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灰鹿大王

  疾嗣将夹谷风云让进了客厅,伺茶款待。

  夹谷风云却并没有碰茶杯,而是站起身来对他一稽到地,道:“多谢贵公子今日搭救,我才能捡一条命。”

  疾嗣问:“你肩膀上的伤无碍了吧?”

  夹谷风云实话实说:“我没有受伤。”

  “那我就奇怪了,以疾传的年龄只能射死小动物,连你都伤不了,怎么射伤槐鬼的?”

  夹谷风云也纳闷,道:“恕我直言,当时我就在眼前,那槐鬼分明是装的。”

  “他为何要炸伤?”

  “那个槐鬼的举止的确怪异,过去灰鹿大王也曾三番四次抢劫我们夹谷家,但都只是以纯粹的抢琬琰为目的,伤人倒在其次。但今天那些槐鬼只管拼命杀我,凶猛异常,连掉落的琬琰都不捡。”他越说越不解:“符惕山距此八百余里,他们竟一路追赶不放,即便是杀父仇家也断不至如此啊!而且,令郎在与那槐鬼交手时,他总是提及自己是灰鹿大王的手下。”

  听了夹谷风云的话,疾嗣已然完全明白了,抢劫是假,槐鬼的目的是将夹谷风云赶到六峜山投靠自己。一旦自己收留了他那就是与灰鹿大王为敌,但疾传孩童之心逞强好胜,轻易地就上了当。

  如此一来,鬘王必定藉此机会进行挑唆,看来自己与灰鹿大王究竟还是不免要展开一场大仗了。

  他知道灰鹿大王在附近深耕多年,势力庞大,山神精怪们都非常十分惧怕他。一旦他举办宴会就连许多住在峤山之上的神仙都会下界来捧场。

  疾嗣担忧:如果双方开战的话,只怕自己这些年的积蓄将付之一炬。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不禁越过了一层阴霾。

  ……

  他猜的一点不假,鬘王已经拖着伤腿跑到了灰鹿大王居住的鳌背山上。

  鳌背山是昆仑山向北延伸的一座孤峰。雄踞群峰之冠。苍翠挺拔,直插云端。灰鹿大王居住的山顶宽广而平坦,只有中间地带有处稍凸起的洞穴,神似龟背。

  不过,鬘王想见到灰鹿大王却并不容易,因为他在洞口被斑寅大将军挡住了。

  斑寅大将军顾名思义,原是只老虎变化而来。他与鬘王素而有些小过节,偏巧他俩又都是心胸狭窄之辈,都不肯放了怨气。斑寅大将军早听闻鬘王潦倒了必然会投靠灰鹿大王,便百般阻拦不让他入洞。

  鬘王也不是吃素的,与他争执不下,竟惊动了巡山的侍卫,最后将两人押进了洞府。

  灰鹿大王坐在高高的雕龙座椅上,微睁着眼睛,傲然藐视着堂下,仿佛目光所及的地方他都是王者。

  鬘王跪在地上哭诉道:“我们槐鬼本来在昆仑山捕捉异兽为生,但最近十年来六峜山上的疾嗣突然崛起,吸收走了许多豪族,将我等人的捕猎空间大大压缩,我也不敢惹他。如今他的势力越做越大,我也只有来投靠大王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灰鹿大王,发现他并无反应,似乎不想对他的投靠做任何安排。

  鬘王又道:“我等槐鬼投靠大王实在不敢空着手来,我们打听到了夹谷家运送琬琰的路线,就打算抢来些孝敬您。结果夹谷家的人跑到了六峜山被疾嗣的儿子救走了。”

  灰鹿大王一直将胳膊肘杵在椅子上,歪着头做打盹儿的姿态。当听到琬琰时才睁开了眼睛,他将视线慢慢地移到鬘王脸上,问道:“琬琰呢?”

