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堕落魔灵

  说着,疾嗣走出了店肆。他跟在那群猎兽人的后面,但见他们也都是群龙无首,乱乱哄哄的想不出计策,最后成群作队地堵在‘藏麟阁’门口。不久,从阁内出来一个白面后生,看样子是打算出来轰走这群猎人。

  “这里是‘藏麟阁’,乃是卖珍品异兽的地方,不是你们这群下等猎人聚集的场合。”

  后生鲁莽的态度让猎人们很不爽,纷纷出言还击。

  这个说:“谁说猎兽人就不能买异兽了,老子偏要进去看看。”

  那个也跟着嚷道:“青瓜蛋子,老子从昆仑山到崇吾山都猎遍了,连天帝打猎的捕兽之丘都去过,什么样的珍禽异兽没见过。”

  说罢,往阁内一拥而入。白面后生见众怒难犯,加之‘藏麟阁’本来就是迎客经商的地方,所以也不敢再多言。疾嗣也跟着走了进去。但见里面雕梁画阁,孔雀屏风,珍珠卷帘,真真瑰丽光鲜。笼,罩,绳,锁内俱是珍禽异兽。

  异兽的价值是与其凶猛程度有关,越是凶猛的越珍贵。相比酒肆里的那些食草类异兽,‘藏麟阁’内不仅品种琳琅也更贵重得多。诸如:举父,狼猿,狸力,狰等等不胜枚举。

  疾嗣谨慎地四下观望着,担心在‘藏麟阁’里会遇见认识自己的华族人。好在目光所及的地方尽是陌生面孔,适才见到的糜韩也出去了。

  这时,拿着‘山寒蛊魄铃’的那位猎兽人悄声问同伴:“这蛊魄铃可怎么使啊?”

  被问的猎人也是直摇头。

  疾嗣心道:糟了,要出事儿。

  他转身瞅见了适才的白面后生,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

  后生撇了他一眼,问道:“你有什么事儿?”

  疾嗣悄声对他道:“这些猎人是来捣乱的。”

  “捣乱?”

  “我亲眼看到有个像你这般大的青年后生唆使他们前来的,你快去通知守卫来,以免到时候出了大乱子。”

  后生慌忙地点头,又问道:“尊台怎么称呼?”

  “你不用管我是谁?不过,我要向你打听打听开题国的使者是不是正在‘藏麟阁’里?”

  “对。他就在二楼的紫宸斋里。”

  疾嗣径自转身上了二楼,蓦见“紫宸斋”三个字。心头正喜,想去敲门。

  忽听门里有人道:“多谢符廷尉将天狗带来,我看失了天狗常良骥那老厮该怎么办?”

  疾嗣听这声音好熟悉,他顺着窗户缝一看正是糜韩,原来他去而复返。

  符廷尉道:“能为闫法家效力符韵我可求之不得,不过如今开题国失了天狗,常良骥必然知道是我偷的,开题国我是回不去了。”

  糜韩道:“没关系,你可随我回轩辕城,到那里享受荣华富贵。”

  符韵道:“多谢糜太史提携。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向您请教?闫法大祭司要天狗做什么?”

  糜韩綴了口茶,回道:“事到如今,你也不算是外人,告诉你也无妨。你知道开题国王室常家的使命就是看守关押在疏属山中的贰负神吧?”

  “我听说贰负神在千年之前曾因违抗天意联合下臣危月燕害死了其他天神才被天帝桎右足梏于疏属山中。”

  糜韩点头,道:“贰负神行动迅速,据说一个时辰内便可周游九天,与九黎人战时他一直为天帝掌管情报传输,所以天帝对他极为器重。逐鹿大战后贰负被封为总管二十八星宿的上神,只可惜他后来痴迷上了修炼一种奇特的力量最终导致心神大乱,暴虐成性,还杀害了少咸山山神窫窳,要知道窫窳可是烛龙的儿子啊!”

  “您说的可是上古五大神之一的烛龙?”

