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梦境寻仙

  当晚,他们就地在淖子人的田舍里安营扎寨。

  夜里,疾嗣在熟睡中被一个空灵的声音唤醒。他睁开眼睛,蓦地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周遭混沌一片,仿佛置身在一处旋涡当中。

  “这是哪里?是谁在唤我?”疾嗣问呼唤他的声音。

  声音回道:“这里是虚空幻境,我正在梦里与你对话。我知道你是从轩辕城来的大将军。你听着,那淖子人惧怕的怪物名叫魃,原本是僵尸。僵尸分成六种,黑尸,白尸,跳尸,飞尸,魃尸和吼尸。一般的僵尸只能修炼成飞尸,一旦炼到飞尸就无法再靠自己提升了,只能依靠巫师们的巫术才能炼就到魃尸。而一旦修炼成魃尸就是魔了,将非常难对付。”

  疾嗣道:“哦。你的声音好熟悉,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你不要胡思乱想。仔细听我说,魃怪本是僵尸,后来被巫师炼化成了半妖半鬼的怪物,能吐火也能变化,所以凡人无论如何是制服不了它的。但它最害怕黄华赤茎木,这里有一把‘黄花赤茎桃木剑’,你用它就可以斩杀了那魃怪。”

  说着将木剑掷了出去。

  疾嗣接过剑后,谢道:“多谢仙人指点。末将还有一事不明,适才我遭遇一起旋风,将我身边的天狗掳走,敢问这起狂风是谁放的?”

  “是我。”

  “还望仙人能够将天狗还给我。我听说阴山上有许多天狗,仙人法术高强,定能很容易捕捉到。”

  “这个我当然知道,阴山我也去过了,但天狗居然被人全部捕捉走了,我也无可奈何。”

  “有这等奇事?”

  “难不成我骗你?不过,话说回来,天狗一夜之前全部被人捕捉光确实非常蹊跷,说不定这里面大有文章。”

  “无论如何还望仙人能还我天狗,因为它对开题国非常重要。”

  “你是开题国人?”

  “不是。”

  “那这跟你又有何关系?”

  “开题国王子常博涉与我是好友,还曾经搭救过我,我不能负了他。”

  声音冷笑道:“你这人好生不识好歹,我为你出主意帮你对付魃怪,你居然还在为一只畜生与我讨价还价。”

  疾嗣解释道:“仙人有所不知,开题国是负责看押贰负神的,贰负神身上有种可怕的力量,唯有天狗能制约他,如果贰负神逃跑,必事关开题国生死存亡。而且,贰负神被天帝关押了这么久定对他恨之入骨,说不定还会血洗百华国,血洗人间。”

  “这些我又何尝不知。但天帝作恶多端,人神共怒,甚至连自己儿子都杀,你们百华人居然还心甘情愿替他卖命。”

  疾嗣蓦地莫名,问道:“天帝乃是三界主宰,仙人为何要攻讦他?”

  “天帝是好是坏以后自有定论,天狗我带走了,你叫开题人想别的办法吧!”

  那声音说罢,飘然而去。

  疾嗣还在呼唤,但四周已寂然无声。他猛然惊醒了过来,心里不住地回思着梦里仙人的话,赫然发现枕旁果多了一只木剑。

  疾嗣拾起木剑寻思:“难不成这把就是‘黄花赤茎桃木剑’。这是个什么神仙,为何竟然敢攻讦天帝?”

  正想着,忽听窗外有人喊道:“不好啦,那妖怪来了。”

  疾嗣急忙奔出门外,只见许多人围在一处观看着,并不住地发出战战兢兢地咋舌声。

  乜伦也在里面,见她捂着嘴,感觉像是看到了极其恶心的东西。疾嗣往地上一瞅,原来是名少女的尸体,只见她的尸体不仅被咬去了眼睛和**,而且浑身惨白惨白的已经被吸走了所有的鲜血和精元,样子极其恐怖。

  疾嗣皱着眉,饶是他连年征战,见过的尸体无数,但这样的尸体还是头遭见到,不由得也感到无比作呕。忽听远处一村舍里发出了凄厉的叫声:“救命啊!”

