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斗金坊

  胖子被赵星寒拉着走了好远才回过神来,收起自己一脸的痴汉像不解的看着赵星寒:“赵哥,那不是你的女神吗?你怎么不多说说话呀,走这么快干嘛。”

  赵星寒看着胖子嘴角的口水真的很想装作不认识他:“你能不能把你嘴角的口水擦干净再说话。”

  只见胖子用手一抹然后随手就在自己身上昂贵的锦衣上擦了擦手,赵星寒真想打自己俩巴掌,这么就认识了这么个极品。

  “赵哥快说说原因啊,是不是你又有了什么新的计谋啊。”

  赵星寒感觉要被烦死了随口说道:“听过欲情故纵吗?”说完也不管胖子的反应径直的向前走了。

  胖子还不知道赵星寒已经走了老远自己还在原地思考,突然像开窍了一般大叫道:“妙啊,妙啊,赵哥你真是个天才啊。”胖子转动眼睛才发现周围早已没有了赵星寒的身影,只有很多的路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议论,胖子脸皮再厚也招架不住这样的场景连忙追向赵星寒,边跑边道:“赵哥,等等我啊。”

  两人来到‘斗金坊’门前,看着人来人往的赌场都在想着这赌场一天能赚多少钱啊,胖子一脸的羡慕想着以后自己要是有一家这样的赌场,每天都数钱数到手抽筋,困了就睡在钱上面,想想胖子就笑出了声。

  “走吧,进去看看。”赵星寒率先走了进去。

  走进里面发现里面的人比外面的人多了几倍,真可谓是高朋满座。

  “哎呀,赵大少,李大少,今天怎么有空光临本店,快,找几个人来好好照顾两位少爷。”只见一位穿着火辣的女人脸上洋溢这热情的笑容往赵星寒两人走来,一件白色吊带裙露出一截光洁如玉的美背,一头乌黑的秀发用一根金色的发簪盘在头顶,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钻进赵星寒的鼻子,当真是风情万种。

  “是柳姐啊,我这不是想柳姐了吗。”赵星寒看着这位娇媚的女人,心中也是充满了敬佩之情。

  女人名叫柳媚,是斗金坊原主人慕温瑜的妻子,两人共同经营着这家赌坊,日子过的也是幸福美满。可他的丈夫在三年前消失了踪影,若是其他女子在得知这个消息可能会终日以泪洗面,而这位不过二十三岁的女人并没有因此消沉,她继承了这家赌坊,独自经营着这家赌坊,不过不得不说的是经过柳媚的经营,这间赌坊的生意可是蒸蒸日上,现在用日进斗金来说也不过分。虽然有些人来到这里不是单纯的赌博,但也可看出柳媚对这方面的才能,真可谓是一位奇女子。

  不过终归是个女人,还是掌握着一家日进斗金的赌坊而背后却没有任何势力的女人,所以经常会有人打这间赌坊的主意,当然也不仅仅是赌坊的主意,毕竟如此有才华且还不到三十的柳媚在帝都中也是有名的大美人。以前有他的丈夫慕温瑜那样一位武将高阶的人在,那些有想法的人也仅仅只能想想,可现在不同了,现在可没有人能守护她了,那些人便露出了獠牙向她扑来。

  可是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得逞,这其中便是有钱潇的原因,钱潇入股了这件赌坊,虽然是小股,但毕竟也是这件赌坊的老板之一,而钱潇的背后可不像柳媚没有什么势力,钱家可是帝国的大家族,钱家现任家主钱沉梁位列王国丞相,其女钱姿洛更是飞羽王国皇帝最喜爱的妃子,这样的势力让那些想打这件赌坊注意的人也只有铩羽而归。

  而至于钱潇为什么会入股这件赌坊而不是直接买下那就没有人知道了,这也是让很多人都不解的地方,毕竟以钱家的势力想要这家赌坊还不是手到擒来。

  “哈哈,赵大少真会说话,两位大少今天想玩些什么,我亲自给你们安排。”柳媚打着哈哈,这样的话她一天都不知道要听到几次,看着赵星寒和站在一旁的李帅心里却在想到:不是说这两位都被钱潇给赢了个精光吗?怎么还有钱来这里,看来是又从家里的得到的资金,果然不负纨绔之名。柳媚眼中隐隐闪过一道轻蔑之意,不过瞬间就消失了,再加上赌坊里人声鼎沸的,可能除了赵星寒其他的人都没有看见,其实若不是赵星寒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赵星寒加上对这类眼神看到的太多了,他也不会察觉道。

