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青阳派

  一个仲夏的上午。

  青阳派的掌门人玄极子,正立在缥缈峰顶谷神宫门前的千年古松下,若有所思地眺望着山下云雾缭绕中的奈何城。只见他一身竹绿道袍,头上高挽着一个黑发道髻,面色白里偏黄,双目深邃清亮,八字短须如漆如墨,一副仙风道骨。

  奈何城,位于大华朝的东海之滨、大江之畔,是地位仅次于国都神京的四大要隘名城之一,更是一座闻名遐迩的山海之城,因盛产丝绸、茶叶、珍珠和陶瓷而著称,富裕和繁华程度不亚于神京,引得大华国中原腹地的人才纷纷向这儿涌来,商贾巨富络绎不绝,时人称之为“孔雀东南飞”。

  从奈何城出发,向东不到两百里,就是苍茫无际的浩瀚大海,海面上是浪涛掩影的万千岛国,浪涛下是不甘沉默的东海龙宫。

  向北一百里外,是这片大陆上最长最阔的万里大江。大江的源头,起于大陆西侧的通天高原,传说那儿峰峦如聚,冰川林立,雪山连绵;在太阳的照耀下,高原上的冰雪融为溪水,聚溪成流,汇流成江,汹涌东流。先曲折地盘转于天族大刑国的峻山深谷之间,吸纳了刑天险地的急涛险浪。然后绕过紫阳山脉北侧,劈开紫阳山脉与北幽诸山的连接,一泻而下,向东奔去。沿途又汇集了蛮族大荒国的无数洪流和巫族荆山楚水的十数条江河,一路咆哮向东,最后斩断青阳山余脉的北脚,跃入东方大海。

  奈何城东面,是层峦叠嶂的青阳山脉,共由大小七十二座山峰组成,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灵虚峰、缥缈峰、妙门峰、飞云峰、凤鸣峰、梅香峰、落霞峰、望海峰和射日峰这九座,群峰向东连绵一百余里,直入大海;支脉从凤鸣峰折而向北,落为丘陵,末抵大江。

  青阳山主峰灵虚峰是青阳山脉的最高峰,坐落在奈何城东北五十里外,巍峨高耸,险峻无比。世人传说,灵虚峰顶上能够夜听天人耳语。

  关于灵虚峰的神奇传说数不胜数。传说原先并无此峰,本朝开国之初的一个夜晚,奈何镇里的百姓忽听得震耳欲聋的爆裂声,脚下的大地震颤,房屋抖动不停。人们疑为天下未安战事又起,寻声向东北望去,只见青阳山中,一条明亮耀目的火龙从群峰之中破空而起,翻卷盘升,直冲云霄,火龙的上空黑云翻滚,爆破声轰裂声不绝入耳,但远近并没有看到军马车炮。天亮之后,火云随着暗夜散去,一座红彤彤的峰顶赫然出现在周围翠峰碧顶的拱托之上,顶上还飘着一团圣洁的白云,白的耀眼刺目;白云如冠,四周却是碧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接下来,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片如冠的白云徐徐扩展开来,不一会儿就弥满了奈何镇的天空,都说朝云暮雨,那片朝云却是没等到中午就飘下了霏霏细雨,天空山色在如织的细雨中模糊起来,变得满目迷茫。雨虽不是很大,却是很缠绵,一下就是七天,这在素以少雨多旱的春天是极为少见的。等到霁开云散之后,人们再放眼青阳山诸峰,群峰如玉山头现,却再见看不到那座彤红色的巅顶,细细寻找,群峰中间多了一座如塔如柱的青翠峰顶,与周围的诸峰一样,秀色宜人。于是,天降奇峰、造化垂青的传说不胫而走,灵虚峰诞生了。

  灵虚峰北面三十里外,有一条深渊万丈的幽冥谷、谷中有无数道深不见底的幽冥洞。这幽冥谷底的深水寒渊,连通着波涛万里的东海汪洋;而那些深不见底的幽冥洞里,则寄居着各种各样的妖魔怪兽,传说它们通过千回百转的幽洞,最后能通向地下的冥界地府。

