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调查

  当四周的人们叫好时,苏歌沉默着往外走。梦天看见师傅往外走了疑惑着追了上去,边跑边回头看戏子。梦天还是忍不住问苏歌:“师傅,我们不看戏子了吗?故事才...”苏歌出声打断话语:“不看了,回去练剑!”梦天委屈地跟在后面:“是。”

  苏歌突然问梦天:“戏子演的好看吗?”梦天马上回应:“好看,师傅你不知道我看到第四个侠客把黑羽宗宗主打败那里我多么激动!还有另外三位剑侠也很厉害,就是他们...”苏歌翘了下眉头问:“他们怎么了?”梦天说:“他们为什么要贪图圣物呢?那圣物应该是天下人共有的东西。可是我看他们打败了魔门也不像坏人啊。师傅,这是为什么呢?”苏歌听完,看了眼梦天往前走。梦天追了上去:“师傅你还没回答我呢。”

  原地的旁边巷子中出来一人,他望着远处的天歌二人,目光闪烁着。

  夜晚,客栈后院。梦天在练剑时,苏歌朝墙外喊:“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只见一人狼狈地从墙上掉了下来。“哎哟,疼疼疼。”此人正是书生。“公子,小生晨铭。前来拜访并无恶意。啊哈哈。”此刻的他很尴尬,毕竟翻人墙头偷看练剑被发现,更何况看到了苏歌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梦天将戒备的玲珑剑立于身后,好奇地看着书生。苏歌笑道:“不知晨公子半夜前来有何贵干?”晨铭越发尴尬地说:“公子不知如何称呼?”苏歌回道:“苏歌。”晨铭笑着说:“苏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啊。额,事情是这样的。我想和你们同行,不知苏公子能否行个方便?”苏歌:“哦?你不是要到京城赶考吗?”

  晨铭沉默了下,自从将老人送回去之后,他就没有睡得踏实。今天早晨他来到老人所住之处,发现院子的篱笆门是开的。他进去一看,院内有着血滴。等他冲进屋内查看时,已经只剩倒在床沿的老人。满地的残片以及老人不甘的眼神,晨铭知道是他们的报复。他满是自责,将老人的双眼合上并且下葬了。他去喝酒解愁,正好看到拿衣服的苏歌二人。他想如果自己跟着那位公子学了武艺,就可以为老人报仇了。于是一路跟着苏歌二人。

  他对苏歌说道:“我想学武艺!苏公子,拜托你了!”说完想行大礼,被苏歌及时搀扶住:“晨公子,你我同辈无需如此。有何冤情可以与我师徒二人述说。”晨铭见苏歌不肯传授武艺,只好将事情告诉苏歌。苏歌听完对晨铭安抚道:“这事不能怪你,将老人送回已是仁至义尽。错在杀人者。”旁边的梦天愤慨地叫道:“这帮人真坏!师傅,我们去惩恶吧!为老人家报仇!”晨铭见苏歌沉默,连忙对他说:“只要能为老人家报了仇,我可以一人承担后果,苏公子无需担忧!”苏歌见二人如此心切,轻声地开口道:“此时急不得,得从长计议。正好我们也会在这镇上住上几宿,你们不用着急。晨公子请回吧,此事我会处理妥善的。”

  晨铭回去后,苏歌对梦天说:“以后不能义气用事!事情一旦接下来就要处理妥善,然而世上有处理妥善的事吗?”最后一句苏歌看着残月,也像是在问自己。梦天顿时露出悔改的样子说:“徒儿知道了,以后不会义气用事。师傅我错了。”苏歌笑着拉着梦天往客栈走,说道:“何错之有?这件事我会处理的,现在快去睡觉吧。”

  当吃过早饭后,梦天依旧去后院练剑,而苏歌出门去了。此时的梦天,手握玲珑剑鹤立院中,标准的姿势令人赏心悦目。一阵风袭来,树枝“沙沙”地摆动着,梦飞闭上双眼仔细听着风声。突然手臂一伸,玲珑剑刺出!又很圆润的划了一弧度往后绕去,身子跟着倾斜,脚步迈出。梦天开始舞剑。不经意间,在梦天的脚下树叶开始绕着转圈。这是他已经从一级的初学弟子步入二级的初入江湖!这意味着,他已经步入江湖。

  此时的苏歌在石头铺的街道上走着,突然听到一声:“抓贼呀!快来人!”苏歌从怀中拿出一把扇子,轻轻翩然着,眼中有寒芒闪过:“光天化日之下,还有人行窃。这地方,真心了不得啊。这次我就帮那老淫贼先处理些老鼠!”苏歌拐入一个巷子中,脚尖一点身形斜跃而上。

  另一处,小偷拿着一个包裹在街上狂奔着。他窃喜着拐过一个又一个弯道。当他确保甩开了那些人,进入一个隐秘的巷子中。他打开了包裹笑了下:“嘿嘿,老子需要的东西还没有失手过。”小偷是个老手,练过一门偷窃之法,速度也快。他名字叫汤福民,自小丧亲,单身至此镇。汤福民注定不能福民,只能祸害民众。当他要打开包裹查看物品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小人得意,让我也看看你偷了什么东西可好?”汤福民抬头一看,屋檐上站立着一名白衣飘飘的面具男子。面具上的笑脸仿佛是在嘲笑他。汤福民一惊连忙携带着包裹往后退了一步,紧接着他漏出一副害怕的表情看着那男子:“你究竟是谁!别杀我!”没等男子说话,他又大笑了起来。面具下的男子皱眉着看这神经质的小偷。汤福民笑了会阴笑地说道:“既然你都来了就别想走了!”接着手掌一拍,四周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白衣男子心中诧异,一名盗贼怎么会有人帮助,除非要偷东西的另有其人!

