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战神的传说

  常博涉在信里一共写了两件事情。一是开题国老国王常良骥过世,常博涉已经继任了国王之位。其次,他提出昆仑联盟与灰鹿大王必然要长久对峙,为了长期防范,他希望附近豪族将自己的优秀子弟送往开题国进行军事训练,学成后可以用于对抗灰鹿大王的将领。为此,他已从北方的山海国聘请了著名的将军用于训练。

  疾嗣觉得这个办法再好不过了,而且常良骥国王过世他也应前往吊唁,便嘱咐乜伦好生看家,带着疾传去了开题国。

  苍蓝色的天空上,一大一小两只天绝轻盈而飘逸地飞着。今天的云层格外的浓厚。

  这是疾传人生第一次远途旅行,他显得非常怡悦,兴奋。云间的露水已经沾满了他的小脸颊。

  他问父亲:“爹,我们去开题国干什么?”

  疾嗣回答:“开题国筹备了一所武备学堂,爹送你去那里学习如何领兵打仗。”

  疾传并不知道武备是什么东西,但一听可以学习带兵顿时亢奋了起来。

  “爹,那我回来了是不是就可以带着我的小伙伴去打灰鹿大王了?”

  疾嗣笑了笑:“不仅是你现在的伙伴,你在学堂里还会结识更多的伙伴,你将来也要统领他们。所以,你必须要学的最好,比他们任何人都棒,这样他们才会心悦诚服的听从你的话。”

  疾传用力地点了点头,凝视着远方,仿佛正在眺望自己未来领兵打仗的场景。

  “听说为此常博涉王子还专门从山海国请来了将军。”疾嗣对儿子说。

  “山海国在哪里?”

  “在北方的幽都山,非常遥远,也非常强大。”

  “比百华国还强大吗?”

  疾嗣点了点头。确实,虽然百华国也是山海国名义上需要朝拜的天子国,但单就军事实力看,百华已然远远不是对手。

  这是因为山海国对抗的敌人是石灵人。

  石灵人生活在幽都山以北被沙漠隔绝的戈壁间,他们拥有高大健硕的体格及坚硬的皮肤。而且石灵人的战术与华族完全不同,他们以重步兵为主,每次作战都团成正方形或者圆圈,用坚硬的皮肤阻挡敌人骑兵的践踏并用手中的长矛进行还击。

  他们的皮肤坚硬到任何武器都无法杀死他们,百余名石灵人就可以抵挡华族数万大军。一旦他们的军队上万那便是天下无敌。同时,石灵人也有骑兵,但不骑马,他们的坐骑是一种叫沙狼的动物。据说,沙狼不吃肉,只喝风沙,通身上下也是坚硬无比。

  不过,虽然石灵人骁勇异常,却被山海国打得大败亏输,甚至一度近乎灭绝。这都源于山海国的那位著名的战神——弓雨伯。

  弓雨伯虽然被称为战神却从未带兵打过一次仗,甚至终身都没穿过盔甲。

  因为他是位书生,文质彬彬,毫无杀气。但只要他轻摇羽扇就能谋划出决胜千里的计策。

  就是靠着这些计谋山海国一直将石灵人阻挡在幽都山以北。

  不过,弓雨伯虽有着不世出的军事才能但也过于狂妄,狂妄到想要胜天,并且单方面发起了战争。

  弓雨伯对天宣战的方式是写一本书,这本书名叫《战天策》。

  据说,天帝在看过《战天策》后吓得立刻命令冥皇帝尊剥夺了弓雨伯的阳寿,让他只活了二十九岁。

  传说,天帝将弓雨伯锁在了冥狱深渊的最底层,那里是脱质的虚空间,亦真亦幻,诡异到没人知道确切的位置。

  弓雨伯死后,山海国人总结了他一生的策略并做成书籍安放在王宫附近的“天一阁”里。

  后来,山海国国王又将“天一阁”扩建,并在那里创建了“天一武备堂”用来培养将领。

  能进入“天一武备堂”的人后来都成了冠绝当世的名将。不过,想要经受住武备堂那些惨无人道的军事训练对于一般人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许多千辛万苦才进入武备堂的人最终都无法抵抗那里严酷训练的煎熬被迫离开,甚至发疯,死亡。

  “天一武备堂”里最恐怖的教官名叫乾柝,虽是女子,却比男人更加铁腕,被她练死的士兵不下百人。这些人中有平民,有富家子弟,贵族甚至皇亲国戚。

  正是因为有最后一种人,乾柝遭山海国王贬斥,被迫离开了山海国。如今已到了开题国。

  开题国依旧热闹非凡,除了城墙上插着一些缟素外并无国丧的样子。因为老国王临终前有旨,不得因自己的丧礼扰乱了国民的生活。

  疾传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庞大的城池,一时怔住了。城中的街市的繁华,富丽堂皇的楼阁让他瞠目结舌,他不知到底该怎么看,该怎么走。

  造型奢华的客栈,歌舞升平的酒楼鳞次栉比,让疾传这个山里长大的孩子走走停停,流连忘返。

  疾嗣给他买了些小食,又带他看了些杂耍卖艺的。疾传看的兴趣盎然,怡悦地问父亲:“爹,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好玩,这样好吃的东西?”

  都城里的人眼见这俩举止粗鲁而脑简单的乡下人都感到鄙俗,纷纷吃吃着笑话他俩。但父子俩并不介意。

  疾嗣并未像上次那样先入馆驿,而是径自前去了王宫。

  此时已近黄昏,只见宫门大开,门上俱是挑着羊角大灯,已有许多豪族携子弟来了。

  众人寒暄了几句,纷纷步入“烟阁堂”。“烟阁堂”专门招待宾客的地方,崇高宏大,深广得足可以容纳数百人。

  阁内的人已不计其数,却只见来往的侍者鱼贯进出,但不见常博涉的影子。

  半晌,忽听有人高喊:“王后驾到。”

  但见从门外的苑囿处步入一位美妇人,衣着十分华丽,但却面若寒霜,也不朝众人打招呼,径自坐在了上手。

  这便是开题国的王后公冶氏。

  “大家喝茶。”公冶氏说着,用嘴唇轻轻地沾了一下茶杯的边缘便立即撂下。

  疾嗣问:“素闻老国王病逝,不知我们何时可去吊唁?”

  公冶氏似乎并不想回答他,半晌说了一句:“不知道。”

  众人听了她的话,先是满堂俱静,进而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这哪里是待客之道的回答?

  疾嗣也不明白王后为何这样冷淡?蓦地他想了起来,常博涉曾说公冶氏并不喜欢他,而且言谈之中流露出此人性格颇为怪异,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他不知该如何开口,场面一时非常尴尬。公冶王后神情仍旧冷漠,根本没看堂内众豪,眼睛直直地望着门外。

第三十三章:战神的传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