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节 王斌的感谢

  96年11月王艾在放学途中偶遇东部山区的老大娘以及黑飞团伙,结果事后出现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集中打击行动,导致了全市公交车盗抢团伙的覆灭。道上传言:黑飞一伙不长眼,偷了公安局长的侄子,打了人家的保镖。公安局无从分辨,保持沉默,那市内的一众魑魅魍魉对南环线开始避如蛇蝎。

  12月份的时候,市局召开公审大会,社会各界赞誉不断。

  翻过年来的一天,市局一把手正在屋里看文件,突然秘书汇报,说有个叫王斌的人专程来表达感谢,问局长见不见。

  局长点头的同时心中略有疑惑,这都过去俩月了,怎么才来?还专程来见我?

  局长在办公室里站着等候,不大会,王斌夹着破皮包走来,两人见面握手,寒暄几句。局长见这个“王厂长”穿着半新不旧的中山装,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感谢的,倒像是来求援的,起码你感谢公安干警,锦旗呢?

  不料,王斌直接站在局长办公桌前,拉开皮包,从里边一捆捆的人民币往外掏,整整掏了五捆,还一个劲说:厂子现在正在扩张的关键时期,实在抽不出再多的钱了,请您谅解。等以后厂子情况缓和了,一定多支持我们公安干警的工作。

  局长从愣神中缓过来,赶忙站起来握手,表达谢意,还没等说其他的,王斌又从裤兜里掏出四串钥匙:“领导,我们厂子资金太紧张,好的也买不起,所以就买了四辆微面给公安干警们代步,您千万别嫌弃。”

  局长扭头向窗外一看,四台蓝白相间的微面一溜整齐的停在楼下,几个路过的警察正在指指点点。

  实话说,这年头的警察办公用车还是很缺的,尤其是赶上全东北的经济寒冬的来临,除了财政拨款的干警工资可以发放70%,剩余的警察一般都是50%发工资,办公用车更是奇缺,买不起。就是交警那边想罚没也没有,奔驰宝马违规了,人家关系都杠杠滴;拖拉机小手扶违规了,罚没也开不出去。其余中档车要么是政府机关的,要么是外企的,少数几台个人的,还都挂靠在国企下边。所以一个派出所一辆办公用车也没有,出门办案从所长指导员到一般民警、联防队员,一律夸夸猛蹬老永久,到了办案地点满头大汗衣衫不整,瞅着就跟侦缉队似的。也就是郊区的派出所能混上一辆经常跑丢零件的边三轮或者干脆是按摩车的212吉普。

  局长用力握了握王斌的手,看这穿衣打扮,就不是那种特别富裕的企业,也不是那种张扬的人。本来局里做这项打击盗抢的行动也是形势使然,不过是王艾激化了而已,办完之后,来自方方面面的表扬已经市局不虚此行了,根本没想着人家来感谢。结果,人家一来,实实惠惠的,也不搞虚头巴脑的媒体采访啊、锦旗仪式啊,来了就直接掏钱,扔现的!

  局长提议搞捐赠仪式,也让王斌拒绝了,该登记登记,该签字签字,你们公安局愿意怎么对外说都行,只要别提我们的名字就行,我们根本也不图什么,再说,这点钱,这点东西也实在拿不出手,等以后的吧。

  办完事王斌就在局长的相送下告辞了,以后就再没去。不过局长可没忘了这茬,四辆微面,局里留一辆,白塔分局留一辆,青年街派出所留一辆,剩下一辆就送到了与此无关的造纸厂所在的派出所。所长指导员还挺纳闷,直到春节过去,下辖的“爱的造纸厂”突然多了一面市局颁发的“警民共建单位”的牌子的时候才琢磨过味儿来,再细一打听,所长指导员隔天就登门了。

  双方谈了谈,干脆进一步合作,先把造纸厂门卫升级为“警察室”,专门派一个工人编制的老警察常年做镇,将厂子里的退伍兵组织起来,成立爱的造纸厂联防队,既负责日常工厂保卫,也负责周边治安,在派出所的领导下成为附近的一大治安基础保卫力量。

  在97年1月份的时候,厂子里的工人已经突破了八百人,从武装部陆陆续续的招募了二百多农村转业兵。武装部乐的合不拢嘴,不仅去年退伍的农村兵都有工作了,这都开始吸收前年的农村转业兵了。军分区都为此专门表扬好几回,这“优秀武装部”的荣誉是没跑了。

  同时造纸厂也承诺常年支持派出所卫生纸,没几个钱,但至少以后不用花钱了,对这年头靠抓聚赌嫖娼罚没款来惨淡经营的派出所来说,一年省下个千千百百也是好的。再说,说是在派出所用,警察拿回家用也没说不行,就当是给大伙儿发福利了。

  等这些事忙完,差不多就过年了。王艾一想,深冬腊月的,山村也看不出什么来,就派李林再跑了一趟,送去了一些棉衣棉被,打算开春了再去。

  四月下旬的一个周末,王家一家三口还是开着那辆破金杯面包,随着李林等三个保卫,来到了老大娘所在的山村。车停在村外面,几个人下了车往村里走。刚开春不久,山里还冷的很。山坡上见了绿,但还是很淡很浅的一点。山风刮来,还是挺冷。

  艾小青搂了搂王艾,给他紧了紧衣服。

  山里的小孩们很好奇,一个个穿着破棉袄,围着面包车一个劲转悠,对着后视镜使劲眨眼做鬼脸,你推我挤的。许多山里人听说消息也从院里出来,就站在路边好奇的望着他们这一行人。

  王斌的穿着在城里叫老土,在这里叫新潮。王艾亲眼看见路边的房子上还刷着“抓革命、促生产”、“要斗私批修”、“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些陈年的口号呢。怕不怕死不知道,但苦估计已经让人怕了。

  村长听说村里来了几个“气派”的外人,也急忙从家里赶过来,瞅着一行人摸不清头脑,前三个明显是一家三口,后面三个汉子像是当年大领导下来时候的警卫员。伸脖子张望一下不远处的面包车,即便是村长也能看出来旧的够呛。

  所以上来打招呼的时候就试探的问:“各位同志,请问来本村有什么事吗?”

  王斌和村长握握手:“村长你好,我是一家企业的中层干部,准备到东部山区考察考察,今天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

  村长眼睛一亮:这是要扶贫呐?

  结果王斌解释:不是来扶贫的,是来看看有什么可买的。

  四十来岁满脸皱纹的村长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去,一边领着往前走一边随便东指西指:“我们这里有啥可卖的?除了满山的石头就是满村的人了,卖石头估计你不稀罕,卖人国家又不让,唉!”

  “卖人也不是不行。”王艾笑嘻嘻的插话。

  “啥?”村长下意识的瞪起眼睛,这是碰上人贩子了?啥时候山外的人贩子都这么大胆了?我们这可是山村,为了防止野物害人,可是有五连发的!

  艾小青赶忙弹了王艾一个脑崩,笑着解释:“村长,我家这孩子就会胡说八道,您别生气。”

  村长退开几步,警惕的盯着几个人,要解释清楚了然则罢了,要真是人贩子,我们就他娘的把你们炖了!扭送给政府得几个钱,正好给村里孩子交学费。

  王艾笑着摇摇头,走上前道:“村长叔叔,您听说过劳务输出没有?我看村里的地也没多少,适龄的劳动力可不少,现在广东省、浙江省到处都是招聘人的企业,我们可以集体去打工啊,一月工资至少也有三四百块,可比在村里刨地强多了,大伙出去还不容易被欺负呢。嫌广东远,大连也有不少这样的企业啊。”

第二十二节 王斌的感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