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百变离陌刀

  缥缈峰左侧有一座青秀的山峰,名曰凤鸣峰。

  凤鸣峰上有一座道真殿观,名曰静笃殿,乃青阳派的上一代掌门冲虚子在位时所筑。

  静笃殿百步之外有一座金石彻筑的习武阁,名曰金刀阁,乃凤鸣峰首座鸣公子自行彻筑。阁内有一间宽阔的制器堂,其中的一面墙上有一对窄小的窗子和扉门,一如往常地紧闭着;其余的三面墙则窗门全无,但内墙全都雕饰着金赤交辉的壁画,左边一面墙上雕满了金刀铁马的骑士,右边一面墙上雕满了金盾长矛的甲兵,对面墙上则雕刻着火炉赤焰、红星紫烟、彤山丹矿和焰火熊熊的画面。人立在室内,如置身于战场和冶坊之间,一派雄武火热的气象。

  鸣公子正端坐在室内的一张石几前,给大弟子商青田传授制器之术,准备打造一口百变离陌刀。

  这位首座鸣公子,与其说穿的是一件道袍,倒不如说是一件白色长袍,丝质轻盈飘逸,神态也更象一个年轻些的文士;只见他面色白晰无须,方脸细眉,眉目间透着些淡淡的文雅;腰间挂着一管紫铜色长箫,更增添了他的儒雅之气;但是他双目炯炯有神,严峻犀利,庭角饱满,一望就知道是一位功夫高深莫测的炼家子,尤其是腰间与长箫并挂的那口宝刀,金色的刀鞘上镶着红豆般的玛瑙石,光芒隐隐闪耀。恭立在旁边的弟子商青田,是一个年方十七岁的少年,生得身材高大,阔脸高鼻;一双浓眉大眼中透着庄稼人特有的憨厚与诚实;一件相似的白色长袍穿在身上,却一点也遮不住他那健壮的骨胳、结实的肌肉和麦色的皮肤所透射的勃勃生机,尤其是那一头浓黑漆亮的头发,处处展现着少年人无限的青春与朝气。

  “兵者,武之器也;法者,武之术也;兵法者,器术也,械术也,制器之术也,乃修真炼体之人死生之倚,存亡之本,所以,不得不精研深修也!这几句至理明言,源自上古秘笈《蚩尤功法》散传下来的断简片言,说得正是制器的重要性。世间制器之术,大概分为水法和火法两大类,为师我苦心孤意,潜修金石火炼之法,以三味真火炼钢、三元真气塑刃,终于修成这‘点石成金’之法术。今天就将这术法传教给你,你要眼观心记,意感神识,精修苦炼,早日融会贯通。”

  青田心怀敬畏,诺而应道:“弟子定当尽心竭力,勤修苦炼,早日融会贯通!”

  “‘点石成金’是我道家修真派火法制器当中最为重要也是最为绝秘的一技,各门各派入手不同,具体的修炼方法也各有所异。”鸣公子接着往下讲。

  “打造刀枪剑戟这些利刃,离不开金铁精钢;冶炼金铁精钢,又离不开山岩矿石。‘世上山岩千万种,唯有丹霞石最红。’这句民谚说的丹霞,就是我们后山之中一座叫丹霞的山峰,又名落霞峰。当今世俗之人,只知道我们丹霞峰出的丹霞石在红石当中最红最美艳,被雕琢研磨成了时尚之物争相佩带。其实在修真习武界,丹霞石还被奉为与紫水晶、红玛瑙和碧天玉一样的四大能量石,是修真炼气、增元续能的珍贵之物。所以,我们青阳山的丹霞石被世人争相炒作,据说最纯的丹霞石已价比白银黄金,故而被称作‘血金’。如今,我经过十几年的冶炼试验,又发现了丹霞石一个更为神奇的用途,这丹霞石还是世间冶炼金钢、制器炼刃的最好材料。”

