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李志

  风初尘出了所谓的军管区,也没有再动用神通法力,就这样静静走在首都的大街之上。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虽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不过好像丝毫不影响老百姓们的正常生活。走了约莫是个把时辰,风初尘才长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份繁华喧闹不属于他。

   “丁如石,男,四十三岁,父母双亡丧偶无子。某上市游戏公司设计师,生活极其规范,公司与家两点一线。为人老实从不轻易与人争吵……。”

  

  某棟高楼之巅,半卧在天台边上吹着凉风的风初尘手中凝聚着商找来的名单及其生平。

   “凡人寿数不过百载,已过其半,太老。”说话间记载着丁如石资料的纸页从风初尘手中脱落消散。

   “柳言烟,女,二十一岁,亲生父母死于火灾,福利院长大。某上市金融集团职员,性格内向且自卑,平时只有被人欺负的份。”

   风初尘看着名单上女子的相貌邹了邹眉,半响才自言自语道:“大丑了。”于是这个百分制得八十分的女子名单被划掉。

   “陈楚城,男,二十二岁,父母早亡,由奶奶养大,三年前奶奶死于疾病。私家医生,性格孤僻,沉默寡言,平素极少于人说话。”

  风初尘来了点兴趣,继续翻看着陈楚城的详细资料。“还有亲属?”风初尘思考了一会继续说到:“不过是些许陌生的亲属,了断因果应是不难。”不过却闭了眼来默默的推算陈楚城的详细生平来。

   “一年时间,有如翻天覆地,最难消受美人恩。”风初尘将手中的名单全扬上于天:“罢了,随缘吧!”

   悠悠三载,匆匆而逝。

   如苦行僧一般的风初尘没有动用法力深通却也走到了华夏的一处边远山区。

   余小诗蹦蹦跳跳的背着书包朝家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伏在田坎之中的李志,果不其然看着越来越近的余小诗,李志冷不丁的从田坎之中跳了出来,还张牙舞爪的哇哇乱叫。

   愣了一下的余小诗,方才反应过来哇得一下哭出了声,同时将口中的棒棒糖掉在地上。

   李志见状越发高兴起来,一边跳着一边喊到:“哈哈,余小诗我看你还敢不敢告老师,你信不信我晚上趴你家窗户外面吓死你……。”

   李志正说得开心,突然看到余小诗脚下的棒棒糖,两眼放光。班上的男生大都有自己的口哨棒,李志早就羡慕的要死,现在见到了棒棒糖立马就冲了过去,一脚将棒棒糖踩了个稀烂。

   余小诗见状哭得更大声了,还将书包脱了下来不断得朝李志挥去。李志当然不会让余小诗打中,朝余小诗做了个鬼脸便朝前跑去,不一会就将余小诗甩下了。

   李志见摆脱了余小诗,也不跑了将口哨棒拿了出来,放入口中准备吹起来。涨了个满脸通红却现在怎么也吹不响,仔细一看原来另外一段连着豁口全给糖糊住了。

   无奈的李志只能一边慢走着一边在路边上找些杂草棍棒,一心想把豁口弄通。然后追了上来的余小诗见到仇人,瞬间就把告家长的意愿打消了,就着一推将李志朝旁边的小河中推去。

   四米多高的坎,没有任何防备的李志刷得一下摔了下,直接砸在河道旁的大石头上。

   意识到自己闯祸了的余小诗,看着躺在石头上不停的抽搐着的李志,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坐了下来,同时刚刚阴转多云的脸上又布满了泪水。

   远处一个不出名的小风景山上,风初尘庙宇之中浏览突然心中一动,风初尘嘴角上扬自言自语说着:“机缘到了。”

   待到风初尘来到余小诗上空之时,李志已经停止了抽搐,只是时不时的抽下腿,估计是活不成了。

  

  风初尘望着李志马上就将死去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沉默了片刻才准备推算李志的生平,此时天上阴云急聚,一声炸雷轰鸣而响。风初尘也是如梦初醒般自嘲到:“我一生行事又有几次这般犹豫,有因果接着便是。”

  

  说完也不再去推算李志的一切,只是起阵掐决,将自己神魂剥离出来,而那脱离了神魂的肉体逐渐消散起来,居然是靠着神魂修为强行凝聚灵气形成的肉体。

  

  风初尘看了看消散的肉体摇了摇头,既然入世为了是了结因果,这身修为为妖力不可取,弃便弃了。风初尘再次掐决将神魂中的修为封印起来。

   “咚”一声颇为怪异的雷声响起,风初尘愣了一下朝天边望去,然而却是没有任何异常。

   “是错是对总得试过了才知道”像是安慰着自己又像是在和天边解释,风初尘再无半分犹豫,手决掐起来也快了几分。

   待到风初尘完全融入李志的身体之中。天上再次传来“咚的一声响”,隐约中还带着一分女子的叹息。

   余小诗前来送伞的爷爷寻了过来,见到还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余小诗。一问才知道事情始末,也顾不上责骂余小诗了,找了快松软的地方直接跳到李志身边,伸手一探才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是活得。”

   余高辉将李志背到马路上来,细细的看了下这才跑到不远处的村子里打急救电话,又是喊人去通知李志的家长。等到安排好了一切才摸了摸余小诗的头说到:“没事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李志再次醒过来已经过了三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他依稀记着自己好像掉进河里了,后来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不过这三天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不过梦里的故事却又忘得差不多了。

   闲不住的李志便想下床来走动一番,只是一动便是浑身酸痛,李志没有忍住“啊”得一声叫了起来。

   李志的父母和余小诗的爷爷奶奶听到响动,一阵椅子的拖拉声,人便匆匆的赶了过来。

   李志听到脑海中好像是响起来了一声:“这么多麻烦啊!”然后又光荣的晕了过去。

第九章 李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