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节 学习好到连混混都怕(下)

  晚上六点,王斌、王艾父子加上三名保卫,坐着公交车,十分低调的赶赴金色海岸。人家把台面放在金色海岸就是告诉你,今天就是谈判,不扯别的,肯定没埋伏,所以王家父子也没有多带人。几个贴身保卫月薪八百,比市长都高,像他们这些转业兵自己找工作,工资也就一两百块钱。更别说王家人都低调没啥安全问题,工作清闲自在,过年过节发东西比别人多多了。

  宋老六就一个人来的,三名保镖在包间外面吃饭,王家三人和宋老六谈话。宋老六说的很直白:要钱,保护费。一个月一万,保你平安无忧。不给钱,我找不到你们兄弟俩,但我能找到你儿子,你儿子还能不上学吗?

  王斌、王秀兄弟勃然变色。

  钱壮怂人胆,现在的王斌可不是三年前大集体企业跑销售,一个月七八十块工资的了。旗下鲜花公司每月纯利五万多,花店每月纯利六万多,造纸厂每月纯利接近二十万,零零碎碎算下来,年纯收入近四百万。一年各企业光缴纳给政府的税收就接近六百万,明年还得翻倍。现在“道上”悬赏杀一个人才一万块钱,我一年收入够杀你四百次了!

  东北人本来就血气壮,再加上兜里有钱腰杆子硬,宋老六撇着大嘴就要一年十二万,兄弟俩这就要翻脸。宋老六怡然不惧:我知道你们有保镖,今天揍我一顿,下半辈子就有人养活了,我他妈天天脑袋疼,常年疗养院,你不给我治,我就躺你家厂子门口,你敢压死我?你家又不是消防队!宋老六就憋着这么股心思呢。

  “叮叮叮!”

  就在要谈崩的时候,一直笑嘻嘻听声的王艾用瓶起子敲了敲水晶杯。

  “爸,叔,你们先出去,我和老宋谈一谈。”王艾笑嘻嘻的道。

  兄弟俩一皱眉,本想拒绝,但几年下来,王艾在家里再低调,起码王斌是深深知道自己儿子的能耐的。家里能有今天这局面,要说不是王艾设计的打死也不信。当初去鞍山二一九,半道非要下车,下车直奔花店,回来就把种花的买卖谈成了。之后自家收花、开花店,尤其是近一年来开办造纸厂,要是没有王艾的一系列建议,厂子根本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别的不说,其他厂子根本就没有成本核算这个意识,企业管理也是人盯着,给工人工资能少就少。而自己的企业给工人的工资比他们都高一倍,许多同行都笑话王家兄弟是傻子来着。可结果怎么样?企业开办一年了,硬是一起安全事故都没出过,一个人都没辞职过。临时遇到有事,不管是上班的还是下班的,都伸手帮忙,眼瞅着就是上下一条心的蒸蒸日上的局面。而且沿用了国企的福利制度安抚人心的同时,各种奖励政策也非常多,工人的工作积极性还特别高。所以,王斌潜意识里对儿子是十分佩服的,但一想起来肯定不承认,顶多谦逊的说一句:自己种好!

  王艾这一说,王秀还要说什么,被王斌拉着:“行,我们先出去。”

  宋老六莫名其妙,发现对面这小孩,顶多也就十一二岁,对自己这个大光脑袋,前胸刀疤后背纹身的人不仅不害怕,还稳稳当当的拿起酒杯和酒瓶子。

  王艾倒了一杯酒,笑呵呵的推给宋老六道:“老宋,你先喝杯酒,然后我告诉你点儿事,你肯定爱听。”

  宋老六发现这孩子虽然小的可笑,但眼睛贼亮贼亮的,态度特别稳,不由自主的一杯酒下肚。

  “老宋,你知道我几岁吗?”王艾笑嘻嘻的问。

  宋老六故作大度的一笑:“十岁?”

  王艾摇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按农历算我今年九岁。你刚才说要在我放学后堵我。那你知道我在哪儿上学吗?”

  宋老六一晃脑袋:“现在还不知道,早晚能知道。”

  王艾呵呵一声笑,怎么听怎么带着鄙视:“老宋,身为社会人士,当你恐吓别人的时候,连恐吓对象的具体情况都没调查清楚,你也太不专业了。”

  宋老六听的双眼发愣:“我,我……”

  王艾接着道:“你记好了老宋,我现在就告诉你,省的你找错学校。我叫王艾,今年通过中考,是全市中考状元,现在在市一高中一年一班上学。记住了吗?用不用我再说一遍?”

  宋老六恼羞成怒:“不用,到时候我找你!”