  “嗖”地一声,只见一个约长二三尺的灰影从屋内窜了出来,行动甚至敏捷轻快。

  疾嗣问淖子人:“是那怪物吗?”

  “就是他。”

  疾嗣抽出桃木剑,跨上战马朝魃怪奔去。那魃怪虽然灵敏,但此时怀里还夹着一名少女,所以速度并不快。疾嗣的战马很快便赶了上来。

  “魃怪,快放了那少女。”

  魃怪猛地回头,皱巴巴的脸上青筋突兀着,模样甚是可怖。

  他朝疾嗣呲了呲牙,张嘴一口咬住那少女的头颅。那少女本已经奄奄一息,如今登时毙命。

  疾嗣大怒,挥剑便砍。魃怪一见是“黄花赤茎桃木剑”,吓得不住摇头,立刻向后跃去。疾嗣这一剑虽未砍中,但魃怪也被剑气所伤,腹部登时一片黑紫。

  那怪物仿佛极其疼痛,发出一声瘆人的凄厉嚎叫,响彻山谷。随后,转身便逃。

  疾嗣怎能让那怪物跑了,纵马疾追数里。但那魃虽然力大无穷,行动也甚迅速,腾石跃树,直如闪电,不几下就窜入田间的莽丛之中。

  疾嗣也跟着左砍右劈,直在莽林中拓出一条小路来。他四下扫望,却已然不见了魃怪的踪迹。又奔袭了一炷香的时间,原野四周已经寂然无声了,疾嗣心中不由得有些悻悻然失落无比。

  他呆了半晌,打算调转马头,不远处忽然喊杀声四起。疾嗣寻思:莫非这只魃又在近处害人了?

  四周莽荒无比,凉飕飕的风不住吹拽,使人感觉诡秘多诈。疾嗣暗暗抚住梦里神仙所送的“黄花赤茎桃木剑”,朝杀声传来的方向骑去。

  再近一些,听得愈发真楚,原来是兵刃互击的声响。

  这声响听起来非常凶悍,玉石俱碎一般,感觉交战双方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战斗。疾嗣蹑住马缰,悄悄藏在草莽后面,才发现那不过是数十人相斗的场面。

  黑暗之中,他分不清楚到底是那两股势力在此争斗,但里面并没有他想追的魃。蓦地,他想起适才淖子人曾经提起朝云国正与开题国开战,难不成交战双方便是这两国的战士?

  正想着,忽见南方小路内又冲出一股部队,疾嗣不由得一怔,因为这些人的武器他太熟悉了,正是嵬名谷的武器,定睛一看,为首的果然是嵬名影。

  嵬名影道:“把他们都围起来,全部歼灭。”

  朝云国的军队见有了助战,登时士气大振,凶悍地朝敌人冲去。开题国的军士猛地遭受这一变故,猝不及防,瞬间就无法招架了。

  嵬名影见状大喜,他是逃难投靠朝云国的,毋宁说立功之心切。正聚精会神地指挥他的部下,忽然感觉身后一阵疾风砸来,隐隐地觉得有些骇怖,不由得僵立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疾嗣突然纵马斜插过来,手中挥舞“怒记”喊杀声异常浑厚,仿如天神般巍巍然直慑四方。

  嵬名影哪能料到会有这番变故,还没来得及反应,头颅与身体已然分家了。他手下军士突逢战场遽变,哪里还有心思应战,都心神大乱,感觉全身冰冷,半天呆立不动。

  疾嗣声音雄浑地朝开题国军人喊道:“开题国的将士们,这群乌合之众已然群龙无首,不要给他们喘气的机会,跟我一起解决了他们。”

  他一生戎马,深知如何激励将士们的士气。虽然人数上处于劣势,但疾嗣调配有方,而朝云国的军队却因失了主帅不知是进是退,是攻是守,本就手足无措的时候,被疾嗣一冲之下又都慌了手脚,但同时也确定了战术,那就是逃跑。

  疾嗣哪里愿意放过他们,以少追多,直打得朝云国的军队叫苦不迭,狼狈逃窜。疾嗣已然许久没有这样痛快地指挥一场战斗了,他杀得兴起,几乎歼灭了一半的敌人。

  朝云人则边打边退,最后直接退到了主战场——朝云城下。

第十二章:梦境寻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