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开题之行

  天绝虽然也是灵兽,但相比灌灌飞翔的速度稍微慢一些,疾嗣飞了三天才看见了开题国的都城。

  壑市国,司彘国,朝云国,开题国是沙漠附近的四个比较大的国家。就规模而言,开题国比不上壑市国和朝云国,但它位置要更靠南一些,距离三国较远,附近又无大邦,所以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远眺开题城春深花放,园林绿暗。疾嗣至城门下马过桥,门楼垛迭之处飘扬着花红彩旗,城池内外众人俱是欢欢喜喜,顽童们哄哄笑笑,仿佛正时年节一般。

  疾嗣问一位做买卖的,道:“你们开题国出了何等喜事,这般欢快?”

  “这你都不知道?我们常博涉王子娶妻了。”

  疾嗣听了也豁然开朗起来,心道:我来的可真是时候。

  他诘问:“哪日娶的妻?”

  “就在昨天入的洞房。”

  商贩指着齐排宫垣,道:“城里的达官贵族都涌入京宫里了,听说国王待会儿还要给老百姓发布施呢!”

  “新王妃是哪里人?”

  “听说是附近公冶山上的人,还是个绝世的美人哩!”

  疾嗣点了点头,兀自嘟囔着:“常博涉这小子命还挺好。”

  他转过内墙的隅头,忽见一座门墙,上有“会同馆”三字。他一生随军队走南闯北,去过许多国家,知道这“会同馆”乃是会通外国人的地方。信步走了进去。

  馆内光明洞达,重重珠幕卷,面面绮窗开,说不尽的繁华气象。

  馆使迎接出来,问道:“客爷是何国人士?”

  疾嗣略一想,回道:“百华国人。”

  “可有通关文牒、勘合?”

  “没有。但我带来了你们开题国最需要的东西,天狗。”

  馆使骤然一惊,道:“客爷何处弄得的天狗?”

  疾嗣没回答他,而是反问:“贰负神怎样了?”

  馆使知他是知情人,便道:“实不相瞒,开题国在少了天狗后贰负神差点逃脱。多亏常国王请来了角亢二星仙的法宝‘眠山尺’,才让他复又睡下。不过‘眠山尺’只有一个月的功效,现在国王跟王子正想办法呢!”

  “你速去通禀常博涉王子,说疾嗣来了,还带来了天狗。”

  馆使忙应了一声,快步离开了。

  不久,便有內相驱赶着富华的马车迎接疾嗣。疾嗣坐上马车顷间便到了王宫。

  常博涉早恭候在含凉殿前,四周苍松翠柏,让人畅志怡神。

  两人寒暄了几句,疾嗣将带来的天狗交给了常博涉。

  常博涉大喜,忙命人将天狗牵至疏属山。

  他道:“这回可多亏疾嗣兄了,有了天狗,我和父王的心总算可以安稳下来了。”

  疾嗣忙谦词了几句,随他步入殿内。

  常博涉早吩咐人准备了宴席,不多时肴酒纷陈,觥筹交错。

  疾嗣喝着杯中的朱露美酒,笑着道:“听说常兄昨日小登科?”

  常博涉听了并未作答,眼中竟略带忧郁,疾嗣疑讶,不知他何故露出这种表情。

  常博涉叹气道:“别提她了,她根本不喜欢我。”

  “听说她是公冶山上的人,这公冶人是什么来历,居然连你个王子都不瞧不上?”

  常博涉笑道:“公冶家无甚来历,只因他们得罪了附近的一个魔王所以就将族众最美的女人嫁到我开题国为王妃,以求得我国的保护。”

  “魔王?”疾嗣不由得一怔。

  “听说那个魔王别人都唤他做灰鹿大王,势力很是庞大。”

  疾嗣蓦地想起了小槐鬼曾对他提起过这个灰鹿大王,暗咐:这个灰鹿大王果然厉害,势力都影响到开题国附近了。

  常博涉突然道:“疾嗣兄,我最近听闻一个消息。壤驷阳飚回到中都了。”

  中都指的就是轩辕城。

  疾嗣纳闷问道:“壤驷阳飚居然能返回轩辕城,他究竟打通了哪个关节?”

  “闫法子平。”

  疾嗣吃惊地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壤驷虍焕正是因得罪了闫法家才被玄帝处斩的,毋宁说闫法子平完全可称得上壤驷阳飚的杀父仇人,壤驷阳飚居然认贼做父?

  抛开个人恩怨不谈,但是这点,疾嗣就恨不得手刃了这个畜生。

  他一口饮干了杯中酒,虽然酒甘如饴,香美非常,但他心里却苦涩异常。

  常博涉续道:“而且,闫法子平奉天子以令不臣之心早已昭然若揭。他内勾重臣,外结伯赏家族,势力已经一天天壮大了。如今的朝中也只有龙腾将军牧野平敢与他对抗。”

  在壤驷虍焕还未崛起之前,牧野平一直是百华国军中的擎天一柱,他战功赫赫,为人也算正直。由于壤驷虍焕被称为“虎贲将军”,所以人都合称他二人“龙虎将军”。

  疾嗣道:“朝局的事情我不感兴趣,也不会再回到轩辕城了。只恨那壤驷阳飚日子过得可算滋美了。”

  “可不是,他外借娄姬的势力得到闫法子平的提携,如今都成了朝云国的靠山。据说,乜暠划给他朝云国的一个郡,让他做那里的郡守。”

  常博涉说着叹了口气:“咳,君子道消,小人道长。这天下的世道越来越看不透了。”

  疾嗣想了想,道:“实不相瞒,我与乜伦在去昆仑山时无意当中窥见了天机,玄嚣帝的江山怕是要易主了。”

  常博涉不由得满脸兴奋,给疾嗣斟了杯酒,道:“快说说,是什么样的奇遇?”

  当下,疾嗣便将如何被陆吾捉到,又如何跟随天吴进入苍木年轮的事情对常博涉讲了一遍,常博涉听得兴趣盎然,红光满面。

  疾嗣嘱咐他道:“不过,这里面的天机最好不要泄露,你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

  疾嗣在开题国住了几日,四处畅游,有时常博涉也会陪伴他,但至始至终疾嗣都没有见到常博涉新娶的王妃,自然也不敢多问。

  几天之后,疾嗣朝常博涉作别,常博涉又再三挽留,但疾嗣归心似箭,不想耽搁。常博涉又送给他一些家丁,牲畜,牛羊等。这让疾嗣的家底又厚实了不少。

  返程时,疾嗣一路打探各地的风土良俗,物产食货,得到了许多珍贵的信息。不知走了多少天,他们终于返回了六峜山。

  但刚到山下,疾嗣蓦地发现了几只牲牲的尸体,看伤口似乎是被利器斩杀致死的。

第二十七章:开题之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