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阴收容所

光阴收容所在线阅读

光阴收容所

湮土

短篇·短篇小说·58.15万字

完本 | 更新时间 2019-04-02 21:06

其实往往内心才会有最纯正的黑暗,因为阳光触及不到。在每一个人的过往里,都隐藏着一段不愿被曝光的岁月。

章节试读
更多作品相关

第二章 光(一)

  看着屏幕上那个炸裂成几块儿的蓝色水晶,唐尧恨恨地关闭了游戏。

  第几局了?他不知道,也懒得去查看战绩。昏天黑地的失败或胜利,反反复复,没有一局游戏的情况是相同的,但是却永远只有两种结局。

  游戏支配人类就在于这一点,掉下段位的还想再上升回去,赢完了一局还想乘胜追击。

  轮回,这是一个怪圈。

  玻璃外传来了清脆的敲击声,门口似乎有人,唐尧点了电脑休眠键,屏幕黑了下去。

  他起身,走到玻璃门前,转动把手将门拉开,一股风吹了进来,飘着几缕雨丝,看来是下雨了。

  唐尧小心地探头出去,左右看了看,没有人。

  他便再次将门关好。

  等到他走回原位刚想坐下时,他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叩门声。

  “当当当!”

  唐尧带着些许不满再次走到门口,他一下子拽开了门。

  这次如果还是没有人,他怕是会直接开始骂街。如果有人,他也要不管三七二十一骂地一句。

  但是在看到来人时,唐尧一下子哑口无言,不是他受了什么刺激,而是,他没有办法骂出口。

  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个拄着导盲杖,眼上带着墨镜的老头儿。

  “你……您……有什么事吗?”

  虽然有些赌气,唐尧还是轻言轻语地问道。毕竟,说句俗气的话,尊老爱幼这种事他还是很身体力行的。

  盲老头儿探出导盲杖四处点了点,像是在找门槛,唐尧见状忙上前扶住了他,可绝不能让这个老头儿在这里有什么闪失。

  “没有门槛,您就放心进吧。”

  老头倔强地摇了摇头,仍是在不停地试探着,直到他自己有把握为止。

  迈着老迈的步子,盲老头颤颤巍巍地进了光阴收容所。

  唐尧无奈地跟在后面,不敢太近,也不敢太远。

  “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他将老头儿扶在单人沙发上坐好,递上一杯水,耐心地问道。

  老头儿把导盲杖倚在一旁,双手握着水杯,没有喝。过了一会儿,他才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听别人说,你这里是什么光阴……什么所?”

  唐尧满脸无奈,补充道:“是光阴收容所。”

  “哦、哦……”老头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两颊的褶皱之下微微泛起了一丝红色,“光阴收容所、光阴收容所……”

  “这么说,您是特意来我的店的?”唐尧没想到这个老头儿还真是来找自己的。

  盲老头儿带着墨镜,唐尧看不见他的眼睛,即使看到了也没有用。这让唐尧很是不舒服,他习惯于通过一个人的眼睛来初步了解一个人。

  眼睛是人的思想与世界交接的一个重要门户,有目可视,这是大部分信息传递的前提。要是没有了这个前提,一个人眼前的世界是全黑的,内心的世界至少也黑了一大半。

  在残疾人中,五官残疾的最是悲哀,因为他们被生生剥夺了接触世界的一种或几种渠道。

  像唐尧面前的这个老头儿,他来到这里不知道需要耗费多少功夫。

  唐尧的心里,凄凉起来。

  “对啊,我就是特意赶来这里的。”老头儿和蔼地笑了,露出长辈人才有的神情,“小伙子,你这儿不会是骗人的吧?”

  唐尧温和地回道:“不,我从不欺骗。”

  老头儿略略低下头喝了一口水,缓缓说道:“希望,能如我所愿,找到这里,可不容易啊。”

  “那您是想……”唐尧问。

  “我想,保存记忆。”老头儿忽然认真地道,“我想保存,那些曾经的光亮。你,能做到吗?”

  唐尧点了点头,旋即他又意识到老头儿看不见,便应了一句:“请您放心,光阴收容所的职责,就是留存记忆,留存光阴。”

  “嗯……”

  唐尧在一旁的另一张沙发椅上坐下,伸手拿起了小几上的记事本,抽出钢笔。

  “您说吧,我听着呢。请先大致讲一讲,您想要留住的记忆。”

  老头儿摸索着放下了茶杯,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述。

  “这还得从我九岁那年说起……”

  九岁时,老头儿小学四年级,他家里虽说并不是大富大贵,但却也称得上是小康之家。

  想一想,在那个年代,小康生活是整个社会的梦想,他的家庭在镇子里其实已经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门户了。

  所以他就读在一个还算不错的小学。

  他的母亲早亡,父亲是镇中最大的石灰厂的会计,工资很高,一个月能带回相当一笔“巨款”。他没有兄弟姐妹,父亲也没有续弦,他因此享受着独生子女特有的家长专一关怀。

  按照常理而言,他的生活应该是幸福的。

  “那后来呢?”唐尧工工整整地记录,并且追问。

  老头儿似是愣住了,正沉浸在自己的过去里无法走出,唐尧的声音惊扰了他,他明显地皱起了眉头。

  但他也开始继续诉说。

  “后来……那天中午,我看不见了。”

  唐尧顿住了笔,忘记了抬起笔尖,纯黑的墨水浸透了那一点。

  “为什么看不见了?原因是……”

  老头儿摇摇头,只是说道:“我看不见了,就是看不见了。”

  见老头儿不愿意说,唐尧也不好再问下去,所以他礼貌地请老头儿接着说自己的故事。

  老头儿在九岁那年冬天失明了,白色的雪忽然看不见,天地茫茫一片黑色,无尽的黑色。

  突然失去了视觉,他自然是濒临崩溃的。

  于是他用力捶着土墙,凹陷里血迹斑斑;他一遍遍咒骂老天,向天呐喊,却终究只有雪落无声;他绝食,看不见的白了头发的父亲,将稀粥强行灌入他的喉咙……

  痛苦,那段回忆,在唐尧听来都是满溢而出的痛苦。

  “然后呢,您是怎么走出来的?”

  像这种悲惨经历,说到这儿,往往都会有一位圣母般的人物出现。不过,不是每一个渴望三天光明的人身边都会有沙利文老师。

  唐尧面前的盲老头儿,明显跻身其列。

  “你一定在想,是不是有人帮我?”老头儿眼盲,可心不盲。他很清楚唐尧这句话的隐含意义。

  “对。”

  老头儿苦涩地笑着,唐尧的笔落不下去了。

  “哪有什么人帮我啊?小伙子,你太天真!看到我出了这么一个糟心事故,那些眼红我爹的人,都想借几只手来鼓掌了。”

  唐尧沉默了,他明白人心最是难测。

  那些两面三刀的人,那些摇摆的墙头草,那些中山之狼……你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吃干抹净。

  更可耻的是那些看客,他们其实有能力阻止或间接阻止,可是,他们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观望。

  最可耻的观望。

  “我失明了,爹很着急,他四处求医,想要寻找治疗我的方法。”老头儿慢慢说道,像是在讲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其实对于老头儿来说,失明这件事本身已经无法刺激他,真正令他悲伤的,是他黑暗无助时所遭受的一切。

  他在黑暗里已经活了整整六十七年,光明的样子,他早已记不清楚。

  可能,他连父亲的长相也记不得了。

  失明之后,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别人进不来,可他也出不去。

  他就这么一直,一直孤独地,自我地,活在与这个大千世界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里。

本作品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首页短篇小说短篇小说

光阴收容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