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鲜花与造纸业

  一中的这一年,王艾没有住校,而是走读,除了每天固定时间学习英语以外,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其余科目都复习过了,剩下的时间都在练球。每天放学王斌开着那辆破面包车来接。

  现在的王斌已经不仅仅是个种花送花的花农了,在村里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悄悄注册了一个“王艾鲜花公司”的实体,这样一来再和花店打交道就是公对公了,对于开拓市场非常有帮助。公司注册资金的时候王斌和艾小青两口子本想随便对付点就行,却被王艾劝说着,将银行存折拿到工商局验证,最后注册资金是20万元。没错,从1993年秋天开始给鞍山南中华路鲜花店送花得到第一笔285元钱开始,到1996年上半年,两年半的时间,王艾家的存款就已经超过了百万!冷门行业不好进,一般人摸不清门道,但只要进去了,从来都是暴利。这还不算王艾家在市内开了四个鲜花店的投资,四个店面每天的流水就八千多。

  公司的注册办公地址就是第一家的王艾鲜花店。现在在村里收花还是王斌去做,但自家已经扣了两个长200米,宽10米的大棚专门种花,王艾的大姑、二姑、老婶三个已经被王斌以每月一百元工资的标准请来帮忙了。尽管王艾家还是土坯房,还是借来的四下漏风、漆皮掉光的破面包车的穷酸样子,但气魄即便是外人也能瞅出来,王斌这个才子这是“起”来了!

  所以就有心思活动的村里人偷摸的打听,可惜送花从来都是王斌一个人,别人摸不清底细。不死心的人又跑到市里头的鲜花店去问,人家说了,自家店面有固定的收花渠道,零散的不收。啥?低价?低价也不收,我们店面要求的是量大、稳定。你问我们多钱收?本来是商业机密不想告诉你,看你诚心来问就跟你说一声,一枝鲜花模样正的,时候好的,两块五收。啥?你问我凭啥收这么便宜,卖的这么贵?这房子、这店铺、不得交租金呀?不得给国家上税啊?不得交卫生费、城建费、教育费、计划生育费呀?我不得开工资养活家里人哪?这不都是钱?

  叫人家店员拍的一脸血的“聪明人”狼狈的离开,回头下意识的瞅了一眼招牌,又一巴掌扇自己脸上,王斌的儿子大名不就叫王艾么,平时都叫王二来着。

  王斌现在收花都是用铝合金的箱子,里边都是泡沫保温,一瞅就很高成本那种。

  聪明人的自立门户被打掉了,剩下的都是胆小鬼了,尽管都看懂了王家的势头起来了,但千年以降,种地吃粮,最多加上吃菜,高附加值农作物的推广首先要越过的就是人们的思想。人们担心种花这玩意没保障:你说好了收,我全种了花,然后你不收了,我一家都吃花顶饿啊?拿花缴税啊?即便王斌以签合同作保,也没人相信,一张白纸就想骗我?政府的白条子我家还一把呢!所以村里主要还是房前屋后的零散地块种花,得了点钱扣个小大棚就很满意了。多攒一年两年的,钱够了直接在大地里扣大棚专门栽种反季蔬菜,这才是长久营生。你王斌家别看现在蹦的欢,将来一定拉清单!

  就在村里人一点点的嫉妒和很多的疑惑的伴随下,王艾家的资产吹气一般膨胀起来。不过到了95年下半年这个势头就减缓了,不管是沈阳还是鞍山的花店,一则外来空运的鲜花在本地鲜花的冲击下不断降价,二来本地人也开始零零散散的种花了。虽然王艾家的花型好、颜色正、味道好。枝条舒展,但也开始不断降价,从平均每枝八元到七块五、再到七块,六块五、六块。而王斌的收购价还是两元一只,并准备按照栽种成本灵活调价,总之在95年下半年,收花送花的收入就被花店的纯收入超过了。当然,一个月五万左右的纯收入不声不响的,只有王艾一家三口心里高兴。

  不过两口子也瞅着上百万的存款发愁,这么多钱该怎么花?王艾就给出了三个办法:第一,鲜花公司专业化,花农种花后,剪花、包装、储藏、送花都有鲜花公司专业负责,同时和有经验的村民签预付款合同,你一年种粮不才不到五百的收入吗?我先给你三百让你安心,然后我借钱给你扣大棚,你就专门种花。每开年先付给你的三百,年中再给你五百,其余的收入折算到这八百块和大棚的成本里,什么时候还款完了,什么时候就都是你自己的,还白得一个投资五六千的大棚!这下,农民就非常踊跃了,明摆着占便宜不吃亏的事儿谁不上?这可比政府光嘴巴投资强多了。不过,王家没有着急扩张,第一年只和两个村民签订了契约,其中一个还是王艾的小叔王秀家。村里人走后门都走到了王艾爷爷那里。老王头现在对大儿子有心无力。别管是不是尥蹶子喷黑烟,人家汽车都混上了,全村连一台小手扶都没混上呢。

