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时空之钥!

  那一依靠圣狱峰所建立的洞天世界内,子乐一个人发呆似的那清澈的河流,不时扔一个石块,打个水花。

  河流,不见鱼虾。

  小麻烦再过完百日之后,终于得天地认同,可以在这片天地有属于自己的名,取名为乐,子乐。

  虽然子乐和他爷爷都感觉这名一般,并不是那般霸气,然而为了体谅他父亲那脆弱的小心灵,以及不想再看见父亲和老爷子为谁取名更好再起争执,只能将就一下了。

  “是时候了,祸福相依,此次不死即化龙!”

  “但修行又是为了什么呢?”

  子乐有点迷茫,随后头一甩,不去想这烦人的问题,嘴里嘀咕道:“算了,不管其他,先修炼,待本少能动用伴生灵宝后,嘿嘿,便能去其它世界后,本少便再也不用受这片天地的气了!”

  仙道修炼,是另一种意义的超脱之法,一种无法走到尽头的道!

  正所谓一人一山为仙,踏上山顶,便寓意为超脱,且离天更近一步。

  但仙道修炼却不能走到尽头,因为它本质上意义乃夺天地之造化,取日月之精华,便与天地有了因果,即便真有尽头,那么这世界也离毁灭不晚了,所以不可取。

  但是人族因寿元力量等方面的先天因数,使得仙道无比盛行。

  就有了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之说法,更与天地、众生有了因果,到了后面亦需还尝因果,有了演化洞天一说。

  如叩道之境,便要打通周身经脉,使得经脉如江,更需天地间灵气与血液相合,练就血气凝实如浆。

  更需不断凝炼法力轰开周身三百六十处穴窍。

  天雷滚滚洗身躯,雷电之中所蕴含的能量被子乐给汲取,一部分和血液融合化为血气,一部分转化为最为纯粹的法力,还有一部分不断磨练着身躯。

  一道道精纯无比的法力轰开一道又一穴窍,更以自身有意识的引导此片天地那丝丝雷电去不断磨穴窍大关。

  穴窍一开,自身念头为魂,浩瀚法力为躯,精气为力,化为一小小的自我住进穴窍。

  正所谓人体为一小天地,穴窍为众神之宫殿,自身便为神灵,而那念头,便就算修行时所产生化神之执念,会不断本能汲取经脉之中运行的血气,随着境界的提升,常年累月之下,念头成神!

  如今,子乐此时小小的身子正受天地之雷击,都能闻到肉焦味,他不断催眠自己,一切只是肉体所带来之假象。

  然终究他出生不百日,即使天赋异禀,更有世传法门,但心志上却无法弥补,无法真正斩却痛苦。

  世间之能量千千万,温和莫过于灵气,吞吐灵气会有种飘飘欲仙之感,且身体不会有太大疲惫,就是修炼一夜也无所谓。

  这也是仙门中人一言不合就闭关,其中美妙之处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懂得!

  然而灵气乃天地之本源,吸收太多会与天地、万灵结下太大的因果。

  君不见修仙者之一生极其坎坷,修为越高深者越是妻离子散,动不动生死离别,走个路都能出事。

  无数踏上仙路的修者修到死发现修一辈子不如一凡人来的美满,便是如此。

  于是为了以后长久道路所想,子乐才不想日后那么悲催,只愿意吸收日月之精华。

  日之阳气,刚猛无比,炼之如入炼狱。

  月之精华,看似温华,但魂却如入寒狱,以及那狂暴要毁灭一切的雷电之力。

  这才有了刚刚子乐的感慨,毕竟他的修炼过于痛苦,但若是能离开这片天地,还不是想怎么修炼就怎么修炼!

  且子乐也不能服食丹药,各种仙芝灵果不能碰,一是会消耗自身根基,二是吸收太多丹药之力,不好做到与天地相合。

  而仙芝灵果虽不如丹药之毒,但也是天地精华所凝结,也会与天地结下更大的因果。

  而为此,子乐只能铤而走险,毕竟他所需能量太多太多,经脉如海,血气如龙,四万八千穴窍,走的可不是一般修者所走之路。

  因雷电不仅仅代表了毁灭,正所谓阴之极便为阳,雷电更代表了生机,乃世间之本源,生命之起源。

  子乐那天生自带修炼功法,也是他天生三大神通之一,名――道引,正不断吸收雷电之力化为己有,化为一道道精纯无比法力,且无需子乐运转,否则此时子乐意识模糊早就有危险了。

  但是这法力也与众不同,正不断盗取了来自洞天内一丝丝纯粹本源来修补那小小而稚嫩的身体。

  常人一般会根据自身天赋而选择最合适自己的功法,而修炼出的法力便有不同之属性。

  他那小小的脸上从一开始的痛苦之色,到后来的慢慢的沉浸,仿佛忘却了痛苦,脸上更现出了解脱般的神情。

  “唉,世人都道天骄好,又有谁知天骄之苦!”他爷爷忽然出现,一道法力轻轻稳住其灵魂,轻叹一声。

  香一根,熏一室,就如娘的唠叨一般,不断塞进子乐不大的脑壳里,同样的话说了无数遍,就如香一般,很好的东西,但点太多,也就恶了,厌了。

  “啊,修炼干嘛玩命,连自己都不爱惜的人,以后怎么指望你,…………”

  子乐头一次发现自己老娘也不是那么完美,一张嘴从她醒来就没闭过,自己努力修行怎么就换来这结果?

