆着对苏歌说:“师傅真好,谢谢师傅。”苏歌笑着弹他的头:“就你一徒弟,对你不好对谁好?而且,这是孟掌门给我们的缠盘。”梦天傻傻地笑了笑。苏歌心里暗道:这孩子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傻了。

  试完衣服的梦天有着孩童的淘气,更多的是属于剑客的气质。苏歌看着很满意,梦天很开心,掌柜收到钱很满足。可谓皆大欢喜。

  街道上,梦天拉着苏歌跟着一帮人往戏楼里走。苏歌无奈的被拉着:“孟掌门没事跟你扯戏子干甚。”梦天仍然开心地找个靠近前排的地方和苏歌坐下。梦天对苏歌说:“师傅,孟掌门讲的故事可好听了,不知道这里的好不好听。”

  框式舞台上,化妆过的戏子们开始演戏。讲述了十年前的江湖之上,出现了四名侠客。老大的刀法炉火纯青,将魔门中的黑羽宗闹得天翻地覆;老二的剑威力无穷,将黑羽宗的除了大护法的其他护法歼灭;老三一身冰力独自对抗大护法并将其击杀;老四更为妖孽,为追杀黑羽宗宗主而入黑锋山内,出来时黑锋山黑气全无。可是,这四位侠客却因贪图江湖圣物被盟主派人追杀!最后四面八方的侠客猎杀了老大,追回圣物后盟主才善罢甘休,以其尸首告知世人。

  

第二章 赠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