  鲜花公司要扩张,要专门雇用人手了,包括种花剪花的具有一定农业知识的技术员,临时仓储的管理员,再加上大棚里的大姑、二姑、老婶等几个人。另外王斌还在市农校专门请了一个花卉方面的教授做临时指导,每来一次三百块钱,一月一次负责花卉种植、病虫害防治。这年头,教授一月的工资也不到三百,所以教授相当积极,好吃好喝好招待还有钱拿,一个月就一次,这外快赚的太容易!所以,王斌家的花卉种植已经相当专业了,和普通人家零散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就以花高为例,王艾家的花朵普遍都枝条舒展而长,高矮还都一个模样。零散的就完全看天意,长什么样是什么样。

  送花还是王斌去,有时候临时艾小青去。鲜花公司不接受欠款,从来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开花店的有想拖欠的,王斌记得王艾的话,直接开车就走,下回都不来。王艾家人口少,没精力因为点欠款反复折腾,你是诚信伙伴我们就长期合作,你心眼歪歪就拜拜了人呐,你能坑谁坑谁,想坑我没门。可别说沈辽鞍三城,就全省现在也没有比王艾家更专业的种花户。端正了态度的花店打电话三请五请,好说歹说的王斌才回去,继续合作愉快。与此同时,王斌还向其他城市扩张市场,沈阳周边的抚顺、铁岭、阜新,鞍山周边的营口、盘锦、大连,辽阳周边的本溪、丹东,再加上西边的锦州、朝阳,差不多辽宁全省都覆盖到了。鲜花店都是在市中心开,所以像锦州,朝阳这种太远的,王斌就坐火车。甚至吉林省都有消息灵通的花店来电来人主动采购。

  王艾给出的第二个办法是在市内买房子。王家村的房子就这样,等96年开春了盖三间瓦房,要朴素一点的,不要太张扬,毕竟村里盖三间瓦房的户也有十分之一了,像专门跑运输的或者家里有人在工厂上班的都差不多了,现在王艾家盖房子也不至于被嫉妒。同时在市中心也得有个“窝点”,将来鲜花公司正规化、进一步扩张后,村里的房子就可以直接给王艾的爷爷奶奶,白天去村里收花,晚上还得到市内来住。这样不仅办事方便,也安全。市公安局正在修建住宅小区,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路不拾遗不敢保证,夜不闭户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王艾让艾小青跟同学或者公安局的客户打听,高价在人家手里买一套就是。反正这年头的房价便宜的很,一平米几百块钱。有那双机关家庭的已经有一套房子了,这回公安局再建房子要不要都行,占个名额回头把房子卖出去,多拿好几万块钱呢。

  王艾出的第三个办法是进军制造业。在王艾的设想里是有制造业这一块的。想和赌球以及最让球迷痛恨的假球这个肮脏的事情分开,你家里就得有钱,家里有千万资产,说你赌球乃至打假球也没人信,也没人敢拉着你赌球。王艾想要洁身自好,想要干净的踢球,家里就得有钱。制造业是基础,而鲜花公司其实在王艾的设想里只是门面,说出去好听,沾文气而已。

  95、96年,辽阳市原来的为解决职工如厕用卫生纸的小造纸厂基本都黄了,民营造纸厂已经开始冒头了,正是进入的好机会。所以在王艾的鼓动下,从黄了的国营造纸厂以废铁的价格买来机器设备,在后来有名的造纸一条街就率先开起了造纸厂,请的工人也是国营造纸厂退休或者下岗的。这里边的事儿千头万绪,1996年开始后,王斌、王秀兄弟俩就把精力都投入到造纸厂里,处理各种关系,管理企业,特别麻烦,事儿多,但是那机器一转,可也是成千上万!1024型的小造纸机,一天转下来,抛去水电费、税费、工人工资,纯利接近四百,速度再快点,还能提高,这就跟印钞票也差不多了。更关键的是,卫生纸、餐巾纸等市场需求极为旺盛,随着国有企业纷纷破产倒闭,人们擦屁股的报纸来源没了,作业本也没几张,除了卫生纸别无选择。就凭造纸厂的利润,半年的精打细算的收入就可以将产能扩张一倍,也就是再买一台机器设备,这种扩张速度是极为惊人的。半年一周期,两年就能翻16倍,只要三年,也就是不用进新世纪,光凭造纸业,年纯利就可以接近八百万。这是鲜花公司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产能有限,需求有限,终究是个冷门行业,暴利归暴利,整体规模却上不去。

  所以当1996年下半年,王艾通过中考上高中的时候,家里的鲜花公司就是艾小青一个人打理了,一个女人外出送货不便,本想雇人来着,但中间钱太多怕人动心思惹麻烦,所以王艾出了个点子。路远的直接托关系找铁路系统的列车员,一箱子鲜花一张车票,另外附送给列车员五张车票钱,到站了让鲜花店自取。事先电话里说清了要的鲜花种类、数量后,第二天异地存款到鲜花公司的的账户里。路近的请大客司机送,买一张车票,给司机三张车票钱。列车员和司机都不知道钱款多少,又有固定工作还图的是一门长久生意,自然安全无忧。

第九节 鲜花与造纸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