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收服牲牲

  话音刚落,忽听幽深的山中发出一阵阵急促而诡异的叫声。

  嗷,嗷,嗷。

  那声音像激越的猴鸣,又似鹤唳,弥漫在山林中,又因遥远而显得缥缈。

  疾嗣见小槐鬼的眼中浮现出一层幽黑的阴影,自己心中却反而产生了一阵莫名的好奇感。

  他问小槐鬼:“你听说那些怪物长翅膀了吗?”

  小槐鬼摇了摇头。

  乜伦知他又要去冒险不由脸上变色,赶忙拦住他道:“这昆仑山中异兽林立,山精鬼怪层出不穷,躲还躲不起呢,你干嘛还主动去寻他们?”

  疾嗣嘿嘿笑道:“不碍事,我骑着天绝飞在空中看看这些怪物有何等能耐?日后我们住在六峜山上也免不了要与他们打交道。”

  说着,他跨上天绝,纵横在天空上,穿进了六峜山的密林深处。

  遁着声音,陡见一群人一样大的猿猴正捧着许多树枝穿梭在丛林间,后面还跟着好些个凡人。

  疾嗣飞到他们身边问道:“你们在追什么?”

  一位老者回道:“那些山魈抢了我们的琅玕果。”

  疾嗣知道昆仑山上的瑶草琪花数不胜数,这琅玕果又是什么奇珍异果?

  他问:“琅玕果是何物,很珍贵吗?”

  老者回答道:“琅玕果是玉胶,人吃了清香沁脑,可除百病,还有壮阳的功效,神魔异兽吃了也可以增长道行!我们谷粱人世世代代都种植琅玕树,然后将果实熬成玉胶贡献给大国的国王和贵族们,以换来那些国家的美酒和美食。”

  他们边说边追,很快便来到了牲牲的巢穴。

  疾嗣问:“敢问老者尊姓大名?”

  “我叫谷梁修杰,今天我一定要铲除这些祸患。”

  牲牲似乎也预感到大战将至,都严阵以待地跳跃到了树上,口中不停地发出嗷,嗷的声音,既是警惕自己也在恫吓敌人。

  疾嗣见到为首的牲牲略比其他的同伴大些,且眼神更加凶悍。它不住地怕打前胸,似乎要获得某种神秘的力量。

  “畜生,居然还在挑衅?”谷梁修杰怒骂道。

  忽见为首的牲牲一摆手,其余的牲牲都停止了叫唤。又有几只跑到山尖处打开了那里的一个巨型牢笼,然后快速跑开了。

  只见一只巨手推开了笼门,那是只硕大无鹏的牲牲,两颗凶暴的瞳仁似乎可以冒火。它来到了牲牲的最前方,牲牲头将手中的琅玕果枝扔给了他。

  那是还没经火熬提炼的琅玕果,坚硬无比,但巨型牲牲却直接扔进了嘴里,用像硬石一样的牙齿咀嚼了起来。

  牲牲头指着巨型牲牲,嘴里里里哇啦地叫着什么。

  一位谷梁人问道:“那畜生在说什么?”

  疾嗣道:“我想,他希望你们去挑战巨型牲牲,一旦你们获胜了他们就会臣服于你们。”

  “这不是开玩笑吗?那怪物足有我们五个大。”

  谷梁修杰道:“哪位英雄敢去挑战那只怪兽?”

  只听一位后生答道:“爹,我去。”

  “昊英,你行吗?”

  谷梁昊英昂首答道:“身为谷梁家的少主,我责无旁贷。”

  疾嗣一瞥间,只见这谷梁昊英与自己年龄相仿,长得文质彬彬,一身斯文优雅之气。

  谷梁昊英挺起长雷枪,用冰琢一样的枪头直刺巨型牲牲门心。那牲牲并不躲闪,任由他或刺或打。谷梁昊英的枪法虽然跌宕,忽急忽徐,但每一枪刺在对手身上都仿佛扎在坚石上一般。