  没等他多想,汤福民已经将包裹带上和两名黑衣人走了。他起身想追时,剩余的黑衣人一拥而上。白衣人身形灵活躲闪着黑衣人的刀剑,并未拿出武器,而是躲过黑衣人的攻击时,两根手指有力地点击他们的脖颈。黑衣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了,可是汤福民已经跑的无影无踪。白衣人盯着远方:“我迟早要将你毙命!”他回头看了看屋顶上和地面上的黑衣人,用手一摸。“他们的身体来时已经被下了毒,看来注定被当炮灰了。”

  白衣男子翩然而去后,汤福民回来了。看着满地的尸体,他笑了:“那白衣男子应该是人称葵花王的白面公子。不愧于排名在风云榜入千的身手。”旁边的黑衣人低着头,询问了一句:“汤大人,这些尸体该如何处理?”汤福民舔了下嘴唇说:“二黑子的店铺不是缺货了吗?拿去给他。”黑衣人点了点头,立马和另一名黑衣人动手。

  藏身在墙后的苏歌默念道:“二黑子。。”在白衣人来时,苏歌已经一路悄悄前来这里。苏歌此时嘴角上扬道:“没想到钓到了一条大鱼。”这个镇子并非和水面一样平静,而是背后暗流涌动。

  午时当苏歌回到客栈时,梦天迎面跑来。苏歌看着梦天汗流满面,衣襟湿透的模样笑了笑:“你晒黑了好多,不过修为也进展了,再加把劲。”梦天摸着头嘿嘿嘿地笑着,对于他来说苏歌的话语是他修炼的动力。苏歌对着小二大声道:“小斯,来只鸡再来几碟菜。”小二应了声就去忙活了。过了会,菜上来了。在吃饭的时候,苏歌仔细听着客栈中吃饭的人们谈笑。突然门口传来小二不耐烦的声音。苏歌放眼望去,是一名老乞丐。等小二终于将他赶走时,苏歌喊小二过来。苏歌拿出十钱出来看着小二小声地问:“他是谁?”小二欣喜地拿到钱后俯身靠近苏歌,看了看四周后小声说:“那个乞丐不是这里的人,听说是刚来就触犯了官老爷,被针对得很惨。买卖也做不下去了,只能乞讨了。”苏歌沉思片刻,接着问:“那你知不知道他如何触犯了官老爷?”小二连忙道:“小斯不知道,只知道这么多了客官。”苏歌知道他还知道些什么,不过问下去也无济于事。打发走小二,苏歌对着吃饭的梦天说:“吃完你就去自个歇息。”梦天应了一声,也没问苏歌去哪。他知道每次苏歌需要告诉他的都事先会交代清楚。

  苏歌上街买了几块肉饼,慢慢走着。当他走到一个巷子时,发现一个缩在地上的身形。看着身上脏乱破损的衣服就知道是老乞丐。等老乞丐睡醒了,迷糊间闻到肉饼的香味。他往巷口,站着一名素衣的俊朗男子,和善地看着他。香味正是从苏歌手中的肉饼传来。

  苏歌将肉饼伸过去,对着他说:“吃吧。”这时老乞丐突然缩了下身子,怀疑地看着苏歌。苏歌将肉饼放在地上,往后退了几步。老乞丐看见苏歌退后便抓起肉饼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苏歌见他噎住了,上前扶他起来拍了拍后背。过了会老乞丐吃完后,感激地对苏歌说:“多谢大人的救命之恩!老身无以为报!”说完趴在地上想拜拜,苏歌连忙扶起。苏歌见他精神了些,试探地问:“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老乞丐闻言叹了口气:“老身听着,大人请讲。”苏歌问:“我听旁人言,你是被官老爷迫害,能不能告诉我你怎么得罪了官老爷?”老乞丐听了激动起来:“老身只是听到了他们想密谋风云榜的名额,他就要加迫于我!老身没有罪过啊!”说完开始哭泣起来。苏歌想了想,安慰了老乞丐后说:“你别伤心,我会帮你主持公道的。你怎么听到官老爷的计划?”老乞丐抹了把泪后说:“那时老身与镇上一名小贼来到这镇上,因为买卖纠纷被官老爷叫上官府。他问我俩要不要做一笔大买卖,老身一听是帮他谋取名额后想要退出。谁想那小贼知道后将老身的想法告诉了官老爷,老身就被官老爷处处压迫。最后,老身只能流浪街头。”苏歌听完后,问了句:“小贼名字叫?”老乞丐回答道:“汤福民!”苏歌心里想到果然如此,苏歌又问:“那你知道二黑子是谁吗?”老乞丐想了想,想说些什么,突然他双口唾沫吐出,颤抖着指着苏歌一脸难以置信,便心有不甘地死去了。苏歌见状连忙扶住他,黑着脸陷入沉思。之后他不用想也知道二黑子是谁了。

  

第三章 调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