  自己这个名声还真是不太好啊。

  赵星寒还没有说话,站在一旁的胖子却是一脸嚣张的道:“我们是来报仇的,快把钱潇给我叫出来。”胖子虽然是个看见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人,看是他始终记着自己今天的目的,毕竟那块玉佩对他来说很珍贵,不仅是其本身的价值还是其代表的意义。

  柳媚看着胖子一脸嚣张的表情丝毫没有动怒,依然一脸笑容,道:“两位大少来的正好,钱大少刚刚才来,现在正在贵宾厅,我带两位过去吧。”柳媚即使知道李帅是来报仇的也没有丝毫隐瞒钱潇的踪迹,毕竟对于这三位大纨绔她都没有一丝好感,即使钱潇还是她名义上的合作伙伴。

  “这就不劳烦柳姐了,我们自己去就行了。”赵星寒说完侧过头对着李帅:“走吧。”

  看着赵星寒两人走向贵宾厅,柳媚心里有些奇怪:这赵星寒好想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的他是抓紧一切机会待在自己身边,可今天居然会拒绝我。

  不过柳媚也没有多想,反正自己对他也没有什么好感。

  此时的钱潇正和一帮以他为首的纨绔一脸郁闷的坐在贵宾厅里。整间贵宾厅里都只有他们六人

  除去钱潇剩下的五位青年,其中有两位站在钱潇身后的名叫钱程和钱景,都是钱潇的兄弟:另外还有一位身材消瘦,眼神阴翳的青年名叫黄耀辉,乃是户部尚书黄元忠的孙子,在他身后还有一个青年叫黄耀光,是黄家支脉的兄弟。

  “潇哥,赵星寒真的还没死吗?会不会是你看错了。”黄耀辉坐在钱潇的正对方看着钱潇,问道。

  “我亲眼看见他站在我面前,就离我不到五米的距离,你的意思是我瞎吗?我就算是瞎了也能看见。”钱潇语气十分愤怒,一脸不爽的对着黄耀辉吼道。

  “钱哥,你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也不愿意相信这件事嘛。”黄耀辉被钱潇骂的一脸的尴尬却还是陪笑道,可内心却很是不满:你瞎了都能看见?你瞎了能看见个鬼哟。

  站在钱潇身后的钱景看着场中气氛有些不对赶紧出来打圆场道:“钱哥,接下去我们怎么办,是不是再找个机会把他给。”就下去的话他没有说完而是做了个用手指在脖子上一抹的动作,大家也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钱潇点了点头,随后道:“他必须要死,我不相信他还能躲过一劫,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钱潇想起那天晚上路过爷爷书房时偶然听到爷爷和自己二弟谈话的场景,知道了爷爷正在密谋一件大事,钱潇很不服气,为什么自己明明是老大,可从小爷爷对二弟一直就比对自己好,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先给二弟,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只听二弟说。

  一次自己和二弟一起玩耍是,二弟不小心把爷爷最喜欢的花瓶给打碎了,当时自己觉得爷爷肯定不会再喜欢二弟了,爷爷一定会狠狠的打骂二弟,可是事后爷爷知道这件事时,二弟却说是我打碎的,爷爷没有问过自己是不是这样便认定就是自己做的,好像自己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当时自己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一件大事让他们刮目相看,不过自己得先学会隐藏自己,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纨绔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

  当听到爷爷和二弟的谈话时,自己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能做好这件事情自己就能得到爷爷的赏识,成为钱家的下任家主,从爷爷他们谈论的话中得知可这件事情还缺少一个导火索,而这个导火索必须要符合的条件便是点燃后能引起惊天动地的事情,从那之后自己便一直在想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点燃导火索,知道后来自己看见赵星寒时突然想到杀了赵星寒能定能成功,赵星寒的爷爷可是掌握着百分之八十兵权的大公爵,跟着上一任皇帝打天下的人物,要是他的孙子死了,而且还是唯一的孙子死了,那他一定会十分气愤,就算是发动兵变也不是没有可能。

  从那时起自己就一直在计划怎样杀掉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赵星寒,直到上次自己从黑市买到了断魂散之后,自己便邀请他来斗金坊赌博,好赌的他一定会来的,随后吧断魂散放进了茶杯里,再在空气中撒上迷魂散,配合着迷魂散的药效加上赌博时的小手段赢了他所有的钱财使其气血攻心加剧了断魂散的毒性,本以为那次他肯定难逃一死,可谁知道那个纨绔竟然还活的好好的,赵星寒,你怎么就能不死呢?

高庄八戒说
谢谢各位读者阅读,感谢你们的支持

第九章 斗金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