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六峜山

  青鸟飞了过来,现出了真身,竟是个仙姿佚貌的少女。

  她笑道:“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死了呢?”

  疾嗣答道:“是这些天马救了我们。”

  青鸟笑道:“真没想到居然是两个凡人救了我们这群神仙。”

  陆吾道:“是的,你俩救了昆仑山。作为感谢,我不追究你们擅闯禁地偷吃仙果之罪,你们赶快离开昆仑山吧!”

  疾嗣道:“我妻子已经吃了伽果,你叫她如何离开?”

  “哼哼,这我就不管了。”

  乜伦气恼道:“你分明是故意打压我们,早知道就不该救你。”

  陆吾严肃地回敬道:“总之昆仑山是禁地,凡人不可以进来。”

  天吴突然道:“不对吧!昆仑山只有玄圃,搏兽山和瑶池,苍木年轮以及峤山以上的地方是禁地,其他的地方可以供任何人生活,陆吾大人这么说不是混淆是非吗?”

  陆吾哼了一声:“总之,只要还是我还在掌管昆仑山,你们就绝不能留在这儿。”

  说完就飞走了。

  疾嗣盯着他身影的微光,担忧道:“这位神仙太固执,难道他真会赶我们走?”

  英招道:“没关系,陆吾虽是正神,但只掌管禁地,附近的区域是我来管辖。放心,我不会赶你们走的。”

  乜伦诘问:“如果他要你赶我们走呢?”

  天吴道:“不会的,他们的管理范围都是天帝委派的,陆吾如果越俎代庖,英招也可以不用听从。”

  他顿了顿又道:“虽然我是神仙,但我这把老骨头终究还是你救的,陆吾要赶你们走,我也会挺身而出的。”

  乜伦笑道:“老骨头!我看你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我已经一万三千岁了。”天吴调皮地一笑,道:“对了,你要我怎么谢你?”

  疾嗣道:“那你就把‘黄花赤茎桃木剑’送给我吧?”

  “你要那把剑干什么?”

  “我要用他杀了魃怪,那只魃怪就是朝云国的王后娄姬。”

  天吴爽快道:“好,那就送给你了。”

  疾嗣道:“我还有一事不明。你说帝皇星是鸑鷟,又说帝皇星是金麒麟,我有些糊涂。”

  天吴使劲一跺脚,道:“说到这事儿可涉及到这个世上最残忍,最无情的一个人啦,他连自己的儿子都杀。”

  “你说的可是天帝?”

  天吴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当日在我梦中攻讦天帝说他杀了自己的儿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是轩辕城人吧?你可知道轩辕城里的‘十龙壁’?”

  疾嗣答道:“我只见过‘九龙壁’,上面刻画的是天帝的九个儿子。”

  “本来是十个,缺的那个就是金麒麟。”天吴解释道:“天帝为了毁灭杀害亲子的罪证就将金麒麟从家谱中抹去,并封住了其余知道真相人的口舌,到了今天就没有人再知道金麒麟的事情了。”

  青鸟道:“别听他胡说。天帝手下有位大祭司叫闫法本初,可以捕捉周天之事。他预言金麒麟必将统一天下。所以天帝才忍痛将这位亲生儿子杀了。”

  疾嗣道:“在下愚钝不解,统一天下乃是伟业,天帝统领百华族的时候也希望自己能够统一天下,为何还要因此杀了自己的儿子呢?”

  “金麒麟若是天帝的独生子那再好不过了,但天帝偏巧有十个儿子,天帝将他们分封在了十个国家,如果金麒麟统一了天下不就是表明他将杀了其他的九个兄弟吗?”青鸟解释道:“这才是天帝要杀他的真正目的,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们手足相残。不过,金麒麟乃是天命所归,天帝也不能真的杀了他,只能将他封印在了天上的神石里。”

  天吴气急败坏地道:“你还在替天帝说话,我真是服了你了。就算我不恨天帝,你也应该恨他啊!他可是杀了你丈夫啊!”

  青鸟表情淡漠地说:“红尘之事我早已经遗忘了。”

  “你若是真遗忘了今天就不会赶来这里救援。”天吴道:“西王母受天帝之命収你为座侧使者,其实是打算永生永世看守住你,把你禁锢在三危山里。你居然以德报怨,处处听从西王母的。我和姐姐的本领本来不比雷神普化天尊和雨神赤松子差,就是因为他们追随的是天帝,而我们是九黎人所以我和姐姐才只能屈居副神之位。我们尚且愤懑,难道你就甘心?”

