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部下的情谊

  疾嗣哪里会给他机会,剑风所指尽挡在魃怪面前。魃怪伏地一跃,纵起几丈来高,在古树枝上不断窜跃。

  宫中的卫兵早听得“瑶华宫”传来打斗之声,以为娄姬遭遇危险,纷纷赶来护驾。

  忽听一人喊道:“疾嗣,你还敢来王宫,今天要你又来无回。”

  疾嗣回头一看,发现喊话的人正是壤驷阳飚,心叫不好。这时,卫兵们已然涌了上来,魃怪也从树上跃了下来并恢复了娄姬的相貌。

  只听壤驷阳飚高叫一声:“保护娄娘娘。”

  显然,这些人都没有看到娄姬的真面目。疾嗣知道跟他们解释也没有用,夺过一个士兵的武器,又顺势砍倒了几个。乜伦也挣扎着站了起来,饶是她身受重伤,剑法依旧纵横捭阖,士兵们攻了一阵居然无法近前。

  乜伦叫道:“你们睁开眼睛看看,这娄姬分明是个怪物。”

  士兵们纷纷诧异,看着娄姬。他们都是生于朝云国的子弟兵,非常朴实,明显都不敢怀疑公主的话。

  娄姬则厉声道:“别听她胡说,她已经被疾嗣迷惑了,她不在是朝云国的公主了。”

  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听谁的。

  壤驷阳飚看着倒在地上的癸锋的尸体全无血色,显然不是普通人能干出来的,不由得心中咯噔了一下。他心里有些相信乜伦的话,而且他虽然仇视疾嗣却也知道此人正直从不说谎。但疾嗣乃是他的仇人,绝对不能帮,而且现在正是将他置于死地的好时候,自己该站在哪边不言自明。

  壤驷阳飚道:“公主,你投靠了杀害小王子的人已是犯了叛国罪,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乜伦道:“好,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疾嗣,用桃木剑把娄姬打回原形。”

  疾嗣点了点头,抽出了桃木剑。

  壤驷阳飚突然道:“保护娄娘娘,别让他们靠近。”

  士兵们立刻朝两人冲了过去。

  乜伦怒道:“为什么不给我们证明的机会?”

  疾嗣看着壤驷阳飚得意的样子,道:“没用的,他根本没想过相信我们。”

  壤驷阳飚道:“疾嗣,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如果你束手就擒,我可以考虑向国王求情,放过公主。”

  疾嗣摇头:“你这种小人的话莫说我不会相信,即便你说的是真的,现在朝云国已被妖孽掌控,我断然不会再让公主留下。乜伦,跟我一起冲出去。”

  两人当下使出浑身解数,剑剑见血,招招封喉,凌厉的剑招势如破竹。加之乜伦毕竟是公主身份,一些士兵生怕伤了她更生怕她伤了自己,只管佯攻多做自保。

  就连壤驷阳飚心里也没个定数,既不敢真伤了乜伦也要做做样子给娄姬看,所以根本不敢轻易指挥,士兵们的后退也任由他去。

  娄姬见状,怒道:“壤驷阳飚,你养的兵都没吃饭吗?还是存心在搪塞本宫?如果你让他俩活着离开,你就替他们抵命。”

  壤驷阳飚听了惊恐万状,喝道:“都给我提起精神来,尊娄娘娘的懿旨,别让他们跑了。”

  士兵们本是按图索骥,听了命令才抖擞精神重新追了上来。

  两人此时已然杀出了一条血路,但追兵不止,乜伦又因过分厮杀伤势加剧,步伐渐渐慢了下来。待两人跑到午门时,追兵已追了上来,而午门的守卫见此情形亦知道有人要硬闯宫墙,纷纷严阵以待。

  正在这时,从内墙的角楼处突然窜出一队人马,为首的人正是无妄。

  无妄带领人马,上来二话不说直刺守门卫士的门心而去,砍瓜切菜般将那些守卫清除干净了。

  “打开城门。”无妄吩咐手下,又朝疾嗣道:“将军,快出城。我来挡住壤驷阳飚。”

  “你们人太少,挡不住的,我们一起走吧!”

