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谍飞在线阅读

化谍飞

发呆熊猫

军事·谍战特工·193.96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10-27 23:41

新的名字,新的身份,新的化谍路,哪怕艰难也要飞到最高!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楔子 玫瑰花开

  楔子玫瑰花开

  东北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出门,光是在室内看看窗外纷飞的大雪就让人感觉寒意刺骨,位于地下的审讯室更加不会有丝毫暖意。

  “你确定你已经说完了吗?我警告你,想清楚再回答。”

  康群此时被绑在审讯室的架子上,双手被固定在两侧,整个人无力的晃动着,他抬起头用力的撑开眼睛,可是还是看不清近在咫尺的审讯者,眼中尽是模糊的身影。

  “哇……”边上的士兵又是一棍打向了康群的小腹,一口血水吐了出来,让本来就极度虚弱的康群更加的难受。

  “他到底想要什么?!!!”康群在心里咆哮道,不停地思索之际脑海中的信息,被抓之后他已经把自己的上下线全部说了出来!全部!可是日本人还是不满意,依旧不停地刑讯他,他已经快要疯了。在士兵的殴打下他的意识又一次渐渐模糊,他感觉自己已经不行了,或许死亡对他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可是他不想死!曾经他以为自己能坦然的面对死亡,可是现在他不想死!当生命被别人牢牢的抓在手中时方才知道生命是多么的可贵!多么的脆弱……

  他的瞳孔开始逐渐的扩散了,突然一道讯息毫无征兆的闪过他的脑海,仿佛一根救命稻草出现在他这个即将即将溺水的人面前,他逐渐模糊的意识瞬间清醒,这是他求生的本能!

  他抬起头来露出通红的双眼大声吼道:“血玫瑰!!!血玫瑰!!!”

  他喊完后突然整个人又如同面条一般软了下去……

  可是在他没头没脑的喊出来这句话后,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棍子没有继续捅在他的小腹上,鞭子也没有落在他的皮肤上。

  康群颤抖的舒了一口气,他的眼神慢慢的聚焦。面前那个中年的关东军军官的样子也逐渐清晰起来。他认得这个家伙他是关东军特务机关的坂本正雄。

  “对,说出来,关于血玫瑰的一切。”坂本正雄露出了笑容,脸上的褶子也挤成了一堆露出了有些发黄的牙齿显得格外的狰狞……

  华丽的冯府今天格外的热闹,说是门庭若市也绝不为过。今天是冯家大小姐二十岁的生日,整个奉天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参加了这一场别开生面的聚会。

  在街尾的阴暗处,一辆黑色轿车静悄悄的停在了那里,坂本正雄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员,这回他绝对不能再让这个血玫瑰溜掉。两年时间他在血玫瑰手上栽的跟头太多了,经常是情报都已经泄露了,他还是后知后觉连血玫瑰的衣角都没抓到。今天有了康群这个意外惊喜,让他终于有机会诱捕这个血玫瑰。

  坂本敲了敲车玻璃,马上一名便服宪兵靠了上来,“康群进去多久了。”

  “十分钟。”宪兵看了看表回答道。

  “嗯,你们悄悄的控制周围……注意来往的宾客,尤其是……女人!”坂本很满意周围的布置,在他的眼里周围的布置可以称得上是固若金汤,就算是血玫瑰插上翅膀也飞不出他这天罗地网。

  交代间坂本突然意识到什么,露出了慌乱的神色,四下张望失声道:“田中集呢?!!”

