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天战纪

尊天战纪

茶水清酒 著

玄幻
类型
2018.07.08
上架
2.8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烟雨蒙蒙

  秋雨蒙蒙洒落于大地,琼山大地之间烟雾袅袅。那一丝丝的白烟缓缓的缠绕在绿松之间,与春雨混在了一起。晶莹的雨珠无声的滑落滴入地面顺着地势不知不觉的汇入了小溪间。

  小溪缓缓流动在青山的间隙,七扭八歪的流出了山间流进到了青山下的村落里去。穿过村落一路向东流去更大的河流最终流入东海成为大海的一部分。

  大青山脚下的小村落因为坐落在一座叫做青山的大山下所以便叫做青山村,从大青山流出来的小溪也被叫做清溪。因为不管是天晴,还是下雨亦或是下大雨清溪的水从来都很清澈。也向来不会因为天气的缘故变得更多或者更少,只是潺潺的流着、流着……也不知流了多久,亦不知还要流多久……

  溪水两侧的青山村约莫有一百开户人家,依次坐落在溪水两侧。正午时分,虽看不到阳光,只是烟雨缭绕,但每家每户依然是烟火飘飘,只因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

  就这烟雨依然在溪水中摸着小鱼小虾的孩童们也被大人各自喊了回去准备吃饭。

  村子的最西头靠近小溪的地方一座小院坐落。院子不大,用篱笆围着,篱笆上面长满了藤条和绿叶。院子里有两间茅草屋,一大一小看起来像是有些陈旧。不过依然能够挡风遮雨。院子门口长着一颗大槐树。大槐树很粗也很高。树枝很茂密。远远的看去像是给小院子抻了一把大伞一般。

  平日里天气好人们闲暇时,大人们在树荫下乘凉,孩童们在树荫下的溪水里嬉闹玩耍,追鱼训虾……

  现在的槐树下却是一片安静,就连平日里在槐树上安家的一窝松鼠也安静的在树洞里吃着平时攒下的松果,不时的发出几声吱吱声。

  槐树下的小院子里,小一些的一间茅草屋缓缓的冒出一股青烟,应该是正在烧饭吧!

  小茅屋的屋檐下挂着几串黄橙橙的玉米棒子,门口两边各挂着一串红红的辣椒。屋子里的锅边站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小脸有点黑,应该是平日里晒得,穿着一身有很多布丁的青色的粗布衣,洗的颜色有些发白,不过却很干净。男孩的头发很短,前面的头发像是发怒的刺猬一样高高的炸着,配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起来有些稚嫩却也很是坚毅。

  男孩手里拿着一把铲子,将锅里炒的土豆铲到碗里。将还在燃烧的灶火封上,然后端着碗里的菜,拿上几个馒头转身走入了稍微大一些的茅屋里。

  大屋里也很简洁,一张土炕,屋子中间有一张陈旧的桌子,桌子上供着两个灵位,却并没有什么贡品。上面一个盘子里只放着三颗红彤彤的苹果。

  男孩将手里端着的菜放到了灵位下边,自己也坐在灵位的前面。放了片刻后男孩将菜伸手挪到自己跟前,就这手里的馒头很快便吃完了。

  吃完饭后,男孩将放在炕沿的一个木头制成的盒子背上,也不打伞便走出了小院子。

  “二叔、二婶我进来了。”随着声音响起,院子里进来了一个背着木头盒子的男孩。

  “小天来了啊!快快快,赶紧进来、怎么不打伞啊?淋湿了要生病的!”女人很热情的将男孩拉进了屋子里。

  “小天还没吃饭吧?赶紧坐着一起吃。”二婶说这便拉着男孩要往饭桌跟前走。

  “不了二婶,我吃过了才来的,你们吃,我给二叔先瞧病,完了还要去李叔家呢!”男孩挣脱了女人的手走到了炕跟前。

  炕上躺着一个约莫三四十岁的汉子,身体很壮,皮肤很黑,一双手布满了老茧,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干农活的好手!

  “小天来了啊!赶紧给叔瞧瞧,老毛病了,每年这个天都这样,辛亏有你在不然都不知怎么办!”中年汉子开口很爽朗。

  “二叔,不是啥大问题,就是有点风湿,吃两幅药也就好了!”不一会儿男孩就看出了病症所在,开了药。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汉子爽朗的笑着。

  “二叔,那我就先走了,还要去李叔那里呢!”男孩看着爽朗笑着的汉子微笑道。

  “行,你去吧!甜儿去送送你小天哥。”甜儿是中年汉子的女儿,中年汉子姓熊,有个很粗的名字,叫熊二。为什么叫熊二?只因为家里排行老二。女人叫徐小花。夫妻两个名字都很俗气,但他们的女儿的名字却很唯美叫做熊馨甜,便是刚才被称为甜儿的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长得却是水灵灵的不像熊二夫妻般粗糙。

  熊馨甜听闻自己父亲的声音赶紧放下手里的碗筷拿起门口有些破旧的油纸伞跑到了男孩小天的身边,撑起伞便和男孩走了出去。

  看着两人走出院子后熊二说道:“娃他娘,这小天越来越像他爹刘林了啊!”

