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烛龙的残影

  槐鬼最是奸诈,千年之前的那场惊世大战他们也参加了,并且加入了蚩尤的阵营。作为回报,蚩尤允许他们向自己手下的灵巫们去学习巫法。

  于是,槐鬼对天启誓永远效忠蚩尤和九黎人。但是他们非常惧怕打仗,在战时暗藏私心。当九黎人初露败相时,槐鬼首先就抛弃了主力部队独自撤退了。

  他们的行为让蚩尤异常气恼,当即派出部队去追杀他们,槐鬼们被迫逃到了昆仑山附近定居。同时槐鬼还非常贪婪,只消给他们钱财或是好处,他们什么事情都干,而且有恩不提,睚眦必报。今天他们就是受了伯赏家的雇佣去捕捉天绝的。

  但他们因为被疾嗣打得灰头土脸,也不顾同伴的安危,纷纷独自逃跑。返回诸毗山时,清点了一下,发现居然少了一多半。吓得领头的槐鬼忙禀告了鬘王。

  “他们有多少人?”鬘王问。

  “十几个。”

  “废物,十几个凡人你们也怕?”

  “他们很能打,而且还骑着像斑鸠一样的大鸟。”

  鬘王挤了挤发黄的眼珠儿,他的眼皮子上有许多细纹,显得比其他槐鬼冷静、内敛。实际上,他也确实很谨慎,不过一旦得势也会流露出癫狂,因为不知道对方底细,他也不敢亲自带兵去报仇。

  槐鬼手下哭诉道:“鬘王大人,伯赏家可是答应给我们两篓金豆子换天绝呀!如果不把那些来人杀了,我们只怕再也捕捉不到天绝马了。”

  鬘王道:“我知道,我去问问离仓大人。”

  诸毗山山顶是片铅灰色的旷野,那里光秃秃的,寸草不生,这正是因为离仓在这里修炼的原故。

  离仓自幼就痴迷于研究各种稀奇的魔法,后来他拜槐鬼中最强力的灵巫谯笪为师,直到有一天,谯笪受到了某种召唤离开了诸毗山不知所踪,但却留下了大量法术类书籍。

  为了研究这些魔法,离仓很少下山,而且在练习时经常将天雷、天火引入山顶,使得山顶的土地温度极高,根本无法生长出植物,只剩下了嶙峋的山石,甚至就连其他槐鬼都不敢常来这里。

  鬘王蹑足来到山顶,离仓正在闭目打坐。他比其他槐鬼都要苍老,但皱巴巴的脸上却布满了其他槐鬼没有的坚韧和凶狠。

  鬘王俯首跪倒,哭诉着:“离仓大人。小的们被人欺负了。”

  离仓睁开眼睛,鄙俗地看着他,说:“你们这样懦弱,自然很容易被欺负。我平时就劝你们要多掌握力量,你们却总是嫌修炼累,现在吃亏了吧!”

  鬘王道:“请离仓大人替小的们报仇!”

  离仓并没有正面答应,而是反问道:“我让你们去阴山抓捕天狗,都抓干净了吗?”

  “抓干净了,不知大人要这些天狗有什么用?”

  “我也是受人之托,你把那些天狗都杀了吧!”

  鬘王却生生地看着他,咕哝着问:“委托您的人难道不打算给钱吗?”

  “就知道钱,他给我的是力量。”离仓握着拳头,死死地盯着鬘王:“这个世界上,只有力量才是永恒的王道,有了力量就有了一切。你懂吗?”

  “懂,懂!”鬘王慌张地回答。

  “去处置天狗吧!”离仓战了起来,朝悬崖边的巨石祭坛走去,将手中的焚海魔杖杵在地上,声音冷酷地说道:“祭祀就要开始了,你别在这里呆着碍事儿。”

  鬘王走下了山,早有部下过来问:“离仓大人愿意下山吗?”

  鬘王摇头:“他只命我们将捕捉来的天狗杀死。”

  手下不可思议道:“那么费劲抓来的,居然要弄死。您当真要听离仓大人的?”