  此时冯府中的派对早已经开始了,歌舞升平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是战争时期,身为主人也是冯家的话事人冯榕正在宾客之间游走,此时他正在和关东军的西尾参谋长互相寒暄,

  “参谋长能来实在是让冯某受宠若惊,只是小女一个小小的生日惊动了参谋长实在是罪过。”

  西尾哈哈一笑,“对于我们的朋友我们会当然会给与祝福,你对满洲国可是有巨大的贡献。我正巧在奉天当然要来,司令官也让我转达他的祝贺。”

  “您这么说可是折煞老夫了。”冯榕说道。

  冯榕算是比较早给日本人交了投名状的人,在张家执掌东北的时候就与关东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其他人都在摇摆不定的时候他就决然的站在了日本人的边上,这一切也决定了现在冯家有这样的地位,虽然很多人对他嗤之以鼻。

  寒暄间冯家大小姐冯雨在众人的簇拥下就像是一名公主一样款款而来,她是今天的主角,注定要吸引众人的目光。不少青年才俊都已经是跃跃欲试了,只等她安安静静切完这个巨大的蛋糕就上去邀请她跳这第一支舞。

  “啪!”大门被推开,众人都皱起了眉头,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

  是什么人这么没有礼貌,冯雨正在切蛋糕,音乐也停了下来,场面格外的安静,这破门声也显得格外的刺耳。

  一名关东军的青年军官径直的走了进来,看军衔是个少佐。尽管大家在注视他,但是这名少佐却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目光,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中径直地走向了聚会的焦点冯大小姐的面前。

  冯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吓得有些不知所措,手里举着那把刀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放。

  “冯小姐,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少佐微微欠身伸出了手,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了令人意外的优雅,如果不是这身军装实在是很难将他和军人这个词联系到一起。他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优雅的贵族。

  冯雨抬头仔细的看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他在自己见过的日本人里绝对是非常高的,并且模样非常的英俊,尤其是他的眼睛散发出的那种自信格外的迷人,一时间她有些失神了,可是在别人眼中这份呆滞确是受到了惊吓的表现。

  “田中集,你太无理了!”西尾用日语申饬道,也从宾客中穿梭而出,其他人也下意识的让开了一条道路。西尾的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情。

  田中集抬起头看见西尾参谋长惊讶道:“西尾叔叔怎么在这?”

  西尾看了他一眼没理他,反倒是对冯榕说道:“冯先生不好意思,受惊了,是我让他来的。”

  “哪里的话,见外了,见外了。”冯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转身对众人说,“大家继续,大家继续。”谢天谢地没有搞出什么幺蛾子,要不然他恐怕今晚是睡不好觉了。

  冯雨回过来了神来,搭上了田中集的手,音乐也在这个时候响起,随着音乐两人律动在舞池中央,两人的舞技都相当的出色,宾客看他们的舞蹈就像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表演。一曲过后冯雨似乎还意犹未尽。但是田中集却被西尾示意叫走了,临行前田中集还优雅的行了个礼。

  “你怎么会在这里?”西尾一脸不高兴的问道,酒杯也放在了桌上,他正在给冯榕施展怀柔手段马上就一个军官来闹事,西尾感觉面子上有点难看。

  “满洲国太冷了,我找找热闹。”田中集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哼,若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西尾说道,“不过相比较本土来说满洲国是太冷了,你自己去玩吧,今天的事我也不追究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你现在不是那个大少爷了,是帝国军人,凡事注意身份。”

  “谢谢西尾叔叔,谨记教诲。”

  田中集整了整自己的军装,行了个礼离开了西尾的视线。

  在转身后他的眼睛里收起了和善和恭敬,开始打量这个聚会中各式各样的来宾,如同荒野上的野狼在寻找自己的猎物。

  同时也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康群。此时康群已经没有了审讯室里的狼狈模样,他换上了一身干净得体的黑色礼服,头发也尽数向后梳去,不仔细看也不会注意领子深处那若隐若现的鞭痕。他的手上拿着一支红玫瑰,虽然表面平静但还是在四处观望。在他不远处那两两结对的宾客,顶着彪悍的板寸头,虽然身着礼服,却看不出半点优雅,完全让人不会有上来攀谈的欲望。

  田中集嗤笑一声,“业余。”

  转身钻进了宾客群中。

  “喂!”

  “啊?”冯雨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温雯像看傻子一样看自己。还越靠越近,近的她都感觉到了温雯的呼吸,“哎呀,你干嘛?”

