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内部瓦解

  疾嗣所隐藏的山没有名字,因为它太小了,但这更便于抵御攻击。

  灰鹿大王的部队虽然人多,但由于山体太小,能派上去的部队有限,这使得双方山上的兵力势均力敌了。加之疾嗣又是居高临下,事先已在上山的必经之处附近埋伏了精锐部队,布置了陷阱,深挖壕沟,牲牲们也跃到树上不断地向下面扔着巨石骚扰敌人。

  三天过去了,面对固若金汤的防守,灰鹿大王竟丝毫没有占到便宜。这在他过去的战斗中从没发生过。

  灰鹿大王只能下令将小山团团包围,力图困死敌人。

  但疾嗣准备了充裕的食物,准备大打持久战。

  渐渐地,灰鹿大王的部队开始军心涣散。但他同时也终于找到了攻破疾嗣铁桶阵的办法。

  有人告密,是谷梁昊英事先向疾嗣报了信,才使得灰鹿大王这场仗打得如此吃力。

  面对灰鹿大王这样的暴君,告密是种生存手段,他的手下几乎每个人都曾告过密,每个人也都被揭发过。灰鹿大王也非常愿意通过告密这种方式牵制他的手下们,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灰鹿大王气急败坏地准备了两只铜鼎,灌满了河水,将谷梁修杰父子扔了进去,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烹了他俩。

  众目睽睽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他只希望一个人看到这些。

  果然,山中的疾嗣很快就知道了灰鹿大王的举动,开始纠结了起来。最终,他决定下山搭救谷梁修杰父子。

  但乜伦及其他人都表示反对。她道:“疾嗣,你这是意气用事。谷梁昊英在通知你时想必他已经想到会有这样的下场,我想他也不希望你去救他,因为他不想你跟他都白白牺牲。”

  疾嗣道:“我只带一小部分人去搭救谷梁昊英,你带着大部队留在山里,无论如何都不能出来。”

  “你疯了,灰鹿大王的军队足有上万,你一介凡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我当然不是对手。”疾嗣诚然道:“我下山是为了告诉世人我疾嗣不是胆小怕事的缩头乌龟,谷梁昊英向我通风报信是做了朋友的职责,现在该是我回报他的情谊了。而且如果我死了,说不定灰鹿大王一高兴就会退兵。”

  他说完提起战刀,走到小疾传身边,道:“孩子,等你长大了一定要勤于练武,将来替爹报仇。”

  疾传突然说:“爹,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疾嗣正色道。

  疾元忠跟着道:“我也去。”

  疾嗣有些不耐烦了:“你跟着添什么乱?”

  元忠道:“你下山救人是意气用事,必死无疑。你死后,我们这里也会有人学你下山替你报仇,也会被杀。这样,我们一个个都会死在灰鹿大王手里,与其说这样还不如一同下山,或许还有条活路。”

  军帐内其余人也都纷纷跟着附和。

  疾嗣叹道:“你们这样说我还如何下得了山?”

  乜伦紧跟着道:“那就不要下了,这分明是灰鹿大王的诡计。”

  疾嗣道:“不,我一定要去救他们。如果你们还当我是家主就待在山上等我回来。”

  说完,他脚迈大步,橐橐地离开了军帐。

  他走出账外,挑选了十几个精兵。让他们都穿上可以抵挡弓箭和兵刃的重甲并装备上厚重的盾牌,连天绝马也套上了重甲。他的计划是飞进灰鹿大王的营地,直接救出谷梁昊英父子然后飞走。

  阵前,鼎里的水已快要煮沸,正蒸蒸地冒着热气,鼎中两人似乎已弱三魂少二魂,快断气了。

  疾嗣蓦地从空中杀来,一刀砍掉了鼎旁士兵的头颅,推到了铜鼎。

  灰鹿大王当下命令万箭齐发,但疾嗣让部队围成圆形列阵,用坚固的盾牌抵挡射来的箭矢。他救出谷梁昊英和谷梁修杰让他们骑在天绝身上,又命士兵围住两人所乘的天绝,打算自己殿后。

  当他们飞到半空中时,蓦见乌云密布,雷声滚滚,隐隐间藏着一股杀气。

  紧跟着,乌云向四面八方蔓延,仿佛是无尽的黑色深渊。

  忽然,一颗龙头从暗淡的阴云中探了出来。它通体黑色,身上闪着玛瑙一样的鳞片,嘴边丝丝地挂着闪电。

  黑龙的眼神幽暗中透着凝重,它愤懑地嘶哮了一声朝疾嗣所骑的天绝袭来。

  疾嗣没料到灰鹿大王阵中还有这等怪物,心叫不好,赶忙扯了扯马缰,让天绝逃开。

  但天绝的速度毕竟不如黑龙,很快被赶了上来。黑龙盘旋着巨大的龙躯将疾嗣围绕其中,不时地向他放射闪电。

  疾嗣挥刀砍在黑龙身上,却仿佛击中坚石一般。他急忙按下马头,打算降落。黑龙也看出了他的想法,猛袭过来,一口咬住天绝的一只马腿并撕扯了下来。

  天绝长嘶一声,因疼痛飞的更快了,但因为缺少了一条腿而失去了平衡,落地几乎是摔在了地上。

  疾嗣发现它已经晕死了过去。厚厚的密林是道天然的屏障,可以躲避黑龙的袭击。

  但天上的袭击可以躲过去,地上的追兵却又包抄过来将他包围了。

  疾嗣见首领长着虎头人身,形似陆吾,却比陆吾还要魁伟,只是没有那般神威。

  那正是斑寅大将军。

  “疾嗣,别跑了,跟我回去见灰鹿大王吧?”