  王艾呵呵笑着不说话。

  宋老六疑惑的摸摸秃脑门子:“诶,不对啊,中考是中学上高中的考试吧?你才九岁,刚上小学,你怎么中考?哈哈,刚说我不专业,你这瞎话编的也太……”

  “我六岁上小学!连跳四级。八岁上初中!连跳两级。九岁上高中,跳一级,十岁读高三,十一岁考大学!”王艾打断宋老六,声音铿锵的说道。

  宋老六听罢,嘴张的老大。

  “你想到什么了吗?老宋?去年中考,我是全市状元,也就是全市两万八千名考生里,我的成绩是第一!你想到什么了吗?老宋?我是一个六岁上小学,八岁上初中,九岁上高中,十一岁考大学的天才。你想到什么了吗?老宋?辽阳市建国以来我是唯一一个,全省唯一一个,全国唯一一个,十一岁参加高考的!你想到什么了吗?老宋?按照我今年上学期参加的高三摸底成绩,我已经够的上全国重点大学的分数线了!也就是说,我明年一定会考上大学,身为建国以来全国唯一一个十一岁通过高考考上大学的天才!你想到什么了吗?老宋?你以为我这样的全国唯一一个就悄没声的没人注意?市长、教育局长都视而不见?对我这样一个足够写进辽阳地方志,可以让无数领导们露脸的天才儿童,被人恐吓就没人管我了吗?老宋!”

  一连串的问话从王艾嘴里吐出来,一个比一个语气严厉,当最后一个“老宋”出口的时候,已经是疾言厉色、惊雷阵阵了!

  宋老六咕嘟咽了一口口水,手不由自主的有些抖。

  宋老六此刻面对身高一米二,稚嫩的一塌糊涂的王艾,就好像面对送自己进去的刑警一样。

  王艾倒了杯酒,推给宋老六,笑眯眯的说了一段话,让宋老六尾巴根子一股凉气冲上头顶:“老宋,你说我明天到市委或者市政府门口哭诉,说有坏人要放学堵我,绑架我,所以我吓的学不进去了。政府会怎么做?”

  宋老六混迹江湖半辈子,此刻揪心的瞅着对面小恶魔的微笑,这次是真的怕了。他虽然不懂政治,但被政治教训了十好几年,多少还是有点敏感性的。现在市委市政府上上下下无数人都在等着对面这个小屁孩子明年顺利考上大学。然后举国轰动,鲜花掌声纷至沓来,无数人因此而获得成绩,获得表扬,获得提拔,获得表彰,获得奖励,获得名声,获得荣誉,获得资历。在如此强大的组织性的盼望和期望面前,在如此诱人的前景面前,谁要敢让这小屁孩子学不进去,打断了他的学业,这就打断了无数人的梦想,这是真正的和政府作对!那么这个破坏者就要承受这种组织性的怒火倾泻,别说一个区区宋老六,就把全市的混混捆一起,政府也给你连根都刨了!

  此时此刻的宋老六才明白,老王家真正牛逼的不是王斌哥俩,而是眼巴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屁孩子!哪怕高考过后,风浪平息,他没这么牛逼了,可那是以后的事儿。但眼下一直到高考之前这两年,那就真是谁碰谁死,一点不带含糊的!哪怕和教育口无关的部门在这孩子学业因自己中断后也可能会受到上级的批评,其中就包括一定会被批评的……公安局!

  一想到这,宋老六就坐不住了,乎的站起身,想要鞠躬饭桌挡着,只好连连点头,“王……王同学,刚才我就是开个玩笑,我……我其实很佩服你爸和你叔,想跟他们学习怎么做生意,对你绝对没有任何不好的意思。”

  王艾笑嘻嘻的瞅着他不说话。

  宋老六擦了一把头上的汗:“真的,我没骗你,刚才我胡说一气,可能吓到你了,对不起。你打我两下出出气吧。用手打不过瘾,用酒瓶子吧,来,往我这脑袋上砸,我看你穿着球衣,肯定是球迷吧?你看我脑袋多亮,像个球儿不?要不你当球踢也行,只要别拧下来。”

  宋老六也是豁出去了,往常打架闹事政府都是按着法律走,可从没主动惹过政府生气。政府一生气是什么结果,进去过的都一清二楚。

  王艾嘻嘻一笑:“我可不敢打你白塔宋老六,你还手咋办?”

  宋老六苦笑一声:“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的时候瞎咧咧,现在我哪敢还手?你打我,即便打出血,公安还得冲你笑,竖大拇指夸你一声嫉恶如仇。我要敢捅你一手指头,他们能把我胳膊卸下来。王同学,我老宋求你了,以后我离你家、离你八丈远,绝不沾边儿行不?今儿就当我放屁,你看我都快四十了,没家没业的,你是天才、大学生,可怜可怜我,别跟我一般见识行不?”

第十一节 学习好到连混混都怕(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