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袭杀

  这是一座古城,城墙高高的矗立在天地间,足有四五十丈高,城墙上面有着一座座红顶小楼,隐约可见里头人影绰绰。墙根下一道高四五丈,宽三四丈的朱红色的大门镶嵌其中。门顶有着两个古典的大字“荆州”

  城外,一条人行长龙向着朱红色的城门缓缓而动,刘天一行人也在其中。

  不多时刘天等人就行到了朱红色大门前,近来看去,朱红色的大门更是添了几分肃杀,大门上矗立着一道道深深的伤痕,使得大门看起来有厚重了几分。

  进城的方法很简单,守城的士兵只是简单的询问几句,然后交了入城费,一行人便进了城。

  城内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一眼望去,人山人海,街上的人们都摩肩接踵。

  刘天不曾见过如此场面,不由得好奇万分,左右看看、前后瞧瞧,忙得不亦乐乎。

  刘天有心想多留一会,多欣赏一下,但其他人好像并没有要停下的的意思,他只得被迫跟着一起离开。

  几人从东门而进,不消半日已从西门而出,继续向前走去。

  走在原野的道路上,向前眺去远山朦胧,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就像是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天边.

  车内,刘天有些不解,道:“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赶路?”

  月芯看着神情茫然的刘天道:“因为多耽搁一会儿便多一分危险,你知道我怎么受得伤、中的毒吗?”

  刘天摇摇头。

  月芯语气有些沉重:“那是因为有人想我死。”

  刘天更加迷惑,不解道:“为什么?”

  “原因很多,我现在也还没有想到具体的原因。”月芯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不愿意再去想。

  看到月芯的表情:“看来事情不想我看到的这么简单”刘天不在多问什么,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午后的阳光很烈,是火辣辣的红色。太阳如同一个大火球,炙烤着大地,小树上的叶子被太阳晒得卷了起来,耷拉了下来。

  路旁的一块被太阳炙烤的发出一阵阵热浪,烫的周围的空气也好似有些扭曲。

  巨石下面站着十来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影,黑色的人影就连脸面也唔得实实地,只留下一双黑色且冷漠的眼睛露在外面。

  “嗖”得一声,又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巨石下面的黑色人影中,开口说了一句话:“他们来了。”声音如同铁片划过玻璃一样尖锐刺耳。

  另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走,送他们上路。”声音低沉、冷漠。

  ……

  “大胆狂徒,你们不怕死吗?”吴有道笔直的坐在马上,看着车队前面十数道黑色的人影厉声喝道。

  刘天此时与月芯坐在马车里,听着外面的动静,月芯此时秀目怒睁着显得十分气愤。

  “嘿嘿,死?我当然怕,不过今天死的却不会是我!”为首的黑影低沉的笑着,声音像哪被敲响的破锣一样,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无胆鼠辈,就凭你?”吴有道虽然语气轻蔑,但神色却十分凝重。因为眼前的人不比他弱,其余十来人身上也是煞气十足,明显不是轻易之辈。

  那黑影怪笑了几声,道:“可惜你就要死在无胆鼠辈的手里了,上。”

  在那黑影说出“上”的一瞬,旁边十余道黑影像利箭般想着车队呼啸而来,瞬间便与车队的数十人战在了一块,队伍瞬间乱作一团。

  那怪笑的黑影像是一道鬼魅般,瞬间飘荡到了吴有道的跟前,一道黑色的剑光顺势就朝吴有道劈了下去,吴有道却并不慌张,好似早已预料到一般,手中的银枪如银蛇般抖动而出,在阳光下发出一道闪电般的光芒“叮当”一声,剑与枪相撞,一道道剑光与抢芒被撞的四散开来,那剑光、枪芒似依不肯罢休,直到将周围的空气撕裂成一道道口子才消散而去。

  一击过后,吴有道手举银枪,端坐于马身,目光神色如电,只有握住银枪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显然先前一枪并不轻松。

  反观那黑影,被银枪击的从空中翻飞而去,落在地上,退出十几步才定下身形,眼神紧紧的盯着吴有道,鲜血从手中滑落,顺着黑色的剑身滴在了地面。

  黑影扯开那怪异的嗓音,道:“不愧是银蛇神枪,一击便能伤我。不过你也不好受吧?”

  吴有道却是不说话,银枪在手吐露着银芒,静静地指向眼前的那道黑影。

  他们就这么静静地各自盯着对方,但谁也不曾放松,像是猎豹在雪地里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等待猎物放松警惕露出破绽的瞬间。

  而左右局势的便是两人身后的这场战斗,不论哪一方获胜,而给剩下一方的便只有一条路“死亡”。

  死亡有时候并不可怕,可怕的却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数十道身影交错在一起,刀光剑影你来我往,血液四溅而起,也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人的。

  渐渐地,场中的形式发生了一边倒的状况,去看单打独斗马队那些护卫明显不是这些刀口舔血的黑影们的对手,但那些护卫却配合的天衣无缝,无比完美,渐渐地将那十余道黑影压制的死死的,使他们疲于应对。

  吴有道前面的那道黑影明显看到场中形式的不利,却没有露出丝毫慌张之色反而有一丝惊喜之色。

  那黑影对着吴有道说道:“不愧是神行战阵,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你以为凭这点人就能挡住我们?你太小瞧暗阁,嘿嘿……”

  明明是自己这一方占了明显的优势但吴有道却是瞬间脸色大变,道:“难道……”

  那黑影怪异的笑着:“现在才想到?晚了!”

  就在那黑影话语刚落,场中情况突变,一道黑色的闪电像是凭空而落,那是一道黑色的剑影,仿佛从虚空中而来,谁也没有看清那道闪电来自哪里。

  那剑光自虚空而现,下一顺眼看就要将那在车队中间的马车的车神刺穿,剑身已经有一寸刺入车内,但在下一顺那道剑光仿佛感觉到了危机一般,仿佛自己即将坠入深渊一样,他像是拼命一般想要将剑撤回。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时刻与死亡相伴,他们对死亡的气息别一般人要更敏感,他们也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

  但此刻却是晚了,他的生命已经注定要在这里终结了,“砰”的一声,整个车厢炸裂了开来,木屑飞的到处都是,一道剑影冲天而起,将那名还未来得及退身的杀手直接撕成了两半,那剑影却依旧不曾停息,直至将那道路一侧的山岭辟出了一条口子后才缓缓的消失在了天地间。而那名杀手至死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何会死。

  他的计算是完美的,时机也是完美的,一切都是完美的,但最后死去的还是他,他想不明白,他也无法再想明白。

  但刘天却很清楚,也很明白,因为那道剑影便是顾无双留在他体内的那道剑意。

  那剑影杀手一剑刺来的位置正是他所在的位置,当那充满杀气的一剑来临时,刘天并未反应过来,但那道剑意却像是对敢于挑战自己的那道带有杀气的一件十分愤怒,于是便冲了出去将那道剑与人皆劈成了两半,然后消失在了天地间。

  那突如其来的一剑使的所有人都惊的停了下来,不过下一刻起会有反应过来,于是又战成了一团,而本来已经占了上风的护卫此时更是士气大振,那些黑影看到那道剑影轻松的将自己一方此刻最强大的杀手劈杀,心中更是无力,于是节节败退,不一会儿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只有地上多了几具黑色的尸体。

  吴有道前面的那道黑影此时早已没有了前一刻的从容镇定,一双眼睛也已被恐惧所占领。因为任务失败就注定了他的出路,成则生,败则死。

  那黑影苦涩的开口,道:“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说完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已然没有了气息,原来是自断了经脉。

第九章 袭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