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惩罚

  疾传低着头,他学到了人生中的第一课。

  但这一课可不是白交的。

  乾拆神情骤凛,道:“你挑战了教头的权威,但是失败了,应该受罚。”

  她指着对面的高山说道:“看见那座山了吗?从现在开始,你用山下的石头在山顶垒出来一座房子,不能骑马,只能用脚一步步搬上去。”

  疾传看着巍峨的山峰,有些遽然,但还是点了点头。

  “注意,你只有十天的时间,而且在这十天里你不许回军营睡觉或者吃饭,连饲料也不许吃。”

  “那我吃什么?”

  “你自己想办法。”

  疾传静静地转过身,阳光射出了他孤独的影子。

  学生们觉得这惩罚太严厉了,却都默然不语,一个个都看着疾传,仿佛在说:我们在为你做无声的抗议。

  其实疾传并不需要这些人为他出头,因为他已经认可了这个惩罚,他觉得这值得。

  乾拆突然叫住了他:“站住,我问你,你今天学到东西没有?”

  疾传转过身来,灿烂地笑了笑,兴奋地说道:“学到了。”

  他的表情让乾拆微微一怔,问道:“学到了什么?”

  “用厚重的盔甲和武器可以帮助士兵更好的锻炼,一旦士兵们适应了玄甲重剑普通的盔甲对他们来说就等于没有负重在作战。”

  乾拆听了脸突然变得铁青,道:“你总结的不错,但我要你回答的不是这个。以后不要学别人强出头,你想当霸王吗?小心被人利用。”

  疾传不自觉地眄了一眼公冶高邈,道:“你错了,如果他们需要,我还会为他们出头,因为我是疾嗣的儿子,我爹是昆仑山联盟的总盟主。为他们出头是我的职责。”

  “小鬼,你很会收买人心。但我告诉你,你会为此吃亏的。”

  疾传没理会她,转身走了。

  乾拆虽然嘴硬,但她心里隐隐地觉得疾传的思考范围比自己远远要大的多。她突然想起了山海国国王在贬她出国的时候对她说的话。

  “治国跟打仗虽然都是统领别人,但其本质完全不同。相比领兵作战,治国更加复杂,因为士兵的头脑都比较简单,但国家里面各色人等都有,所以更难治理。”

  乾拆当时一直坚持自己责罚那些皇亲贵胄没有错。

  国王说:“我也认可你没有错,但衡量万事的标准并非对错,因为人心并不每时每刻都是公正的。”

  乾拆不懂老国王的话,但她觉得疾传懂。或许有朝一日,她将会臣服在这个少年的麾下。

  疾传望着眼前的大山,感觉它巍峨的让人压抑。天空上盘旋的大鸟倏忽而过,从被夹的山谷底望上去有种令人窒息的沉重感。

  山石不大,也不小,对于一个孩子而言确实要付出不少体力。

  虽然疾传比一般同龄的孩子要稍微强壮些,但他将第一块石头搬到山顶还是足足用了一个时辰,他算了一下,即便一天不吃不喝不睡也只能搬十二块,而要在山顶堆造一幢房子大概需要两百块山石。

  这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一道摄寒的明闪蓦然间划过了苍穹,随即引出连串干涩的裂响,震震隆隆,响彻云霄。尾音之中雨点已浑然落下,由疏至密顷刻间就变成了苍白的水帘。

  雨珠橐橐,凉风潇潇,在这燠暑天里确实使人畅快,但山路也更加湿滑了。

  疾传没迈一步都艰难无比,稍不留神就会一个趔趄摔进泥浆里。饿了,他就用匕首挖地根草和牛舌橛,这两种都是埋在地底下的植物根茎,异常苦涩,疾传吃了反而要用雨水漱口。

  高大的树上结着不知名的果实,但疾传够不到。他想爬上去,但这些树异常光滑,如今又下了雨更是别想了。而且,他也不知道这些果实有没有毒。

  疾嗣曾告诉过他,在山里不要随便吃不认识的果实,它们有时候比饥馑还要可怕。树林中最富有营养的东西叫“石髓”,那是鸟类的粪便干涸之后的固体形态,可以很好的帮人抵御饥饿。

  但疾传已经下定决心,即便饿死也不吃这种恶心的东西。

  雨有些小了,天上盘旋的大鸟又飞了出来,它发出“嘎,嘎”的声音,声音异常尖锐,仿佛在嘲笑疾传。

  疾传突然生出了一阵无名火,他掏出弓箭对准了大鸟,心道:“气我,今天就吃你了。”

  他推弓射箭,大鸟灵敏的躲开了,有忽扇了几下翅膀,大叫了几声,飞走了。

  但它飞的不远,对着疾传的方向盯着,仿佛在等待疾传继续放箭。

  疾传当然不会让他失望,又连续射出好几箭,有些是距离上够不到,有些被大鸟躲开了。

  疾传来了倔脾气,心道:“我不信射不中你。”