  糜韩点头:“是的。相传,盘古大神死前曾将自己的神力传给了人间的五条巨龙,让他们看守九域四溟。这五条巨龙乃是东方青龙,西方苍龙,南方应龙,北方烛龙和中央黄龙。后来,魔星蚩尤率领九黎人祸乱天下,黄龙化作黄帝将其镇压,并以此功绩升为天帝。所以,烛龙与天帝在地位上其实是平起平坐的。”

  “但我听说烛龙现已堕落成天了下第一魔灵。”

  “烛龙因为两个儿子都死了性情大变,而且他两个儿子的死都与天帝有关,所以他极其记恨天帝。”糜韩道:“后来天帝将烛龙镇在了章尾山里,他的灵魂化成了那里的山神。章尾山就是人们常说的钟山,那里有种炼玉,可以发出五彩的光芒,心灵纯洁的人看后可长命百岁,有孽障的人则会被刺瞎眼睛。据说,烛龙的眼睛就是被这种玉刺瞎的。其实,烛龙是神,怎么会瞎呢!他不过是闭上了眼睛而已。”

  疾嗣一听“章尾山”心头一凛,暗道:“怪不得章尾山这样可怕,原来竟是世间第一凶神存身的地方。”

  符韵道:“有人说烛龙睁开眼就为白昼,闭上眼则为夜晚,吹气时就是冬天,呼气时就是夏天。”

  糜韩笑道:“那不过是传说,烛龙确实会呼风唤雨,但无法掌握阴阳。实际上,烛龙的际遇也委实可叹,它本在混沌中育有两子,在此之前,它的长子鼓联合钦邳在昆仑山北峰杀害了天神葆江。葆江是太上老君的徒弟,在嵩山的中峰石室内参悟了《三皇秘典》,最终练成了不死金丹。天帝命葆江将不死金丹奉给西王母,但鼓也想得到金丹就联合钦邳害死了葆江,为此惹得天帝震怒。烛龙本想袒护儿子,让他藏在钟山之中,但天帝却还是将二人处死在钟山东面的瑶崖上。后来鼓怨念不散化成了一种叫做鵕的怪鸟,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旱灾。所以,烛龙当时对天帝就怀有不满。后来,贰负神联合北方第五星宿危杀了烛龙的另一个儿子窫窳,然而,天帝却只将其关押并没有处死。为此,烛龙曾大闹天庭。天帝就命‘灵山十巫’用不死药救活了窫窳,但没想到,窫窳复活后,突然变成了一种性格凶残,喜食人类的怪物。”

  符韵干笑了两声,道:“天帝这样做确实有些厚此薄彼,难不成他有什么苦衷?”

  “苦衷倒是没有,但天帝确实有他道理,你道如何?原来天帝也对贰负神修炼的神秘力量也非常感兴趣。”糜韩道:“因为当时天帝在捉拿贰负时费了好大的力气,许多天神都不是贰负的对手,天帝甚至一度束手无策,最后他在很偶然的情况下发现天狗可以抵御这种力量,这才将贰负神拿住。所以,天帝舍不得杀了贰负就是想弄明白这是种什么力量。”

  “那天帝最后弄明白了吗?”

  糜韩摇了摇头:“这种力量既不是神仙的法力也不是妖怪的魔力,而是一种极暗极暗的力量,根据众神的判断这应该是某种上古魔兽的原力。”

  符韵道:“我明白了。一旦没了天狗,疏属山中的贰负神就难以控制了。而贰负神一旦逃脱,常家必然罪责难逃。”

  糜韩奸冷地一笑,道:“常良骥那老贼居然派儿子帮助壤驷一门,如今他儿子已然被朝云国王乜暠俘获,我近日便是去朝云国拿人的。”

  疾嗣猛地听道常博涉被俘,脑袋“嗡”的一声,登时懊悔不已。他当天突遇壤驷阳飚变节,来不及跟常博涉打声招呼,跟不敢去救援,不料他竟为自己落得如此下场。

  符韵问道:“大人打算如何处置常博涉?”

  糜韩道:“自然是交由玄帝发落了。”

第十章:堕落魔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