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勇闯绝地牢

  常博涉感觉自己不能在朝云国呆下去了,必须尽快返回壤驷家族的军营,通知那里的兵士及早做好准备。

  正在这时,上公羊满修然突然找到了他。

  只见他表情非常严肃,俨乎其然道:“常殿下,大王马上就要发兵攻打壤驷家族的营地了。”

  常博涉点头:“我也有预感,所以我要尽快回去通知他们做好防范。”

  满修然摇手道:“战事一触即发,必将生灵涂炭,你应该通知他们快些逃离。”

  “只怕没那么容易,壤驷一门靠军功起家,门风彪悍且极重名誉,敌方若来犯不管是否强大必将迎战。况且,他们的家主疾嗣正被关押,如果让壤驷一门知道这点,他们不仅不会逃离反而会主动向朝云国发动攻击。”

  “如此说来战事无法避免了?”

  “除非疾嗣能被救出,此人睿智,倒有可能率军避退。”

  满修然道:“我知道他们两个被关的地方,如果你能说服他撤退以避免战争爆发,我可以帮你把他救出来。”

  常博涉又惊又喜,深施一礼道:“这个问题不大,劳烦上公羊了。”

  满修然道:“我也是希望朝云国能避免生灵涂炭的噩运。他俩被押在绝地牢里,现在宫中耳目众多稍有不慎我们也难免不会落得跟疾嗣一样的下场。所以大路我们是走不了了,也不能骑坐骑。我知道一条通往绝地牢的小路,这时辰天色刚好,你随我来吧!”

  两人快步走出王宫,直奔后谷而去。

  山路越走越紧,岔路甚多,忽而上高忽而下低,天空也是一碧无际,毫无半点月色。丛林越深越密,即便两人寸步不离也难以看清楚对方。常博涉感到促狭,问:“还有多久到?”

  满修然道:“起码还得走半个时辰,咱们得加快脚步。”

  常博涉喘了口粗气。忽听满修然“啊”地发出一声惨叫,继而道:“有毒蛇。”

  只见他捂着脚踝,痛苦地蹲了下来。

  常博涉心下一凉,忙上前问道:“上公羊大人,您受伤了?”

  满修然点了点头,死死捂住伤口:“真是时运不济,居然在这个时机被咬。”

  常博涉掏出腰间的黑色法杖道:“我这根‘秘炼’是当年神农氏捣山草药时用的药杵,能疗百毒百病,我来看看。”

  满修然松开手,因无月色常博涉仔细看了看,然而却没能找到伤口,心道:“这是什么蛇?”

  忽听满修然又是一声惨叫,常博涉只觉得头顶剑气袭来,回头一看,只见一个黑衣蒙面人已一剑刺入了满修然胸中。常博涉直觉这人定是娄姬派来的刺客,当下挥舞杖气一招“长虹贯日”朝黑衣人劈去。

  “别打,是我。”

  黑衣人说着人摘下面罩,赫然竟是乜伦。

  常博涉一怔,问:“公主,你为何要伤上公羊大人?”

  乜伦道:“你看看他的手里。”

  满修然尸首上已经殷红一片,常博涉掰开他的手,发现里面含了一颗银针。

  “‘歧阴蛊血针’你总认得吧?”乜伦道:“这种针剧毒无比,你跟他单独走在一起他手里的针是害谁的你应该清楚吧?”

  常博涉半晌没缓过神来,怔怔地点点头,不解地问:“上公羊大人为什么要害我?”

  “不是他要害你,是他背后的人吩咐他杀了你。”

  “谁?”

  “娄姬,满修然早被她买通了。”

  “上公羊说疾嗣他们被关在绝地牢里,这才带我来救人。”

  “这点他说的倒没错,他们确实被关在绝地牢里。我这就带你去。”

  说罢,向前快走了几步。常博涉反倒不知道该不该跟随她。乜伦问他:“你该不会觉得娄姬连我也买通了吧?”

  常博涉笑了笑,道:“自然不会。”

  乜伦解释道:“我适才不答应你是因为我阁里的侍女已经不能再相信了。”

  “哦,你摆脱了她们才来的?”