  大约在三百年前,青阳山来了一位青衣道人,自云来自西方道家宝地紫阳山,因见这山中,奇峰怪石林立,悬崖峭壁如削,黛玉青岩如画,轻溪飞瀑似练,鹿走鹤飞,猿啼凤鸣,苍松翠柏随处可见,奇花仙草遍生山川,深涧绝谷数不胜数,暗渠幽洞比比皆是。遂决定留下,在此选峰造观,筑阁砌殿,初建了一阁一殿一峰门,创立了道真功夫的东方一脉——青阳派。青衣道人自号青阳道人,时人皆尊称他为青阳真人。

  青阳派首阁灵虚阁,就砌筑在这灵虚峰顶,乃坐化修练之宝地,据说能上拜天神,诚谛天意,坐化飞升,仙游天界,所以又被世人和后代弟子们称为通天阁或飞仙阁。

  奈何城东门二十里外,有青岩石峰一座,曰青鬼岩,原本怪石嶙峋,突凸险恶,攀山之人多受阻或受伤于此,青阳真人一剑劈去,削壁成门,易名妙门峰,遂成为大华国凡人百姓登山的必经之路,更是后来的诚男信女们学武求道、拜阁谒灵的第一座山门。

  缥缈峰界于妙门峰和灵虚峰之间,青阳山脉由此峰陡然崛升,耸入云间,山峰有阴阳两顶,云气缭绕,云海雾松,宛如仙境;春观百花秋望月,夏听清涛冬赏雪,一年四季,美不胜收。青阳真人就在这云山雾海之间,建造了主殿谷神殿,取意“谷神不死,是谓玄牝”,意思是说生天地养之道是永恒长存的,这才是所说的孳生万物的根源。

  青阳派源自紫阳派,算是一门同宗,一花开两枝,如今经过三百年的传承发展,早已是花开灿烂,芳满世间;与紫阳派相比,青阳派是后起之秀,虽然不如紫阳派古韵浑厚,声名落逊一些,但实力也已经不相上下了。当今天下,紫阳山、青云山、青阳山和青城山,并称修真界的四大圣地;在江湖上,青阳派也算是前三甲的名门大派了。

  一阵南风吹来,万里长空如洗,向西望去,不但奈何城清晰可见,还能望见大华国的千里沃土,如画江山;再转眼向北,极目远眺,但见滔滔的大江变成了一条细长的银练,在天边飞舞。

  昨夜自己夜观星象,但见紫微星红光闪动,大华国的国运闪烁不稳,天下的修真界和武林,也许又要面林一场动荡和浩劫了。立身峰顶,不由地悲悯长叹,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

  当年,大华朝的开国祖爷高祖皇帝,起兵于田垄草莽之间,崇道尊儒,上乘天意,下顺民心,广结天下英雄豪杰,联合中原武林正派,除暴安良,驱逐戎蛮,复我华夏,打得南面的大荒诸国俯首称臣、北面的大幽国败退戈壁、西方的大刑国偃旗息鼓、东边的千岛诸番毁舰销金、东海蛟龙退守海底、世间诸魔龟缩地下。天帝俯察下界,见天下清平,神心大悦,遂于这东海之滨、大江口岸、青阳山中,造化奇峰灵虚一座,上启通天之道、闻达天神,下锁地府幽门、控锁诸魔,东威岛国蛟龙,南摄万里大荒。高祖遂于这青阳山脚下,筑奈何城一座,遣其亲信、义子、镇南将军李牧,在此开衙设府,封宁国侯,尚小公主许筱竹,世袭镇守,与另外三座要隘名城四方同镇,八荒咸宁,共保大华朝的太平天下,这宁候府已传了十一代,至今有三百余年了。

  高祖之后最初的几代君王,尚能体恤大华朝立国之不易,以功为守,积极进取,开疆拓土,华夏繁荣。然而后代子孙,自恃天命归我,江山险固,渐渐滋生了骄恃之心、懈怠之意,依江山之险而怠于战,居天下之安而忘于危,贪欢安逸梦,醉卧温柔乡,为政不勤,王道废驰,天威渐失,民声怨沸。

  如今,西面的天族大刑国假借天威神笃、横行霸道,东面的千岛诸国和东海龙庭阴奉阳违、蠢蠢欲动,南方的蛮族大荒诸国更是多次兴兵作乱、侵扰我华夏、欲问鼎中原,北方的魔族大幽国则是屡屡犯界、铁骑扰边。这天下的形势岂能让人不担忧?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国若战乱,万民何安?作为凝聚大华朝国运民魂的道真圣地,作为国人习武修行的紫阳青阳山阁,必然会率先受到异门邪派的侵扰冲击和蓄意攻掠。

