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中计

  符惕山确实会时不时地下出怪雨,但夹谷人不怕,因为他们会观察星云,这是常年在这附近行路练就出的本领。

  夹谷人的队伍沿着险绝的山路向谷底走去,为首的乃是夹谷家的掌家夹谷风云。曲折蜿蜒的山路交叉纵横着,仿佛许多条扭曲缠绕在一起的蛇。

  夹谷人身上都穿着软软的白色布缎,叫做“火浣布”。别人都说夹谷人因是雪灵人近亲的原故才不怕火的,事实上,雪灵人非常惧怕燃热,连幽都山都不敢翻越。能够帮助夹谷人抵御炎火山火焰的正是这种“火浣布”。

  这种布出自炎火山上的一种两尺长的大老鼠,它们足有百斤重,毛细如丝,颜色纯白。这种老鼠不怕火,但用水浇它顷刻就会死亡。用它的毛织成布匹穿上可以烈火不侵,只是一旦污秽了不能用水洗,必须用火焚烧才能光洁如新,所以叫作“火浣布”。

  突然,无数根带火的弓箭朝天空射去,仿佛要与星光争辉。

  那些火箭射在地上,将夹谷人的队伍阻挡分隔。有几支已经射中了夹谷人。

  虽然这些身穿“火浣布”的夹谷人不怕火,但却依然怕箭,顷刻间已有不少被火焰外射来的弓箭击杀。

  夹谷风云纵马冲过一道道的火墙,带着族人企图逃出火场。但即便他逃出火场也逃不出杀场,槐鬼已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仿佛索命鬼一样紧追不舍。

  嗖,嗖,嗖,嗖,嗖……

  槐鬼们乱箭齐发,又有不少夹谷人被射倒。

  夹谷风云惊呼:“不好。”赶快侧伏在马上。但这样的骑姿慢了许多,根本无法摆脱后面的追杀者。

  鬘王甚至没有时间去捡掉在地上的那些价值连城的琬琰,只追着夹谷风云不放。

  又追了半个时辰,已经来到了六峜山境内。此时天色渐明,天际间露出一丝曙光。

  夹谷风云觉得身后的杀声零落了些,也不在使劲地催动马匹了。

  嗖

  一支箭又从近处的树丛中射了出来,夹谷风云猝不及防,被这支箭正射中了左肩。

  他“哎呀”一声,跌落马下,连翻了几个跟头,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

  他喘了几口粗气,稳定了呼吸,也定住了心神,接着拔下了射中他的箭。

  他发现这支箭还很短小,也不带火,根本不是槐鬼们使用的。

  正在纳闷,忽然从树林里穿出几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个个披着兽皮,腰间绑着动物的尾巴,一个个稚气未脱的样子,却都背弓搭箭,俨然一副猎人的打扮。

  几个孩子见射中了大人,都不敢靠前。

  夹谷风云知道是他们射的箭,但自己伤的不重,又见他们只是孩子,所以并没生气,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六峜山。”为首的孩子回答,他皮肤黝黑,大大的眼睛,头发胡乱地披散着。

  “敢问这里的头领是不是叫做疾嗣?”

  “他是我爹,我叫疾传。”

  夹谷风云想了想,道:“我乃是过往的商贩,因在山谷边遭到了歹人的袭击才逃到这里来的,你们能不能让我躲一躲?”

  疾传爽快答道:“没问题。”

  正说着,鬘王已经率军追了过来。

  疾传一见是槐鬼,显得十分警惕,按住了手中的弓箭。

  由于疾嗣这些年一直与槐鬼开仗,疾传几乎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所以他自打生下来就非常痛恨槐鬼。

  “你们几个小鬼竟然敢窝藏灰鹿大王的敌人?”鬘王拉大旗扯虎皮地叫嚷道。

  “什么灰鹿大王,我只知道槐鬼就是我们的敌人。看箭。”疾传弯弓拉弦,一箭射出,正中鬘王脚踝。

  他的箭是用鱼骨头做的,只能用来捕捉些兔子、野狗之类的小动物,根本伤害不了人。但鬘王却显得很痛苦,捂着脚面问道:“哎呦,你有胆子留下个名号,你是谁?”

  疾传正在得意,想也没想就回答:“我叫疾传,我爹就是这六峜山的主人,叫疾嗣。”

  “你可知道我是谁?”

  “槐鬼,人人得而诛之。”疾传眼含寒光,恨恨道。

  “我不仅是槐鬼,我还是灰鹿大王的下属。”鬘王道:“识相的就把夹谷风云交给我。”

  “我管什么大王不大王的,我只知道你是槐鬼,再吃我一箭。”疾传说着毫不含糊地又射出了一支箭。

  鬘王故作狼狈的躲开了,佯装害怕的样子道:“好小子,你等着。”

  说完,带人逃开了。

  疾传洋洋得意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身后的小伙伴也不住地欢呼雀跃着。

  他抬头望着晴朗的天空,也跟着发出一声欢呼。他挥舞双臂,一声呼哨,顷刻间一匹白色的幼年天绝在天上奔驰而来。

  疾传的手轻轻搭上马背,反身娴熟地骑了上去。他面对着兴奋呼吼的小伙伴,活像个胜利的大将军一样喜悦。

  天色明亮了许多,拂过六峜山的晨雾已然被晨曦撕成了轻薄的片缕,露珠缓缓滑过草叶,使他们看起来都闪着金光。

  六峜山左右两端延绵着两条长街一样的房舍,它们坚固的如同堡垒,好像给六峜山插上了两条翅膀。天空上不时会飞来各种珍奇异鸟,鸣叫着仿佛在传递捷报。

  夹谷风云看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浑小子,心里不觉感到奇怪。根据夹谷氏的线报,灰鹿大王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行动路线。而且,灰鹿大王抢劫琬琰的次数不少,但从没有过槐鬼参与其中。

  他常闻言槐鬼多奸诈,不知这回他们又有什么阴谋。

  疾传和他的小伙伴的欢呼声响彻云霄,仿佛是一声声喜悦的爆竹打破了深山的平静。

  夹谷风云赫然发现山门前居然也站着一只槐鬼,警惕地问:“那不是槐鬼吗?”

  疾传倒骑着天绝,连头都没回,洒脱地道:“那是疾元忠,是我家的管家,他是唯一的好槐鬼。”

  疾元忠是疾嗣和乜伦为小槐鬼取的名字。夹谷风云见他确实与其他槐鬼不同,眼里没有奸诈,只有慈蔼。

  天绝走到疾元忠跟前时疾传仿佛知道了一般,从马上一跃而下。朝疾元忠不无得色地喜道:“元忠叔,我刚才一箭刺穿了一只大槐鬼的脚。不信你可以问这位叔叔。”

  元忠干笑了一声,点着头。又朝夹谷风云问:“这位是?”

  “在下夹谷风云,是位商人。”

  “原来是夹谷家的人,不过,你们不是被灭族了吗?”

  夹谷风云摇头道:“昆仑山上有许多魔头都觊觎着我家开采的琬琰,所以我们隐匿了行踪。但今天还是被灰鹿大王手下的槐鬼发现了。”

  疾元忠遽然一怔,问道:“你何时知道槐鬼投靠了灰鹿大王?”

  疾传抢道:“是那些槐鬼自己说的,什么灰鹿不灰鹿大王,我爹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他。”

  疾元忠枯黄的脸蓦地寒彻异常,口中连连喃道:“不好了,不好了。”

  孩子们对他的态度很觉得莫名怪异,夹谷风云因是成年人所以感受到了这其中的恐怖。

  不久,他见到了疾嗣。

第二十九章:中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