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落慌而逃的大帝!

  子乐想吐。

  一眼望去,那秘境之中,茫茫白骨为山,各种尸体为地,再远处,还有一座山峰,笼罩在那灰蒙蒙的雾气之中。

  子乐耳边似听到无数厉鬼的吼叫,这也太吓人了,身边刮过一阵阴风,子乐现在已经来不及害怕,正死命的呕吐。

  即使在那一片小世界经历过末世的场面,也算见过不少死尸,见过血流成河的场景,也曾杀过人,但是猛地见到这个场面还是受不了,就连曹霸的调侃他都懒得反击了。

  曹霸倒是面不改色,经历过十国大战的他,完全无畏这场面,虽然是有点小恐怖,毕竟那气氛……那白骨尸海让人有些头皮发麻。

  而福正表现更是不堪,从踏进来那一刻,便被吓得一屁股坐地上,“哇”的哭了出来。

  而毫无存在感的阴十三原本呆滞的表情,一下子惊喜了起来,小眼睛放出了光芒,猛地跑出去捡起了一颗如玉的头颅,正在细细的欣赏着,仿佛是看什么珍宝。

  “仇姐,仇姐,我们还是走吧,等他们出来,一网打尽!”福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抱着仇姐的大腿道,这地方莫不是鬼域?

  外面太危险,宝宝要回家!

  “唉,福正!你还能不能男人一点,你看子乐人家比还小,也没像你这般不堪,拿出点男人气概来,别让本小姐看不起你!”

  “我……”福正非但不想去,反而不断惊叫着往后退,让仇姐一阵无奈,“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就在这等我们回来!”

  仇姐说着就拿出御兽牌,一道法力打进去,便坐在毛发雪白的犬上,手拿缩小版的方天画戟,向那被迷雾笼罩的山峰冲去,也不管那还在哭闹的福正。

  子乐见此嘻嘻一笑,坐在那头被带从那片小世界收伏过来的巨大威猛的赤甲虫上。

  赤甲虫一放出来,猛地长啸一声,看了眼前的场景,兴奋的叽叽歪歪的说了一堆,然而除了拥有时空之钥的子乐并没人听懂。

  而曹霸则坐在一雄鹰之上尽情翱翔,阴十三则诡异的坐在一道浑身如玉的三米多高的人形骷髅肩膀上。

  见状,福正一下呆不住了,带着哭脸大喊“等等我!”,便驾驶着一五米多高的机械巨龟内,比赤甲虫还要威风高大,那是一灵宝!!!

  那座迷雾所笼罩的山峰在千年前还有一座破烂的山门和宫殿,但在千年岁月下,没有阵法禁制保护下,又被四大家族千年来的搜刮下早已不复存在。

  就连此秘境中常见的阴灵草此山也不见,在四大家族之人眼中看来完完全全就是一座死绝的荒山。

  萧厌对此很是鄙夷,没文化真可怕,从还未进去时他的目标就不是阴灵草和各种奇异尸虫,而是那座死绝的荒山。

  荒山石头有些灰白,有些黑漆漆的,每一块山石上都沾染了死阴之气,摸到手里寒冰刺骨。

  而在某一坑洞前,看着坑洞间那极其混浊的黄水,那满脸铜钱斑的萧厌激动不已,经过不断的轰击以及挖掘,终于找到了他所需要的奇物。

  按照戒指他那神秘师傅所讲,此地乃阴脉汇集之地,而阴脉汇集之地必然万物不生,且阴气极重,而这阴脉之中,必有黄泉之水。

  而自己便可借此洗刷肉体,荡涤灵魂,自己便可正式踏入道基境,且自身天赋将得到一次质的改变。

  “师傅,我就这么跳进去真的能成吗?”萧厌有点不敢确信的开口道,毕竟自己刚想以一丝神识感受这看似并无太大神异之处的黄泉之水,便被凐灭。

  “破而后立,于毁灭中新生!”

  师傅话不多,简单的一句话透露出无限的道理。

  道基之境,讲究的是身和魂合,达到血肉和灵魂真正融合一体,便可开启人体自身所蕴含的无穷宝藏。

  并自身法力凝结出金丹种子,一丝真灵附其上,达到身死魂不灭的效果。

  相比上古仙道修士的只修法力金丹,今古修士肉身堪称强大无比,战力惊人,且寿命也远远不是上古金丹境界修至圆满不过才五千寿元所能相提并论。

  痛!

  闭眼跳下去的一瞬间,这是他唯一的感受,整个人蜷缩一团,好似母胎中的婴儿,萧厌此刻已经感受不到自己肉体的存在了。

  然而灵魂仿佛在被不断撕裂,撕裂,又仿佛万鬼正啃食自己的灵魂,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让萧厌意识渐渐模糊。

  “安忍不动如大地,精虑深密如秘藏!”

  他的师父依旧在耳边给他鼓励和支持,想起自己曾经所受过的屈辱,那来自家族内外那一道道嘲讽的目光,萧厌要斩尽一切痛苦,要成就无上至尊,他不要再受任何人欺辱。

  这是他的执念,念头不灭,便永存!

