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黑刃

  杀手头领在痛醒的那一刻便是知道这次的任务将以失败告终,想到失败后回到组织中将要接受的惩罚,杀手头领一阵胆寒,毫不犹豫的咬破了藏在牙齿里的毒囊。

  于武移开了踩在他手上的脚,眼神冰冷的看着杀手头领的尸体,喃喃道:“好狠毒的组织,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得罪了谁,竟然请了杀手来杀他。”于武转过头看向一旁昏迷不醒的赵星寒,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

  不对,突然的一丝念头在于武脑中闪过,于武慌忙的向后转身,眼睛对着四面八方一扫,连同杀手头领在内共三具尸体出现在他的眼中,一具双手捂着喉咙,一具双手捂着下体。

  于武惊慌诧异的道:“这三个人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是有人帮忙还是?”说到这,于武眼神犀利的看着赵星寒,随后却是摇摇头,撇了撇嘴道:“应该是我想多了,这小子才练气三阶怎么可能杀的死这些人。”

  于武走上前背起赵星寒飞速的往赵家跑去,漫天的大雨落在他身体周围半米处却是再也不能靠近,一道土黄色的玄气罩把他们两人与外面的世界分成两片天地。

  就在于武背着赵星寒在雨中飞速向着赵家跑去时,他并不知道此时的小巷中多了三名黑衣蒙面人。一位在前,另两位分立在其后方两侧。

  看着小巷中四处躺着的五具尸体,站在前面的人冷淡的道了一句:“一群废物!”说着走到了被于武击杀的两名杀手身后,半蹲在地,深处双手分别按在两具尸体背部。

  一个纹身出现在他的手腕上,绣着三柄黑色的匕首。黑衣人手掌散发着淡淡的金光,良久收回了手,道:“把尸体带回去。”

  “是,长老。”两人迅速上前提着五具尸体转身消失在了雨幕中。

  黑衣人站起身,从他仅露出的眼睛中闪过一抹郑重,喃喃自语道:“竟然还有武将高手守护,赵家还真是大手笔,不过既然这样那这笔买卖可就有些不值了。”说完也离开了小巷,不过他的方向却是和之前离开的两人不同,看他的方向分明是向着东南方,而东南方却是钱家府邸所在。

  ------

  赵家,一处风景优美的花园中,赵宗毅正坐在一亭子里安静的品着茶,虽是悠闲的时光,可他的背部笔直,显然是多年的军旅生涯已经深入骨髓,使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保持着这样的一个姿态。

  雨滴滴答答的落在亭顶,顺着瓦檐流下滴落在池塘里。

  “老爷,差不多该回去了,你的身体要紧。”于管家站在身后提醒道。

  “是啊,老了,一到下雨天这膝盖就有些受不了。”赵宗毅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接着又说道:“老于最近这帝都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于管家思索了一会儿,道:“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文书院的孙家主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招生,黄家家主好像准备把他的孙子黄耀辉安排进御林军,此外倒是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赵宗毅皱了皱眉头,颇有些不屑的道:“这个孙云风一年到头也就只知道鼓捣他那破书院,不过这黄元忠

  倒是很会为家中的子孙安排路,可就他那孙子能进得去吗?”

  “听说他已经打点好负责考核的考官了,加上他在朝中的威望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于管家把自己知道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赵宗毅突然转过头郑重其事的看着于管家,道:“你说我用不用也把小寒给弄进宫里让他当个一官半职的。”没等于管家说话他又摇摇头,“哎,算了。”

  说完正准备起身回去,于武却穿过走廊来到亭子,略微弯腰恭敬的对着他,道:“家主,星寒遭遇刺杀受了重伤。”

  没等赵宗毅开口,于管家就对着他愤怒的吼道:“你怎么办事的,不是让你好好保护他吗?”

  于武埋下了头,对着于管家有些自责的道:“爹,对不起,这次是我失职了。”

  “老于,你也别怪他了。”赵宗毅又看向于武,道:“知道是谁干的吗?”

  “杀手手腕上有黑色匕首的纹身,应该是黑刃杀手组织,不过并不知道谁是幕后凶手。而且...”于武抬起头看着赵宗毅想到自己从杀手手腕上看到的纹身推测道。

  “而且什么?”

