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节 黄欣的奇异之旅(上)

  高一下学期刚开学不久,王艾的身边就多了一个专职的家教:黄欣。

  那一天见面后,黄欣差不多是哭着回家的,被一个小屁孩鄙视了也就罢了,关键是被挤兑的把真话说出来了,真是羞惭无地。

  当时就要走,好在艾小青看这女孩还算实诚,估计也是被德语专业给坑的没办法才出此下策,所以就给留了下来。当然,最关键的是,艾小青没发现王艾讨厌这个小黄老师。

  要说这年头能考上辽阳外国语学院这个四年本科的,也是相当了不起的,最起码其英语成绩肯定是不差,要不然其他科目再好,人家外国语学院一瞅你这高考成绩外语不及格,就断定你没有学习外语的潜质,再好人家也不要。

  虽然被艰难的录用了,但黄欣的心情一点都不好,深深的挫折感重击了这个姑娘的内心。不过黄安到是挺高兴的,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女儿找到一个收入不低的工作很不错,人家孩子是小天才,很活泼,挤兑你两句怎么了?那就是顽皮的小孩罢了。黄欣在父亲那里得不到安慰,只好闷闷的回房睡觉,一觉醒来,枕头都湿了……抹哒!终于被气的在梦里哭了。

  所以第二天来的时候就没什么好脸色,虽然人家给的薪水很高,一小时按十五元算,比其他家教的贵一倍,但是……姐姐我就是心里不爽啊!

  王艾到很高兴,还撩拨人家:“昨天我也没说啥啊,你咋就哭了?话说,我问你问题你还没告诉我呢?”

  “谁哭了?”黄欣努力瞪眼。

  王艾撇撇嘴:“肿眼泡儿!”

  “哎呀!”黄欣张牙舞爪。

  王艾赶忙举手投降,疯狂的女人是没有理智的:“别打我,我是儿童!我是祖国的鲜花骨朵,你打我就是虐待儿童,是会被浸猪笼……哦不是,是会被批评教育的。”

  “哼!”黄欣长长舒了几口气,变得端庄严肃却又透着和蔼可亲:“王艾同学,昨天是我应聘的日子,但今天开始我就是你老师了,你要尊重老师,知道吗?”

  “好好好,黄老师您好,我是王艾,非常真诚的请您指教我的英语,回答我的疑问。”王艾低头,十分谦逊的表态。然后,王艾抬头,大眼睛里全是真诚:“那请老师帮我解答一个疑问……为什么昨天就你一个来的?”

  黄欣抓狂的伸手掐住了王艾的脸蛋往两边扯,王艾胳膊太短,够不着黄欣,于是被迫张着嘴,舌头还不老实,噗噜噗噜的做鬼脸。

  艾小青闻声路过,瞅一眼,笑了笑就回房间了。这三年来尽管儿子给了全家巨大的惊喜,家庭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儿子的牺牲也太多了,到现在为止,10岁的王艾竟然没有一个朋友。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的朋友都是同学,可王艾飞快的跳级导致和所有同学都没有深交,好容易到高中只跳一级了,但高中沉重的学业别说交朋友,连玩耍的时间都没有了。唯一的和朋友沾边的李俊现在还在读小学四年呢。每天孤单的上学,孤单的回家,自己两口子忙的要死要活的,也没时间陪着。所以,在艾小青看来,王艾能出声挤兑这个小黄老师,就是一个好现象,不管小黄老师到底能在英语上帮助多少,起码让他压力没那么大。哪怕耽误一年学业都是值得的。

  两口子也是被王艾非人的跳级给吓到了,所以潜意识里宁可缓一缓,和熟悉的轨道接近一些才有底。

  屋里正惩罚王艾的黄欣没发现艾小青路过,不过最后还是在王艾的真心请教之下没好气的回答:“你当谁都胆子这么大啊,晚上六点到八点!要是碰上坏人可怎么办?”

  两人商量了一下学习计划,决定一个小时用来学习英语课本,就是高考英语大纲,另外一个小时自由对话,都用英语。

  从这天开始,黄欣就每个周一到周五准时来报道,但随着时间的延长,黄欣就越觉得自己的生命旅程中被插入了什么东西,越来越歪,越来越看不清未来了。

  比如她发现王艾的语法结构知识一塌糊涂,但词汇量异常丰富,许多奇奇怪怪的词都不知道他从哪听来的,这个年代中国人的外语知识来源除了书本就是电视,可书本和电视里是绝不会把F打头和S打头的某些单词说出来的。

  再比如王艾每天人不离球,即便听课也要脚踩个球,黄欣制止了几次无效,最后以辞职相威胁,好吧,第二天王艾果然没有踩球了,但是换上了一身球衣,球鞋,球袜,护腿板,最气的是脖子上还挂着个哨子,上衣口袋还插着两个红黄牌。

  再比如,有一次黄欣的大姨妈来了,很难受。王艾什么也没说,转身出去不大会拿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糖水,里边竟然还有大枣!问他知道什么,他信誓旦旦的说他同学有时候就喝这个,可你看他那对充满真诚的眼睛,你很难相信他什么都不懂。

  第一个小时还挺正规的,一问一答,第二个小时就越来越活泼了,话题从围绕着学习,到围绕着学校,到围绕着学生,一个月后,黄欣一天回家睡觉时候猛然发现,两人都聊上师生恋这个话题了,这简直了!他才十岁!他怎么懂这么多的,聊天时根本感觉不到是个小孩子。

  这段时间,黄欣的男友颇有些不耐烦,作为一个小县城里的学生,想娶了黄欣顺便扎根在辽阳这个城市里,可每天上学事不少,夜不归宿也做不到,在校园里想亲热吧,人家爸爸就在学校上班。所以就每天晚饭后这么会功夫可以卿卿我我,结果还全被占去了。曾经明里暗里的发泄不满,甚至怀疑黄欣对师生恋产生了兴趣。黄欣心中无比悲愤的大喊:姐姐我就是想出墙,也得出的去才行,人家才十岁,童养媳吗?

第十九节 黄欣的奇异之旅(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