  他跟着大鸟一路放箭,终于被他射中了。

  疾传欣喜若狂,喜的不仅是食物有着落了。他边取出火石边急不可耐的拔着鸟毛,但是他不知道,附近的情形对他而言已经完全陌生了。

  这座山虽然不大,但草丛深幽的地方也会使人迷路。

  呼,呼。

  密林里发出了一阵异样的响声,紧跟着一只野猪蓦然蹿了出来。它盯着地上的大鸟尸体,又盯着疾传,仿佛看中了他的战利品。

  疾传掏出弓箭,故意露出冷森森的表情,威胁道:“滚。”

  野猪真的滚了,而且猪不停蹄。

  疾传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但恍然间觉得野猪比他大很多,不可能被自己威胁了一句就落荒而逃,而且眼里充满了恐惧。

  能够让野猪感到恐惧的断然不是自己,会是谁呢?难道是?

  没错,正是无名鬼。

  疾传回头,发现远处疾奔过来了一具白森森的骷髅,手中的光剑闪着烈烈寒光。无名鬼身上穿着盔甲,有开题国的,也有其他国家的,看来是个杂牌军。

  不过,这家伙仿佛没了命的冲锋,好似眼里只有杀戮。

  疾传想跑,但无名鬼的速度迅捷无比,只在疾传逃跑的念头刚一闪过就从很远的地方奔了过来,举起光剑就砍。

  疾传从来没见过出手这么快的,心道:完了。

  他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睑处流出。

  砰!

  一只盾牌抵住了无名鬼的光剑。正是黑夜叉。

  原来,乾拆知道无名鬼经常在圣墟附近出没,担心疾传会有危险,就派黑夜叉前去暗中看护他,当然也是监督他。

  一只夜叉一只骷髅紧跟着斗在了一起。

  黑夜叉的武器是一把普通的玄铁短剑,在无名鬼的光剑面前丝毫占不到便宜,好在他有一只盾牌。但无名鬼的出手速度极快,仿佛未知的怪物,只知道无脑的进攻,而且出招毫无章法,所以无法判断。

  很快,黑夜叉就落入了下风。

  疾传突然道:“你救了我,我也帮你。”

  说着,冲了过去。

  “躲开,别在这里碍手碍脚。”黑夜叉呵斥他道。

  “不,你根本打不过他,我一定要帮你。”疾传固执地说。

  他说着举剑砍在无名鬼的后背上,但那里有盔甲保护,所以并未伤到无名鬼。不过,这一剑却正砍断了他背后绑药篓的绳子。此时,无名鬼正站在一处斜坡上,药篓掉落下来滚了一阵。

  无名鬼瞬间脱离战斗,飞似的跟着药篓滚落的方向跑去,眼睛紧盯着药篓,仿佛这是世界的全部。

  因是下坡,药篓的惯性很强,连跃数下,最后竟然跌落下了悬崖。

  无名鬼自失地凝望着深深的悬崖,嘴里咕哝着浑浊的声响,仿佛在哭泣。

  黑夜叉道:“糟了,看来弄丢了他最珍贵的东西,他一定会跟我们拼命的。”

  话音刚落,无名鬼竟然从悬崖边跳了下去。

  黑夜叉和疾传大惊失色,无名鬼居然为了一个药篓连命都不要了。

  疾传问:“他会摔死吗?”

  “你见过鬼会死吗?”黑夜叉反问:“不过,即便不死也得粉身碎骨。这样也好,不管他死不死,总之距离我们的营帐远了许多。他闻不到人类的气味,我们自然就安全了。”

  “我们现在回训练营地吗?”

  “开什么玩笑?”黑夜叉冷笑:“你还没完成任务呢?必须十天之内在山顶垒出一幢石屋,这是雷打不动的军令,除非你死了,不然必须执行完。”

  疾传望了望山顶,沉着眉毛,脸上好大的不情愿,因为按正常计算十天内无论如何都不能通过自己个人的力量在山顶垒出一幢石屋。

  但他没有反驳,而是烤熟了自己捕杀的大鸟,美美滴吃上了一顿,之后继续搬运石块。

  然而,从第二天开始疾传发现自己之前费尽心思的计算好像是错误的。头一天,我只搬运上山七块石头,但次日就达到了十二块,第三天十六块,而且他觉得石块越来越轻,山路也似乎不像过去那样陡峭了。

  他明白了,这就像训练时用重盔甲是一个道理。长时间的磨练让他更加适应了繁重的劳动,同时也增长了力量,他变得更健壮了。

第三十七章:惩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