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勇将对决

  原来,开题国王常良骥听闻儿子被俘虏甚是气恼,统帅全国大军亲自讨伐,如今已经将朝云城围得水泄不通。

  凌空之上,飞虫漫天,乃是开题国的灌灌骑兵和朝云国的食龙鹰军团战在一起,双方绕雾吐火,沐血奋战,不断有红雨落下,场面甚是峥嵘。

  疾嗣正在料阵,只听身边一位士兵问道:“大英雄适才救了我们这些开题国的士兵,不知您怎么称呼?”

  疾嗣回答:“我叫疾嗣。你们不必客气,我也是来救王子的,速带我去见你们国王。”

  常良骥正站在战场边上的营帐中,他约莫五十岁上下,并没穿束甲,只穿着小袖褊衫,腰系环绦,足下一双软公鞋,模样甚是斯文,但眼神里却蕴藏着无量凌厉。

  在他身旁站着几位俱是身着皱风铠甲的将军,但都伤痕累累,面貌悻然。

  疾嗣下马步入军帐,早有士兵前去通禀。常良骥一听来了救星,立刻打算出帐相迎。疾嗣则已然步入军帐,施礼道:“末将疾嗣,曾是壤驷一门的家主,常博涉王子曾与我有恩,也是为我所累才被俘的。”

  常良骥道:“我听说你将乜暠的儿子害死了,双方大动干戈,如今朝云国根本不与我商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疾嗣回道:“此事说来话长。”

  当下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常良骥听后亦是不住声地感慨着:“原来你们也是负冤了。”

  正在这时,一名伺候来报:“涂钦霸在阵前仍旧在叫骂。”

  “谁还能去应敌?”

  众将士纷纷不语。

  疾嗣道:“让我去吧!”

  “你能敌得过他?”

  “涂钦霸战了几场?”

  “他已连退我十二员大将了。”

  疾嗣点头道:“我与他交过手,原本不相上下,不过今天他连打了十二阵,我定有把握胜他。”

  常良骥大喜,道:“把我国最好的战马赠给他骑去迎战。”

  战场中央,涂钦霸手持荒炽战戟,威风飒飒地傲然矗立着,口中不住蔑然地骂着开题国将士的无能。

  疾嗣缓缓地骑着马来到中央,道:“涂将军,别来无恙。”

  涂钦霸一怔:“是你?”

  疾嗣道:“上次没与你打够,今天再来。”

  “好。”

  他话音刚落,疾嗣便冲了过来,手中“怒记”上下飞舞,比上次匆忙迎战从容了许多,涂钦霸急忙提武器相拦。

  双方斗了约有二十几个回合,涂钦霸眼见疾嗣精神抖擞,知他养精蓄锐了许久,若这样下去,自己的体力只怕支持不了太久,霍地鹰扬奋起,连出了几个狠招、绝招。

  他俩本寒木春华,各有千秋。疾嗣心知他连续几仗体力定有不知,所以自信满满,没料到他会这样出手,也有些狼狈,被他逼后了几步。

  涂钦霸却是佯攻,眼见疾嗣暂时不能回击,立刻调转马头朝城门下疾奔而去。

  疾嗣这才知道上当,哪里能让他逃了?一踢马刺紧跟不放。涂钦霸跑了一阵,只见西面一名属下将士迎了回来,慌张地喊道:“大将军,不好了,西面的营房失守了。”

  涂钦霸一惊,又觉得诡异,问:“这怎么可能?”

  “是,是公主,她带了一小队人马偷袭了我们。”

  “一小队人你们也能失守?”

  “谁敢打公主啊!那不是死罪嘛!”

  涂钦霸听罢也只能叹了口气。

  疾嗣一直紧追不舍,两人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暗咐:乜伦来了?她一定是逐着自己的脚步而来,果然是女中豪杰,临危不乱,还能想出这等奇招!又跑了数十米,果见乜伦带着人过来了。

  乜伦与疾嗣汇合,问道:“你不是去追魃怪了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咳,我也是冒蒙儿闯进来的。”在这样紧张的战场上,疾嗣也没时间跟她详解释,含糊地搪塞道。

  两队兵马汇合在一起,已然将涂钦霸迫于城下,虽然他刚猛异常,但疾嗣与他棋逢对手,乜伦的剑法也是臻熟无比,倏钻陡戳甚是伶俐。涂钦霸渐渐地招架不住了。

  他朝城楼上猛喊道:“快开城门,放我进去。”

  他的声音响彻山谷,但城楼上依旧没有反应,连乜伦和疾嗣也不由得奇怪。

  正在诧异,很快城楼上就给出了答复,密如滂沱大雨的箭矢瞬间从箭楼和女墙内射出。

  双方军队猝遇大变,都有些慌乱,被射死了不少。涂钦霸挡开数箭,骂道:“笨蛋,你们放箭干什么?打算射死我和公主吗?”

