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功法

  刘天看着满地的尸体很不舒服,烈日依旧,晒的一片片树叶都拉拢了下来,像是被烤干了的布片,但是却蒸发不了满地的血腥味,也晒不暖刘天心头的寒意。

  站着的众人虽然都受了不轻的伤,但相比于地上躺着的十几具尸体来说,他们无疑是幸运的,至少他们还活着。

  众人将自己的伤口随意的包扎了一下,队伍便又再次行动了起来,不久,刚才还人影绰绰,杀气弥漫的地方只剩下了几具孤零零的身体躺在哪里,任由烈日炙烤着,让人看了不免心生悲哀……

  刘天与月芯所趁的马车,早已变得破破烂烂,只剩下了一块木板平平的铺在车轮上面。

  刘天对着双眼发光紧紧盯着他的月芯解释,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这道剑意是一位前辈所留,刚才莫名其妙的被触发了,于是……”

  月芯神情火热,道:“可否告知哪位前辈的尊号?”

  刘天摇了摇头,道:“我答应过哪位前辈,所以……还请见谅。”

  月芯神情有些失落,没有再去深究,毕竟谁没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吴有道虽然离两人有段距离,但两人的谈话却一字不落的传到了他的耳中。他在想着,如果刚才的那一道剑意斩向的是自己,那么……他摇头苦笑了一声。

  众人虽然都不说话,但各自都是思绪万千,就连偶尔睥向刘天的目光也是充满了一种好像是凝重、惊喜、狂热,更多的却是恐惧。他们却不是恐惧刘天本身,因为后者的实力还入不了他们的眼,真正让他们恐惧的就是那如同神临那道剑影。

  各人都是心绪万千,却没有人开口,只是默默的勒马扬鞭尽快的向着目的地前进,因为每耽搁一分钟便会多一分危险,谁也不知道那会不会是最后一波袭杀。

  他们一路走来,已经遇到了数次袭杀,有不少人葬送在了那每一次的袭杀之下,而他们则是靠着战阵幸运的挺了过来,而且彼此配合的也越来越默契,使的“战阵”的威能大增了不少。

  而现在离宗门只有不到百里,于是一个个的更加撑起精神,速度不由得又快了几分。

  而他们无疑是幸运的,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已经离神行宗不远,所以并未在遇到什么危险,在夕阳的余晖下,他们终于到了神行宗的山门外。

  远远望去,远处是重重叠叠、连绵不断的山峰,山峰青得象透明的水晶,翻腾的云雾缭绕在峰间,那些鳞次节比的高阁金碧辉煌,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好一副人间仙境的模样。

  刘天随着众人一起到了山门外,那门像是玉石雕刻的一般,晶莹通透,在夕阳的余晖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直照的刘天睁不开眼睛。

  门口立着两道修长的身影,穿着紫色镶边的青衣。

  看到刘天一行人,远远的就迎了过来。其中一人约二十岁左右,对着吴有道辑手,道:“吴长老您回来了!”这人眉清目秀,脸色很白,只是那对耳朵明显比别人要大很多,是一对招风耳。此人显然是认识吴有道。

  另一人也是青年模样双眉入鬓,长得一副国字脸,也跟着另一人向着吴有道辑手,却不说话。

  吴有道显然也认识两人,对着两人说道:“两位师侄不必多礼,我还有事要向掌门汇报,就不多逗留了。”

  那两人称声说是。

  吴有道对着身后众人又说道:“你们也回去吧。”

  众人异口同声道:“是。”不多时他们便进了山门,不见了身影。原地只留下了刘天三人和那看守山门的两人。

  吴有道又转身向两人交代几句,便与刘天三人直奔大门而去,转眼不见了踪影。

  两人看着离去的三人,那皮肤很白的青年看了看那国字脸的青年,发现对方神情也有些迷惑便说道:“那姑娘好像有点眼熟……”

  那国字脸青年也道:“我也感觉眼熟的紧,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突然两人一声怪叫,道:“我想起来了,”“我也想起来了。”

  “她不是在青云峰修炼吗?怎么会和吴长老一起?”

