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昆仑之行

  翌日一早,疾嗣带着一列子弟兵与乜伦驾驭着灌灌飞向了昆仑山,由于疾嗣的武器“怒记”在朝云城与魃怪的搏斗时遗落,他只得又向常博涉借了一把长刀。

  沙漠以西的地方对于中土人来说一直都是传奇,是缥缈的胜景,许多人一生都没有一睹那里风采的际遇。因为想要徒步翻越流沙附近的崇山峻岭是万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最英勇的军队也不敢距离流沙太近。

  好在,他们是飞行过去的,速度快,更可绕过许多艰险的崎路和猛兽的攻击。他们飞过了崇吾山,冢遂山,不周山,峚山,钟山,泰器山来到丘时河畔,再往北便是泑水了。

  四周古松翠柏,瑶草琪花,已经不是人间景物。

  疾嗣见天色已晚,下了灌灌准备安营扎寨。长途飞行本使乜伦气血亏损,脸色骤然变得蜡黄,在服下‘阆风丹’后才又复见了血色。

  丘时水清清冷冷的汩汩流淌着,水中有许多文鳐鱼,它们长得与普通鲤鱼一样,只是多了一双翅膀。据说,它们能够在夜间飞行,一直能飞到东海。疾嗣命人捕了几只,用河水煮了吃,味道又酸又甜。

  夜里,果然,许多文鳐鱼撑开翅膀向东飞去,发出‘轱辘,轱辘’的声音,情景甚是壮美。

  他们的营帐正搭在山坳之中,四方尽是巍峨绝伦的高山。北方是诸毗山,那里生活着槐鬼,东面是恒山,是穷鬼的出没之地。

  疾嗣楼着乜伦,向南望着昆仑山的方向。他听说昆仑山方圆八百里,高万仞,终年被云雾缭绕,如同白昼一般。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次日清早,天边出现了绚丽的彩虹,映在河面上,半江瑟瑟半江红。

  晌午时分,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昆仑山脚下。崔嵬的峰峦冲破了苍蓝色的天空,如同雪雾一般的缈云虚无地环绕在山腰间。

  他们无声无息地渐次越过几条河水,河畔边野花绚烂,柔软细腻的草地上爬满了如同拳头一样大小的蜗牛,平静的河水凝然不动,清澈、碧绿、恬静。

  疾嗣道:“这里就是神仙巫咸所说的槐江山吧?”

  乜伦望着如同蓝缎子一样柔软的河水,脸色也变得欢乐了起来。

  突然,平静的河水上冒出了几只水泡,撑破之后吹起的涟漪轻轻地涌向岸边,仿佛河水在呼吸。紧跟着,几只白莹莹的独角兽活泼地蹿了出来。它们长得跟马一样,但多了一双雪白色的羽翼。

  乜伦问:“它们太美了,这是什么?”

  疾嗣答道:“我听说昆仑山上生活着一种会飞的水马,叫做天绝。价值非常高,浑身上下都是宝,并且通晓人性。”

  “它们是神灵吗?”

  “不,只是普通的灵兽,它们飞的不快,也没有攻击力,但仍然有许多人喜欢它,我想就是因为它们长得漂亮吧!”疾嗣道:“我曾经在轩辕城的‘藏麟阁’里看到过这种异兽,标价非常高,即便这样也非常难买到。”

  正说着,一颗绑着铁链的飞火石正打在天绝的后腿上,飞火石的尖头还挂着倒刺钩,已经死死地勾住了马腿。

  天绝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张开翅膀打算起飞。然而,森林深处蓦地出现了一群精灵,他们长着鲶鱼一样的嘴和细长的眼睛,两根黝黑的细须坠在下巴上,褐色的头发蓬松着,手上死死地拽着飞火石的铁链。

  天绝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张开翅膀打算起飞。然而,森林深处蓦地出现了一群精灵,他们长着鲶鱼一样的嘴和细长的眼睛,两根黝黑的细须坠在下巴上,褐色的头发蓬松着,手上死死地拽着飞火石的铁链。

  其余的天绝想过去搭救伙伴,但那些精灵似乎早有准备,又飞出了几颗飞石,再次缚住了几只天绝。

  乜伦道:“糟了,这些精灵一定是捕捉天绝的猎兽人。你快去帮它们。”