  说话间推开了温雯,温雯笑嘻嘻的跌在了沙发上,“魂被勾走了?也没办法,那家伙确实是俊俏啊。”

  “你别胡说啊,我就是和他跳了一支舞。”冯雨急忙否认道。

  “唉,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温雯感叹道,并且不停地摇头,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那也比你好,被个老男人骗走。”冯雨反击道。

  “冯小姐说的那个老男人可是我?我也才三十大几,说我是老男人也太过了吧。”一名儒雅的先生面带微笑来到了温雯的边上。徐楷模样称不上是俊朗,只能说是普通,但是他的身上却散发出一种成熟的味道,是一种岁月积累韵味,温雯正是被这份气质吸引的。

  “哼,老男人花言巧语可厉害了,我刚才还看到徐先生和别的女人说话,现在这么快就回到我们小雯雯的边上了?”

  “哈哈,我们老徐可是和我报备过的。”温雯说道,“我们现在可是恩爱的很,不要想拆散我们。”

  说完还依偎到了徐楷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果然,坠入爱河的女人就是个白痴。”冯雨摇摇头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不打扰你们聊天了,我先转转。”徐楷似乎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端上酒杯微笑的退到她们的谈话圈外,走到了窗边看了看外头的风景。想来是被冯雨一说也不好再去和其他女士攀谈了。

  “这鬼天气真是冷……”

  “没办法,有任务总是要出来的……”

  两名窝在街角的便服宪兵发着牢骚,他们有些后悔出门前不悄悄的打上二两酒,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来两口小酒更能让人暖身子的了。

  突然其中一名宪兵眼睛发亮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刚想喝酒就有人给他们送过来了。

  只见一名卖土烧酒的老翁推着车路过他们的边上,其中一名宪兵按耐不住了拦下了老翁示意要买酒,可是他刚开口,那蹩脚的中文说了出来老翁就吓得连车也不要了拔腿就跑。

  倒是宪兵给弄得有些难堪,本来想喝住老翁的,但有任务在身还是任由老翁消失在了街尾。

  “先生贵姓?”

  一道突兀的声音传来,徐楷转过头看向了面前这位英俊的青年关东军军官,露出了笑容回答道:“免贵姓徐,阁下呢?”

  田中集随手端来了一杯酒,微微的抿上了一口才开口道:“田中集。”

  徐楷看了一眼他的军衔,“田中少佐,幸会。不过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对先生有些好奇。看先生也像是清心寡欲的人怎么不在这热闹的舞池寻找一位舞伴而是在这里看外头的街景?”田中集笑着问道,仿佛只是社交场合的随意攀谈。

  徐楷头偏向温雯的方向露出了幸福的微笑,“我可是陪未婚妻来的,太过放肆可是要跪搓衣板的。”

  温雯此时还在和冯雨在打闹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边提到了她。

  “是我冒昧了,有温小姐这样的良配想来其他人也入不了先生的法眼了,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田中集看向温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温雯也是这奉天数得上的名媛田中集也有所耳闻。

  “田中少佐的中文说的很好,言语中引经据典,不知师承何处?我猜是一位中国人,还是位南方人。”徐楷脸上还是挂着温和的笑容,田中集自认眼光毒辣,可是他也没有捕获到徐楷是否有情绪变化。

  “徐先生有眼光,是我的一位尊敬的长辈教的,如您所说他是一名中国南方人。”田中集打哈哈的回答道,“先生不去跳舞我可去了,再会。”

  田中集也不管徐先生在原地拔腿就走了,突然又停住了,好似想到了些什么,徐楷本来看着他离去看他停下脚步也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只见田中集转身朝徐楷问道:“先生今年是哪一年?”

  “嗯?”徐楷回答道,“民国二十三年。”

  “不对。”田中集露出了诡异的微笑,“今年是昭和九年。”

  说完后田中集也不给徐楷搭腔的机会,转身就走开了。

  “这人有毛病吧?”温雯凑上来说道,“民国二十三年不就是昭和九年吗?”