  “世间冶炼金钢打制兵器的过程,通常来说是极其复杂的,方法上也很难把控。先要用炭火烧灼山石,直至石熔精流,凉精成金;接着要趁金钢热软之时,把它打造成兵刃;最后磨其锋,利其刃,兵器才成初形。这其中,需要上百人去采掘矿石,上百人去挖掘煤炭,十数人烧灼冶炼,十数人锻造磨研,时间上也要耗费一年半载的,要耗费庞大的人力物力和很长的时间。”

  “为师今天要教你的这招‘点石成金’,学会了就简单多了。我先演示一下给你看。”

  只见师尊鸣公子取出了一条三尺长一尺粗的红色六棱的丹霞石,放在地上一张更长更宽的金晶玉格箅上,金晶玉格箅下垫了一个直径三、四尺多的青陶玄晶盘。接着拿了八个小石子,口中默念法诀,在其四周摆了一个八卦炉形结阵。然后盘腿坐在九尺之外,面朝丹石,低首垂眉,左掌抚按在胸口,右手中指食指指着丹霞石,口中念念有词,就见一道火光从手指倏然射出,然后源源不断地射向八卦炉结阵内。不一会儿,丹霞石红芒四射,映照得结阵炉内一团赤红,结界之外却是空淡分明,仿佛有一层透明的水晶玻璃罩,将石子布置的结阵炉内炉外分隔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约莫半个时辰后,就见丹霞石熔化出滚烫的赤色精钢汁,精钢汁通过金晶玉格箅溢流到下面的青陶玄晶盘里。又过了半个时辰,箅上渐渐剩下了一个形体萎缩的暗红色蜂窝状虚烬柱,石透精尽了。鸣公子收起三昧真火,隔空取物,将金晶玉格箅连同上面的矿石余烬柱托到结阵炉内的上方,悬在半空中,输出一道真气托住,遂坐下稍事休息。盘内的精钢汁开始冷却固化,渐渐固化成了盘底一小片灼红的金钢薄片。

  “你坐到我身边来,我现在传你炼制的秘法口诀。”

  青田急忙盘腿坐在了师傅身边,竖耳谛听,听得师尊诵念完后,自己在心中默念了三遍。

  “记住了,师傅。”

  “好,你现在学着我刚才的样子,口中默念仙诀,把你的三元真气输入八卦炉阵。”

  鸣公子再度左掌抚按在胸口,右手中指食指指着盘内灼红的精钢片板,口中念念有词。

  青田如是而做,又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听见师傅道:“好了,你的三元真气已经输入进去了,现在开始仔细盯着我,跟着我学制器之术,重点观察我的手形变化。”

  鸣公子的手形开始变化,阵炉内的精钢板条开始随着师尊的手形叠合在一起,像一块赤光闪闪的红泥一样在那边变长、变细、变薄、变亮,红芒也跟着由红变白,由暗变亮,最后变幻成了一把修长锋利的剑形刀。师尊又挥动手指不停地削磨,炉阵内的剑刀越来越亮,明光闪闪,白芒耀眼。

  “好了!”鸣公子最后喊了一声,停了下来,盘坐在那儿,颐养心神。青田扭着看去,只见师傅满面红亮,额上细汗如珠。

  总计才用了两个多时辰的时间。

  “记住了,此炼制的秘法口诀,以后你独立制器时要一连默念七七四十九遍。默念时,一定要一心一意,意由心生,念由指传,意念最为重要。要用心念,用意念,用气念,一遍要比一遍专,一遍要比一遍快,意专而成刃,气快而出锋。从今日开始练习,每天要坚持连续默念一到两个时辰,四十九天后,意念方能塑形,物形初具;再练四十九天,意形才能变幻随心,方成大器;第三个四十九天之后,意气终能磨器成刃,刀剑成真。”

  “弟子谨记了!”商青田躬身道。

  “另外,你一定要记住刚才点化过程中我手势指形的变化。以上就是我凤鸣峰‘点石成金’的玄妙之法,你可记住了?”