  壤驷阳飚驱马跟来道:“无妄,我早想到你会是个背信弃义的人,跟着我本可以安富尊荣,你居然选择不识好歹。”

  无妄鄙夷道:“跟着你才叫背信弃义呢!我时刻都想着自己是疾嗣将军的下属,这个想法自从跟随将军之日起便根深蒂固了。”

  壤驷阳飚冷道:“你这是愚忠。”

  无妄道:“带兵之道,贵在治心。疾将军每次打仗都冲锋陷阵,毫无私情。不像你从来都是在营帐中指挥,打胜了揽功自傲,打败了便推诿责任,跟着你打仗不仅心里窝囊,甚至被敌人瞧不起。疾将军,你快走吧,我已经厌倦了在壤驷门下为将了,我是你带出来,就让我为你打这最后一仗吧!”

  疾嗣赞道:“果然是我疾嗣调教出来的将军,你无妄不是背信弃义的人,我疾嗣也是代马依风之辈。”

  他用武器刺在乜伦的马臀上,那马吃疼,顺着城门疾驰而去。乜伦因失血过多早已晕厥,疾嗣眼望着马匹,暗中祈祷她能跑回开题国的营地里。

  疾嗣高举武器道:“壤驷一门的兄弟,跟我冲上去,沐浴在敌人的鲜血中欢乐吧!我们跟敌人的仇恨只有铁和血才能解决。”

  这一仗白刃相接,金鼓连天,尸体的腥血将草木淹萎,使野蔓变色。

  战自天晓时分,南面突然旌旗蔽日,鼓角争鸣,原来是乜伦的马返回了开题国,常博涉率军前来驰援了。

  壤驷阳飚所率领的并非正规军,他也不懂得整旅厉卒,见状便辙乱旂靡,鱼溃鸟散了。

  疾嗣率领部队驮着无妄及其他战死将士的尸体返回了开题国的营地,将他们的尸体安葬。

  疾嗣本身也身受重伤,养了数日才恢复过来。但乜伦的伤势就不容乐观了,虽然常博涉用“秘炼”为她止住了伤口,但魃乃是至阴之物,周身奇毒无比,即便“秘炼”也无法根本清除。

  一连数日,乜伦不是高烧不退,就是玉骨如冰,从朝至暮均是昏昏沉沉的,有时呼唤着“父王,母后”,有时则单喊疾嗣的名字。疾嗣虽然勇敢,豪爽,见此情形也只能跌足长叹,自怨自艾。

  乜伦道:“这几天,我看你和常博涉眉头总是皱着,我想是不是因为我快要死了,害得你们跟着难过?”

  疾嗣道:“不,你别多想了。你不会死的,你还有仇没报呢!”

  乜伦摇头道:“不,如果能让我多活几天,我倒不想报仇。因为我希望临死之前能活得快乐一点。我希望能跟着你游遍海外仙山,我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从日出一直看到日落。你抱着我,我依偎在你怀里,我就这样死去。不过,我怕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她重重地喘了口气,又沉沉地昏了过去。

  听了她的话,疾嗣更是愁肠百结。

  这日午后,涂钦霸突然来到疾嗣的营房。他面无表情,上来便道:“疾嗣兄,我来这里是告别的。”

  “告别?你要去哪儿?”

  “当然是回国了,朝云城。”

  疾嗣诧然,感到意外,道:“朝云城如今已被魃怪娄姬掌控,你回去毋宁等于送死。”

  “这些我当然知道,但即便送死,我也该回去。”涂钦霸目光炯炯有神。

  疾嗣莫名:“为什么?”

  涂钦霸道:“这几天来我静思明心,越想越清晰。你知道我最羡慕的是什么吗?”

  疾嗣摇头。

  “我最羡慕你的戎马生涯。”涂钦霸道:“虽然你我寒木春华,本领在伯仲之间,但单就治军而言,我远远不及你。你能调教出无妄那样的将军我真是深感嫉妒,也特别钦佩。”

  疾嗣苦笑:“你只看到了我好的一面,别忘了壤驷阳飚也曾是我的下属。”

  “一俊遮百丑,我还是钦佩你。”涂钦霸动容地说。

  这时,常博涉也来了。疾嗣对他道:“涂将军要回朝云城了。”

  常博涉哑然道:“这,太危险了。”

  涂钦霸道:“越危险我越要回去,我涂家满门忠烈,绝对能在我这里出了叛徒,再者说乜王也离不开我。”

  “你想过你现在回去娄姬会怎样对你吗?”

  “没想过,但我绝对不能让朝云国轻易落入这个怪物的手中。各位,告辞了。”

  他转身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了营帐。

  疾嗣目送涂钦霸的背影,感慨:果然是一代忠烈栋梁!不过,自古良臣多没有好下场,他想到了壤驷虍焕被行刑时的样子,仿佛从涂钦霸的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第十五章:部下的情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