  幸有紫阳山的祖师爷青衣道尊,虽然身飞天界,但悠悠心中仍然不忘后代子孙,他思故国,忧子民,灵眼如炬,慧通天宇,下凡点拨,紫阳派遂于三百年前,选派当时弟子中最杰出的青年才俊——也就是后来成为自己师祖的青阳真人,不远万里来到这东海之滨的青阳山,开创了道真武学的东方大派青阳派。如今两派在江湖上互成犄角,互相照应,逢事同进共退,占得了很多的天时、地利和人和的先机,紫阳山作为江湖第一大派的地位,至少从表面上看,还是无人能撼动的。

  但是,江湖上早已暗潮涌动,他隐隐地感觉到,一场血腥的大戏、也许会延续上十几年乃到几十年的多幕大戏,即将要拉开序幕,留给他继续准备的时间不多了。

  当年,师祖青阳真人创派之后,执掌了一百五十年,致力于筑阁造殿、修身善为、传道弘法,一改入门必须出家、出家不理俗物的沉法旧规,创建了炼道修真九阶之法,广收俗世记名弟子,传功育人,造福世间,最后留下一部《青阳修真秘典》,传掌门之位于自己的师傅冲虚子,化羽飞仙而去。但师祖的嫡传弟子却只有两位,显得人丁单薄,香火不旺,这也是师祖的顾彼失此的最大遗憾,所以飞升上仙之后只传下了两脉。那位师叔冲武子武学天分极高,为人刚正,但性格略显孤僻清高,不喜俗间事物,师祖就将青阳山脉东北的望海峰,连同海边紧邻的射日峰和斩龙台分置于他,旁为犄角。至于发扬广大道真功夫的重任,青阳真人就交给了自己的师傅冲虚子,嘱其广传香火。青阳真人为两名弟子设下了血盟禁制,令他们同力协心,内守幽冥涧谷,外镇东海蛟龙,两脉一派,一主一从,合传共辅。冲武子一脉有时也被江湖上称为青阳派小宗。师傅冲虚子虽然明了师祖的心愿,但也知道选徒授业首在资质、重在人品,于是精挑细选,宁缺勿滥,在位一百年,也仅收了四名嫡传弟子,依次取名为玄松、玄竹、玄菊和玄梅;师傅将“谷神殿”扩建为“谷神宫”,又着手在飞云峰、凤鸣峰和梅香峰上新建了三座殿观,分置给大弟子玄松、三弟子玄菊和小弟子玄梅修真研武。飞升之前,冲虚子命二弟子玄竹继承掌门之位,直接执掌原先三峰上的一阁一宫一妙门,统领青阳派,让身后四徒和望海峰的首座师侄玄雷,一起焚香盟誓,并留下血盟禁制,令五人同心,共传青阳派香火。玄竹掌门乃自号玄极子,玄松玄菊玄梅和玄雷则分别取道号为玄云道人、玄鸣道人、玄梅道人和玄震道人,世间信徒和追仙族们则结合他们的身份地位和个人情趣,分别尊称为玄极子、云中子、鸣公子、梅仙子和雷震子,五人倒也欣然接收。

  自从接任掌门之位以来,玄极子一直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生怕辜负了师尊苦心孤意的培养和重托,也怕辜负了大师兄的避位让贤和对自己的鼎力支持。多年以来,一直按照师尊的嘱咐,椐据师尊留下的《青阳修真秘典》第三卷‘修为篇’中的记载,用九阶炼道修真秘法来指导,传承发展青阳派,炼化修真有缘人。他广揽天下英才少年,精选弟子,传道修真,习武练剑,传功求法,精炼丹丸,研制神器,飞升功力,可谓不辞辛劳。但是,他自己仍然还不满意。因为最重要的是,弟子辈里还是缺少先天根基好的天纵之才。

  “师尊!传讯阵里传来异讯,幽冥谷中的晃荡石动了,还伴随着异响。”

  十岁的年幼弟子梁青山清亮的禀报声,打断了玄极掌门的沉思。

  “晃荡石动了?”他急问。

  “是的!师尊!”

  “我去看看!”

  说罢,他急忙返身向宫内走去。

第1章、青阳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