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望月

  男子似飘似走,行动如影如魅看不太真切,刚刚出出现,眨眼间便到了众人面前:“月已快升,你们二人且随我前来。”随手点出姬泽和姜业。

  男子背负双手,看似慢悠悠却又瞬间到了道观门口,一切仿佛不真实的存在。

  “咦?”姬泽和姜业两人才刚跟了上来,男子停了下来有些诧异,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牧华清怀中那个已然破碎的小铃铛如乳燕投巢朝男子飞来。

  男子手掌摊了开来,小铃铛便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男子盯着铃铛看了些许时间,再次转过身来,不过却撩下句话来:“你也过来下吧。”

  众人面面相嘘,铃铛是队长的私人物品,刚刚那位前辈应该是叫队长跟上去吧。

  牧华清停顿了片刻,便跟了上去,铃铛是他从小带到大的,虽然已经破碎了,但是却是自己为数不多的纪念物。

  一行三人,紧紧得跟在男子后面,虽没有言语交谈,却是手眼并用,一通常人看不通的交流。

  等到三人赶上望月亭时,男子已经躺在亭外的花床之上,双手枕头,做假寐状。

  三人心中不由多了些许抱怨:“真能睡得,才刚刚睡醒又躺下咯。”正在此时,亭中古琴再次自鸣。三人依声看去,姬泽与姜业却是再也无法保持此前风度,大失惊色的喊到:“伏羲琴!”

  三皇三神器,伏羲琴为首,神农鼎和轩辕剑乃是他们姜、姬两家立家之宝,他们小时候也曾有幸见过投影,自是认得另外两件神器。今日却不想在此地见着了神器本尊。

  牧华清见二人颇为激动甚至想冲进亭中,连忙将二人拉住,朝他们打了两个手势示意他们那神秘的前辈还在此地呢。

  姬泽强压下激动想对前辈开口询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朝姜业望去才发现他也正朝自己望来,同样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姬泽心安不小甚至有些想笑的冲动,当初刚探听到诸国联盟已派遣了不少间谍进去华夏,欲坏九州大阵时,这位都没有表现出多大的表情了。

  “你们三个小家伙可愿拜我为师,”三人听问声音转过身来,只见男子半撑着身子,手中提着一个煞是好看的粉瓷酒壶,正往自己口中凑。

  姬泽愣了愣脸色有些苦涩,却又不得不说:“前辈,晚辈家中家教甚严....。”姜业踌躇了一会,方才落后问到:“不知道前辈,能否告诉晚辈前辈名号,或许与晚辈家中有些渊源。”

  “名号...。”男子沉默了许久才再次说到:“名号有多少年没有用过了,非得说一个的话你们现在可以叫我风初尘。至于拜师...,你们二人不愿的话也无大碍,叫我一声老师算是个记名弟子吧,但是你必须得拜师。”说着风初尘目光移到牧华清身上。

  姬泽和姜业心中不由松了口气,从善如流,跪拜下来口称:“姬泽、姜业见过老师。”至于队长牧华清,嗯死道友不死贫道,再说牧华清身后一无家族、二无师父,全靠异能入得琅琊阁学下一身本事,现如今再拜个师父,或许也不是件坏事。

  牧华清自是不知二人心中感想,只是直觉眼前男子与自己怕是有些牵连,再加上现在神州大地内忧外患,有个师徒名分或许有些事也好说出来些。

  心想至此牧华清那敢再做犹豫,三叩九拜到:“弟子牧华清拜见恩师。”

  风初尘一眼望去,三人心中如何打算他自是清楚,不过他只呆在此地已经很久了,需要给自己找个由头出去逛逛。

  将三人唤起才道:“你二人既然叫我声老师,我也不能让你们白叫了去。姬泽。”

  姬泽连忙应到:“在,不知老师有何吩咐?”

  风初尘已经站了起来,背负双手,依旧抬头望月,花床却是散开成了原样:“你祖上,善征伐,长兵戈,我一生虽征战无数,都是以强力压之,却是不适合你用,今日且教你一斗战秘法。”风初尘秘法张口即出,姬泽一时间拨云见日,如痴如醉。

  而近在咫尺的另外二人却是半点动静,仿佛时间一瞬间停顿了下来。

  授法完毕,风初尘从虚空之中再次抽出来一柄长剑:“我行走于世之时,剑器还大兴于世,此剑虽比不上你家那柄轩辕,却也相差不远,乃当年白泽配剑,还望你以后行事前思定而动。”

  姬泽有些拘谨的接过白泽剑,心中却突然多了些莫然,仿佛神器也不是想象中的难得。不过口中确实恭敬:“谢老师厚赐,泽必不负此剑,从此斩..修身侓己,为维护心中正道而战。”

  风初尘点了点头又对姜业说到:“你祖上,立五谷,定医药,我确是不会,不过当年也曾观女娲娘娘造化百族,后土...娘娘身化轮回,这生死二道图乃我昔日所得而作。虽不是先天之物,却也不会差。还望你一如当年你始祖心存天下。”

  姜业接过生死二道图,沉默少许才拜了一拜:“谢老师教诲,谢老师厚赐。”

  “嗯。”风初尘不再言语,将手中铃铛摆弄起来,半响才道:“牧华清你既得到此物,这是她的意愿么,我这一生除了教过十来个小家伙,却是没有正经收过徒弟。你且看好了,这铃铛该这么用。”

  “如今天道混乱,前事未明。你等三人且在这岛上潜心修练两年再做打算,好了没有什么事...。”风初尘话未说完,牧华清就急急跪了下来:“师父,如果诸国神灵纷纷显现前些日子更是暗中联合,欲侵我神州大地还望师父出手相助。”

  风初尘紧紧的盯着牧华清,心中有些不喜只能说到:“尘间事尘间了,他们神灵出手了自然有人去应付他们。对了你们那些同伙明天让他们回去吧。”风初尘说完便不再理会牧华清三人,再次躺了下来花床也随着凝结出来。

  “师父,徒儿纪永新拜见师父,求师父收我为徒。”这是小胖子纪永新不知道从那里跳了出来跪到花床之下喊到。

  风初尘那见过这般死乞白赖要做自己徒弟的,一挥手便将小胖子丢下山去。

  牧华清三人见事不可为,只得下了山来将队友们安置下去。

  “师父,徒儿又来了,求师父收我为徒。”纪永新再次跪到了花床之前,风初尘手抽了一下,撒了些许美酒出来再次将这小胖子丢下山去,这次是真丢,随道还给大山加了个阵法。

  纪永新摔了个好,也不气馁拍了拍身子继续往山上跑去。

  “纪永新,队长喊集合呢!”却是行动组的人奉牧华清的命令来喊人集合。

  “告诉队长,纪永新暂时回不去了,待我学艺归来什么诸国阴谋阳谋都不用怕了...。”纪永新说话间一头撞在阵法之上,瞬间头晕眼花,直觉着今天晚上星星都多了不少。

第三章 望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