  雨师娘娘道:“你们别在说了,我才想起来,适才那些逃跑的槐鬼已经知道了帝皇星就是鸑鷟的事情,他们一定会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到时候我担心鸑鷟会遭遇不测。”

  天吴更是猛然一惊,道:“糟了,天帝一定不会让鸑鷟活下去的。我们一定要把那些槐鬼都杀掉。”

  青鸟道:“你们不用着急,天命就是天命,无论怎样也都无法违抗,即便是天帝。我先走了,你们保重吧!”

  天吴看着她远去的影子,哼了一声,道:“假正经,我保证鸑鷟果真有危险了,她第一个去救。”

  雨师娘娘道:“我倒是觉得她已然看破了这段宿缘。不管她是否对鸑鷟真的冷淡了,我们都要保护鸑鷟,直到他君临天下。”

  天吴点头,兴奋地道:“一旦鸑鷟统治了三界,我们九黎人才算真的翻身。我到时候就是风神了,而你也不必再作雨师娘娘,直接就升为雨神,让赤松子见鬼去吧!”

  雨师娘娘咯咯一笑,朝疾嗣等人送别,跟着与天吴也飞走了。

  疾嗣望着满目疮痍的苍木年轮,问道:“这天地的灵根还能复原吗?”

  英招点头:“苍木年轮附近有瑶池,龙池和雷池三座仙池,它受这三座仙池滋养,本身也有自愈能力,所以用不了多久它就能恢复往常了。”

  开明兽也跟着“呜,呜”地叫着,似乎赞同英招的说法。

  疾嗣等人辞别了英招和开明兽,下了昆仑山的圣地。

  昆仑山被称为万山之祖,延绵数万里,山势气派,峰峦险峻,纵横的江河将叠嶂的山体分割成若干部分。

  小槐鬼告诉疾嗣他们,真正的昆仑山就是昆仑四灵中的昆仑之丘,除此以外还有鳌背山、凤凰岭和不周山,昆仑山由龙灵守护,其余三座则分别由龟,凤凰,老虎之灵守护但都没有仙气。连接这四座山的叫做峤山,那里如同平原一样,是大罗金仙们居住的地方。除此以外,西王母住在玉山上的龙月城,那里以金装成,以玉点缀,极其华丽。

  疾嗣问他:“昆仑山上哪里最富庶?”

  “肯定是六峜山了。”小槐鬼回答:“那里是太阳落山的地方,当年夸父追日就是累死在那里的。据说,夸父神曾帮助蚩尤跟天帝厮杀,他乃是巨神,力量无人可挡。天帝就派出三足金乌化成太阳灸炽着蚩尤的军营,蚩尤派弓箭手去射三足金乌,它就飞走了,但不肯远离。而夸父是九黎部队里跑的最快的,蚩尤就命夸父去追太阳,结果夸父一直跑到了昆仑山,天帝又求助应龙将昆仑山的水全部干涸,最后渴死了夸父。”

  乜伦问小槐鬼:“你这小鬼头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啊?”

  “这些都是我听扶曲爷爷说的。”

  疾嗣问道:“扶曲爷爷是谁?”

  “他是这附近的山神,传说已经活了六千多年了,就连远古时候发生的掌故他都知晓。”小槐鬼解释说,又不无失意地道:“但是他得罪了灰鹿大王,被赶到了很远的地方,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他了。”

  “灰鹿大王又是谁?”

  “是附近的山魈,力大无穷。他收罗了许多附近的山精树怪,势力很大,连鬘王都惧怕他。”小槐鬼说:“你们想住在昆仑山里最好别和他发生龌龊。不过他这个人很蛮横,我只保佑最好别碰上他。”

  小槐鬼说话的时候眼神很紧张,看样子,他确实很害怕这个灰鹿大王。

  他们禀着山间的清风,一路欣赏着昆仑山绝伦的风景,惬意地走走停停,傍晚时分来到了六峜山。

  放眼望去,夕阳斜隐在山边,泛透着一层淡红色。空旷的山上生长的都是硕大柔软的棉花柳,被风吹舞着的枝叶舒展而飘逸,仿佛轻疾起来了一般,活像正在向来人发出和煦的微笑。

  疾嗣心里不觉惬意释然,抿嘴对小槐鬼笑道:“你说的这峜山既清净又娴雅,真不错。”

  小槐鬼却回道:“主人你可千万别放松警惕。我听说这座山上住着一种叫牲牲的怪物,浑身都长着黑毛,每到黄昏降临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吃人、抢劫东西。”

第二十五章:六峜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