  徐楷却没有接话也没有附和。

  本来温雯还想仔细看看这个把自己好朋友迷得五迷三道的男人究竟有什么魔力,可是对方好像知道自己目的不纯一样,刚过来就走了,温雯心里着实不爽,撅着个嘴生这闷气,不过一会就又被徐先生哄得咧嘴笑了。

  哄开心后徐楷顺势批了个许可溜去找舞伴了,看来就算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还要看看世界的花花草草。

  康群在位置上坐立不安,边上两组化妆成宾客的宪兵也时刻注意他周围来来来往往的人。那两名组宪兵看到田中集出现在这里其实也是十分的意外,计划之中似乎没有这一环,可是现在他们有任务在身当然也不好去问什么,只能盯紧康群身边来往的人。

  康群绝对是个美男子,虽然只是在座位上不动依旧有不少名流小姐想和他共舞一曲,可是他不为所动,只是摆弄着手上这朵玫瑰花,仿佛在等待着意中人。

  这时一名打扮摩登的女子出现在了康群面前,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她的手中也拿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康群的眼中露出了光芒,也似乎对她有浓厚的兴趣。

  女子率先开口道:“先生,我们可以交换手中的玫瑰花吗?”

  两组化妆的宪兵耳朵都直了,等了一晚上终于等到了!!!

  他们拼命的压抑自己蠢蠢欲动的内心,手也不自觉的摸向了腰间,大气也不敢喘,又下意识的往窗外瞟了几眼,如果这个女人对上所有的暗号他们就会发出信号,彼时大队的宪兵会控制这里,这朵叱咤关外大名鼎鼎的血玫瑰就会落入他们的手中!

  康群平静的回答道:“我这朵玫瑰是要赠与意中人的。”

  此时康群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他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人有大概率就是血玫瑰,可是他却不能表露太多。

  此时除了那两组宪兵,田中集也在不远处观察着这边,不过田中集面前确是在和今天的寿星冯雨在交谈,冯雨都没有发现他有心思在其他地发。田中集看向那名女子感到十分的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她是哪里冒出来的。

  突然田中集想了起来,这个女人之前和徐楷共舞过,只是没怎么给他露过正脸,现在又换了身衣服,所以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马上四下环顾发现徐先生已经没了踪迹!!!

  这时女子看着康群露出了妩媚的笑容,“交换信物,我便是你的意中人。”

  康群终于掩饰不住眼中的欣喜,两组宪兵也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扑向了那名摩登女子,一名宪兵像窗外发出了信号。

  焦虑的坂本看到了信号脸上露出了笑容,一挥手大队的便服宪兵涌入了冯宅!!!

  “啪!!!”

  整个冯宅的灯突然全部都暗了,一时间整个大厅充满了骚乱,不少宾客都在埋怨和牢骚,不知是谁突然开了一枪,宾客已经由骚乱变成了慌乱,各种尖叫蔓延整个大厅。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康群和那两组宪兵猝不及防,更加不敢怠慢,死死的控制住那名摩登女子,生怕她闹出什么幺蛾子。

  此时西尾的卫队也冲进了大厅,参谋长的安全是他们的第一要务,甚至他们认为这就是一场针对参谋长的谋杀!关东军参谋长啊!现在这个时节在这片土地上的分量谁不知道?不论是共产党还是南京只要有这一份战绩还不是扬名立万?

  大队的卫队围住了西尾,此时坂本也带着大队便服宪兵冲入了大厅,可是面对的第一道难题就是武装到牙齿的参谋长卫队,看到他们的关东军军装便服宪兵自然是不可能动手。

  可参谋长卫队却不是这么想的,试想参谋长本来来参加一场舞会,可是突然灯灭了还有枪声,他们第一反应就是保护参谋长的安全。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冲进来了一堆手持武器的身份不明的人,他们能怎么反应,第一时间就是想控制他们,甚至是消灭他们。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便服宪兵就被参谋长卫队给缴了械。尽管宪兵亮明身份可是卫队丝毫不理他们。场面变得越发的混乱,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蔓延整个大厅。