  “没有摆脱,我把她们杀了,不然她们见我独自走了一定会去告密。这些年来我的行踪一直被娄姬掌控,所以我才选择足不出户。”

  常博涉摇了摇头道:“咳,你杀了侍女不仅是多此一举,也是欲盖弥彰!娄姬见你的侍女死了也必然会心生怀疑的。”

  “至少会拖延她知道的时间。”

  两人边走边说,不刻便来到了绝地牢。

  绝地牢在山谷谷底,原本是一处山洞。此时已近子夜时分,地牢里布岗稀少,乜伦掏出两只梅花镖射死了守卫,又从他们的尸体里取出钥匙,打开了牢门。

  牢内黑黢黢的,不见油松火把,更无无侍卫看守,亦无其他囚犯,只有疾嗣和典冽被用穿墙铁链捆锁在石壁上。

  乜伦抽出宝剑砍断了铁链,疾嗣惊喜万分,问道:“这位姑娘是?”

  常博涉道:“她是乜伦公主,是她带我来救你们的。”

  “多谢公主仗义出手。”

  典冽扯了扯他,低声道:“她是公主,不就是被我杀害的王子的姐姐吗?”

  常博涉道:“没那么简单,这里面涉及了许多事情。”

  乜伦也道:“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快跟我们走。”

  疾嗣却沉默了,说道:“我跟典冽也探讨过,如果能用我二人的命换取全族人的安全我还是愿意的,所以,我不走了。”

  典冽道:“将军,此事因我一人而起,让他们杀我就行了,何必连累你?”

  “可我毕竟是壤驷家主,只有你死只怕还不足以让乜暠解气,如果我也被他杀了,或许他才能消气,到时候还望常王子能多多替壤驷一门求情。”

  常博涉道:“没有用的,乜暠正在气头上,杀了你们无非是祭旗而已。即便你们俩肯赴死,我也只能暂时劝服他,娄姬还会不断逼他报仇,到时候只怕他又会反悔。”

  乜伦道:“常博涉说的没错,娄姬不除,你们壤驷一族就永无宁日。”

  疾嗣和典冽对望一眼,点头道:“好,我走。”

  常博涉对她说:“乜伦,你别回去了,娄姬知道了这些定然会加害于你,你也跟我们走吧?”

  乜伦摇头:“不,我救他二人就是为了留在这里完成我的计划。”

  疾嗣问道:“什么计划?”

  乜伦道:“我救你不是白救,我要你答应我,回到壤驷营地就即刻点兵挥师朝云国。而我,也会在朝云城内里应外合,我要你帮我手刃娄姬为我母后报仇。”

  疾嗣点了点头。

  常博涉苦叹了一声:“还是要打仗啊!”

  几人跑出牢房,常博涉冲天放了只穿云箭,那是召唤灌灌的暗号。

  刹时间,两只如鲲鹏般的巨型灌灌凌空出现。然而,正待它们飞将过来之时,刹那间,无数支炽热的箭矢突然同时朝它们射去,箭头上还带着碧绿色的火焰。

  疾嗣觉得这火颜色很熟悉,这不正是嵬名谷特有的火色吗?

  他抬头朝谷外望去,果见崖边密密匝匝围得都是人,他们手持火把照得附近亮如白昼。为首之人一身斩铁铠甲,头带兜鍪,剑眉星目,手持荒炽战戟,威风凛凛,而战在他旁边的正是嵬名影。

  疾嗣问:“那将军是何人,生得好生威猛?”

  常博涉答道:“他朝云国第一武将,涂钦霸。你看那柄荒炽战戟足有400斤重,据说过去曾是刑天巨人的武器。”

  嵬名影狞笑道:“果然跟娄姬娘娘猜测的一样,今日就将你们一网打尽。”

  乜伦道:“你果然是娄姬派来杀我的。”

  嵬名影道:“公主殿下别误会,我嵬名影避难于贵国,怎敢对公主动手?我保证您会安然无恙,但其他三人必死无疑。”

  涂钦霸问乜伦:“公主殿下,你为何要与刺客为伍?居然冒死搭救他们,是不是被人蛊惑了?”

  常博涉一听这话就是冲自己来的,反击道:“涂钦霸你休要诬陷他人,乜伦公主的母亲死在娄姬手里朝云国人尽皆知,现在整个朝云国的能臣异士尽被娄姬把持,弄得乌烟瘴气,你身为朝中大将竟然不闻不问,简直有辱涂家门庭的一世英名。”

  涂钦霸怒道:“信口胡说,谣言止于智者,王子莫再妖言惑众。”

  嵬名影道:“涂将军,别跟他们废话,下令吧!”

  涂钦霸道:“公主,请随末将回宫,末将自会替你说情,这里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乜伦道:“我是不会回去的,除非你放了他们。”

  涂钦霸不再多言,紧接着一挥手,谷峰上的人马顷刻间冲了下来。

第五章:勇闯绝地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