  城楼上没有话回应,仍旧不住地施放着箭雨。这时,双方的士兵几乎全部倒毙,乜伦的兵器不如疾嗣和涂钦霸,也难以招架。

  果然一支箭朝她射了过来,涂钦霸见状叫了声“公主小心”,挥动荒炽将箭格挡开来,但乜伦不知,仍旧向他攻击,一剑正刺入涂钦霸臂膀。

  涂钦霸“哎呦”一声,跌落马下。

  乜伦这才明白他原来是要救自己才被伤的,心里有些愧疚,忙下了马去查看他的伤情。疾嗣当下帮助他们抵挡了一阵箭雨,一边道:“快带涂将军回营。”

  涂钦霸道:“我不走,我才不会被你们俘虏呢!”

  乜伦道:“你现在还看不出来吗?城上乱箭齐发,分明是要将所有人置于死地,包括你我,连我这个公主他们都要杀,你又算的了什么。”

  疾嗣问:“涂将军,守城的是谁?”

  “是癸锋。”

  “我懂了,这家伙一心要置我于死地,恐怕早已投靠了娄姬,我们不走不行啦。”

  涂钦霸恨恨地叹了口气。他绝料不到涂家一门几辈子都为朝云国的鼎鼐重臣,沐血奋战,朝廷竟对自己不管不顾甚至痛下杀手,禁不住沧然泪下起来。

  他随着疾嗣二人返回开题国军营。疾嗣向常良骥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常良骥忙唤出军医为涂钦霸治疗伤势。之后的数日,朝云城城门紧闭,无论疾嗣怎样骂阵也无济于事。

  常良骥担心道:“我怕久攻不下,朝云国会去轩辕城搬救兵,那里能人辈出,到时候就麻烦了。”

  疾嗣点头:“对,我们必须要快些攻破朝云城。救出王子,杀了娄姬,才能使朝云国太平。”

  涂钦霸突然道:“我知道一条密道,可以通往朝云城王宫。”

  疾嗣眼睛一亮,问:“真的?”

  乜伦道:“我怎么不知道有密道的事?”

  涂钦霸道:“我们涂家一直是守卫朝云国的龙禁军,也就是保护国王的贴身侍卫,这条密道是朝云国首代国王昌所修造的,目的就是方便国王遇到危难时逃跑。所以是绝对机密,即便皇亲贵胄也不晓得这个信息。世上知道密道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国王本人,另一个就是龙禁军的头领。我父亲在他去世前曾经带我去过一次。”

  乜伦问:“这么说连娄姬都不知道?”

  涂钦霸点了点头。

  疾嗣道:“太好了,今天晚上我们跟涂将军一起去。”

  涂钦霸道:“密道不可能让外人知道,我告诉了你们已经是犯了大忌,但我觉得现在朝云国内妖瘴熏天,朝中的气氛很难让人捉摸,今日又值生死存亡之际,所以才对你们说的。但这毕竟是绝对机密,我只能带疾嗣兄去,其他人绝对无可奉告。”

  常良骥问道:“就你们两人去怎能抵挡一国之兵?不如,我让士兵们蒙上眼睛,待进了朝云城再让士兵们摘下眼罩,你看如何?”

  涂钦霸摇头道:“总之,绝不能让外国人知道密道的所在地,如此多的士兵很难保证他们不在这过程中偷偷摘去眼罩。恕我不能答应。”

  乜伦道:“我们不是要占领朝云城,只消救出常王子和杀了娄姬就可以。既然常国王认为两人太少那就让我也跟着去,我是朝云国公主,不算外人,涂将军,你认为这样可以了吧?”

  涂钦霸笑道:“既然公主下令了,我哪敢不从。”

第十三章:勇将对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