  鬘王嘿嘿一笑:“当然不能杀了,先把狗藏起来,等遇到了好买主再卖了,我们槐鬼可从来不做赔本买卖。”

  这时,苍蓝色的天空低低地飘来了一片巨型的乌云,犹如黑鹭展开了羽翼,云中弥漫着戾杀的气氛,那是离仓正在召唤要祭祀的神祇。

  诸毗山上狂风大作,吹得树木猎猎作响。祭坛前已是黄沙漫天,越发暗淡。沉沉的黑色云层发出橐橐的声音,如同雷鸣电闪将至一般。

  离仓的手中此时多了一把锁链,那是条缚神链,但见他口中念动咒语,乌云渐次打开,内中竟然捆着一个身着黄金战甲的天兵。天兵仿佛已经失去的反抗的力气,被折磨得垂头丧气,只能用愤恨地眼神望着离仓。

  离仓将天兵摔在祭坛前,说道:“出来享用你的祭品吧!”

  突然,一个如同风一般迅捷的黑影隐隐地一闪而现,黑影巨大无比,仿佛将整座山体都覆盖住了。

  它悬在空中,天兵看着黑影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面露巨骇。忽见黑影散发出一层诡异的黑雾,笼住了天兵,黑影越罩越紧,并传来了血肉撕裂的声音,很快天兵就不见了。

  黑影饱餐完祭品之后,声音冷傲地问道:“我让你捕捉的天狗,你捉了没有?”

  “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做到了,”离仓道:“但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我是烛龙。”

  离仓惊道:“北方的守护神龙!你不是被天帝镇压在钟山里了吗?”

  “所以,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的残影。”烛龙说:“我知道你一直在召唤具有神秘力量的人,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痴迷于得到力量?”

  “因为我要主宰三界。”

  烛龙疯狂地笑了起来:“能够主宰三界的是天选的帝皇星,不是普通人想做就能做到的。”

  他的轻蔑让离仓反感,他问:“帝皇星是谁?”

  “不知道,这是天机。就连天帝都不知道。”烛龙说道:“不过,每个干支纪年里发生的大事在昆仑山的苍木年轮里都会有记载。如今算来,下个干支纪马上就要到来了,天下注定将会大乱,三界将迎来新的君主。”

  离仓冷道:“我从不相信天命所归,我只信仰力量。”

  “我可以给你想要的力量,那是天地还处于洪荒时代就存在的力量,它比任何神魔的法力都要古老,可怕。”

  “什么力量这样强大?”

  “你听说过聻吗?”

  “没有。”

  “盘古大神在开天辟地的时候曾遇到过一些非常强大的怪物,那些怪物原本早在混沌之前就统治了世间。”烛龙说:“它们的力量让盘古大神都感到恐惧。后来,盘古集合众神的力量才将聻驱赶进了暗无天日的地下最深处。”

  听了烛龙的话,离仓兴奋地大笑起来:“那你现在就告诉我如何能够得到这种聻力吧!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换取。”

  烛龙说:“不需要你做任何交换,你只要答应我,得到了聻力后要用它扫平一切生命和秩序,让这个世界充满暴乱,血腥,最后再摧毁它。”

  “这正是我想要做的。”

  烛龙的暮影蓦然间抖擞了起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召唤聻的咒语,但你要记住,聻的天性就是破坏,所以你在召唤他们的时候心里要时刻想着邪恶,黑暗,暴戾,屠杀。这些都是聻的天性,你只有让他们感觉到你也是同类,他们才会听从你的调遣。”

  接着,烛龙念动咒语,刹那间,诸毗山地动山摇,山石碎裂。

  烛龙道:“他们快要来了,你学着驾驭吧!不过,聻力非常难以驾驭,一旦控制不好就会被它吞噬。”

  说罢,暮影渐次地消失了。

  离仓阴阴地笑着,烛龙说这种力量非常可怕,但他操控起来却觉得非常舒服。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聻力所发出的邪恶气味,这让他非常兴奋。而那种力量也似乎找到了共鸣,从山地里冲出了无数条黑色的触角,四面八方地刺破了枯树和嶙石,将离仓包围,张牙舞爪,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命令。

  聻所散发出的力量侵入了昆仑山,让这座仙山似乎变得不安了起来。霎时,天空阴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寒而栗的气息。离仓望着苍茫的昆仑山,恶毒地扯了扯嘴角,转身下了山。

第十八章:烛龙的残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