  田中集第一时间赶到了电闸处,他看到掉落在一旁的秤砣和燃尽的香,明白了对方用的是一个简单的定时小机关,作案者早就已经无隐无踪了。

  “啪……”

  所有的电灯又重新的亮了起来,无辜的宾客也算是找到了一点安全感,田中集脸色肃穆的赶回了大厅。

  大厅的场面也重新恢复了控制,此时坂本正蔫头耷脑的站在西尾的面前,后头还有一堆被缴了械的便服宪兵。西尾脸色铁青,大水冲了龙王庙让他很没面子,对于特务机关的做事方式更加的不满,而坂本正雄作为这次的负责人更是难辞其咎。

  坂本正雄也是一肚子的委屈没地方说,他根本不知道参谋长在这里,面对参谋长的训斥他只能低头听着。

  “啊!!!!”

  大家看像了尖叫的方向,那名摩登女子在两组宪兵的控制下如同面条一样软软的摊在了地上,他的面前正躺着一具尸体,那两组率先潜入的宪兵也是沮丧的站在边上,躺在地上的人正是这回的接头者康群!!!

  人已经丧失了生机,可胸前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往外冒血,一刀毙命。胸口还是一个诡异的伤口,并不像是寻常匕首所为。田中集已经站在康群的尸体边上,西尾和坂本正雄也走了过来,冯家的主人此时已经被吓得昏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西尾率先发问。

  可是坂本正雄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看向了那两组宪兵,其中一名宪兵回答道:“在混乱之中有人杀了康群,我们没有发现,我们的注意力全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坂本正雄看向那名被宪兵架起来的摩登女子松了一口气,虽然波折但是还是把血玫瑰抓住了,自己虽然惊扰到了参谋长但是也还可以说得过去,“血玫瑰,想不到吧,你最终还是落到了我们的手上!!!”

  摩登女子一脸的茫然,似乎没有听到坂本正雄的话,还陷入恐慌之中没有走出来。坂本正雄一脸的不悦抬手就准备扇下这一巴掌,可是突然被人一把挡住,反手把他的手甩开,力度不小他差点一个踉跄没有站稳。

  “田中集!!!你要做什么??!!”坂本正雄气急败坏的问道。他对田中集早就不待见了,在他眼里这个家伙不过是一个嚣张跋扈的公子哥而已,此时竟然还敢在参谋长面前落自己的面子!

  田中集冷漠的看着他,“这个女人不是血玫瑰。”

  “不可能!!!”坂本正雄气急败坏的说道,“和我的判断一样,血玫瑰是一个女人!!!”

  田中集没有和坂本正雄争论,指了指摩登女郎冷漠的说道:“她会告诉我血玫瑰是谁。”

  而是转头去问那个摩登女子,指了指地上的康群,“让你来攀谈的是谁?”

  摩登女子双目无神,麻木地说道:“温小姐的未婚夫……徐楷……他在奉天很有名,是个很出名的古玩商,很多名流都认得他……”

  “说一说和姓徐的交谈的经过。”

  “他先是来和我跳舞,然后说要和我打个赌,说那有个男人一晚上都没有人能入他的眼的女人,他勾起了我的好胜心,我说我要去试试,他说他愿意帮我,还送了我一套名贵的礼服和一朵玫瑰花……还有……”

  “还有他教你怎么和他说话对吗?”田中集随意的说道。

  摩登女子低下了头,对于田中集的判断他已经默认了。

  发生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田中集没再看那女子,转身对坂本正雄说道:“对方给了你想要的,你就中计了。血玫瑰从来就不是一个女人,我亲爱的长官你被误导了,一个女性化的代号,一段暧昧的接头暗号就影响了你的判断!!!”

