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三更遇色戒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挑逗。莫道不消魂,帘卷山风,人比麻花瘦!”

  许三更沿着山间林道,闻着昙花清香,慢慢悠悠往回走,脑海陡然蹦出语文课本名句,自我感觉很是良好。

  倏然,又想起爸妈了,不由皱起眉头。他可不是死后才魂穿到这个世界,而是晚上做着春梦,迷迷糊糊就穿过来了,想起还有几天就要高考,喜忧参半,喜得是不用参加,忧得家人担心。

  “啊欧!提醒宿主:不必担心,地球方一日,此世己千年,你完成系统任务后,可以回地球,还能参加高考。”系统发现了他的心事。

  “我晕!还要参加高考啊!”许三更又是喜忧参半,要知道,他除了语文能考满文,数理化、生物、外语都是渣渣级的,而父母还非让他学理科,说是让他长大当医生。

  “既来之,则安之!不想了,活在当下!”许三更向来心大得很,又哼起了歌:“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我们爱你。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格叽,聪明伶俐,一休咖……”

  快到馆舍,看到门前静立一圆头虎脑的小和尚,记忆中没印象,看样子与他差不多大,穿着质子山待者袍服。

  质子山待者都是婆罗浮图的外门弟子,与他的小待女可不一样,名义上是伺候他们,可也是监视他们。他们这些质子,不管怎么说也是人质,婆罗浮图为控制各方势力的手段。东土大陆,佛、道、魔三教鼎立,如果某方势力把质子送到这里,就表示信奉佛法,会得到婆罗浮图的保护。

  “小师父,有事吗?”许三更施礼问道。

  “请问公子可否是梁国质子?”小和尚恭恭敬敬回礼,声音虽稚嫩,派头却老成。

  许三更点了点头。

  “请问公子,黑山天池质子的待女是否在你馆舍?”小和尚又道。

  “原来是为石昆打抱不平来了!你玛!老子天天被石昆揍时你们不管,我揍石昆却这么快跳出来!”许三更心头火大,眼珠一转,义正严辞的信口胡诌道:“石采云是自愿跟我的,因为石昆经常虐待她。”

  “公子不要误会,只要不触犯质子山戒律,你们质子间的私人恩怨我们不会管,我来此是向施主讲经的!”小和尚双手合什,认真说道。

  “讲经?”许三更懵了十几圈后,反应过来,道:“小师父,先请进,里面说!”

  许三更引小和尚来到馆舍客厅,让泡泡给小和尚倒了杯梁国花茶,问道:“小师父怎么称呼?”

  小和尚答道:“小僧法号色戒。”

  许三更闻言心中一乐,忍住笑,正色道:“好名字!敢问色戒师父有何指教?”

  色戒起身合什,道:“佛言:情色不净行,迷惑失正道;精神魂魄驰,伤命而早夭;受罪顽痴荒,死复堕恶道。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我擦,这是来的哪儿一出啊!这是要劝我当太监吗?不装逼,不种马,不等于不能喜欢小母马啊!”许三更望着圆头虎脑、摇头晃脑,萌萌达如聪明的一休,嗡嗡讲经如八十岁夫子,刚过青春发育期,法号色戒的小和尚,心头又懵了十几圈后,小心说道:“你和我讲这些没用啊,我还是处男!”

  色戒闻言一愣,疑惑的看着许三更,道:“今日黑山天池质子,太易宫质子,金虹教质子都到监事堂指认公子,说你在荒淫无耻,整天偷看女质子洗澡,强奸别人的待女,要监事堂按戒律,送你入黑狱!”

  “你玛,这几个倒数前五的渣渣,打不过小爷,又来诬陷。”许三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火冒三丈,说道:“我懒得说这几个渣渣,石采云,你出来!”

  石采云扭着水蛇般的水桶腰,来到堂前。

  许三更道:“你告诉这个小和尚,我强奸你了吗?”

  石采云浪里个浪的亲了许三更脸一下,娇嗔道:“你这小家伙,人家让你用强,可你敢吗!”