  不见所有大人物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吗?

  废物老爹也不是那么脾气好,本很沉默坐在一边,可不知不觉竟然和娘亲吵了起来,让躺在床上的子乐很生心烦,真想出去走走。

  “乖孙,你看祖父给你带回来了什么?”老爷子忽然出现在房间内,满脸潮红,带着兴奋,并对他爹娘一瞪眼,他父母就如老鼠见了猫一般,退到一边一言不发了。

  “老爷子,本少可没心情玩什么世俗的小玩具,别和老爹一样没事给我弄了个木马给我骑!”

  子乐心情不太好,挂着脸回了这么一句,老爹的脸有些尴尬,他总感觉自己儿子不像正常小孩那么可爱,有时还很严肃,就如他老子一般。

  老爷子“嘿”的一声,捏着正不断反抗的子乐小红嘴巴,笑道:“祖父我会干这种傻事,祖父给你带了好东西,来自一方小世界的本源,硬生生被我给抢了回来,嘿!”说着手往虚空一划,一团迷雾出现。

  众人大感惊奇,好奇的看着那团迷雾,这就是一方世界之本源,感觉也不是想像中那么高大上嘛!

  子乐歪着脑袋想了想,那额头第三目忽张开,射出一道金光,想看清迷雾。

  然子乐自身出现一物,众人眼中皆不同,似一扇大门,似一条真龙,又若为一绝世美女?

  老爷子若有所思,而那被封印住的天地本源瞬被吸了进去,而子乐目中出现了时空扭曲的景象,似有万界,又似一片虚无。

  血,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为什么不再是那熟悉的化工厂排出的刺鼻的酸气呢!

  那是一公路,高宇双腿有些颤抖,那是一类人的红色甲虫怪物,两米多高,正磨着牙,刚刚几发子弹打在其身上无半点效果,反而激怒了它。

  如今一人一怪物正相互对峙着,高宇手中的大铁锹却死死的抓住,他不能退,在后面有着自己要保护的人。

  他,把她强行给从学校带出来,说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可,如今,早知道,不如让她留在学校里,跟着学校大部队,虽然……但,至少还活着。

  在那一场血雨下,一切的一切都变了,曾经生来为王,站在食物链顶端的霸主――人类,被打下了王座。

  面对那一场场异变,一件件恐怖的事情,人类,曾经自认为人类的天敌除了自己外,便在无其他之了。

  如今,在这场突发的灾难中却显得有些可笑了。

  “方秋,带着阿雅走,能走多远走多远!”他猛地回头对着那短发俏丽女孩,曾经小时候一直欺负自己的青梅竹马,一在他心中留下深深痕迹的女孩。

  “不,要一起!死也死一起,活,就一起走!”

  “犯什么傻!”高宇大怒道,好生感动。

  “艹,死傻叉,老娘我和雅儿两个弱女子就算逃出去又能咋样,说不定还要当成玩物口粮,所以高宇你TM一定要赢啊!给我男人一点!”

  “卧槽,都到这种时候方大小姐你还这样,你不知道对我温柔点啊!”说着他猛地冲了上去,体内那股奇异之力自动运行,凝于手上,“去死吧,怪物!”

  高宇猛地双腿发力一跳,手中铁锹与赤甲虫怪物的拳头发生剧烈碰撞,如撞到铁石上面一般,‘铛’,铁锹直接断了。

  赤甲虫“叽!”的一声发出怪叫,刺耳至极,躲在不远处的方秋连忙捂住那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粉红小兔套装的小女孩的耳朵。

  “叽叽,你个人类死定了!”

  “滚,你才死定了呢!”

  “呵,你和那两个雌性都得死,成为我的口粮!”

  “你就不会吃草啊!”

  “玛德,我祖上就是吃草才死的,本虫子才不吃呢,傻逼!”

  “不吃草你以后也会死,卧槽,你会说话?”

  “卧槽,咋的,才发现,本虫子不仅会说话,还知道你是个大笨蛋呢!”

  就在两人互相开撕时,空中传来“噗嗤”一声,两人下意识的抬头怒视。

  “卧槽!”两人不由异口同声的骂道,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粉嫩粉嫩最多一岁大的小娃娃,顶着一大大的光头,还穿着一小红肚兜,正瞪大着他那两只小眼睛,眨巴眨巴眼看着他们,小嘴好像正啃着疑似西瓜的水果。

  人则躺在飞毯之上,飞毯之上还放着一杯红彤彤的果汁,正玩味的看着他们,语气充满了戏谑。

  “咦,怎么停止了,继续啊!不要管本少,本少还是第一次看到两个不同种族之间的撕逼呢!真精彩!”

  

第二章 时空之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