  田中集对于坂本正雄只有不屑,他的意见一直就和坂本正雄相左,对于他的无能田中集更是看不上。

  “好,她不是血玫瑰,你告诉我血玫瑰在哪?”坂本正雄反将一军,他料定这个大少爷根本没什么花头。

  田中集却一摊手轻巧的说道:“跑了。”

  “跑了?!”坂本正雄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仅打乱了我的计划,还没有抓到人!”

  “哼!!!”田中集不屑的冷哼道,“在这件事里从头愚蠢到尾的只有你!坂本正雄!!!你那自诩高明又傻子一样的安排才是他能逃掉的最大原因!!!”

  “你那两组陪康群的宪兵告诉了对方这件事有问题,换上了礼服的宪兵还是宪兵。目露凶光的守在康群边上,人家看不出问题才有鬼呢!其次,你在外头埋伏的人也换上了便服,这才是你这次最大的败笔!!!”田中集说道。

  “我那是为了隐蔽……”坂本正雄硬着头皮的说道。

  他指了指自己的关东军军装对坂本正雄说道:“你不知道参谋长在这里,其实穿上军装才是最好的隐蔽。哪怕外头驻扎着一个师团,别人也只会认为他们是保护参谋长的,可你自作聪明的行为却反被人家利用了!”

  田中集扫了一眼被缴了械的宪兵,宪兵也露出了羞愧的神情,他们当然不可能和参谋长卫队火拼……

  坂本正雄脸上渐渐的挂不住了,只能大声地呵斥宪兵:“快去把那个姓徐的家伙抓来!!!!”

  他知道自己的脸已经丢尽了现在只想赶紧找回点面子。可就在这个时候,田中集的副官冲了进来,还好像冒失的撞了坂本正雄一下,坂本正雄刚准备发飙却看见副官掏出了一份照片,还有一份胶卷。田中集看了标题,就递给了在旁边一言不发的西尾,“请参谋长帮忙验明一下这份情报的真伪。”

  西尾结果情报打开看了大惊失色,这是一份关于满洲国驻防的一份绝密文件,西尾是制定的参与者,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转头问副官,“哪来的?”

  “一家古玩行,老板已经跑了。”副官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田中集安慰道:“不怪你,你已经动作够快了,只是有人的愚蠢泄露了踪迹,至少保住了这份情报,不至于有太大的损失。”

  西尾冷漠的走到了坂本正雄面前,他的肃穆表情让坂本正雄不敢抬头。

  “你很让天皇陛下失望。”

  说完西尾也不理坂本正雄径直的离开了,卫队随意的把枪械扔在地上跟了上去。

  坂本正雄愣在原地,也没有了发号施令欲望,就这站着仿佛是一名画中人。

  田中集走到了他的边上,突然停了下来,略带轻佻的说道:“恭喜了,我猜最晚月末您就可以回本土述职了。”

  坂本正雄没有搭话,略微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不过我建议你述职前先绕道回去看看家乡的樱花。”

  田中集带着副官走过坂本的边上,但他没有丝毫怜悯,在他看来情报工作本就不是这种庸人可以做的。

  扑通一声从身后传来了,田中集没有回头。

  坂本正雄坐到了地板上,无力的双眼看向边上康群的尸体,看着自己上任以来最大的成果慢慢的变凉……

  突然他在康群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什么,一把把它拽了出来,发现是一条手帕!手帕上印着一朵玫瑰花,被鲜血染红的玫瑰花显得格外艳丽。他突然疯了一样的指使众人,“快!!!!,快去查这个手帕是哪里出产的!!!!快!!!!快!!!!”

  田中集回头看到了被血染红的所谓玫瑰手帕,又看到坐在地上疯子一样的坂本正雄,指了指边上的窗帘。坂本正雄一愣看了一眼窗帘人彻底的安静了,虽然呼吸还在,但是双眼中失去了所有神采,手无力的摇晃仿佛发条松尽的木偶……

  此时突如其来了一阵大风,整个窗帘在风中飘舞,摇曳的窗帘在风中露出了它那破碎的一角,仿佛在嘲弄着众人……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军事小说谍战特工小说

化谍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