  “弟子愚钝,法诀已熟记于心,只是这指形变化玄妙,弟子只记了个——只记了个大概,尚不娴熟。”

  青田生怕师傅责骂,心里慌慌然,嘴上就有点迟钝。

  “这指形变幻过于复杂,你一时记不全也属正常,我以后再教于你。”鸣公子说着,脸色突然间一板,肃然道:“此丹霞石之妙用,虽青阳山诸峰之人皆明了,然此‘点石成金’之奇术,乃我凤鸣峰独创的绝法密技,不得对任何人泄露半字,否则,身同此物。”

  话音未落,抬手向着刚刚炼制的新刀遥展五指,好一招隔空取物,只见倏然间明光一闪,青田都没有看清楚刀是怎么飞过来的,刀柄就稳稳握在了师傅的手上。鸣公子擎刀一挥,只听“铮”的一声脆响,身旁一柄铜杖已被斩为两截,接着“当啷”一声尖鸣,半截铜杖跌落在地上。

  青田震惊失色,心中大骇,惊道:“弟子定当谨记在心。”

  “好了!你去拿开窗外门外的石子,替我解除这阁室的结界。”鸣公子吩嘱道。

  “是!师傅!”

  原来鸣公子为了一心一意最快地炼出最好的兵器,竟然做了两重的结界:里面的小结界为炉,结火,内炼器刃,约束自身的三味真火内炼,不致火热外飞烧人灼物;外面的大结界为罩,结境,屏罩整个金刀阁制器堂,既屏蔽内气防外泄,更是防止外界的干扰。

  结界一解除,鸣公子立即听到了一个急切的秘法传音遥遥回响。

  “三师弟!你在忙什么呢?总是不在界内?离你最近的幽冥谷中,晃荡石有异响,你速速派人前去察看一番。得情速回!”

  “青田,这把崭新的‘百变离陌刀’就归你了!”鸣公子道。

  “多谢师傅!”

  青田高兴地说,不由地心花怒放,喜悦之情刹时绽满了青春的脸庞。纵使他平时沉默寡言,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也掩饰不住自己兴奋的心情了。

  “刚才炼制时,我特意让你输入了你自己的真气,因此你的神识已经能控制其刀气了,但还需要在日后多加玩味摩娑,以自己的真元真气来温养它,才能运用自如。我现在再传给你这把宝刀的封印法术,以后你遇到功力高强的三界生灵,只要你以此刀击败对方,让对方外泄真气或真血,你就可以将其封印入宝刀中了。”

  “多谢师傅!”

  “这封印法诀你听好了:百变离陌,谁敢不臣?禽兽妖魔,鬼怪精魂;斯是汝室,唯吾德馨!收!”

  “弟子谨记了!”

  “刚才掌门师兄从缥缈峰传来秘讯,说是听到了幽冥谷中的晃荡石传有异响,你速去察看一番。就带着这把新刀去吧!”

  鸣公子说着,把刚刚打造好的这把百变离陌刀递给了他。自己这个弟子,虽然天生的窍心善感、纳言好悟,是块修真悟道的好材料,但物极易反,太宅了也不行。因为偶然想到了这些,就借机让他去历练历练,也考验考验他独立处事的能力。

  “幽冥谷,地貌奇特复杂,天侯变幻不定,遇水你就贴着水边往宽处行走,切记逢洞莫入,一直到见着一座状如缥缈双峰的‘东始山’后,你就会看到‘晃荡石’了,不用去登‘山’攀‘石’,你只要看一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异人异物异象记下来就行了。然后立即回返!一路小心!”

  “是!”

  商青田恭身接过来,把自己原先的那把沉钝不利的普通钢刀换掉。

  “速去速归!”

  鸣公子盯嘱道。

第2章、百变离陌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