  疾嗣点头,命令士兵们提起武器准备作战。接着,他们骑上灌灌从空中朝精灵群发出袭击。

  起初,疾嗣担心昆仑山乃是仙境,这里的精灵应该掌握法力,但战了一阵才发现他们都能力平平,只是出手辛辣,每一招都阴险诡诈。不过,这些山精胆子都极小,很畏惧战斗,更怕受伤,早在打斗之前就逃了好几个。

  于是,疾嗣拼命鼓舞将士们的士气,命令他们使劲地冲锋,精灵们的阵地很快就擂溃了。

  疾嗣返回天绝身边,打算用金疮药涂抹它的伤口,但天绝躲开了。它望着疾嗣,眼神中充满了谢意,接着腾起翅膀朝山腰处飞去了。

  疾嗣正纳闷,只听一个声音说:“它们是飞去玄圃了,那里有能治疗它们伤口的仙草。”

  疾嗣一看,说话的乃是士兵们捕来了一只山精。只见他却生生地望着自己,缩着肩膀,仿佛在讨自己的可怜。

  疾嗣问他:“你们是什么精灵鬼怪?”

  “我们是生活在诸毗山上的槐鬼,就是槐树死了以后化作的精魂。槐鬼跟人类向来是好朋友,我们从来不曾伤过人,大人您就放了我吧?”槐鬼乞求道。

  疾嗣笑道:“我从来没听过有人跟槐鬼交朋友的。”

  “不,不。我们槐鬼跟百华国的伯赏楚安大人一直交好,我们为他捉了许多异兽。”槐鬼说道,又问:“大人,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疾嗣问:“我们特来寻找昆仑山玄圃上的伽果。”

  槐鬼忙道:“你们要吃伽果?万万吃不得,伽果剧毒无比,除非中了无药可解的毒的人才敢去吃。吃了伽果的人,灵魂可以不用再依靠肉体,即便肉体被毒死了依然可以继续使用,只是终身不得离开昆仑山,不然肉体就会腐烂掉。”

  疾嗣道:“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要寻找这种伽果。”

  “我知道一条小径,可以绕开英招大神的看守,我带你们过去。”

  槐鬼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可怜巴巴地望着疾嗣,与适才捕捉天绝时的凶残样貌完全判若两人。

  乜伦低声对疾嗣说:“我觉得这只山精险诈无比,他的话最好不要相信。”

  疾嗣问:“你没有骗我们?”

  槐鬼急忙摆手:“我们槐鬼最善良了,从来不欺骗朋友。”

  疾嗣心中认为如能平安找到伽果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当下道:“我姑且信你一次,你带路吧!”

  他命士兵们都骑上灌灌,跟在槐鬼身后。

  槐鬼走了两步,突然说:“我饿了。”

  疾嗣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花招,道:“给他取些吃食来。”

  槐鬼讪讪地道:“人的东西槐鬼不吃,槐鬼只吃这昆仑山附近的山花。”

  他说着揪下来一朵野花,将花瓣嚼在嘴里,然后扔掉花根,就这样边走边吃。

  槐鬼说:“前些日子,离仓大人让我们去阴山捕捉天狗,我就好多天没吃到昆仑山上的仙花,把我弄得像丢了魂一样。”

  疾嗣一怔,忙问他:“这么说,阴山上的天狗都是被你们捕捉光的?”

  “是啊!离仓大人命令我们不许留下一只。”

  “你说的离仓大人是什么人?”

  “离仓大人是我们的灵巫。”

  “他要天狗干什么?”

  “不知道。”

  “你们把那些天狗怎么样了?杀了,还是藏起来了?”

  “藏起来了,但是鬘王带人藏的,我不清楚藏在哪里。”

  “鬘王又是谁?”

  “是我们槐鬼族的大王,不过他也得听离仓大人的。”槐鬼说:“离仓大人法力无穷,就连神仙都得让他三分。不过,他每天都窝在山顶修炼,我自小到大也就见过他两回。”

  他揪了许多花朵,边说边吃,边吃边走,疾嗣等人也未在意。然而,地上一条长长的由花根构成的线索已经十分清晰了。

第十七章:昆仑之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