  “夹谷风云是被疾嗣的儿子救走的,琬琰肯定是落入疾嗣手里了。”

  “废物。”灰鹿大王咕哝了一句。

  “我向来不敢惹疾嗣,就说我是灰鹿大王的人,希望他们能把琬琰交出来。谁知那小鬼竟然说什么,‘大王不大王的,这昆仑山里谁敢招惹我爹?’”

  鬘王说着,眄了一眼灰鹿大王。见他依然面无表情。不禁纳闷:难道是我挑唆力度不够?

  他刚欲添油加醋,灰鹿大王似乎感到索然无味了,倦意渐起。他摆了摆手,道:“别说了,疾嗣那边我自有处置。”

  他吩咐手下道:“给这些槐鬼找个凉快点的山洞。”

  鬘王被送出了洞穴,门口停着一只青灰色的豹,灰鹿大王的手下将豹牵来,鬘王径自骑上朝山下走去。

  灰鹿大王望着洞里插着的幽幽火把若有所思,他问斑寅大将军:“我们已经有多少年没打仗了?”

  “大的仗十五年没打了,上一次您出重兵还是将扶曲那老毛神赶跑的时候。”

  灰鹿大王喟然道:“久疏战阵必不是好事。”

  “大王您不要轻信鬘王的挑唆,这人一贯四处下蛆。”

  “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来你们依靠着我的名望四处招兵买吗,扩充自己的实力,如今都养肥了,也该替我打场仗了。”

  斑寅大将军心里骤然间“咯噔”了一下。灰鹿大王虽然势力庞大,但他自己的嫡系部队却并不多,每次打仗依靠的都是各个山头的小大王,比如斑寅大将军就是附近山上的头领。

  这些山大王虽然名义上服从灰鹿大王的命令,但他们的实力过强毕竟也是种威胁。况且,现在疾嗣崛起,看来灰鹿大王是希望与之一战,一来消灭疾嗣这个潜在的威胁,再者也可以损耗各山首领的势力,最终达到自己独大的目的。

  想到这里,斑寅大将军自然不敢反驳,不然自己就会成为最先被打击的靶子。

  之后,灰鹿大王召集了各山的头领商议出兵事宜。由于斑寅大将军已经提前通知了他们灰鹿大王的想法,所以在场的豪族也都不敢反对出兵。

  灰鹿大王将自己的军团划分成了十三只精锐的部队,如同涨潮的海水一般,朝六峜山汹汹扑去。

  军团的阵营如同月牙一样,两翼各五路精兵负责迂回和突破,灰鹿大王自己的部队则负责中路殿后。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在进攻上消耗两翼的力量,而他自己的部队在到达战场时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可以最大限度地保存自身实力并且不耽误获取战利品。

  对于灰鹿大王而言,这种帝王权术屡试不爽。

  但这次他的算盘却没有打响。因为他们扑了个空,六峜山上满是阒寂旷寥,连一只鸟都没有。

  灰鹿大王颇感意外,第一个念头就是:一定是有人告密,事先通知了疾嗣。

  这个人是谁呢?

  他正是谷梁昊英。

  居住在昆仑山上的人都以灰鹿大王马首是瞻,谷梁人也不例外。当然,他们不是自愿的。

  每年都要向灰鹿大王贡献大量的财产、武器、牲畜以获得追随者的身份,这是谁都不情愿的。

  所以,当谷梁修杰回到长留山告诉族人灰鹿大王要出兵的想法时谷梁昊英第一个表示反对。

  这也是其他谷梁人的想法。但,这也毕竟只是想法。

  最后他们仍然选择追随出征,讨伐疾嗣,虽然疾嗣曾救过他们。

  谷梁昊英能做的就只有将这个消息通知了疾嗣,让他尽快逃走。这不啻于冒着生命危险,甚至是冒着全族人的生命危险。

  ……

  不过,很快灰鹿大王就得到了消息,疾嗣正藏在附近的一座偏僻的山谷中,便朝那里冲去。

第三十章:灰鹿大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