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班纳的纽约之行

  吃完早饭已经是九点,吉米大叔说一会忙完就去找他的好友海德,所以格瑞尔就将先上楼躺在床上等着,然后...他就睡着了,这段时间经常昼伏夜出的,生物钟早就乱掉了,挨着床就能睡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格瑞尔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意识突然间醒转,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紧接着才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响起朝着他这个方向走来,很显然是忙完了的吉米大叔。

  “呼!”格瑞尔长舒了一口气,全身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自从拥有了agito的超感官知觉后,附近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让他有所感应,哪怕是在熟睡状态同样如此。有时候格瑞尔就在想,前世要是有这项能力,在课堂上根本不会被老师收走手机,以致于大半年都没得玩。

  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一点,果然‘一会’这是个可变量,范围能从几分钟到几个小时。尤其是女的说‘一会到’,那你吃个饭、打个团再赶过去也不会迟。

  不过吉米大叔这么晚,是因为整个餐馆只有他一个主厨,只请了三个帮厨兼服务员兼杂役,使得整个餐馆离开他就基本上要关门歇业了。可吉米大叔再累也会亲力亲为,毕竟专业的厨师很贵的,一向喜欢亲力亲为的华人都是能自己做的,坚决不花钱请人。

  吃完午饭已经是两点,两人这才出发前往吉米大叔的好友海德家中,本来吉米大叔是想乘坐公共交通的,但被格瑞尔拒绝了,扭约地铁系统和高大上完全挨不上边,可谓脏乱差的代言词。

  毕竟已经运行了几十年,可谓新十年旧十年修修补补又十年,怎么可能锃新瓦亮呢。晚点什么的完全是正常的,啥时候准时到达了,那才见鬼了呢,还不如骑摩托车呢。

  顺着横穿布鲁克林的高架桥公路,一路前行,左转上了曼哈顿大桥后,发现大桥又一次的堵车了。别看扭约是全美乃至世界闻名的城市,但这里的道路真心很窄,双向八车道的大马路哪怕是曼哈顿岛都没几条,更别提其他地方了,整个扭约七成的街道都是双车道。

  格瑞尔一开始来的时候简直无法相信,传说中富得流油的扭约连宽点的公路都没几条,国内到处都是宽敞的公路还堵得跟腊肠似得,更何况这里这么窄的路,车流量稍微大点或者来场车祸什么的,就会堵车。

  在汽车内的司机和乘客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格瑞尔骑着摩托车载着吉米大叔穿梭在车辆的间隙中,很快就达到了桥的另一端,竟然设立了临时检查站。

  二十多个警官全副武装的挨个查车、核对身份,检查放行的速度远远不及车辆汇入的速度,可他们依旧挨个认真而慢悠悠的查着身份,完全不在乎这座桥几乎被堵死。

  不过这和格瑞尔没什么关系,反正他已经到达检查站了,反正他证照齐全,顺利通过检查。此时还不是晚高峰,一路上再没遇到堵车点,在快三点的时候顺利的到达著名的扭约唐人街。

  将车停在楼下,吉米大叔熟门熟路的上了三楼,敲了敲门,几秒后铁门打开来,一个家居服饰、脸庞打理的很干净的中年男子满怀笑容、热情洋溢的说道:“啊,是老吉米,快进来,快进来。”

  说的还是带川味的普通话,这让格瑞尔很是疑惑,他这一口川普,怎么女儿反而一口流利的纯正普通话呢?

  进入到屋内,格瑞尔四下看了看,才发现墙上挂着的照片只有父女两个人,从很小时候一直到长大,都没有一家三口的合照,看来这个叫‘海德’的男人回来这里应该和这个有关系。

  在海德和吉米大叔谈笑的时候,一艘快艇正从西向东横穿哈德逊河,急速的朝着曼哈顿岛的方向驶去。船上的乘客只有两个人,全都戴着墨镜、穿着风衣,遮的严严实实的,正是布鲁斯·班纳和女友贝蒂·罗斯。

  他们两个可谓一路跋山涉水才到达新泽西,可是在进入曼哈顿岛的隧道前,发现警察挨个查车、检查身份,为了避免身份暴露,两人立刻扔掉了四百美元买来的快报废的皮卡,转而乘船进入曼哈顿。

  搭乘拥挤的地铁一路来到了位于扭约哈莱姆的格邦学院,见到了一直用邮件联系的蓝先生——细胞生物系教授塞缪尔·史登。对方是个瘦瘦小小的中年人,可是见到布鲁斯后却是满眼放光,不停的说着他的研究成果。

  那副狂热的样子,让班纳不得不打断他的话,说起了他来这里的目的,毕竟现在他可是被军方重点抓捕对象,每多待一分钟就会多一分的危险,他迫切想知道对方在邮件里说的,有办法解决他体内的浩克是不是真的。

  班纳的问题得到了塞缪尔·史登的点头,这个瘦瘦小小的中年男子,很是自豪的说道:“没错,我合成了一种物质,能够在血液透析机的帮助下,将你血液中的一种在人体中从未见过的微量激素分离出来。不,不仅仅是人类,目前为止所发现的生物中,都没有这种微量激素,这就说明,人体依旧有着我们所没有探查到的秘密,如若解开这个的话....”

  “等下,你是说我变成另一副样子,是因为激素?可我每次变身后,都不会有变身时的记忆,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好像有另一个人控制着我的身体一样。”

  塞缪尔·史登耸了耸肩,道:“我不知道,仅凭那些血液样本我只能分析出这么多,一开始我还将这种激素当成混入的杂质,所以我将它剔除了。可将你的血液注入小白鼠、兔子、猴子体内后,依旧出现这种东西,我才意识到这并非杂质,而是......”

  塞缪尔·史登的话还未说完,班纳就猛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无比惊讶的说道:“等一下,你做了生物实验?我不是说过吗?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东西,绝对不能进行生物实验的。”

第六十六章 班纳的纽约之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