  接着于武把自己如何被赵星寒甩掉以及等自己到达战场时地上已经躺下了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武师的事都说了出来。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赵宗毅和于管家一脸震惊的望着于武,对于这天方夜谭般的事情内心充满了惊讶。

  “此事千真万确!”于武极其肯定的说道。

  赵宗毅消化了一下于武的话,冷静的对着于武道:“嗯,我知道了,你先去调查一下到底是谁会下手。对了,这件事先别声张。”

  “是,那我先下去了。”

  待于武走后,赵宗毅又对着于管家道:“老于,你帮我去医馆请李医师来一趟,还有吩咐下人把小寒受伤的事先瞒着小洛。去吧。”

  就在于武回到赵家不久,黑衣人也来到了钱家,接着雨势悄无声息的进到了钱潇的房间。

  房里的钱潇正和一女子行不可描述之事时突然察觉到房中多了一人,吓得浑身一哆嗦,扯过被子慌乱的叫道:“谁?”

  “钱公子真是好雅兴,这大白天的就如此享受。”黑衣人略带嘲讽的对着钱潇,若不是有面罩遮挡,钱潇还能看见他嘴角的不屑。

  看来这场刺杀的确是和钱潇有莫大的关系,那天被赵星寒赢光了赌注后,钱潇回到家中越想越气,发了一大通脾气,房间中能摔得东西基本没有一个是完整的,而下人站在门外瑟瑟发抖,唯恐钱潇对着他们发气。

  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当时一个婢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好有到了晚饭时间,便是敲门叫他去用膳,钱潇正一肚子火无处发泄气都气饱了,而这个时候叫他吃饭岂不是故意惹怒他,婢女哪知道这么多,她只是尽职尽责而已,可钱潇又岂会管她知不知道,他认为这个婢女是故意的那她就是故意的,一气之下叫来侍卫他婢女拖下去杖刑,之后钱潇也没在管这个婢女,而这个婢女就这么活活的被乱棍打死,而事后知道了这件事,钱潇也只是不屑的笑了笑:“一个婢女而已,死了就死了吧。”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一个下人敢在他发火的时候叫他,也不敢离去,一个个的就只能站在门外祈祷他不要对着自己发气。

  当时钱潇把房里能帅的东西全部摔碎之后,眼睛通红,歇斯底里的吼道:“赵星寒,我要你死。”也就在这时,同样是这个黑衣人,同样悄无声息的来到他的房间,对着钱潇道:“我能帮你。”

  钱潇看着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一阵惊恐,满肚子火气消失大半,他知道自己家中的防卫有多森严,而外面已是一片寂静显然并没有人发现这个人,岂不是意味着这个人出入自家就像逛花园一般随意,想到这他的火气是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慌失措,断断续续的地说道:“你,你是谁?为...什么会来我家?”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能帮你报仇!”

  “我没有什么仇要报,你走吧,你再不走我就叫侍卫来了,到时候你想走也走不了。”钱潇对于这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表现的很是警惕,此时的他只想快点把他赶走,黑衣人在这儿,让他感觉自己很没有安全。

  黑衣人对于钱潇的想法显然了然于心,脚步没有丝毫移动,不屑地说:“你敢威胁我!你信不信,在侍卫来之前我就能把你给杀了。”黑衣人盯着钱潇用手在自己脖子上抹了抹,又道:“而且你确定你不想要报仇。”黑衣人看着钱潇的眼神里透露这戏谑。

  黑衣人的动作显然让钱潇一阵后怕,心里默默想到:还好没有叫来侍卫。随后又是思考了一番,问道:“你凭什么说能帮我报仇?”对于这位赶也赶不走,打也打不过的人,他也只能妥协。

  黑衣人听到他的疑问,笑了笑,抬起手臂拉起手腕上的袖子露出纹身对着他晃了晃,道:“就凭这个!”说完就放下了手,看着他问道:“还有问题吗?”

  “你,你是黑刃的人!”钱潇很明显认识那个纹身,并且知道其代表的意思,惊讶的叫道。

  看到纹身后,钱潇对于他能帮自己报仇的事有了信心,其实之前他就想过找黑刃的人去刺杀赵星寒可奈何他并没有黑刃的信息,只得作罢,没想到这次黑刃的人居然主动找上门,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虽然内心狂喜,不过钱潇还保持着一丝理智,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钱,我需要你事成之后支付五百万银票。”

  “五百万!”钱潇听到这庞大的数字惊叫出声。

  若是今天之前五百万对他来说虽然也有些多,不过还是可以轻松的拿出来,可是现在的他流动资金已经被赵星寒给赢得所剩无几,想要拿出这笔钱还真有些困难,可他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

高庄八戒说
谢谢各位读者阅读,望各位多多支持   拜谢

第二十一章 黑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