  不远处,正各自施展独传的隐匿手段的子乐众人,正一个个面色古怪的看着那渐渐忘却痛苦的萧厌,各有想法。

  曹霸一脸钦佩的道:“若非是敌人,老子必和他对饮高歌!”

  其他人也是连连点头,唯独子乐很是不屑,在他看来这萧厌完全就是抢风头。

  若自己,一定会面带微笑,怡然自得,洒脱的不要不要的,那时,他们一定会更加赞叹和惊呼吧!

  “子乐,咋们上!”曹霸突然对还沉浸在幻想中的子乐小声道,子乐眨了眨眼,连忙反应过来,“哦!”的一声说了句“你真贱,不过本少我喜欢”,说着就拿出一座金色玲珑宝塔。

  顿时,仇姐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二人,福正看着鬼鬼祟祟的向前摸去的两人脸皮一抽,小声的劝说道“曹霸,子乐,你们这样不太好吧!”

  “福正,说你什么好?战场之上无正义,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曹霸呵呵→_→道,毕竟上过战场的他还是懂一些道理,至少他认为这叫策略。

  难道还要等敌人彻底修至叩道,再等他渡过雷劫,再送点丹让他彻底恢复过来,再公平的一对一和他对打,那也太蠢了吧!

  “姐姐也感觉趁人修炼偷袭不是大丈夫所为!”

  “为求胜利,当,不择手段!”

  曹霸一开口子乐就知道要完,没看见仇姐脸色越发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老祖宗的事迹,完全就是……死心眼!

  “姐姐,人家是小孩,又不是大丈夫,何况他自己修炼时不注意,不谨慎,嘿,也就不能怪我们喽!”

  坑洞附近,子乐和曹霸正小心翼翼的过去,准备一招制敌的时机,忽然,一团红色迷雾猛地将子乐和曹霸团团围住,耳边传来萧厌嚣张无比的声音。

  “哈,师傅说的不错,果然沧海唯一宗弟子会来此,这下可以借他们的道基一举改命了,我去,怎么是两个吃奶的娃?”

  “不好,萧厌快退,离开此秘境,咱们失策了!”戒指中的老人当看清那乃是两个小奶娃后,顿时想到了什么,连忙传音道。

  子乐和曹霸稍微被搞了一措手不及,就见身上有一奇物散发着光芒,燃烧着奇特红雾,更有灵宝护住自身肉体和神魂。

  如果是一般叩道甚至道基弟子,猛地吸入这红雾,说不定就要栽跟头,毕竟如此浓重的阴气之中连修者常有的预知能力都受到干扰。

  但对拥有各种秘宝的子乐来说,这就没啥用了!

  毕竟,有钱、有家境、还有天赋,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横行霸道!

  “敢算计咋们,咋们赶紧追,灭了他丫的!”曹霸火爆脾气起来了,简直是丢大人了。

  “穷寇莫追,谁知道他有没有后手,何况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听他话语,嘻,敢算计我宗弟子,四大家族看样子是不要存在了比较好!”

  子乐拦住了怒火中烧的曹霸,阴森森的笑道,在这个世界,世家和家族弟子永远是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此时萧厌早已捏碎了了保命玉牌逃了出去,整个人到现在还懵逼的。

  师傅老人家不是早已算计好要利用销售迷仙丹引得沧海唯一宗弟子过来,便趁机在秘境之中一把抓住他们,夺取他们的根基,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怎么见到两个吃奶的小娃娃就跟老鼠见了猫一般,逃的也太贼快了,仿佛不逃,要死那一般。

  “他们不是一般的吃奶娃娃,乃天骄!”

  “天骄怎么了,不就天赋好些,又不是没斩杀过!”

  “井底之蛙!他们可不是你曾经接触的那些天骄,他们乃上天为之骄傲的儿子,天之骄子!”

  “哼,师傅!那不更好,正好夺了他们的根基,肯定比一般沧海唯一宗弟子根基好得多!”

  “呵呵,不谈他们的祖辈瞬息便能感应讲你灭了,就本身而言,你不是他们之对手!”

  “哈!怎么可能,太吹了吧!不就一奶娃,凭借天赋好,家世好,可这不代表他们战力也高啊!”

  “他们生来体内便有天赐神通种子,有神通护身!”

  萧厌沉默了。

  神通无高低,法术有贵贱!

  他凭借领悟了一门玄品低阶法术硬生生斩杀道基之境修士。

  法术或者武术,拳意还是剑意,并非是给你躏杀低阶修士或者同境界斗法,本就是以弱胜强之法门。

  虽然一力降十会,然而,就如懂得搏击之术,武术之人,往往可以战胜比之更高更强之人。

  而神通种子更是在这片世界属于bug般的存在,无需领悟,便可施展,并可以借此感悟神通之中蕴含的道。

  “呵呵,这片世界可真是不公啊!”萧厌沉默了良久吐出了一句真理,“若如此,上天不公,我必灭天!”

  然而他却忘记,他也属于被人嫉妒的一类人,更是忘记了,上天从来不曾亏欠任何人,亏欠的永生是众生。

  

第七章 落慌而逃的大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