  他腾转跳挪,身法虽是俊逸潇洒,但动作却渐渐慢了下来。

  疾嗣一旁不住摇头,暗道:这青年太过血气方刚,怎能与巨兽硬斗?一旦体力不支,只消被巨兽一击便难以活命。

  果然,巨牲牲也被谷梁昊英惹得火爆,咆哮了一声,激越着挥起熊熊巨擎拍向谷梁昊英。

  谷梁昊英连身翻滚,狼狈地躲开了。待他站起来时,牲牲已然冲了过来。谷梁昊英又慌又惧,心叫不好,赶忙开逃。

  但他的步子哪有巨兽快,霎时就被追上了。

  谷梁昊英心知没有退路,把心一横,回身用力地刺出一枪。

  这一枪可谓背水一战,谷梁昊英只知道自己用尽了全力,连自己往哪里刺的都不清楚。

  只见牲牲大骇无比,顿时停住了追赶,又向后退了数步。

  谷梁昊英见此情形莫名其妙,其余人也都连连发出诧异地声响。谷梁修杰见儿子躲过一劫,紧张得不可自已,竟蓦然哑住了。

  牲牲头不明就以,朝巨型牲牲怒斥着。但那巨兽似乎还是不敢靠前,眼里虽有愤怒,但动作却更加审慎了。

  唯有疾嗣看明白了一切,适才谷梁昊英那一枪刺的是巨兽的颈嗓咽喉,巨兽骇异说明那里正是它的命门。

  战场上,双方对峙半晌,终于还是谷梁昊英最先耐不住性子了。

  他是弱势一方,居然又先出了手,而且扎的还是门心。

  巨兽虽然头脑有些迟钝,但斗了几个回合也明白原来对手并没有掌握自己的弱点,也就不再担忧了。

  谷梁昊英一枪刺向牲牲前胸,牲牲却反而迎了上去,用前胸抵住枪尖,连冲带撞地向前推进着。

  它力大无穷,直把谷梁昊英怼得后退了数大步。

  谷梁昊英被它迫得被动难堪,他想用力抵住牲牲的来势,但双方力量悬殊,两力对冲之下,谷梁昊英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他眼望着面前的巨兽,心下一凉,已知自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虽然眼中也有不忿,但更多的是失败的颓然。

  观战众人一见不好,都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唯有一人却淡淡地露出了微笑。

  这人正是疾嗣。他不仅微笑,而且胸有成竹。

  牲牲伸出巨掌欲将谷梁昊英拍死,却见疾嗣横空出世,挥动武器一刀看在它手掌上。

  他这一刀力道甚猛,虽然还伤不了巨兽,但也让它无比生疼,不由得将巨掌收了回去。

  疾嗣扶起谷梁昊英,道:“让我来。”

  巨兽向疾嗣示威咆哮着,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疾嗣不慌不忙,提起武器朝它咽喉刺去。

  牲牲大骇,慌忙躲开了。疾嗣又连出数刀,每次都朝它命门袭击,明显是打算弱点击破。

  牲牲再傻现在也已然明白自己的要害被对方掌握了,再无取胜的可能,更生怕丢掉了性命,霍地转身带着疾风般快速跑回了关它的笼子。

  牲牲头领极为纳罕,过去关这只巨兽要出动所有的牲牲,又哄又吓,有时往往还要死伤几个。今天这是怎么了?

  其余的牲牲都望着头领,期待它做出举动。

  头领看着疾嗣,将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不时地露出不情愿的表情。

  半晌,它从天顶跳了下来,蹲在疾嗣面前,将手高高的扬起,眼睛则瞅着地面。仿佛是猴子在讨好主人时的顺从举止。

  谷梁修杰道:“这位英雄,您已经收服了这些畜生,它们一辈子都会跟随你了。”

  疾嗣将手拍在头领手上,众牲牲瞬间爆发出一阵欢呼。

  疾嗣道:“既然你们都听命于我,就把那些琅玕树还给谷梁人吧!”

  牲牲头领点了点头,一挥手,山上的牲牲都灵敏地跃了下来,将手里的琅玕树枝扔在了地上。

  谷梁修杰对疾嗣千恩万谢,赶忙命族人将那些树枝拾起来,满载而归。

  谷梁昊英问道:“敢问英雄尊姓大名?”

  “我叫疾嗣。”

  “你救了我,我将来一定要报答你的。”谷梁昊英道:“我们谷梁人就住在旁边的长留山上,你有事情可以随时来找我。”

  疾嗣豁然地笑着点点头。

  谷梁人离开后,他带着一众牲牲来到山下。乜伦和槐鬼一见如此多的怪物显然有些害怕,疾嗣安抚她们道:“你们不用怕,这些牲牲如今都已经追随我了。”

  接着,他将如何制服巨型牲牲的经过跟乜伦讲了一遍。

  牲牲将自己居住的洞穴让了出来,每日采集山林野果供疾嗣等人享用,很快他们就在在六峜山安顿了下来。

  过了两天,疾嗣突然对乜伦道:“我真蠢,居然忘记去办一件重要的事情。”

  乜伦莫名地问道:“什么事?”

  “开题国的天狗被风伯天吴偷去后,原在那里闭锢的贰负神一定会借机会逃跑,一旦如此,常博涉父子定会被玄帝处置。我得赶去那里一趟,将天狗交给他们。”

  乜伦点头道:“是啊!常博涉王子多次搭救我们,是我们最好的朋友,现在我们安稳下来了,就算没有天狗的事情也应该去向他报个平安。”

  疾嗣笑赞道:“你可真是通情达理啊!其实我还有一个心事,这昆仑山美轮美奂,珍奇异宝数不胜数,我想将这里的东西开采出来与附近的国家交易换取他们的物资,这样我们的日子除了安全还会更加富庶。所以,我此次去开题国不仅是交给常博涉天狗以助开题国镇压贰负神,更是打算借机查看一下附近国家的贸易情况。”

  “你倒考虑的挺周祥的。”

  “我过去戎马一生,只知冲锋建功,其余的都有朝廷安排。现在也该学学考虑生计的问题了。”

  疾嗣准备了一天,翌日便携带着两只天狗欣然上路。

  他驭着天绝朝开题国方向飞去。

第二十六章:收服牲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