  疾嗣冷笑道:“你是想让我投降?只可惜我戎马一生跟随过许多将军,他们没有一个教过我投降的。”

  “好啊!你自诩常胜将军,冥顽不灵,我今天偏要活捉你。”

  斑寅大将军朗声说完,催动坐骑,策马扬鞭,但马并没动。

  他蓦地感觉自己被固定住了,低头一看竟发现自己脚下的地面恍若虚空一般脱了质,马蹄子如同踩进了黑色的深渊里似的被凹进去的泥土死死地扣住。斑寅大将军回头,发现其余手下也是这样。

  “大将军,这……这是怎么回事?”手下有些慌张地问。

  斑寅大将军也回答不上,但眼中充溢着愤怒与冷酷。

  他挥起大刀朝地面猛插了下去,却被地面缚住,紧跟着吸了进去。

  只听地底矍铄的笑声袅袅飘出,萦绕林间。那笑声悠长延绵,中气却宁静盎然,仿佛永远不会停歇一般。

  疾嗣见面前隐隐地闪出一个人影,鹤发童颜。

  那人影蓦地拽住了疾嗣的手,口中念诵仙决,幽然间带着疾嗣飞向了云雾的深处。

  仙人俯瞰着下界,眼神漠然,如同淡薄的空气。

  而斑寅大将军只能目送他们飞向了远处的山峰,就此湮没与云间深处。

  斑寅大将军沉沉地叹了口气,眼瞳变得凝重了许多,心中也布满悔恨和不安,仿佛横亘着万涓细流。

  之前灰鹿大王命令他一定要将疾嗣捉住,但他辱没了使命。斑寅大将军知道灰鹿大王是从来不听理由的,一旦无法给他达成命令,下场都将会非常恐怖。

  ……

  疾嗣安然地返回了营帐中,众人既惊讶又兴奋。

  疾嗣朝大家引荐道:“是这位仙人救了我。”

  疾元忠惊呼:“扶曲爷爷。”

  扶曲笑道:“你这小槐鬼终于投靠到了一位明主,看起来也比以前强壮多了。”

  疾传问:“元忠叔,你认识这位爷爷么?”

  疾元忠点头:“少爷,我给你讲的那些故事都是这位扶曲爷爷告诉我的。他过去可是这一方的山神。”

  扶曲道:“原来你已经有名字了。其实你长着瘦小是因为骨骼中缺乏槐精所致,本来我懂得些延龄饵术,如果传给了你不仅能帮你祛病,甚至可助你取得仙身。但我担心你将来恐怕会骄傲刚愎,变得像灰鹿大王一般。”

  疾元忠莫名问道:“扶曲爷爷的话我听不懂。”

  扶曲叹了口气,道:“其实灰鹿大王之所以像今天这般暴戾我也有过。”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灰鹿大王那时不过是个普通的山魈。我当时在金谷得到了上古大神涓子的指导学了些饵术心法,正想施展碰巧赶上他身染重病,就赐给他一个金盏,又传给他些秘术,让他终日只食泡过金盏的水仙花。他整整服用了八石也获得了仙法,成了长生仙身。”

  疾嗣遽然,道:“原来灰鹿大王竟也是仙人出身?”

  扶曲点头:“灰鹿大王刚升仙时也与其他神仙一样行云布雨,帮助百姓改善天候,使他们获得丰收。而且还行医问世,深得百姓爱戴。后来,一些百姓太爱他就给他修了一尊石像终日参拜,他很是受用。另一些就给他修造了更加华丽的庙宇,他越发得意了。久而久之,那些没有给他修庙宇的他就施法淹没他们的庄稼,冲垮他们的房屋。逐渐堕入魔道,越发凶暴残忍。后来,我领着八千草树精与他打了一仗,但他得了神助,竟将我打败了。”

  乜伦问:“是哪位神仙在帮他?”

  “吕薄冰。”扶曲答道:“他本名叫吕夷,听说原是个富家公子。后来为了成仙,散尽家财求仙访道,终于获得大罗金身。他自诩经历了百难千险,所以改名叫吕薄冰,如履薄冰之意。”

  这个吕薄冰疾嗣听过,乃左道偏神,亦正亦邪,但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传闻就连四大凶兽之一的梼杌都被他收服成了坐骑。

  如果有这位神灵相助于灰鹿大王,想打败他毋宁说难如登天。

  而疾嗣现在能做的也只有严密布防,巩固工事,因为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吕薄冰出面,就是灰鹿大王他都无法取胜。

  

第三十一章:内部瓦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