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回归

  时间如驹,四人定居岛上便是两年有余了。

   风初尘见纪永新还算识趣又有些韧性,也没有再提让其离岛之事。姜业和姬泽是出世所需,牧华清他本是不太喜欢但却是她所挑的,或许自己该按本心收个徒弟?

   每月初一十五是他雷打不动的望月时间,其余时间都是呆在观内睡觉,收徒弟的念头也不过是一闪而没。或许真得该动动了,四处走走也好。

   纪永新自从一个小兔子赚来一篇吐纳之法后便是如风初尘一般深居简出。姜业与姬泽本就是世家子弟,加上又有前辈时不时指点修行,也能呆了下来。

   维独牧华清心系家国,可谓是辦着手指过日子。两年之期刚出头便将四人喊到了一起。

   纪永新却是第一说话的:“队长,我修行未成便就不出去了。”谈吐间却是多了些飘渺的气息。

   姬泽也是不太想离开的,外面修行那有这么快,他现在感觉自己能打十几个以前的自己的,这速度就是在家中密境之内也没有这么快。

   姜业却是表示无所谓:“我本就是姜家此世出世之人,偷了两年浮生够了。”

   “我也想修行,但是国家现在实在让人放心不下,虽然我改变不了什么,但是能尽分力也是好的。”牧华清扫了扫三人才说到:“我已经决定了,这个月初一便向师父提出请求。”

   姜业和姬泽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纪永新看着古井不波的队长脸上多了些期待,虽是打定了主意,却还是纠结了些许时候才说道:“我还没有拜前辈为师,如今好不容易前辈对我没有多大的歧视了,这一走便前功尽弃了我不想放弃。”

   牧华清微微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言。

   四人正是颇为尴尬相对之时,一道青色光芒闪来,正是此前救下他们的青衣女子商。

   商见到四人还是一副木然脸:“老爷说了,两年之期已到,你们想走的随时可走。”

   牧华清见商又欲遁走急忙喊到:“商前辈,还请前辈帮晚辈通报一声。”

   “老爷说了,见面就不必了,你们且先归去,如遇事不决再上岛把。”

   “商前辈,老爷可是说了一定要出岛?”纪永新此时才插上句话。

   商盯着纪永新瞄了一会才道:“不一定,想留下也可以。”

   纪永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转过身来对三人说到:“保重!”这才进了自己的小屋之中。三人见此也没再说话只是回到自己屋内收拾了一番,毕竟在岛上也呆了两年之久。

  

  华夏大地,

   近两年来,似乎天地灵气回流,能人异士层出不穷,相对应的奇谈怪事也是多了起来,前一年的时候有些人突然得了异能法术,也曾胡作非为,不过自一年前国家首脑换了国策,这才将些许动乱平定下来,至此末法时代悄然而过。

   且先不提牧华清三人和动荡的神洲大陆。牧华清三人方才离去片刻,纪永新心中多了些许悔意。他知道现在国家肯是用人之际,虽然多了他一个也没什么用,但是……。

  

  “今天是初一,老师赏月的日子。再试一次如果还不行……,如果还不行我就回去。”当了一天向日葵的纪永新掏出一包劣质香烟美美的抽了一根,方才转入房中,沐浴更衣。

   月初升,风初尘早已立于望月亭前,今天却是没有焚香抚琴,他在等人。

   月上三梢,姗姗来迟的纪永新方才一步一叩首的来到亭前:“弟子纪永新,望老师慈悲收我为徒。”

   风初尘也不回头,只是半躺了下来花床却是恰到好处的出现:“你可知为我弟子,便是结下了天大的因果。或许某一天你不知道就怎么死了,灰飞烟灭的那种。”

  

  纪永新沉默了片刻便道:“师有事,弟子服其劳。”

   风初尘笑了笑,也不再争辩转而言到:“你可知为我弟子,便就是与举世为敌差不了多远。或许某一天你就会和你曾经的朋友……。”

   纪永新再次沉默,半响才道:“老师可有亏于心否?”

   “我风初尘这一生自诩无愧天地,所负者……也只有三四人而已。”

   “那弟子何所畏惧!”纪永新再次答到。

   风初尘转过头来,静静的望着纪永新,些许苦涩些许欣慰叹了口气到:“你不懂,我若收你为徒,日后你多半是要怨我的。”

   纪永新也不再言语,只是又跪拜了下来。

   风初尘再次转过头去:“你可知为我弟子,需勤奋自身,可贪可嗔,唯独不能懒。”

   纪永新吞了大口口水,方才磨磨叽叽的说到:“弟子,弟子能办到。”

   风初尘笑了笑:“好自为之把。”

   纪永新有些慌忙的抬起头来却不见了风初尘只会喃喃自语:“老师你还没有答应收不收我呢。”

   次日清晨。纠结了大半夜的纪永新从刚刚睡下,商便找上门了。

   商上下仔细的打量了纪永新一番才小声的自语:“也就这样啊!老爷许是昨晚念想多了失了神才收下这样一个徒弟。”

   纪永新看着豪不避让自己的商前辈只能无奈到:“商前辈可有事情吩咐。”

   商叹了口气:“吩咐到没有,不过昨晚老爷临走前交代了我几件事情。”

   “不知老师,有何交代。”纪永新心中已然猜到了些许,只是有些不敢确认。

   “你该改口了,老师太生分。”商有稍许不喜,看着纪永新有些激动的点了点头方才继续说到:“老爷说了他一生所修,总归下来颇为繁杂,有力压当世之法,有断念斩情之法,亦有掌情控欲之法,不知你愿修何门。”

   纪永新一头雾水到:“商前辈能仔细介绍一下吗?”

   商只是摇了摇头:“老爷所修,与生平所历有关,逝事已往老爷不愿提,我也不想提。”

   纪永新闻言也不在打探:“男人一生便就当横压当世,镇压一切不服,商前辈我决定了就选力压当世之法。”

   商也不言语只是静静的望着意气风发的纪永新,心中默道:“希望你明天还有这样的豪气。”

第五章 回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