  “阿弥陀佛!”色戒小和尚红了脑门,念起佛号。

  许三更让石采云先下去,向色戒怒道:“你们监事堂,前些日子,我被那几个渣渣打得死去活来时,不见你们管!好,要别管都别管啊!现在一听几个渣渣的诽谤之词,立马就来找我,还讲他玛的经,真当我梁国可欺不成!”

  “阿弥陀佛,监事堂也不会偏听偏信,这不是来找公子求证吗!”色戒有些明白监事房领班为什么派他来,这些质子们之间的事,监事堂那些上年纪的人精们能躲就躲,毕竟每个质子背后都有势力背景,麻烦的很。

  他从小便出家,诚实之人,不懂人情事故,真以为许三更是好色之徒,进门便要给许三更讲经,想学师傅一样度化别人,又当真是天真可爱的很。

  “比我大不了多少,偏装做曾经沧海的样子。”许三更内心觉得好笑,眨了眨眼睛,道:“色戒,我也给你讲两个故事,如何?”

  “请殿下指教!”色戒像个小酸儒,认真说道。

  “第一个故事:有个神名叫上帝,他用尘土造人,在鼻中吹入气息,就创造出了有灵的活人,起名亚当。但那时的亚当是孤独的,上帝决心为他造一个帮助者,上帝使亚当沉睡,然后取下他的一条肋骨,用它造了一个女人,名叫夏娃。当亚当醒来,上帝就把这个女人领到他面前。亚当深情的对夏娃说,你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所以,爱情是神授的!也是神圣的!”

  “第二个故事:有一位老太太,她有两个女儿,都嫁人了。她一个人生活,本来满清净、满快乐的。但她不是,每天都哭,所以,人们把她叫爱哭的老太婆--哭婆。有人就问她:老太太,为什么老是哭呢?她说:我的大女儿嫁给了一个做雨伞的人,每当看到太阳,我就为大女儿挂念,老是看到太阳,雨伞不好卖,她的生活怎么过呢?所以,看到太阳就会为大女儿哭。我的二女儿嫁给了开米粉店的人,我看到下雨,就为二女儿哭。哎呀,老是下雨,没有太阳晒面粉,米粉不好卖,她怎么过呢?你看,太阳出来了,我为大女儿哭,下雨了我为二女儿哭,我怎么能不哭呢?

  有一个师父就告诉她:老太太,不要这样想,以后见到太阳,不要想大女儿,想二女儿,噢,太阳出来了,米粉晒的很多呀,可以赚钱了。下雨再想大女儿,噢,今天下雨了,雨伞的生意一定很好啊!老太太真的就这样改变了观念,有太阳就想二女儿,面粉生意很好,她欢笑;下雨就想大女儿生意好,也欢笑,从此不哭了,从哭婆变成笑婆。

  色戒,你对情色的态度就像哭婆,而我却像笑婆!咱们还年轻啊,不要把什么都看得那么坏!”

  听许三更讲完,色戒明亮的大眼睛出神入化般看着厅堂半明半暗的烛火,又转头望向面前这个白白净净,笑笑嘻嘻的许三更,感觉有些郁闷。

  他本想向来到婆罗浮图这佛之净土的梁国质子宣讲伟大的佛法,感化超度这个在色欲苦海挣扎的苦命孩子,却没想这个家伙懂得比他还多,还唾沫星儿四射、语重心长的给他讲了两个高端大气的哲理故事,而且好像还很有道理,不由让他佛心微乱。

  “阿弥陀佛!”色戒起身向许三更施了一礼,宣声佛号,快步走出门外,发誓再也不度化这个巧言会辩的家伙。

  “殿下,这小和尚的光头怎么这么红!”小待女泡泡从后面跑了进来,好奇问道。

  许三更看着泡泡微挺的小胸脯有些感慨,叹道:“白里透红,与众不同!外焦里嫩,香气扑鼻!”

第六章 三更遇色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