  “不知道,不过这与我们关系不大,还是不要张扬的好……”

  另一人“嗯”了一声。

  说了几句两人便不再交流,又站回了原来的地方……

  三人速度很快,穿行在山间的石道上,石道两侧长满了青竹,风一吹过就会发出一阵“呲啦啦”得响声。

  三人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才来到封顶,封顶没有其他建筑,只有一座占满封顶的大殿,殿门上方一块匾上龙飞凤舞的缀着三个金色大字“青云殿”。

  三人停在了殿门前,吴有道自言自语道:“终于到了。”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

  正当刘天大量眼前气势宏伟的大殿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刘天的眼前,刘天双眼一缩,不由得将眼前的人细细打量了起来。只见那人三十岁左右的模样,一双清澈毫无杂质的眸子,乌黑的发随意的挽着一个发髻,身姿挺拔,一袭白衣飘飘……仔细看去面容与月芯有着几分相似。

  “爹,女儿回来了!”这时却是月薪开口,一副乖乖的表情,带一点调皮的可爱。

  这人正是月芯的父亲,神行宗宗主月痕。

  月痕将看向刘天的目光投向了月芯,看着后者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走到了月芯跟前,伸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道:“嗯,回来了就好。”

  说完便看向了吴有道,吴有道躬身道:“宗主!”

  “你受伤了?怎么回事?”月痕看着吴有道问道。

  月痕心中不悦,他本以为此行没有什么大危险,所以才放心的让月芯离开宗门,只是让吴有道带领一小队护卫,却不想两人比说好的时间回来的晚了好几天。当中好几次他都想亲自去接他们回来,而他的身份却不许他随意离开,于是便耐下性子等待着。现在看见他们回来了心中喜悦并没有细看,但感觉吴有道气息有些不稳,于是便细探了一下,结果却发现吴有道竟受了不小的伤势。

  吴有道摇了摇头,道:“我不要紧,休养几天便无大碍,倒是小姐,中了歹人的剧毒,辛亏有这少年……不然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向你交代。”

  听闻此言月痕心下大惊,急忙拉起月芯的手腕,食指与中指并起摸到脉上细细的探查了起来。片刻之后,他放开月芯的手腕心中似乎松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毒被清理的很干净,没有留下暗疾,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刘天向月痕辑手,道:“前辈缪赞,晚辈不敢当。”

  月痕看着眼前这个脸庞有些黝黑,容貌并不出众,只有那一双眼睛却分外明亮的少年心中赞道:“不骄不躁,很不错的少年。”

  月痕对着刘天道:“你救了我的宝贝女儿,说说你想要什么谢礼?”

  刘天想了想,他其实很想提出想要去天剑宗,但随着转念一想,既然哪位前辈交代了,那说明越少人知道此事就越好随即向着月痕道:“前辈我想要修炼的功法。”

  月痕听到刘天的话,随即哈哈的大笑一声,道:“这个简单,不过你的答应我一个条件。”

  刘天略微沉思,道:“前辈请说。”

  月痕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天道:“那就是你成为神行宗的弟子。”

  刘天微微一鄂,道:“成为神行宗的弟子需要做什么?”

  月痕解释道:“普通的外门弟子需要每月完成规定的任务,不过你不需要,你只要安心的修炼就好,其他的以后再说,不过你身无修为,其它的分堂可能容你不得,但是你的医道水平不错,就去神草峰,你看如何?”

  刘天觉得给他的待遇还算不错,于是点头道:“一切听宗主吩咐。”

  只见月痕右手一翻,一本淡金色的册子出现在右手,随手递给了刘天道:“这个是神行宗最好的修行功法,不过记得看完还我。”

  刘天接过那淡金色的册子,只见那册上写着极其隽秀的几个字“元海通天决”。

第十章 功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