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吃喝拉撒,沙扬娜拉

  “我要修炼,别让人打扰我!”回到馆舍,许三更向小待女泡泡交待了一声,便迫不及待的奔向后院。

  小待女咬着嘴角,一脸疑惑,她深知自家主子在质子山排名倒数第一,何曾如此用功!想到主子修行突飞猛进,居然能打败石昆,把她救回,还把石采云抢了过来,越发觉得惊异。

  后院,许三更盘腿坐在院当中的菩提古树下,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刚才系统给的小盒子,揭开盖子,一颗通体洁白的丹药,出现在眼前。

  望着表面圆润、隐显玄光的聚灵丹,许三更微微一笑,嗅了嗅令人心旷神怡的异香,舔了舔嘴唇,一口将之含入嘴中。

  “好吃!”聚灵丹一入口,香甜无比,微带冰凉之意,许三更从未尝过如此滋味。

  片刻之后,一股温热的精纯能量,直接从嘴中冲进了体内,顿时,许三更身体猛的一颤。

  脸庞平静,许三更默运金刚葫芦诀,双手快速的结出聚灵手印,双目微闭,呼吸逐渐变得平稳。观照命宫,聚灵丹那股强大的精纯药力,顺着经脉,进入命宫,化做浓郁的灵气云雾。

  天霸本来静静躺在命宫的云雾里,这时猛然站起,很兴奋的噜噜叫了两声,张口小嘴,又开始疯狂的吐吞灵气。

  许三更的头顶也随之现出漩涡,开始疯狂吸收四周的天地灵气,小小的后院,平静的空气忽然猛的波荡了起来,无数道各色灵气,从空气中渗透而出,源源不断的钻进许三更的身体之中。

  “天霸好像长大了一些啊?”许三更发现命魂天霸神猪与下午修炼时相比,大了不少。

  因为聚灵丹,命宫的灵气不知比下午修炼时浓郁多少倍,天霸很快吃饱了,开始消化,没过多久,天霸便拉了,拉完又开始吃。

  就这样,吃了又拉,拉了又吃,反复循环二三十次后,命宫灵气终于变得渐渐淡薄,聚气丹药力慢慢消失。

  而天霸猪的身体,此时却是大了一倍不止,肚皮圆鼓鼓的,有了几分天霸之气。

  许三更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现在应该算灵者中境吧!”感受到体内充沛而精纯的能量,许三更忍不住长啸一声,久久不息。

  起身站起,来到井边,清洗了体表炼化灵气时排出的杂质后,更感神清气爽,许三更悠然自得的走出后院。

  此时已是第二天黄昏,不知不觉间,一天就要过去。

  “殿下,你炼完了,吃饭吗?”小待女过来问道。

  “不吃,我出去走走!”许三更发觉自己还是不饿,修炼者服气为食,几天不吃饭,很是平常。忽然又想起什么,问道:“石采云呢?”

  而此时,石采云正在馆舍的某间屋内暗自后悔,“昨天不知为何,自己就鬼迷心窍,跟着这小子来到这里。”她虽境界不高,但毕竟是黑山天池的族人,而石昆是黑山天池宗主的六公子,想到昨天自己非但没帮少宗主教训许三更,还被小子又搂又抱,不禁又羞又愧,又急又恼。

  “采云,做什么呢?”正在这时,许三更推门而入,笑嘻嘻的说道。

  “啊欧!系统提醒,这女子想揍你!”

  “你玛!”许三更一惊,马上默运男神之气。

  石采云正想给许三更一巴掌时,忽然又闻到那种香味,仿佛是来自天际,带着无穷的诱惑直达她的鼻息,进而弥漫了她的神经系统,最后一丝清明被这味道瓜分殆尽。

  石采云两眼迷离,看着许三更就像是溺水之人看到了一截漂浮的树干,张开双臂,紧紧将许三更环绕起来,生怕自己失去这唯一的依靠。

  许三更搂过她的水蛇般的腰身,向大床上倒去。

  随着许三更灵力修为的提高,今日男神之气诱惑力更强强烈,此时石采云已近疯狂,但许三更却是不想做种马。

  许三更直起身,坐在了石采云身上,石采云想起身,但是被许三更一伸手摁住眉头,狠狠的摁下去,如此反复,石采云再无力气起身,只是伸着舌头,舔舐着香唇,活脱脱一副被下了药的样子。

  “我靠,虽然身材比不上小白鹅,但也算不错了,那种熟女的味道啊!”

  许三更痴痴地看着这个比自己大好多的女子,半晌,直看得石采云的粉项红得像煮的虾儿一般。

  石采云闭起双眼,缓缓解下衣袍,细腻如霜的脖颈,弹力十足的柔软,精致圆润的肚子,平坦微隆的小腹,便渐次展现在许三更面前。

  饶是许三更故作镇定,此刻还是看得呆了,不由咽了一口口水。

  “啊欧!系统提醒,花看半开,酒饮微醉,此中大有佳趣。若至烂漫酕醄,便成恶境矣。”

  “我靠,对,不种马,不装逼!”想起自己来到新世界后的誓言,许三更压住一身欲火,猛吸一口气,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来,跑了出去。

  走出馆舍,许三更漫无目地的乱走,天边还飘着几丝微光的云,不时有婆罗浮图的待者从他身边走过,许三更躁动的心慢慢恢复平静。

  陡然,一道阴冷声音从侧方林中传来。

  “刘武,看不出来,扮猪吃虎啊,是你把石昆打伤的?”

  许三更愣了愣,他差点忘了,自己是梁国四皇子,名叫刘武。

  转身望去,看到林中立有一少年,十六七岁,生得眉目清秀,但却面色苍白无血,像是发育不全的模样,看神气像是比许三更大,看身材又似比许三更小。

  “燕国质子,萧森!”许三更脑海中浮出了一个名字,此人天赋不凡,已入灵师境,在本届质子中,也排在前五十位,燕国与梁国为世仇,而黑山天池宗门与燕国相邻,自己天天被石昆揍,恐怕背后的主使就是这个人。

  “正是小爷我,怎么,想为石昆报仇?”许三更微微一笑,淡然说道。

  “你还不配!”萧森冷笑道:“十年很长,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十年?小爷可不会在这里待十年!”许三更笑了笑,道:“三月之后,本殿下要成为婆罗浮图门下,到时我会派个人来质子山,天天伺候你。”

  萧森冷声道:“你这种废物,连灵师都不是,还想成为婆罗浮图门下!别以为打得过石昆,便不知天高地厚,你在这质子山三百多个质子中,依然是倒着数的!”

  许三更摇了摇头,道:“爷过几天会去找你比比,现在还要散步,别他玛的骚扰小爷!”说完,慢慢悠悠打道回府。

  萧森狠狠的盯着许三更的背影,恨不得吃了他。

第五章 吃喝拉撒,沙扬娜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