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节 黄欣的奇异之旅(中)

  天气渐渐热了,黄欣的衣服当然也越穿越少,有一次进门的时候地砖太滑,摔了个屁墩儿,当天正好穿的牛仔中裙,结果,对面的小屁孩子的眼神就盯在了地上。黄欣没觉得怎样,回家后蹲着洗衣服的时候才猛然觉得不对……我说这破孩子今天上课的时候总是若有若无的坏笑呢。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这孩子就跟没事儿人一样,闹得黄欣也有些狐疑,这孩子到底是懂还不不懂?直到许久后一次上课时王艾的书包倒了,从里边露出来一本大作,名曰:高三生物之生理卫生,黄欣才恍然大悟!……mmp!又被他耍了,这个破孩子!别人都是不懂装懂,他是懂装不懂。

  1997年3月的一天,黄欣上课完了回家到半道才发现自己的钥匙落在王艾家了,于是骑车往回赶,到小区门外看到一个小小的孤单的影子在路灯下,在积雪的小广场上跑来跑去踢球。黄欣隔着铁栅栏,当时也不知怎么了,突然眼泪就下来了,看了半天没吭声。也许敏感的她也和艾小青产生了同样的感慨。天才的日子并不好过,在猛烈跳级、学业蹿升的背后是一个孤单冷清的童年,只有足球才是他日日夜夜的伙伴。

  于是再开课,黄欣就主动提出第二个小时可以更换场景,比如在室外,饭后一小时本来可以适当搞一些运动,有利于身体健康,也有利于学业。瞅着王艾张着大嘴,笑容渐渐浮上脸庞,黄欣面色不动,心中雀跃:小样儿!我终于赢了你一次。

  从此后,王艾就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练球,在公安局小区里几乎每天晚上都能见到一个大姑娘和一个十岁的小孩一边踢球一边说鸟语的身影,王艾的英语自然进步的飞快。

  有时候,家里临时有事,黄欣会请假,然后在周六周日补上,时间一长了,渐渐的周六周日黄欣也固定来上课了,什么时候有事什么时候请假。王艾一家也渐渐的接受了这个青春活泼却又端庄俏皮的姑娘,艾小青清闲一点,有时候也会用英语跟着插两句话。夏天来临的时候,经常是艾小青、黄欣、王艾三个人在附近的公园、广场边走边聊,当然,全程用英语。

  王艾的零食不断,家里的水果更是从来都满满的,东南西北各地的应有尽有,还有一些包装极为精美,一看就是外地空运来的,黄欣都不认识的。王艾请黄欣吃,黄欣哪好意思,拿人家双份的薪水了都。不过王艾也不硬劝,就说了一句话就把黄老师的金口打开了。

  王艾插起一根菠萝嫌弃的塞给黄欣道:“你也吃,要不然我看你流口水的恶心样子都要吐了。”

  要说黄欣其实也是书香门第,平日里是非常稳重端庄的,但在王艾身边经常被气的三神暴跳,咬牙切齿,面孔狰狞,要不是经常被王艾“锻炼”,肯定又得委屈的直哭。

  金口一开,自然就收不住,那些花花绿绿的水果看起来真好吃啊,吃起来……唔唔,我再来一块。黄欣也是十八岁的女孩儿,正是爱吃水果的年纪。那么既然水果吃了,零食也就不会拒绝了,既然零食吃了,那么偶尔正餐也不会拒绝,既然正餐吃了,那么偶尔外地来的各种美食,什么哈尔滨的红肠了,营口的老边饺子了也就顺道尝尝味道。吃的既然这么杂了,那么过年过节的礼物也就该收了。

  其实这对王艾家很正常,既然两个人相处的好,那么当初对李俊什么样,现在对黄欣就什么样。两口子不图黄欣真能把王艾的英语提高成什么样,反正大学肯定上,无非是好一些和差一些的区别,就家里现在的资产,不上大学也无所谓。所以两口子认为黄欣能把王艾陪好就行,王艾既然不喜欢同龄人,那么一个成年人就好多了。

  当然,随着两人相处越发和谐,黄欣也越发的深入王艾的生活了。一次来上课,发现王艾正在稀奇的泡方便面吃,原来花店开始夜里营业,店员请假,艾小青临时顶上。黄欣问王艾为啥不去饭店吃,王艾理直气壮:我去饭店了,你咋办?进不来屋你不得哭啊。

  黄欣也是被王艾气习惯了,居然忘了讽刺她爱哭的这个茬。王艾年龄小,不敢自己做饭,别的不说,焖饭还行,菜呢?颠大勺?一下能把大勺扣自己脑袋上,那是炒菜还是炒大头菜?

  所以,王艾经过思考,为了以后能够拥有头球这个主动攻击技能,也只好啃方便面了……(咦,这个逻辑好奇怪!论头球和方便面的关系……)

  黄欣一看,这哪行?干脆吧,到厨房一瞅,青菜一堆,拉开冰箱一看,肉蛋俱全,于是撸起袖子,一边择菜、洗菜、切肉,打蛋,一边和王艾用英语聊天,也顺手把王艾指挥的团团转。

  王艾一家,包括黄欣父女都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人和人相处就是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嘛。

  直到有一天饭后黄欣刷碗,王艾好死不死的在一边吹着《妹妹你大胆往前走》的口哨,黄欣突然叹口气,幽幽的说了一句:“I am a teacher or a nanny.?(我到底是教师还是保姆?)”

  说完,就放下碗,也不擦手,蹲在地上黯然神伤:是啊,自己一个好好大学本科生,也是天之骄子!怎么混着混着就成了老妈子了?给人做饭不说,还给人刷碗!在这么下去,就该给这个小屁孩洗衣服了吧?我说我今天看见他的脏球衣时,就怎么都想上去揉两把呢!

  “A babysitter can't speak English(一个保姆可不会说英语)”王艾同样用英语说一句。

  黄欣从地上站起来,横了王艾一眼,王艾点头哈腰的,黄欣扭过头去拿起碗,忍不住终于笑出声来。

  王艾在旁边补充了一句:“Now you are neither a teacher nor a babysitter, but a friend of mine.(现在的你,既不是我的教师也不是我的保姆,而是我的朋友。)”

  黄欣扭过头白了王艾一眼,“Clever tongue(巧舌如簧)!”

第二十节 黄欣的奇异之旅(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