  “谁说不是呢,小天这孩子啥都好就是命苦啊!当年他爹一个人带着这孩子来到了这里,自己却又丢下孩子去了。这么多年真是苦了小天了。”二婶徐小花不由叹息道。

  “他爹走了有六年了吧!这孩子也十二岁了也到时候告诉他当年的事情了!”

  “是啊!他爹走的时候也说过,不论要走要留还是要他自己做决定。”两口子说道。

  “如果他真的要走那怎么办?都这么多年了,我还真舍不得,我还想着将甜儿嫁给他……哎”徐小花不由的一阵蓦然。

  熊二也不由得叹息道:“是啊!多好的孩子,不过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选……”

  “小天哥哥,你啥时候叫我看病啊?前几年的时候我想跟你学给人看病,你却教我认字,现在我都学会了你怎么还不教我啊?”熊馨甜撑着伞走在刘天的身边有点抱怨的说道,不过眼神中却看不出来一点抱怨之色,却是一种狡洁的感觉!

  刘天哪里能看不出来,两人本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有默契。

  刘天笑了笑,看着自己身边和自己一般高隐隐高出自己一些的小女孩感觉心中有些异样的情愫,不过他并不只那是什么。伸手摸了摸熊馨甜的头“等我医术再好点了就教你。”

  熊馨甜任由刘天摸着自己的小脑袋,清澈的大眼睛笑的像是月牙一般。“你可不许骗我。”

  “不会的!”

  “嗯……”

  不一会儿两人便来到了李叔家。李叔家也是一座小院子,几间茅草屋,不过相比来说却大了不少。熊馨甜也跟着刘天一起不肯回去,说是要学习医术。

  “李叔。”叫了一声后刘天也不等应答就推门走进了屋里。

  “小天,来了啊!来给老头子扎两针,昨天扎完挺舒服的,看来你这小子得了你爹的真传啊!”屋子里一个满脸胡须看不清年龄的汉子坐在躺椅上笑着说道。

  “李叔好。”熊馨甜也跟了进来。

  “哈哈,小天你小子行啊!这么快就把老二家的小孔雀给拐跑了?有我当年的风范!不错不错……”李福大笑着说道。

  熊馨甜一阵脸红,不由的看向刘天发现后者也是脸色微红,不过因为比较黑看不明显!

  刘天脸色有点微囧“李叔,我给你饰针吧?”说完便不由分说的打开木盒拿出了银针替李福扎了起来!

  不只是因为李福刚才的话还是怎么刘天今天扎针扎的有点狠,疼的李福呲牙咧嘴却不喊一声。

  足足扎了一个时辰,刘天才收针。看着满头大汗的李福心想是不是今天下的太狠了点?不过也不怪自己谁叫他乱说话扰乱他的心神呢!

  “你小子够狠啊!不就说说吗?再说了我又没说错,咋们村谁不知道啊?”刚扎完李福因为今天刘天扎的有点狠便又不停的说了起来。

  “李叔,我先走了,明天再来。”刘天看着滔滔大河般说道的李福不由的落荒而逃。

  “小样,跟我玩……”看着落荒而逃的两人李福心中一片舒坦。

  刘天两人出来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村后的月谷。

  月谷虽名月谷,却与月光甚于关联。只是谷中到处开满了月季花,一朵朵姹紫嫣红,争相夺目好不美丽。

  谷中四季不分,花朵四季绽放。每到日子好的时候村子里的人们都喜欢来这里赏花。却只是在谷外处观看,却从来没有人进入谷中。不是不能进去,而是进不去。

  因为只要踏进谷口一丈便会晕头转向,明明往谷里走,不觉间又走了出来……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再去找不痛快非要进去不可了!

  少年少女撑着油纸伞,站在青山下,净立花谷边,缭绕烟雨中……好一幅美不胜收。

  此次不由的心绪万千但谁也不想开口,只怕坏了这一幅画面……

  不知过了多久“小天哥哥?”

  “嗯、”

  “你会娶我吗?”女孩抬头认真的看着男孩,脸上一抹羞红十分好看。

  “我们还小。”男孩答道。

  “可是我爹娘十二岁就定亲了呀?”女孩有点恼怒,心想真是个木头。

  男孩被问的有点慌乱,不过却很认真的答道:“你嫁我的话我就娶你。”转头想了想又道:“不过现在不行你得等……”

  “没关系,我会等你,不管多久!”女孩不等男孩说完便娇羞的说道。也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点烫。将自己手中的油纸伞慌张的塞到了男孩的手中,捂着发烫的小脸,跑到了雨中,不等男孩说话,便快速的往家里跑去,但是怎么也掩盖不住心中的那一抹喜悦……

  男孩看着很快消失不见的女孩想到心中的份感觉,仿佛是喜悦有感觉是别的什么东西,不过他却不讨厌这种感觉,觉得挺舒服……挺好……

第一章 烟雨蒙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